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九龙坡区国保队长舒银的犯罪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十几年来,面对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以“假恶斗”来维持统治的中共邪党怕得要命。它知道,世人闻到佛法后,会遵循真、善、忍的法理做人,它就将失去操控世人行恶的机会了。为苟延残喘,中共和前党魁江泽民相互利用制造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大法修炼者长达十四年的残酷迫害,并绑架了中共党员和不辨善恶的人参与进来。

重庆市九龙坡区国保大队长恶警舒银,就是这其中的一个。多年来,舒银追随中共迫害善良,直接参与、组织策划了对重庆地区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据不完全统计,他策划、参与的大绑架事件至少有三起,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近二百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有十三人之多。

一、三次大绑架导致一百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重庆当地的中共恶警极力追随。面对众多善良民众,他们违背法律,大肆抓捕。

1.二零零二年一月“小泉”大绑架事件

用黑社会的流氓手段,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单纯、善良,派公安人员打入学员内部,叫法轮功学员互相转告: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到“小泉”(重庆市的一个温泉度假村)召开法会。由于公安局给参与迫害的人以每抓捕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奖金二千五百元的诱惑,使这些参与的人员非常卖力。

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的恶警舒银,不仅直接迫害本区的法轮功学员,还在这次事件中深度谋划、直接参与,导致六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劳教、非法拘禁在看守所、洗脑班、黑监狱,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在这次事件中被迫害致死,他们是肖成端和刘春书。

2.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龙坡区巴国城大绑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重庆市国安局、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和协勤等不法人员在九龙坡区巴国城附近,同时绑架了在路上、在家里的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名。这次是舒银及其九龙坡国保队参与的大抓捕,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刘自金和夫人(张大姐)、刘二姐、范婆婆(八十多岁)、徐某某、周老师、唐应莲、梁福珍、李玉华、郑桐云、五九所的几位老太太张纯香、黄成香、庞光平、杨广平、万某某、廖朝学、黄昌蓉、黄顺屏、张盛全及夫人(小邓)、车某某、杜汉文、夏东、胡贤碧、陈平、李玉华、吴世碧、刘红梅、郑桐云、郑庆云姐妹等。

他们分别被绑架到石坪桥、九龙坡区、中梁山、大溪沟等派出所迫害。两天内陆续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回家了,有几个还在洗脑班、“黑监狱”被非法关押,大部份在渝中区看守所、九龙坡区华岩看守所被非法刑拘半月到一月,有些被绑架到劳教所加重迫害。

3.二零一二年八月巴南区大绑架事件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重庆市政法委指使九龙坡区国保支队、巴南区国保支队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丁长虹、郭锡珍夫妇、韩维芳、王荣、李向东、詹兰珍、徐明金、渊央(音)、余清珍、黄大姐、朴大姐、岳新碧、王建、景丽娜、杨本慧、杨英、瞿云轩、邓力平、穆玲、尹淼均、汪巧琳夫妇、曲义轩和王辉建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刑讯逼供、非法批捕、拘留;有的被劫持到洗脑班、“黑监狱”等地迫害。王荣、李向东、詹兰珍夫妇等法轮功学员至今仍被非法关押之中。

二、舒银及其同伙在九龙坡地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近二百人

十多年来,舒银在本地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入门抢劫、骚扰绑架、蹲坑暗害、勒索钱财等手段,对上到八十多岁的老人,下至二十多岁的青年和身怀有孕妇女共计一百七十多人进行残酷的迫害。

从明慧网上报道的情况中统计,被非法判刑的有三十二人次、被非法劳教的九十三人次、用黑社会的洗脑班、黑监狱形式迫害的五十六人次、非法拘留的七十六人次(一些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拘留后,没有后续报道的统计为此类型)、失踪的八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共计有二百六十四人次,而实际上许多事件还没有报道。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震惊中外的揭露恶警强暴重庆大学女研究生魏星艳事件的何明礼、尧荣宣、马世芳、魏晓均,他们分别被枉判十三年刑期、七年刑期;有二零零二年在重庆市电视插播大法真相,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法轮功学员靳卫、李向东、苏剑秋、李伟,他们分别被枉判十六年刑期、十五年刑期、九年刑期、七年刑期。重庆地区被枉判重刑的法轮功学员,相当一部份人的被迫害都有舒银参与。

十多年来,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在此篇幅有限,仅写几例。更多案例请在明慧网上查阅。

1.法轮功学员李向东及家人历尽磨难

一九九一年,李向东以优异成绩大学毕业后,在华蜀视频设备有限公司任技术部部长,工作努力,年年评为先进工作者。一九九五年,李向东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无论在单位还是家里,他都尽心尽责、任劳任怨。在单位同事和左邻右舍的眼中,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好青年。在中共江氏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李向东在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二十二个月;随后,因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十五年。

其母亲代文立也因坚持自己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前后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身体被迫害到几近死亡边缘。

李向东及妻子詹兰珍又于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被绑架,至今夫妻二人仍在难中。母亲为多年遭受残酷迫害的儿子、儿媳,四处鸣冤,历经了种种磨难,呼吁善良的人营救亲人。

2.李文龙一家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法轮功学员李文龙,四十多岁,原重庆钢铁集团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他因坚持修炼,被重钢公司无理开除。同年十月七日,因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大渡口看守所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七日,李文龙再次进京上访,在北京遭绑架后被重钢公安分局接回,在西山坪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劳教期满后,九龙坡区马王乡派出所将李文龙直接从西山坪送到重钢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九龙坡区“六一零”人员、舒银和马王乡派出所黄华等恶人半夜敲门,将熟睡中的李文龙吵醒,一伙人蜂拥而入非法抄家,又将李文龙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晚七点左右,李文龙吃过晚饭下楼后,被九龙坡区马王乡派出所的恶警绑架,随后舒银、黄华等恶人直接开门进屋抄家。当时只有李文龙儿子一人在家,这帮恶人翻腾了三个多小时,连李文龙儿子学习用的电脑都抢走,到十点半才离开;这期间他们又将前来串门的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李亚敏抓走,随后也抄了李亚敏的家。

李文龙的八十多岁的母亲李洪容也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舒银及其九龙坡区公安局国保队绑架后枉判三年刑;妻子刘平也先后几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迫害。一个原本完整家,常常是夫妻双双被绑架,只有儿子孤独一人承受生活及学习的压力。

3.法轮功学员付光柱被十三万元高额勒索

付光柱,男,四十多岁,九龙坡区西彭镇西南铝厂动力分厂职工。因有人发现某处墙上有粉笔书写的法轮功的真相标语,九龙坡恶警与西南铝厂联合行恶,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将付光柱绑架,关押在九龙坡区华岩看守所。警察还向其家属勒索现金十三万元,谎称可免于判刑。后付光柱仍被枉判三年刑期。

三、舒银对重庆地区至少十三名法轮功学员的死亡负有责任

据不完全统计,舒银参与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对十三名被迫害致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是:袁素仙(女,约六十五岁,家住九龙坡区民主村)、王世碧(女,五十四岁,九龙坡区大石堡小学教师)、徐辉碧(女,六十三岁,西南铝业集团公司子弟小学退休的高级教师)、刘国兴(男,五十多岁,九龙坡区石板镇天池村十二社村民)、魏华(女,五十七岁,九龙坡区谢家湾百货公司退休职工)、张文君(女,六十九岁,重庆建设集团工业公司退休职工)、肖道明(女,六十多岁,重庆建设厂退休职工)、刘春书(女,四十五岁,重庆市职业高中教师,私营工厂主)、肖成端(男,五十二岁,重庆织布厂职工)、邓富寿(男,五十多岁,原南岸明月沱重庆造船厂职工)、陈跃翠(女,一九五二年七月二十日生,重庆供电段退休职工)、李泽涛(男,二十四岁左右,曾在重庆宗申摩托配件厂工作)、何发纯(女,五十多岁,原沙坪坝区嘉陵厂技术员)。

一个个善良的生命,一个个明真理、不放弃正信的修炼人,在中共邪党残酷的迫害中逝去。中国老百姓有句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么反过来,一个生命被利用来去迫害救人的善者,将会造下多大的罪孽,每个参与迫害的人仔细的掂量吧,那将是用你生命的永远都无法偿还的天之大罪。

我们在此,简略回顾这些按真、善、忍修炼的年轻的法轮功学员,一个就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却遭受了中共恶党那么惨无人道的迫害,看看这大善与大恶是多么的分明。

李泽涛被残酷迫害致死

李泽涛,男,二十四岁左右,家住重庆市江津区石漠镇,中专毕业后,曾在重庆宗申摩托配件厂工作。因讲法轮功真相,于二零零零年农历六月末,被重庆九龙坡公安局舒银一伙绑架,抢走家里的现金、衣服、笔记本等物品,被关押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期间不准家人探望,直到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家人突然接到石漠镇派出所通知,说李泽涛病危,急需看望;家人到了重庆才知道,李泽涛被关在西山坪。

二零零一年四月,李泽涛与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一起,为了纪念“四·二五”大法弟子北京和平上访两周年,在集合时,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反对迫害!”被恶警拿警棍乱打头部、面部,李泽涛被恶警用手铐在窗上十多个小时。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开始,因李泽涛站出来公开抵制他们长时间、超负荷的劳动,要求写信控告他们的迫害,要求公开炼功,恶人针对李泽涛开始了各种肉体摧残和精神折磨:指使劳教人员用扁担、锄把毒打、拳脚相加、戏弄侮辱、不准休息、还在他肚子上写骂大法等恶语、强迫他抽烟、写“三书”。更残忍的是劳教恶人黄忠志用水果刀柄插入李的肛门,并不时搅动,李泽涛痛的大叫,并报告劳教所管理人员,但他们置之不理。

李泽涛绝食表示抗议,仍被强迫超负荷劳动。五月三十一日下午,西山坪劳教所龙所长、管教科田科长等来农业中队检查工作时,李泽涛正被邪恶的劳教人员折磨毒打,李泽涛从舍房跑出来报告劳教人员打人,劳教所长、科长无一人理睬,田姓科长还回答说:“该遭!该遭!”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上午,劳教所强制他劳动扛木箱时,李泽涛当天被迫害致死,恶警第二天就火化毁尸灭迹。不法人员验尸时未通知家人及亲友到场,火化之后,才通知远在江津偏僻山村李泽涛的父母前来领骨灰盒。警察掩盖真相,谎称李泽涛是因工作时不小心失足掉下楼死亡的。李泽涛的父母赤着双脚而来,泪流满面、疑惑而又无可奈何地抱走了儿子的骨灰盒。

善恶必有报,只是来早与来迟

在现代社会中,任何人因过失、故意致他人失去生命,都将付出相应代价,受到法律和良心的制裁。象舒银这等类似的恶人,对自己的违法行为不以为然,自以为在执行政策,有邪党撑腰。然而,善恶必有报,只是来早与来迟。明慧网报道出来的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案例已超过万例。希望能够给舒银等警示,唤醒尚存的理性良知,在恶报来临之前,悬崖勒马,痛改前非,为自己争取美好的现在和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