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宝鸡市李翠芳女士三次被劳教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今年六十岁的李翠芳女士是陕西省宝鸡市华联工业总公司的退休职工。她的个子高高的,白净的脸上闪动着一双大眼睛,善良大度,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她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四年的七月份四年多的时间里曾经被当地“六一零”和公安部门三次非法劳教、四次拘留迫害,遭受了各种惨无人道的迫害手段,几次被打的死去活来。

遭迫害期间,李翠芳女士和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还被扣发退休金、失业救济金、住房公积金、应缴纳养老金、医保在内的一切家庭应得的经济收入。在这期间应得的一切微薄收入,全部扣发,就连退休职工按规定应调升的几级工资全部都没有了,不给了,使其本人和全家人,(包括两个正在外地上学的孩子)还有双方八、九十岁的老人,失去生活来源、苦不堪言。一家人切身感受到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与冷酷。

修大法“药罐子”获新生

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李翠芳女士身体患有多种严重疾病:卵巢囊肿切除术后长期大出血,导致严重贫血,血色素只有0.7克,还有严重的急慢性气管炎和哮喘,咳喘起来整夜不能入睡。胆结石、颈椎增生、腰椎增生、椎间盘脱出、黄韧带钙化、椎管狭窄、还有心脏、肾脏等脏器功能的问题造成的双下肢浮肿、寒冷等等,身体极度虚弱,经常住院,靠药物支撑着,每天把药当饭吃,药罐子熬坏了不知多少个,针打得屁股上都是针眼,成了硬块,药水都推不进去,往出冒。由于长期生病、心情不好,脾气也很坏,易怒、暴躁、爱生气。使身体也越来越差。

一九九六年初春,李翠芳女士在一个小书店里看到了《转法轮》等大法书籍,从此走入大法修炼。炼功后,不知不觉中,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人也变得年轻、精神。凡是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判若两人,都快认不出来了;而她自己更是感到无病一身轻,从长期的病痛中解脱出来,感到无比的幸运,发自内心的感谢大法和师父。全家人和亲朋好友也都支持她修炼。

在修炼中,她的坏脾气也变好了,整天乐呵呵的,干起活来有使不完的劲。当年李翠芳所在的单位由于经营不好,要撤并部门,别人都尽力地想办法找门子想留下来,就她没有找领导活动。结果,有一天,上班后她被通知“放长假了,不用来上班了”,她平静的什么也没说,交了手续,就回家了。不长时间,她丈夫也回家了(同一单位)。就这样她和丈夫失去了生活来源,失业了。当时,两个孩子正在上学,公婆和母亲都没有生活来源,年龄也都大了,需要他们照顾赡养,家里又没有什么积蓄,生活一下子陷入困境。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生活,她和丈夫吃了不少苦,勉强能维持生活。但她无怨无恨,也从未给单位提什么要求。

坚持炼功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为了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争取合法修炼环境,十二月二十日,她和法轮功学员一起进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绑架了,在那里的铁笼子里关了一天,晚上被拉到陕西驻京办。后来,被宝鸡市公安部门非法“以扰乱社会治安等罪名”拘留了十五天。出来后,她和法轮功学员们仍然去河滩炼功。

在几次的干扰后,二零零零年三月的一天晚上,宝鸡市公安部门大张旗鼓的搞了一次抓捕活动,调动了大量警力、特务、便衣,还特别安装了多部探照灯,把河滩大桥交叉扫射,照的如同白昼,几大车警力和便衣把炼功场周围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可是,他们没想到这几个法轮功学员,不管他们怎么安排得轰轰烈烈,却不惊不动只管闭着眼睛站在那里炼功“抱轮”,直到他们走到跟前用脚踢、踹也不把手放下来,只管安静的站在那一动不动。这令那些警察们很震惊。后来,这些法轮功学员被带到马营派出所。

当时,李翠芳在警察抓人时并未在现场,她有事离开了。但是,她用来炼功的播放机,被警察收去,她就打电话给马营派出所,索要她的播放机,因此,后来被绑架,在金台区拘留所关押迫害十五天后,和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李翠芳被分在教育中队,那里有先进去的陈春娥和刘爱英(已被迫害死)等法轮功学员,后来,马蕴华也被关到了这里。为了强制他们“转化”,邪恶之徒使出了各种恶毒的手段逼迫她们放弃信仰。为了抵制迫害,她们坚持背法学法,坚持炼功,向接触到的各种人讲真相,写真相信。为此,受到了严酷的迫害。为了不让她炼功,恶警曾给她的铺位上安排四个人,看着她,可她还是照旧爬起来炼功;恶警加大劳动量,不让她睡觉,甚至连续几天几夜不让休息做奴工。可是,只要有机会她还是坚持炼功,就是队长(警察)站在面前也不动。打骂,群殴都不能使其放弃。有一次恶警让她和陈春娥、马蕴花几个法轮功学员每天站在走廊里,每个人由五个帮教(打手)轮班给她们念邪党的恶毒谎言,二十四小时不准睡觉,搞希特勒的“车轮战”洗脑。她和其她几个法轮功学员都背《洪吟》和经文,抵制不听。有天晚上,马蕴华实在困的不行了,稍一闭眼打盹,大队长李珍就用棍子打她的腿,还往脸上泼冷水。就这样整整连续站了一个多月不准休息。可她们以大忍之心坚持背法、背《洪吟》、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坚决抵制洗脑,最终使邪恶的洗脑转化可耻收场。

还有一次,恶警突然把她们住的几个号子门锁上不准所有的人出门,也不准上厕所,打门也不开。号子里很多都是普通劳教人员,恶警的目的就是制造矛盾,煽动其他人仇恨法轮功学员,让她们群起攻击法轮功学员,打骂法轮功学员。因为,法轮功学员平时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人为善,同时坚持讲大法真相,使很多劳教人员了解了真相,有的还在跟法轮功学员学背经文,学炼功。认同大法好的人从警察到劳教人员都有很多人。所以,有些人是从内心佩服法轮功学员的。为了制造矛盾、挑动仇恨,恶警就采取这个毒招,让法轮功学员处于孤立的状态。当时,有一个劳教人员要拉肚子,恶警不开门,她憋不住了,引起一些人就骂开了,不敢骂警察就骂法轮功学员,还要打法轮功学员。一时群情激愤,当时,马蕴华就拿出自己的脸盆让她们解手,一个房子里二十几人,一个脸盆,无法解决,她又用自己的水桶来装粪便。桶装不下了,只好喊警察开门去倒。满满的一大桶粪便警察就让马蕴华自己一个人去倒,不让其他人帮。有一个号舍,法轮功学员陈春娥还被七、八个恶人压着强灌东西差点窒息而死。就这样关了几天。最终,由于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他人。恶警的目的没有达到,只好作罢。但恶警的所为,也使人们看清了他们的邪恶。同时,更加证实了大法好,证实了法轮功学员的高境界。李翠芳在这件事后,还真诚的给大队长李珍写信,指出她们在此事件上违法,如造成后果对她的影响很不好,诚恳地对其劝善,使其稍有收敛。

还有一次,恶警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在操场上,让每个人保持兵马俑式(单腿点地)的姿势不动,在烈日下暴晒,谁只要一动就会被打,或罚。李翠芳不知说了什么,当时,就被李珍一拳打在脸上,鼻血流出来,嘴也肿了。那次,被迫蹲了很长时间,很多人站起来都不会走路了。

在劳教所几个月的时间里,李翠芳在这炼狱般的环境里经受着迫害,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再苦再累,压力再大,迫害再邪恶,都坚持、背法、炼功,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无怨无恨、善待他人;在迫害中证实大法,讲真相。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净化着,改变着周围的环境和所有的人。她们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产生了很好的印象,有的人对她们说:“我以前不了解法轮功,可是,从你们身上看到了法轮功好,你们师父能教出这么好的弟子。你们师父真了不起。”

但是,恶警不死心,在用尽心机不能使法轮功学员屈服“转化”的情况下,她们把在教育中队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分开,每个人被分到一个队。李翠芳被分到了三楼,当时最邪恶的一个队。那里的法轮功学员,承受的迫害更大。晚上,为了不让她们炼功,恶人就将法轮功学员用绳子捆在床上,或吊在门上,有的天天如此。白天还要做奴工。

在那里,李翠芳没有屈服,她坚决抵制这种迫害,使邪恶不能得逞。可是,最让她痛悔的是,由于长期受党文化的毒害,对邪党的本质认识不清,再加上在迫害中看不到大法书,有些问题悟不明白,邪悟“转化”了。到家后看到了师父经文,她明白自己错了。随后,她向劳教所和其它有关部门写了书面严正声明,声明所谓的“转化”和一切不好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大法。

流离失所和再次劳教

由于她的声明,邪党恶徒要再次绑架她进洗脑班,由于她外出,几十个来绑架她的人扑了空,就抓住她丈夫和单位领导不放,还赶到西安,在电话亭蹲坑,到处抓她,致使她不能回家,只好流离失所在外。这期间,她们找了劳教期间认识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告诉她们“转化”是错的。很多法轮功学员明白后也都写了严正声明,声明“转化”作废,从新修炼。这使610邪恶之徒非常恼火,为此还把省劳教局长等领导也撤职了。他们知道是李翠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反转化”,就发通缉抓她们,还派出劳教所的恶警所谓的“回访”。

就这样,李翠芳在外边流离失所中,过了几个月,日子很艰难。就这样一直到七月,在一次回家时,她被绑架了,非法拘留十几天后,劳教一年半。这是她第二次被劳教。这一次,因为她们“反转化”,使恶警很恼怒,所以采取各种邪恶手段来迫害。而她也因为自己上次做错而给大法造成损失,对劳教所的警察对大法犯罪感到痛心和愧疚,因为她觉得本来由于法轮功学员证实法讲真相,抵制迫害使劳教所很多警察和劳教人员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很认同,有正面的认识。可是,这一邪悟,造成的负面影响就使世人不理解,敌视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一到劳教所,她就给张所长写信,给管理科毕科长写信,诚恳的说明真相;同时劝她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要对大法犯罪。出于这样一个心态,对于那些敌视的眼光,仇视的心态,和恶劣的环境,她都是抱着慈悲的心态,诚恳的说明是自己当初做错了,必须改正过来。并且,进一步讲明大法真相,劝善,极力挽回当初造成的负面影响。这期间她写了一些信,抓住一切机会讲真相。真诚的态度,坦诚的交流。慈悲的心一点点的融化着坚冰,使周围的环境逐步的发生了变化。

这期间她也承受付出了很多。刚开始,她因为在床上写信盘腿被恶警指使七、八个打手抓头发,捆绑、往嘴里塞抹布,乱打中还被一个打手咬破手指血把对方前胸衣服都染红。最后,手指感染指甲都掉了;接着又因为晚上起床被打。为了不让她们炼功,邪恶之徒想尽了办法,甚至开大会宣布禁令:不准盘腿,发现盘腿,就上来打,强行拉开;晚上安排巡逻,不准坐起来,看见谁坐起来就打。

为了抵制这种迫害,全体法轮功学员都在早上到大门口走廊两边打坐,坐两排。这一下引起一群恶警和打手们的暴打和绑架。一时间阴风阵阵黑天昏地,但法轮功学员们任凭恶人打骂、拉扯,都保持打坐姿势不动,任凭头上身上雨点一样的拳头击来。就是要保持盘坐姿势。最后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架走,或抬走后,李翠芳仍然盘腿坐着。几个人强拉扳不开腿,就把她压倒上背铐,可她坐起来腿一甩自己盘上了。恶警就找来绳子把她腿捆上。有个恶徒还用脚在她的脸上乱踢,用棍子乱打,恶言恶语咒骂。

最后,把她双手用手铐铐到双层床架上,脚上用两副手铐连在一起做脚镣,还让她戴着手铐做奴工活。后来,由于她的坚决抵制,不再做奴工活,白天晚上都戴着手铐,铐子卡进了肉里,肿起来,肉也烂了,到现在还留下了疤痕。当时,正值七、八月份,天很热,右胳膊腋下生起一个大疮,有三个脓头,气味很大。她们发现后,就把她带到医务室,没用麻药,用刀挖掉了。即使这样,手铐一直戴着,到后来,白天做奴工,晚上也一直要戴铐。因为,她们要她保证不再炼功,才打开手铐。可她绝不答应任何条件,一直不妥协。就这样戴了一个多月手铐。最后有一天,恶警自己停止了给她戴手铐。

手铐摘掉后,她和同时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王杰,依然每天照常炼功。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都坚持炼功。

用善念和慈悲在迫害中救人

对于她在号舍中间炼功,邪恶之徒如芒刺在背,为了不让她炼功,在冬天用桶给她身上泼水,哗哗的冷水浇在头上脸上棉衣上,地上都是水。可她依然一动不动坐在水里打坐。发正念,她们就上来拽她起来,棉衣都扯坏了也拉不起来。她们就把她的棉被抱出去扔在走廊里、厕所里。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无论邪恶想什么邪招,都不能阻止她修炼。几乎每天晚上她都是在号舍的中间空地上打坐炼功。

恶警们安排最邪恶的帮教来看着她,可是每次都在她讲真相中,在她的坦然面对,真诚相待中,不长时间监视的人都改变了态度,不管了,而且在值班时有意保护她。就是那个给她身上泼水的号长,后来,在她值夜班时,有意保护她们炼功。在一次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邪恶之徒蓄意要借灌食来迫害她们。这个号长看到前面来了医生等人,就赶快告诉她们。结果,法轮功学员们当时就停止了绝食,使邪恶的迫害没有得逞。恶警气得召集大会追查谁走漏了风声,她站出来说,“我是担心阿姨们年龄大了,饿坏了身体。所以劝她们吃饭的。”还有一次,李翠芳在抄经文时,被队长发现,强要,李翠芳不给,她在旁边,悄悄的将经文收起来。直到她解教时,又作为礼物送还她。她还表示回去要找大法。后来,她给队长写信还问候李翠芳。这些都是邪恶之徒无法理解的。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每一个派到她身边来的劳教人员几乎都改变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了解了真相。从开始的帮凶,变为帮法轮功学员,有的帮他们传递经文,在查抄经文时,主动帮她保护经文。有的在她们炼功时给她们放哨看人(自己主动要这样做)。为了监视迫害她,恶警换了许多“帮教”,都被她大善大忍的胸怀所感染所改变,为了达到目的,他们还从三队专门调来一个打人很凶的帮教,但是到了她身边,也是一样的改变了。

恶警没有办法,就把她长期关小号不让接触其他法轮功学员。可是,明白了真相的“帮教”常常悄悄地帮她。有一次几位法轮功学员来到她的房间,交流中被邪恶队长发现了,就把在门外把看人的“帮教”打了一顿,恶警用脚直接往其下身小腹踢。那些年有多少人在法轮功学员的身边明白了真相,为她们的将来摆放了很好的位置,也使邪恶利用坏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失效。这种例子太多了。

有一个女孩第一次来时,被队长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快就提前释放了,可她回到家就找了人去报复毒打告她的人,马上就又回到了劳教所。这一次,她又被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李翠芳身边,李翠芳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和她讲人生的道理,用善心和慈悲去温暖她的心,最后,她向她哭诉了自己可怜的身世,从来没对人讲过的秘密。她还对警察说,是法轮功学员教育了她,使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是法轮功学员救了她。这次回去不会再来了,但不是劳教所教育的。她的父母都是高校的教授之类的。像这种高校教授子女失足的在李翠芳身边改变的就有好几个人。有一个教授子女把父亲写给她的信给李翠芳看,看着看着她就流泪了,真心劝这个女子要听父母的话,那个女子见她流泪就说:“阿姨,你怎么哭了?我都不想哭。”在她们看来,法轮功学员承受这么大的苦难和冤屈都能忍,却为了别人的父母儿女而流泪,很难理解。有许多“帮教”都愿意把自己的经历和心里话讲给她听。

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卖淫女,是个孤儿,李翠芳给她讲人生的道理,还教她识字。她告诉她:“每天学一两个字,几年下来就是几百个字。将来出去就可以找个工作自己谋生路,堂堂正正的做人了。”这孩子很感动,叫她“妈妈”。恶警迫害李翠芳,让她站在走廊里不许睡觉,这个孩子每天早上就把洗脸水端过来,还给她端来早点,在厕所见到她,就把她抱住哭的眼泪汪汪的。她说:“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人。”恶警见到这种情况,就把这个孩子调到二楼其它队去了。但是,每次开大会她都会偷跑过来见她,李翠芳解教时还把自己剩下的代金券捎给她。

恶警一旦发现派去的人被善化了,这个人就会被换掉,所以,她身边常常换人,也就有不少人被改变。恶警因此非常害怕,不让李翠芳见到其他人,说李翠芳的眼睛把人一瞅,人就会被改变的。所以,走路都不让她看。她很多时间都是被单独关押的。不但是劳教人员,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也有被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和善念所感动的,有的队长还因此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明白真相后还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有许多感人故事。在这里为了保护这些人的安全,具体就不详谈了。

魔头江泽民窜到陕西拨巨款操控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魔头江泽民窜到陕西,拨巨款八十多万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同时,由陕西省“六一零”头子刘新文亲自带队,调集陕西男所—宝鸡枣子河劳教所最邪恶的恶警冯喜尧、魏启明等,还有省“六一零”的人员与新调来的赵晓阳(女所中共纪委书记)等一干人马进入陕西女子劳教所,一场血雨腥风的残酷迫害开始了。

中共恶徒们精心安排,软硬兼施,分为南北两个楼,一个院子相距不到五十米,对面的活动,大的声音都可以听到、看到。集邪恶之大成,他们什么心理战、车轮战、攻心术、亲情软化、各种酷刑等等都用上了。一套一套的邪恶手段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对那些警察和打手,使用利益金钱引诱和制裁手段,把迫害“转化”和金钱利益、官职提升和贬免相挂钩,使他们为了个人的利益,泯灭良知,什么坏事都可以干的出来。

赵晓阳,这个为羡慕所长张卓青因迫害法轮功而平步青云、当上“全国劳模”而钻营来到女所的势利小人,在这次迫害中干尽了坏事,欠下了累累血债。他刚来就赶上李翠芳在二队因炼功被恶警指使打手二十多人殴打,后教导员刘佩兰又亲自用警棍毒打,使其臀部呈黑紫色的硬块,肿的老高无法行走,就这样,打完后还把她用两个手铐(双手铐上再从中间另用一只手铐吊挂到窗子钢筋的最高处),由于李翠芳的尽力反抗,未得逞,挣脱中将李翠芳的手划了一个大口子鲜红的血流在地上一大滩。他们几个人将李翠芳抬起来往上挂,使尽了力气没有挂上,就把她反铐在仓库货架上,几个人强行用铁夹子撬他的嘴和牙,铁夹子撬弯了,牙齿也被撬坏了。最后,在李翠芳被折磨的筋疲力尽时,将她双臂反铐到后边,倒挂在两米多高的货架上。

李翠芳的整个身体悬空挂在空中,全身的重量全在一双手上,铐子越铐越紧,一挂上去,她就大汗淋漓几乎昏过去了,虚脱了,汗水象雨点一样滴落在地上。这种酷刑他们叫“鸭子浮水”在枣子河对付男学员就用过这种酷刑,极其残酷。最后,直到把李翠芳折磨到昏过去没有知觉,完全不能动时,同室的法轮功学员王秀文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找队长才把她替换出来。然后,还把她双手铐在床头上,限制一切自由。李翠芳因此向所里反应刘佩兰的违法行为,几位所领导到二队所谓“了解情况”。赵晓阳作为纪委书记,不但不处理刘佩兰的违法行为,还恶狠狠的说对李翠芳整的太轻了,说他们下手还不够狠,而且在学员大会上极尽造谣诬蔑之能事,诬蔑李脱裤子让他看伤。

在这次长达一年多的严酷迫害中,李翠芳一开始就被作为重点几乎打死,为了抵制迫害,她和法轮功学员几次公开在大会上发言讲真相劝善,震慑了邪恶,为此邪恶将她作为所谓的重点迫害。一次将她和一些法轮功学员吊挂在窗子的钢筋上九天十夜,腿脚肿的青紫没有了知觉,放下来都不会走路了。接着又在一次赵晓阳主持的所谓“转化”会上,李翠芳在会上站起来发言抵制,劝他们不要搞什么“转化”,并讲大法真相时,赵晓阳拿来一个警棍,对着李翠芳的头就打。坐在李翠芳身边的法轮功学员李树莲,当时,把赵晓阳手中的警棍,夺下来说:“赵书记你怎么能打人呢!”在场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都站起来大声说:“不许打人!”赵晓阳被全体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惊震的目瞪口呆,在场的所有人也都被震撼了。一时间来了许多恶警和坏人,赵晓阳回过神来,一把将李翠芳摔到门框上,又把李翠芳拉到外边,由几个打手围着打了一顿。又拉回会场,宣布延教一月。接着一群恶警手拿警棍把李翠芳从开会的地方一路打到另一个房间,又把李翠芳铐起来吊挂在窗子上,那些恶警就用警棍乱打起来。直到把李翠芳打的大叫一声没有气了。他们看见人不会动了,才把人放下来。这时,已经身体都凉了。

这次迫害只因为李翠芳想起来师父的话:“正法时期法轮功学员必须在正法结束时才能离去。”意识到自己的历史使命没有完成,还不能走,才又活过来的。当时,真是死而复生,本来,身体都凉了,大小便都已经出来了。此后,由于内脏被打出血,连续便血尿血。无耻的中共邪恶之徒不承认是打的,竟然胡说是月经、痔疮,还让几个吸毒者拿棉签到厕所来所谓“检验”,真是无耻之极。就是这样,赵晓阳还在大会上满口胡言造谣诬蔑,因为,李翠芳被隔离单独关在一个房间,法轮功学员都见不到她,他就可以任意侮辱造谣。当时,李翠芳的手脚都被邪恶用四个手铐大字形铐在光床板上(即“死人床”)不许大小便,尿血就拿她的衣服放在地板上擦,他们还把一个患严重传染性皮肤病的人调来看管她。这人满脸到全身都涂着紫药水,很吓人。他们就是想把李翠芳往死里整,借以恐吓其他人,制造恐怖气氛。

这次李翠芳在劳教所受尽了酷刑迫害,几次被打得死去活来,戴铐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多数时间她都被单独关押,关小号。有时一个很大的房子,只放一张床,只关一个人,外边锁着门。而且,常常换地方。这换房间也搞得很神秘,把人锁到水房里,再偷偷的搬东西。不让人看见,也不准上厕所,用桶装粪便。半夜里没人后才能去倒马桶。这也就是所谓的“狱中之狱”。

这次魔头江泽民在陕西省,尤其在女劳教所,犯下了许多罪行。听恶警讲,走后还要求陕西女所把迫害情况每天用简报形式直接向他汇报。

非典期间第三次被劳教

李翠芳这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共延教三个月,才回到家里只有几个月时间。就因在一次和丈夫骑摩托回老家的路上,她发了几份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而绑架。丈夫的摩托车也被抢去,最后,罚款两千多元才将车要回。当时,正值非典期间,李翠芳被当地派出所送入宝鸡金台区拘留所。在拘留所她反迫害,绝食十天,被戴上脚镣和手铐,手脚连在一起,直不起腰,还被固定在死人床上。绝食到第十天时,不法人员怕担责任,就把她放了,让家人取保。回家不到两个月,恶徒就到她家,以欺骗的方式,把她绑架,再一次送到了劳教所。整个过程完全是采用欺骗手段,未出示任何证件和劳教决定,也未让本人签字。

到了劳教所,不到半个小时,就因她盘了一下腿,就被恶警关入禁闭室,不到两平方的小号,门上只有一个小窗,里边只有一个马桶,因为她坚持炼功,被恶警强迫穿上两件帆布做的约束服。当时是最热的七、八月份。这种约束服袖子很长,两只胳膊被从后边交叉绑起来又强拉到前边绕一圈,再拉到后背吊到脖子那么高。就像五花大绑一样,还在约束服外再穿一件约束服,捆绑起来,这种酷刑使人极度痛苦。开始她就极力地想办法自己解开,为了不让她解开,恶警就把她关到小号外边,由几个人看着她。她绝食反迫害,他们就野蛮灌食。一次在灌食时,几个恶人用脚踩在她的前胸,把面糊没头没脑的倒在她的脸上,头发鼻子眼睛脖子上都是面糊,衣服地上墙上也是,几乎使其窒息而死。

因为长期不让洗漱,来时只穿一身衣服,一个多月不让洗漱,头发被面糊粘在一起,赵晓阳来到禁闭室竟然认不出她来了,还说:“你咋成这样了?”恶警裴恒,嫌她身上臭,骂她,说让她洗澡,还要她一次次打报告,最后,裴恒提起水桶把一桶水全泼在李翠芳的身上,骂着恶毒的语言,气哼哼的走了。

在禁闭室里关了一个多月后,恶警又把她关到南楼三楼后边厕所旁边,一间潮湿的、墙上长满了白毛黑粉的房间里。靠着那面潮湿的墙,在地上放一张床板。但是由于她不认罪,还是二十四小时,穿着两件约束服,绑着,由两个“帮教”看守,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放着诬蔑大法的洗脑录像,强制洗脑。

劳教所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阴毒手段,还有一个最毒的就是偷偷的给饭里边下药。每个法轮功学员关一个房间,有两个劳教看管。在打饭时,她们把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放到饭里边,端进来让法轮功学员吃。因为,限制一切自由,不许走出房间半步。所以在饭里放了什么法轮功学员一无所知。只是奇怪的是,每天,端饭的劳教都警告她,“你吃这一碗,不要乱吃。”因为她们怕自己吃了放了药的饭。到后来这事就都知道了。因为,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出现精神失常,李翠芳也出现了思想打架,心情烦躁,身体发冷,自卑压抑感等等不正常状况。到后来,就像精神病一样,表现出精神分裂等症状,思想中总有相互对立的两个人在吵架。她就在房子里不停的转圈,思想一刻也不休息,晕晕乎乎的,老是感到身体发冷。最后,证实了他们确实是在饭里边下药。在集体吃的饭里边下,也在个人的饭碗里边下,最后,下药的处方都让法轮功学员看到了。大家为此专门找了大队长王丽反映,她也承认了,也向纪委书记赵晓阳反映过,为平息大家的反映和情绪,王丽在大会上专门做了“解释”,说什么“这是心理治疗的辅助方法……这下药的钱还得所里花”等等鬼话继续蒙骗学员。为迫害找借口,那时,劳教所专门从外单位调入一个姓赵的女医生,专门管这类事。

持续的残酷迫害,使李翠芳的身体变得很差,血压升高到高压二百四十度,低压一百二十度,眩晕,记忆力极差,心肺等功能也出现衰竭症状,抽搐麻木、眩晕等等,这第三次劳教,两年的教期,因为身体被迫害的原因,提前一年解教回到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4/陕西宝鸡市李翠芳女士三次被劳教折磨-277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