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密山市姜玉辉三次遭冤狱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姜玉辉:女,黑龙江密山市太平乡人。姜玉辉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被中共非法判刑一次,非法劳教二次,被非法关押期间遭酷刑折磨和奴役。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后,姜玉辉去北京上访被劳教一年,加期半年,被勒索、罚款共计人民币一万一千多元。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姜玉辉被鸡西市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判四年,送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八年四月九日在内蒙古被绑架,被劳教两年。

从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姜玉辉原本是搞医的,在行医的那段时间,她发现现在的医疗手段并不能彻底根除人的疾病,只能暂时延缓。

在北京通州区看守所被殴打体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发动了邪恶的迫害,为了给大法与师父讨回公道,九九年八月末姜玉辉进京上访(当年她只有二十五岁)。九九年九月末在北京通州区牛堡屯被北京市恶警绑架至通州区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姜玉辉就被那里的犯人强行脱光衣服检查,然后往她身上浇三盆凉水。有一个犯人指使另一个犯人用鞋底子狠打姜玉辉的臀部二十下。臀部被打的肿成青紫色,只要一坐下就钻心的疼。然后又逼着姜玉辉“开飞机”,就是身体靠墙站着,头朝下控着,两只胳膊向后向上抬,这就叫“开飞机”,直到人上不来气为止。在通州区看守所,只要是新进去的人都得被这种酷刑迫害。到了晚上不许睡觉,还得起来“值夜班”。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姜玉辉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三天后,转到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关押了一宿。第二天被密山市太平乡的警察李相玉、乡政府的申士彪、密山市公安局的李刚、玉海颖等人接回密山关进了看守所。在接姜玉辉回来的路上,他们抢走了姜玉辉身上带的四千八百多元钱。

在黑龙江密山看守所遭虐待

在密山看守所期间,每天只给两块发糕和两碗不干净的菜汤(菜汤里有烟头或泥等污物)。姜玉辉在密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家人向看守所交了几百元钱的伙食费,同时又被市公安局勒索了五千元的所谓“保证金”后,乡政府的徐永财和姜玉辉的家人把她从看守所里接了出来。他们不让姜玉辉回家,怕姜玉辉再进京上访。把姜玉辉非法拘禁在乡政府的食堂里,每天吃饭喝水上厕所,做任何事情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监控。二十几天后他们再次把姜玉辉送进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把姜玉辉非法投进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

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酷刑和奴役

姜玉辉在万家劳教所期间,每天都被强迫包鞋底子,那是出口到日本的一次性拖鞋,這种活在社会上根本就没有人干。因为粘鞋的胶水有毒,对人体危害很大。如果有人完不成当天的任务,晚上恶警就不让睡觉,或者是把装胶水的桶吊在人的脖子上惩罚,上厕所都得打报告,否则便不允许去。伙食极差,吃的是饲料粮,玉米面很碜牙,喝的菜汤里的白菜海带都没有清洗。

二零零零下半年,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执行中共强制“转化”的命令。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高压迫害下被迫转化了。姜玉辉拒绝转化,被调到七大队的一班强迫超体力劳动,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姜玉辉的一举一动都被包夹监视着。

二零零一年年初,万家劳教所超期关押那些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姜玉辉她们拒绝转化,坚持学法炼功,他们就把姜玉辉从七大队调到十二大队迫害。十二大队长张波,对劳教人员表面和善,暗地里心狠手辣。二零零一年新年之际,张波把这些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骗进小号迫害一个多月。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小号里每天只给两次玉米面粥和几块臭了的咸萝卜块。在只有五---六平米的小屋里要住2~3个人,有时还要罚站,罚坐铁椅子,有时被铐在监狱门栏上。二零零一年的春天为了抗议这种无休止的超期关押,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反迫害。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所长史英白和十二大队长再次将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投进小号强行灌食,用绳子绑住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吊在二层铺的铁管子上,或者是吊在监室的窗户栏上。后来因为七大队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在抗议非法关押期间失去了生命(她们是鸡西的李秀琴,密山的张玉兰,双城的赵亚云),这些被超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才被陆续释放回家。因为姜玉辉没转化,张波向家人索要了一千元的所谓“保证金”。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回家后,派出所所长刘绍权经常唆使他手下的警察到姜玉辉的家中进行骚扰,姜玉辉年迈的父母和哥哥嫂子整日生活在惶恐之中。一天晚上一名警察翻墙跳进来,到哥哥嫂子的卧室骚扰。当地的老百姓对恶警半夜翻墙进屋骚扰這件事极为不满。当时姜玉辉被当地派出所和乡政府逼的有家不能回,万般无奈之下,姜玉辉于二零零一年秋天流离失所到鸡西。

在黑龙江鸡西市被绑架,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晚上7-8点钟左右,有几个便衣警察闯进姜玉辉居住的地方,把姜玉辉和刘辉、张玉堂、戴军等四人绑架至鸡西市公安局。他们把姜玉辉按倒在地上把两只脚分开,戴上一种中间带支棍的脚镣子,使两只脚合不到一起去,而且每只脚镣上都锁上约2-3斤重的铁锁头。让姜玉辉坐在地上,把头靠在脚上,使上半身与下半身相平行,等于是把两头折了起来,扣在一起,他们把姜玉辉的双手反背过去戴上铐子,有一个人坐在姜玉辉后背上使劲踩手上的铐子,这个人坐累了再换一个人坐上去。同时另有一个人用脚使劲地踹姜玉辉的双脚,还有一个人将方便袋套在了姜玉辉的头上。姜玉辉被憋得上不来气,一直被迫害到后半夜天快亮了,才把姜玉辉身上的刑具撤去。当他们拿下铐子时,那铐子齿是从姜玉辉的手腕上拔下来的。至今姜玉辉的手腕上还有铐子齿的疤痕。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他们把姜玉辉投进了鸡西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酷刑折磨,致使姜玉辉的右手背肿的象个馒头,一个多月都握不上拳头,晚上翻身时腰部象折了一样疼。因为姜玉辉是密山人,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李刚带领一些人把姜玉辉从看守所提出来拳打脚踢,拽着姜玉辉头发就往墙上撞,头发被恶警一缕一缕的拽了下来。姜玉辉为了抗议迫害,和几名法轮功学员绝食一个多月。绝食期间看守所的狱医王立君强制灌食,那时姜玉辉的身上长满了疥疮,整个人已经面目皆非了。

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殴打折磨

二零零四年三月中旬,他们把姜玉辉送到哈尔滨女监迫害。在哈女监集训监区,普通的刑事犯人集训三个月便分到大监区,而法轮功学员则不行,只要你不转化,便长期留在集训监区,由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衣食住行全都和包夹在一起。早晨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后,要到教室里坐板凳,一直坐到晚八点才允许进监室休息。姜玉辉为了不穿囚服,被关小号14天,在小号里,姜玉辉的双手被反背过去铐在地环上,人站不起来,又躺不下,致使受过伤的腰疼痛难忍。

二零零五年开春,他们把姜玉辉调到“隔离区”想“转化”她,在隔离区姜玉辉每天在心里就是背法和发正念。不管邪悟者说什么姜玉辉都一概否定,最后他们对姜玉辉无可奈何也就不管了。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四日,为了抵制哈女监集训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不穿囚服,不报数,坚持炼法轮功,被集训队的恶警铐在宿舍床的铁管子上迫害。姜玉辉被分到五监区后,又因炼法轮功被恶人从床上拽下来殴打。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姜玉辉历尽磨难回到了家。为了维持生活,于二零零七年到内蒙古满洲里市的一家药房打工。

在内蒙被绑架,在图牧吉劳教队受迫害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加疯狂的迫害,满洲里市扎区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对姜玉辉的住处进行了非法抄家,把她非法劳教两年。姜玉辉在看守所绝食抗议期间被强行灌食。狱警唆使在押犯人对姜玉辉拳打脚踢,把牙都踢出血了。

之后姜玉辉被送到图牧吉劳教队后,首先便是隔离转化迫害,整天都是几名邪悟者围着姜玉辉在散布邪说,不转化就不许睡觉,还罚站。当时姜玉辉被迫害的心脏不好,加之长期的罚站不许睡觉,她的腿及脚背都浮肿了。

二零零九年夏季,图牧吉劳教所所庆之际,劳教所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穿他们做好的衣服,法轮功学员拒穿,恶警就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之后。竟动手扒去法轮功学员身上的衣服,因是夏天都穿的很少,只剩下裤头和胸罩了。有的甚至连胸罩和裤头都扒下去了,然后强行穿上“劳教服”再戴上铐子,拖到外面烈日下暴晒罚站。动手打姜玉辉的是恶警马干事,万丽萍队长。

图牧吉劳教所因地处草原地带,每逢夏季那里的恶警大队长和教导员早晨五点钟就把劳教人员叫到外面种地掳草,晚上要学习到8-9点钟。

姜玉辉这十几年来所受的迫害。这只是无数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冰山一角,将这些揭露出来只是希望世人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中共的邪恶组织,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