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病人炼法轮功绝处逢生 被中共迫害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他旧病复发期间,那些长期不停地骚扰他的中共“政府”人员们,没有一个再露过面;在他离世后,中共村干部郝会还不屑一顾地说:“哼,这倒省事了。”河北省满城县满城镇城东村百姓愤愤地说:马文合“是被他们给折腾死了”。

'河北省满城县马文合被中共迫害致死'
河北省满城县马文合被中共迫害含冤离世

满城镇城东村马文合,长的瘦小,性格内向,是一个大家公认的老实人。一九九七年四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功时,他已经被医院判了死刑,是一个危重病人,通过修炼法轮功,变成了一个容光焕发身体健康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由于他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按“真、善、忍”做人,却遭到满城镇政府、城东村委会、满城县农机二厂等人员的无数次的非法骚扰、威胁、恐吓、关押等迫害,致使他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中共邪党这些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几百万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命。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以来,突破封锁,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有36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关押折磨迫害致死。

一、食道癌——死马当活马医

马文合,原满城县农机二厂职工(小名:马盆儿),生于一九四六年八月十二日。一九九五年正月底感觉后背疼,吃饭困难。家人带他到满城县医院、保定省医院、石家庄肿瘤医院去检查,检查结果都是食道癌。最后家人决定让他在石家庄肿瘤医院住院治疗,当时马文合很茫然的对医生说:“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他在石家庄肿瘤医院住了两个月。在医院治疗期间,由于做放射治疗很痛苦,又吃不了东西,致使他经常发脾气,人也瘦的不成了人样。由于对生命的渴望,在治疗期间经人介绍学了一种气功。放射治疗完了后,医院不再给治疗,叫家人办出院手续。医生对家人说:“出院回家养着,他想吃什么叫他吃什么,别叫他精神受刺激。”其实是叫在家等死。在回家的路上车开的很慢,他都受不了,他说感觉五脏六腑颠的都疼。

到家后,吃点儿流食都得家人喂,经常咳嗽,上厕所也得有人搀扶着。他感觉自己不但吃闲饭还花家里的钱,使家里本来就不宽裕的生活更加困难。他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他的小女儿看见家里的困境,无奈的放弃了自己上大学的梦想,辍学在家帮助家里度难关。(她已是高中三年级的学生)。

马文合就这样在生命线上挣扎着。为了保住命,他每天都很虔诚的练那种功,也不见任何起色。家人也到处去烧香拜佛,他自己感觉身体稍微强一点儿,就叫人带着他去烧香拜佛,可是都没有任何效果。

二、喜得大法、重获新生

一九九七年四月底的一天,马文合正在自家院子里呆着时,咳嗽了一声,就听见胡同里有人说:“怎么象老同学的声音,是马文合家吗?”马文合迎了出去,那人说:“这不是老同学吗,你怎么成了这样的了?”他就给说自己得病的过程。

这个同学听完以后,就对他说:“你这种病不算什么,你到县城的公园里去炼法轮功吧,这个功非常好,好多人都在炼,谁炼了都会放不下的。”马文合的妻子听了说:“你说的倒轻巧,他都这样的了还炼那个。”马文合的同学说:“你去吧!真的很好,早晨五点半到县城街心公园去炼功就行了。”说完,他这个同学就走了。

马文合想使自己的病赶紧好。晚上,他就对妻子说:“明天早上你就跟我一块去公园炼功行吗?”他妻子回答说:“行。你只要愿意去我就跟着。”

第二天,他就推着个车子,(如果不推着车子,他只能走很短的路。)他妻子跟着,走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很艰难的才走到了公园。到那一看,好多人都在炼功,他不会,就在一边看着。有一个炼功人看到他,就主动的走到他身边教他炼功。他学的也挺快,感觉挺好。

就这样连续十几天他都去公园炼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不用单独给他做饭了,家人吃什么他就跟着吃什么,人也精神了,身子骨也硬实了,脸上也有了笑容了。他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和炼功的磁带,每天学法炼功,按书上的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言行,处处事事善待别人。

家人也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都很支持他炼功。

有一天他想到地里去看看,地里有人看到他惊奇的对他说:“哎呀,都说马文合拉倒了,怎么现在比那会儿还精神了。”他就开始给他们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人们听了后,不停的说:“真是好,真是好。”

随着马文合不断的学法炼功,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红光满面,人也年轻了许多,又能正常的到地里劳动了,就好象从来都没有得过病一样。他的女儿还高兴的说:“我看着我爸爸越来越像男子汉了。”

有一次马文合到地里去干活,在道边的草丛里看到了一部手机,他拿起来一看还挺新,因当时手机很少,他也不会用,就拿着去找附近一个煤厂的老板,叫煤厂老板给手机的主人打电话,煤厂老板对他说:“你拾到了就使了它算了吧!”他说:“不行,我是修真、善、忍的,捡到东西一定要还给人家。”煤厂老板没说什么给失主打了电话,失主很快就到了,因他正在家发愁呢,新买的手机丢了,马文合把手机还给了失主。事后,失主就叫一个人跟着,买了一条烟来找马文合,表示感谢,他说他不抽烟,他是炼法轮功的,然后就对他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听完后,失主连声说这个法真好,然后说谢谢就告辞了。

三、遭中共长期骚扰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首恶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马文合刚刚恢复正常的生活,从此被搅乱。

(一)中共村干部的非法骚扰

七月二十日当晚八点左右,马文合他们一家人刚吃过饭,听见大队干部杨贵金、康增宝(小名:康寒碜)敲门,叫嫂子,他妻子没吱声,他们就问:“我哥哥在家吗?叫他上大队去看电视。”他妻子回答说:“我们家有电视,上大队去看什么。”他们就走了。

七月二十一日傍晚,他们全家人正在吃饭,突然大队干部郝会带着几个人非法闯进他家,郝会进门就大嚷:“马文合在家吗?”马文合的妻子问郝会:“你干什么?”郝会说:“上头说了,叫他上大队去,跟我们一个锅里吃,一个炕上睡。”马文合妻子对郝会说:“你们一个锅里吃去吧,一个炕上睡去吧。他不去。”郝会强硬的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马文合妻子说:“那就是不去。”郝会没有说话,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就带着人灰溜溜的走了。

还有一次,他妻子正在做饭,当时他去地里干活。大队干部王秋突然非法闯进家里,进门就问:“马文合在家吗?”他妻子说:“没在家,”王秋继续说:“马文合炼法轮功,上头该管来呀,别叫他炼了。”马文合妻子说:“你费这心没必要,他有病炼法轮功炼好了,这可管不了。”王秋又说:“回来告诉他说别炼了。”说完,王秋就走了。

王秋、康增宝、郝会三人三番五次闯进他家,不管他正在干什么,也不管什么时候,闯进家就逼迫他写不炼功的所谓的保证。有时非法闯进家好几趟。马文合一再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他们不听,仍不停的非法骚扰,强迫他写所谓的保证,还说,写了保证就不找了。他家人质问王秋等人:“马文合干了什么坏事?要他保证什么?往哪儿保证?要不是炼法轮功,他早听蛐蛐叫唤去了。还轮到你们找他喽?”郝会回答说:“上头叫找,我们就找呗。”

有一次,王秋、康增宝他们二人非法闯进马文合家,当时马文合正在院子里,王秋进门就说:“马文合,上大队去照个像,一寸黑白的,不要钱。”马文合说:“不去。”王秋说:“要不就在家里照。”马文合的家人质问王秋:“他犯了什么法?什么人照黑白的?不要钱你去照呀。”王秋他们没有说话,就走了。

王秋不仅非法闯进马文合家骚扰,还搞株连九族的迫害,妄图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

马文合的侄子想去当兵,王秋以马文合是炼法轮功的为由,说他侄子当不了兵。马文合的弟弟无奈找人写了和马文合断绝亲属关系的证明,马文合的侄子才当上了兵。

有一天中午,马文合夫妻俩刚从地里干活回来,正准备做饭,康增宝、郝会他们二人突然非法闯进家里,郝会进门就问:“马文合在家吗?”还没等有人回答,立刻就非法闯进屋里,马文合的妻子对他们说:“你们又想干什么?他那时候都皮包骨了你们没有人管,现在你们三番五次地来找他。”郝会说:“我们就是叫他写个不炼功的保证书。”马文合的妻子说:“不写,绝对是不写,保证什么?他犯了什么法了,给你们保证。”他们说不上话来。可是他们还是赖着不走。直到呆的郝会说脑袋好蒙,他们才走了。

二零零零年冬天的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当时的村干部王副银(音)带着一身酒气味和一个姓王的青年男人非法闯进马文合家,(因为马文合的家族中有办喜事的,他们过去帮忙回来的很晚,所以没有插上门)王副银进屋就叫马文合,马文合的妻子就问他:“你有什么事吗?”王副银回答说:“也没什么事,马文合不是炼法轮功呢,叫他写个保证。”马文合立刻就说:“我不写。”姓王的男青年说:“不写,把你弄到那里边去(指拘留所),你这小身子骨搁住喽呗。”马文合妻子说:“弄到他哪去?他犯了什么法了?”王副银说:“不写也行喽,咱们做个游戏吧。”说着就出了道题。马文合说:“我不给你算这个。”他妻子说:“你们赶紧走吧,我们家有坐月子的。”(当时马文合的大女儿正在坐月子)王副银说:“还是的,你赶紧写吧,写了我们就走了。”马文合还是拒绝。这时,姓王的男青年说:“你还想退休。”马文合妻子说:“退休跟这没关系,说退就退。”他们没有说话,可还是不走,就这样一直僵持到十二点多他们才走。

(二)工作单位人员的非法骚扰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满城县农机二厂的职工李振海、司机赵三喜(城东村人)经常不定期的非法闯进马文合家骚扰,强迫马文合写不炼功的保证。

有一次,李振海和赵三喜非法闯进马文合家,马文合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听完后,赵三喜说:“我不信这个”。李振海接着说:“老马这么老实,我也是没有法子,上头硬逼着我来的,我不来怕梆了饭碗子。”马文合的孩子们被这种无端的骚扰导致精神压力太大了,无奈地对自己的父亲说:“哎呀,叫你写,你就写写吧!”马文合迫于无奈违心地向李振海写了一个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马文合当时就哭了。李振海拿着所谓的保证就走了。

(三)中共满城镇政府的非法骚扰

有一次,村干部康增宝领着镇政府的一个邪党女干部非法闯进马文合家。当时马文合正在院子里站着,他们进门就强迫马文合写所谓的保证,被马文合拒绝,那个邪党女干部说:“不写你就把书交了吧,如果不交,下回找你的就不是我们了,就是派出所的了。”马文合迫于无奈就给了他们一本《转法轮》,他们接过书就走了。

二零零一年春天的一天,村干部王秋带领镇政府的几个邪党人员非法闯进马文合家。(其中有一个姓刘的男邪党人员圆脸、中等个)还是强迫马文合写不炼功的所谓的保证。马文合的大女儿气愤的说了他们几句,王秋就恼羞成怒地说:“别找不要脸,到时候把你也抓起来。”他们就走了。

二零零一年初夏的一天晚上,突然听见有人大声的敲门。(因为多次的被非法骚扰,家人害怕又有人来骚扰,早早的就把门插上了),还有人大声的叫嚷:“马文合开门来。”马文合和家人不去开。马文合的家人在院子里听出大声叫嚷的是村干部、和农机二厂的人。由于他们不停的在外边大声的叫嚷,使得街坊邻居都不得安宁。他妻子听见围观的村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这么老实的人他能干什么?”

就这样,中共恶党人员们在外边一直叫嚷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有一个光头的村干部,爬上墙头向院子里张望,还问:“马文合在家吗?”马文合妻子说:“不在家上哪去呀!闲得你们呀。”光头跳下墙去。他们就都走了。八点钟左右,王秋一个人又返回马文合家,当时马文合不在家。王秋就说:“就这么个空儿他就走了。”然后他就走了。

四、被迫多次离家出走

由于被不明真相的邪党人员的不断骚扰,致使马文合无法正常生活,迫于无奈只好离家出走,躲避他们的非法骚扰。

二零零一年,康增宝、郝会、王秋领着镇政府的几个邪党人员非法闯进他家,见马文合不在家,王秋、康增宝他们俩不死心,到处找,还串了三家人家去找,康增宝还到处打听马文合家的地在哪里,就在康增宝、郝会、王秋他们三人到处找马文合时,当时的村干部王继良领着公安局的一个叫高勇海的(小名:高卫东。现已退休。满城镇谒山村人)非法闯进他家,王继良说:“他说他们是同学(指马文合)我才领他来的。家人说马文合不在家,高勇海问马文合的去向,家人不配合,高勇海他们就走了。

高勇海还是不死心,又去打听马文合的一位亲属,从他的亲属家要了另一位远在千里之外的亲属的手机号码,并打电话问马文合是否在那儿。

王秋还骑着摩托车到处找马文合,在马文合的一位亲属家找到了他,马文合给他讲大法的真相,王秋蛮横地说:“你别给我说这个。”然后就强行把他带回了家。

回家后,他们还继续骚扰他,还强迫他写所谓的保证。他们三人还白天黑夜的轮番的看着他,不许他出门,非法限制他的人身自由。王秋还对他四、五岁的外孙子骂骂咧咧。过路的村民指责郝会说:“你是找事呢?那会儿人家都成了皮包骨,这会儿刚硬实了,你们堵着人家干什么?”

五、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二日晚上八点多钟,王秋领着一群人非法闯进马文合家。当时马文合正在切年糕,马文合妻子问:“你们来怎么些人干什么?其中一个男人说:“找马文合写个保证。”马文合说:“不写”。其中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在旁边嘀咕了一会儿,然后那个男人说:“不写就搜。要不就把他弄走,”然后他们就强行绑架了马文合。家人追出时,车已开走。

第二天一大早,马文合的俩个女儿找到王秋,询问父亲的下落。王秋说:“别找了,过年回不来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哪儿的。”马文合的大女儿质问王秋:“不知道他们是哪儿的,你就敢往我们家领。”王秋没有说话。

马文合的家人和亲属辗转寻找,最后找到满城县原燕赵街的一个刑警支队,在那被告知马文合已被非法带到满城县拘留所。一个邪党警察拿着一张所谓的罚款单给她们姐俩,被姐妹俩拒绝。她们姐妹俩匆匆赶到县拘留所。当时拘留所的所长是一个姓段的,她们说要见父亲,姓段的所长就要求配合他们“转化”马文合,如果不配合,就不让见。她们姐妹俩只好回了家。

后来,马文合的家人四处托人找关系,一周以后才见到马文合。见到他时嘴上起了泡,精神不振,人也瘦了一圈。马文合对家人说:他拉肚子,头晕眼黑的,不想吃东西。即使如此,还被强迫和另外两个人剁了一大拉车子白菜馅,白菜也不让择;还被强迫洗脑,灌输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歪理邪说。一个姓刘的恶警威胁他说,如果不写保证,把你弄那边去(指看守所)。他因身体和精神承受不住,被迫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

就这样马文合被非法关押到第十五天,一个在拘留所打工的人通知家人去接马文合,还被拘留所非法勒索了近三百元钱,才放他回家。

六、含冤离世

回到家后,因被骚扰和迫害的阴影挥之不去,晚上不敢长时间点灯,怕有人监视,不敢学法炼功;吃不下东西,经常咳嗽,后背疼,输液也无效。

二零零三年初,家人看他吃什么吐什么,没办法只好把他拉到保定省医院去检查,检查结果,食道又长出肿瘤,肿瘤已把食道顶破,吃的东西喝的水已跑到肺里,肺里已经发炎,医生建议他做食道支架,以此维持生命。当时他躺在病床上已不能行走,可还害怕的说:“王秋还敢找到这来吗?”在医院马文合一直靠输液维持生命,家人看住院也不见任何起色,就按医生说的给他做了食道支架。做了支架,医生就让出了院。

回家后,能慢慢吃一小点儿流食,仍咳嗽不停。就这样仅维持了三个月,于二零零三年农历九月十九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马文合在这几年承受的精神痛苦远不止上述文字所表达的。他妻子当时听到外边车响和听到胡同说话的人多了就精神紧张害怕;他的小女儿当时在自家周围看见汽车就担心是找父亲的。

以上就是一个濒临绝望的癌症病人从生到死的过程。他是一个大家公认的老实人,从小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就因为想做一个有良知的人,一个好人,不愿意昧着良心背叛救过自己命的人。就遭到了无数次的非法骚扰和关押迫害。中国的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是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真的不知道马文合触犯了中国的哪一条法律。法轮大法现在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为什么唯独中共不让人炼,难道还怕好人多吗?是马文合有问题,还是中共这个害死八千万中华儿女的邪党有问题,请善良的人们给一个公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