沈阳市沈北新区公检法陷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近日获悉,沈阳市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局长金维民、沈北新区检察院检察长胡成山、沈北新区法院院长冯岩均被调走离任。他们的调走并不是因为他们在任时为百姓做了多少好事,相反他们在任期间,甘心做非法组织“沈北新区六一零”的傀儡,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将“公检法”形成违法一条龙的模式,在沈北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绑架、起诉、判刑制造一起又一起的冤假错案。

十四年来“沈北新区六一零”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被其操控的警察、官员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造成巨大的伤害。作为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局长金维民、沈北新区检察院检察长胡成山、沈北新区法院院长冯岩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不论他们是什么原因被调走,调到哪里,在沈北新区都留下了他们不光彩的历史和因他们的迫害而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制造的血泪和灾难。“二零零八年沈北冤案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素梅,坚持做好人没有罪,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沈北新区“六一零”头子孙永刚大为恼火,疯狂地叫嚣:“判你十年!”结果善良的王素梅就被沈北新区检察院非法起诉;被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判”了十年。

一、公检法制造二零零八沈北冤案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后,沈阳沈北新区“六一零” 以“安全稳定”为由,勾结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联合财落派出所、尹家派出所,先后绑架沈北新区四名法轮功修炼者孙玉书、王素梅、霍德福、奚常海。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及九日,沈北新区法院先后两次开庭,将四名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重刑。王素梅被非法判刑十年,奚常海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孙玉书被非法判刑八年,霍德福被非法判刑六年,此次冤假错案被称为“二零零八沈北冤案”。

王素梅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在监狱被恶警恶犯用绳子将四肢绑在床上,长达三年之久。右手被恶犯任霞用绳子勒伤,至今未愈。因她经常喊“法轮大法好”,被用胶带强行将嘴封上,令人惨不忍睹。 白天干活时间长(十二个多小时),还经常被王姓及犯人陈超、王东佳、张小丽、许萌萌、白新凤、于晓慧等毒打,晚上不让她睡觉。在恶警的指使下,恶犯焦岩等经常往王素梅的饭菜里掺杂不明药物。因迫害严重,王素梅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二年被监狱医院检查出血糖指标18,在二零一三年一月,她被调至老残监区,现仍在那里遭受迫害。

奚常海,财落镇的小学退休教师 “二零零八沈北冤案”中被沈北新区法院冤判十一年,在被非法关押沈阳监狱城迫害期间。出现高血压,糖尿病等症状,监管医院多次打电话给家属,让找沈北新区“ 六一零”( 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元凶之一)副头目高洁办“保外就医”。 家属多次找高洁,(女,五十多岁),人命关天,高洁拖了一年多才给办,现在奚常海经常眩晕,身边都不敢离人。

当年的沈北新区检察院检察长就是胡成山,沈北新区法院院长就是冯岩,他们就是和孙永刚、高洁这两个没有法律意识,丧失人性良知的恶人狼狈为奸共同制造了“二零零八年沈北冤案”。冯岩还当众称那桩恶行就是他主导的。因为他们肆无忌惮地执法犯法参与迫害,已经被正义律师举报控告。

当时为奚常海、王素梅辩护的唐吉田律师表示:沈北新区公检法在“二零零八沈北冤案”对法轮功学员审判,是对法律的亵渎,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信仰迫害。牛桂芳的律师谢燕益表示沈北新区公检法部门执法犯法,有关方面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故意制造冤狱之行径和手段拙劣,行径卑劣令人发指。

“二零零八沈北冤案”制造不久,主谋之一的沈北新区法院副院长张文突发怪病,中国医科大学沈阳第一医院不能确诊,就在去北京医治的路上,张文一命呜呼。

二、近一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以下是沈阳市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局长金维民、沈北新区检察院检察长胡成山、沈北新区法院院长冯岩二零一二年五月~二零一三年七月在沈北的犯罪事实。

二零一二年仅五月~九月,沈北新区就发生十八起警察绑架、抢劫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共计绑架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另有三起绑架未遂,抢劫大量包括现金在内的私人财产。截至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起绑架案中其中五人被非法判刑;五人被非法劳教;三人被非法拘留看守所四十多天;两人被非法拘禁于派出所一天一宿;三人被迫流离失所。不法警察绑架过程中抢劫现金和财物累计人民币近二十万元,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造成的肉体和精神的伤害罄竹难书。

(一)遭沈北新区公检法绑架起诉、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董慧娣(女,七十岁),沈北新区马刚乡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上午遭当地恶警绑架,马刚派出所一名所长和区国保大队八、九名恶警去董慧娣家抄家,抢劫卫星锅、一台新买的电视机和大法经书及董慧娣省吃俭用花4000元买的笔记本电脑等大量私人物品。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开庭,董慧娣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法院不给家属判决书,董慧娣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因拒绝“转化”不让家属见人。

吴丽梅,女,四十多岁,家住新城堡村。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七时左右被绑架,家中电脑(包括孩子学习用的)及大量私人财物被抢走,参与的警察自称是沈北新区公安分局的,其中一警察姓林。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开庭,吴丽梅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监狱曾以家属中有炼法轮功的为由而不让家属见人。

牛桂芳,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晚被新城子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七月二十日,牛桂芳家中一万二千多元的现金、一枚金戒指、一个价值四千元的台式机电脑、一台数码相机等大量私人物品被沈北新区国保、新城子街派出所警察抢劫。二零一二年九月,沈北新区国保警察高大卫 (被称叫“三哥”),吴×× ,(黑脸、1米70左右小眼睛 较胖)等将牛桂芳非法“外提”到沈北新区新城子街派出所,对牛桂芳刑讯逼供。事后,牛桂芳的胳膊肿得老粗,一个多月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开庭,牛桂芳被冤判三年。家属请正义律师将其冤案上诉到沈阳市中级法院,随后正义律师向沈阳市检察院、省检察院
、省人大、省公安厅、政法委等三十余家单位检举控告包括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局长金维民,沈北新区检察院检察长胡成山,沈北新区法院院长冯岩及不法警察郝连峰、吴丕辉等参与迫害者。牛桂芳现仍被非法关押于沈阳市看守所(位于于洪区造化)

曲丽红,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晚被新城子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曲丽红家被抢走电脑等私人财物。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开庭,曲丽红被冤判三年缓期五年执行。

周凤兰,女,年近七十,家住沈阳市沈北新区辉山,八月三十日下午四点多钟,周凤兰在天泰小区市场卖菜时,被辉山派出所四个便衣绑架,第二天被劫持到造化。周凤兰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曾被辉山派出所警察绑架。被辉山派出所恶警张某两次暴力殴打,周凤兰老人被打的鼻青脸肿。当晚周凤兰正念走出辉山派出所,被迫流离失所。周凤兰大约二零一三年二月回到家中,八月三十日又遭绑架。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沈北新区法院对周凤兰老人非法开庭,现仍被非法关押。

(二)遭沈北新区公检法绑架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赵凤杰(四十四岁),沈北新区马刚乡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上午遭当地恶警绑架、抢劫。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子教养院迫害,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回到家中。

关亚清(女,四十多岁),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被绑架,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回到家中。

陈敏(女,四十三岁),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晚被新城子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送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子教养院迫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牛桂华(女, 四十多岁),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晚被新城子街派出所警察绑架, 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因身体原因,被马三家子教养院拒收,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回到家中。

李晓静(男,)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被绑架,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辽宁省马三家子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迫害,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回到家中。

以上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时家中私人财物均被抢劫。

(三)遭沈北新区公检法绑架、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

王化迪(男,五十岁左右),兰玉玲(女),陈绍刚(男)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被沈北新区公安分局伙同当地恶警绑架,恶警所到之处绑架、抢劫。其中王化迪被带到新城子区国保大队,遭恶警疯狂迫害,开着空调,往他身上浇凉水,用电棍电击,直到电棍没电。当晚,被秘密劫持到虎石台镇的交通学校非法关押。后被劫持回沈北新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身体被迫害一个月之内,体重下降二十多斤。三人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才获自由。

任秀琴、吕国琴,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在去看望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时,被绑架,家同时被抄,被非法拘禁一天一宿才放回。

(四)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

王永利,马刚乡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上七点多,预谋绑架王永利的恶警(其中一人是马刚乡派出所副所长岳洪雷)分两伙同时到法轮功学员李贵文家进行绑架、抢劫。李贵文没在家,绑架未遂。警察在王永利家作恶,遭到王永利及妻子坚决抵制,绑架未遂。王永利夫妇被迫离家。

恶警砸坏门玻璃,撬开房门,进行洗劫性的抄家,家中一千九百九十元现金、银行卡一个(里面有三千八百元钱)、电脑、三部手机、dvd一台 等价值三万多元的财物被洗劫一空。物品散落炕上地上到处都是,屋子里一片狼藉。

赵素艳,新城子街内法轮功学员,六月七日晚上十点多钟,沈北新区公安分局窜到赵素艳家,预谋绑架,赵素艳丈夫拒绝开门,绑架未得逞,赵素艳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以上仅仅是二零一二年五月~二零一三年七月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

随着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的反迫害以及社会各界的谴责,中共已经走入穷途末路。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顺天意而行,切莫再助纣为虐成为历史的罪人,从而葬送自己和家人的前程!

希望新调来沈北的官员不要替你们的前任背“黑锅”,拿着人民的纳税钱迫害自己的人民,看清现今中国的时局做老百姓真正的“父母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