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遭冤狱 优秀艺术馆员备受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廊坊法轮功学员张凤德,一位艺术馆的优秀馆员,因坚定“真、善、忍”的信仰,十四年来,被中共多次绑架,曾被关洗脑班、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判刑四年,受尽折磨。以下是张凤德自述遭迫害经历。

做梦也想不到的脑瘤自动排出

我叫张凤德,原是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群众艺术馆干部,曾被评为优秀馆员(工程师级别),多次在文艺界比赛中获得省、市一等奖、二等奖。

我曾经患多种疾病,关节炎,美尼尔氏综合症、胃疼、胃痉挛,炼法轮功不久,各种疾病完全消失了。惊奇的是,一次炼完功回家的路上,从我口腔上腭鼻咽管处流出一个象大红枣似的肉瘤子,我用手接着看了半天,眼含着泪:“天哪!大法太神奇了,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我脑袋里有瘤子呀,这要开颅做手术,只能九死一生。”从那时起,我对大法更加坚信不疑。

迫害突降 说真话被关押

正当我沉浸在幸福之中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公开操控国家机器对修心向善、追寻道德升华和健康人生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疯狂残酷的迫害。

九九年九月十二日,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信访办”不但不接待,连门口的牌子都摘了,十四日被非法抓回本地看守所。当天晚上安次区刑警大队非法提审,让我戴着手铐脚镣坐在冰凉的铁椅子上,还放着冷空调故意冻我,不让上厕所,整整审了一夜。

我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后,看守所让单位接我回家,领导怕受牵连不敢接。家属叫西大街派出所一个警察将我接回家。可是第二天派出所逼我写什么“保证书”,我坚决不写。西大街派出所警察二话没说,把我拉回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三十五天。

摆脱软禁 流离失所

我从看守所出来后,文化局长李德忠、馆长郑广林(已遭恶报死亡)、保卫科长宫俊生指使单位,把我软禁在单位的三楼一办公室里,由单位全体职工轮流看守。一天晚上我找机会走脱了。从此我流离失所,到处流浪,吃尽了人间的苦,风里来雨里去的。

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我和一同修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四周围着七八层铁栏杆,我俩一层一层跳过去,刚到广场中心 ,就被警察抓上了警车。

遭“编花篮”刑罚

二零零零年二月七日,我被安次区公安分局一个姓宋的警察从北京接回到廊坊看守所。八日早晨为了让犯人知道法轮大法好,五号监室的全体法轮功学员高声背诵师父的《论语》,不一会儿,姓邢的所长带着八、九个警察闯进来,劈头盖脸毒打我们一顿。接着就把我的一只手铐上手铐从监舍拖到对面的库房,足有三十米远,衣服磨破了,后背皮肤也擦破了。

紧接着又把我、董颖、刘桂梅背靠背的铐在一起,三个人三个方向,此种刑罚叫“编花篮”,非常残忍,谁要动一点,大家都钻心的疼。晚上恶警还逼着我们走回监舍。三个人三个方向,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打开手铐时,我们的手有的变成黑紫包,有的肿的很高,有的起了泡,很长时间都没有知觉。这次在看守所关押我们两个月。

被非法开除

在江泽民“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的群体灭绝政策下,廊坊市公安局一科的杨华、“610”的韩志光,还有安次区政法委书记刘建英、安次区文化局长李德忠、安次区文化馆长郑广林为了自己既得利益,迫害好人,说我是廊坊市什么片长,并非法开除了我的工职,非法扣发了我的全部退休金,至今不给。

开平劳教所树上每天都吊几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四月五日,我和尹秀云、张美兰、刘桂梅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安次区公安分局刘广辉警察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

在开平劳教所,我们受尽了残酷的非人迫害,繁重的奴工,犯人在恶警的指使下随时随地抽打法轮功学员,每天大树上都吊几位法轮功学员,蹲小号的,仇立英等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精神病医院。

犯人安琪、皮配侠、李俊青、赵立君,在队长警察的指使下,随意打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犯人们就在食物里放进尿,还有大便,硬给法轮功学员们往肚子里灌。

一天,一中队长刘小华指使犯人安琪、皮配侠等几个犯人以队长找谈话为名,将我骗到一个没有人的屋子里,一进屋几个犯人上来扒光了我的衣服,用皮鞋从脸上抽到脚,我的头发被撸下一把一把的,脸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其中一犯人说:“打死往墙外一扔喂狗,谁也不知道。”

当天我找警察蔡某说:“你们这里还私设刑堂?”她说调查调查,至今无音讯。没几天总大队长王某九把打人最狠的凶手李俊青放回家。

保定劳教所半夜惨叫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开平劳教所十多个警察把我、仇立英、赵玉环等几名法轮功学员秘密拉往河北保定劳教所,衣服、被子都没带上。那里迫害法轮功学员更是残忍,他(她)们使用电击,蹲小号、“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涿州市法轮功学员小花,被恶警队长闫某、恶警李大勇铐在死人床上十一天。我亲眼看到小花从“死人床”上放下来之后,跟植物人一样,眼睛直勾勾的,身体僵硬,不会说话。

还有一天半夜时分,我被惨叫声惊醒,原来恶警闫某和李大勇用电棍电击一位法轮功学员,我顺着惨叫声望去,对面南楼二楼发出了蓝色亮光,然后又发出刺耳的电击声叭、叭、叭。我和仇立英立即绝食抗议这种野蛮的酷刑。我还给河北省组织部干部张保岩写了一封信,反映法轮功学员在监狱被迫害的情况,劳教所给扣押了。一个犯人曾偷偷的跟我说:“恶警们要一个一个收拾你们,方法是软硬兼施,队长们让我们打谁就打谁,打不服给我们犯人‘加期’,打服了给我们减期,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干。”

这只是江氏集团在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真相冰山一角。

遭廊坊洗脑班灌不明药物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因我家挂着师父的法像,被新开路派出所一位年轻警察发现,把我骗到派出所,由新开路派出所十几个人把我抬进警车直奔市“610”洗脑班。我绝食反迫害。有一天姓罗的一个警察带着我单位的七、八个人去北大街中医院给我灌食,在食物中放了不明药物。回来的路上从嘴里一个劲往外喷,我躺在“610”的床上,失去了记忆,“610”赶紧通知我单位的局长黄长柏,还有广阳区“610办公室”主任,还有一位领导叫韩永良等等来看我,其中一位领导说:“你还回得来吗?”(意思是你能不能活过来?)这都是后来听人告诉我的。

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一个劲地往我脑子里灌邪悟的东西,逼着我看歪理邪说的书。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六日,才让单位将我送回家。

中共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拨巨款给“610”,而廊坊“610”韩志光、李汉松等还从我单位勒索我的退休费一万元。可见他们借机敛了多少财!

石家庄女监的摧残

二零零六年五月五日,我去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说句公道话,被廊坊市“610”韩志光、李汉松,政法委书记孙殿高,广阳区政法委书记苏保健,广阳区公安分局信平玉,还有一位姓高的以聚众闹事为名绑架、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

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电击、吊铐、罚站、不让睡觉,蹲小号,利用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还有精神戏弄。

有一天,狱长韩某带着几个女警察全副武装,手持电棍恐吓我,当时我正在绝食。临走时姓韩的狱长告诉包夹人“给她放放娇气”。恶警和犯人就给我施加压力,坐板凳不许靠墙,不许靠床,故意抓我一下,一会又用手捻着我玩,上我身上掐,一会又拧我一下,一会对我哭,一会对我大笑,犯人们疯狂地折磨我,我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摧残,难受的我无法形容,几乎要崩溃了。

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李春华区长把我关进库房三个月,由四个犯人看管,经常搜身,罚站,晚上一夜一夜不让睡觉。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气急败坏的恶警韩秀欣手持电棍叫几个犯人把我团团围住。恶警韩秀欣一边骂一边电击了半小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高声喊出了“法轮大法好!”,他们立即象泄了气的皮球,不电了。大法太神奇了。我也更加坚定了。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他们让我在“释放证”上签字,我当时放下了一切,就是不签,因为我没有犯罪。他们只好让我单位出两部汽车把我接回家去。

如果不是炼了法轮功,或许我早已死了。我的命是大法给予的。

铁的事实证明,中华民族在邪党的假恶斗的阴霾下蒙受了太多的灾难,这个邪党对中华民族犯下了滔天的罪恶,逆天叛道终会为天所灭。请看一看《九评共产党》吧,只有认清邪党本质,方能从恶梦中醒来,只有彻底摆脱这个为祸几十年的恶党,中华民族才能真正拥有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