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白菊路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长春市白菊路派出所十四年来一直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下是部份案例。

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五日,白菊路派出所伙同吉林省六一零及朝阳分局,绑架法轮功学员侯传仁,非法关押在长春苇子沟拘留所十五天,八月十日到期。可在当日下午两点多,长春白菊路派出所强行将侯传仁从拘留所又带回派出所,伙同长春市610强加罪名,于当日下午四点多将侯传仁强行送往长春苇子沟劳教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下午,白菊路派出所警察在大街上绑架了给人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徐彬,由警号106679的警察董俊国劫持到长春市苇子沟看守所非法关押数日。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日,白菊路派出所在白菊大厦前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晓光、段玲、小左,劫持到苇子沟拘留所非法关押数日。

王雅君,近六十岁,家住在白菊路派出所楼上,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白菊路派出所伙同长春市国保大队,绑架了王雅君,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王雅君被迫害的走路艰难,牙齿因野蛮灌食被撬的松动。王雅君回家后,白菊路派出所对她监视、骚扰、抄家抢走大法书,多次绑架到洗脑班,可谓肆无忌惮。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下午,王雅君到白菊路派出所去要回被抄走的大法书,派出所警察就在白菊路派出所门口,当街焚烧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法像,并将王雅君再次绑架。

暴力摧残

这是两位法轮功学员亲口叙述自己在白菊路派出所被行刑的经过:

我是一个76岁的老太太,学习法轮功后,我的青光眼、肾炎、心脏病大大好转。二零零二年阴历二月初二,我去亲戚家串门,竟被长春市朝阳区白菊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没有任何理由,言说“是炼法轮功的就抓”。在白菊路派出所,恶警王亚辉对我毒打了近十个小时,逼迫我承认犯罪。在对我非法关押的十一天里,我抗议绝食,已无脉象,生命体征全无,生命垂危,白菊路派出所恶警王佰军与王亚辉又互相推卸责任,拒不承担送医院抢救的费用。直至目前,他们仍未向我出具任何拘留证明等合法手续。

二零零四年一月三十日上午九时,流离失所的我背着各种真相材料,沿路见人便讲大法真相,粘贴大法公告,走街串巷发放材料。天黑时,我被两特务一警察绑架,送到白菊路派出所。它们对我拳打脚踢,用烟头烫,逼我说出姓名。

勒索钱财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六日,白菊路派出所绑架了前去办理身份证的法轮功学员李志泳。借口是,李志泳的非法刑期到期后没办释放手续,属“在逃”。(李志泳二零零二年三月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在吉林监狱被恶警迫害致“肾病综合症”,后被保外就医。)四天后又将他劫持到吉林监狱。当时李志泳身上带一千多元钱,白菊路派出所扣押五百元。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白菊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在白菊路市场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祝微、王婷、白雪,恶警并对三人非法抄家,抄走部份现金及两台打印机、电脑、所有大法书籍;并将她们劫持到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白菊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居住在朝阳区建设街的法轮功学员庞丽,之后将她劫持到长春市公安局第三看守所关押。警察非法抄家时抢走电脑、打印机、她和儿子的手机,丈夫的集邮册和十几万现金,丈夫追要,至今以各种借口就是不还。

伤害家属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王雅君被绑架时,八旬老母瘫痪在床,无人照顾。王雅君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关押期间,老母故去。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李红霞在从医院照顾已在医院抢救的丈夫回家,还未进家门就被绑架,后被长春白菊路派出所送到吉林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她家里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丈夫现在已成植物人。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庞丽被白菊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庞莉有一个智障的儿子无人照看。

白菊路派出所的所有警务人员,奉劝你们:对江氏集团的这场“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性的罪恶必须立即停止,中共这个危害人类道义正信,以强权暴力、血腥屠杀横行于世的邪党绝不能让它继续存在下去。大限在即,跟着中共作恶者,要想自救,除退党外,还必须停止作恶,揭露迫害内幕,搜集、提供和保存迫害证据。谁做谁赎罪,早做早赎罪,多做多赎罪。好自为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