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致德国不来梅市民的感谢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尊敬的不来梅市市民:

看了明慧网七月三日发表的文章《大连友好城市——德国不来梅民众谴责中共暴行》,心里很感动,特写信向善良正义的不来梅市民表示感谢,感谢你们对大连市“6.21”非法庭审案的关注。

认识不来梅市是从《格林童话》开始的,他伴随我们一代代成长,直到现在我们这还有无数《格林童话》的忠实粉丝。在所有童话中,我们更偏爱的是《不来梅的音乐家》,在同情四个小动物悲惨命运的同时,我们也看到这样的哲理,每个人都有权利向往美好的生活,即便他们很老,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在身处逆境的时候,只要团结友爱,互相鼓励,用勇气和智慧一样可以打败强盗而过上幸福的生活。

今天的不来梅对我们来说不再是梦幻中的童话,而是一种很具体的声音,他从八千里外传来,温暖的问候,友好的鼓励和关注,让我们深感安慰,有你们和我们在一起,让我们在黑暗中更有信心为我们应有的天赋人权而努力。

难忘和欧洲法轮功学员的集体大炼功

十四年前的一九九九年初,我们曾经也可以在市政府前的广场集体炼功,就像你们现在可以自由的在不来梅市中心前面的广场举办法轮功的信息日一样。

那一年大连来了三十多位金发碧眼外国人,他们来自美国、瑞典、挪威、芬兰和丹麦,我们在一起共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日子,我们欢迎他们最好的方式就是集体炼功。每天大连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和他们,在大连的人民广场、劳动公园、星海公园、星海广场集体炼功,共同迎着旭日的朝阳,静听潮起潮落。随着祥和的音乐,整齐的动作,那一刻纯正的能量拂去我们心灵上的灰尘,我们的身体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自在,我们的精神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放松。那一次的经历我们到现在仍然记忆犹新,我们还一起迎来了新年的钟声,离别时在大海边的星海广场,我们围着这些西方法轮功学员久久不愿离去,他们落泪了,我们也落泪了,那次一别就是十四年。


1999年1月2日,中国大陆大连法轮功学员与美国、瑞士、瑞典、芬兰、挪威等国法轮功学员在大连集体炼功。

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传出的佛家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功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曾在中国办了五十六期学习班,三次亲临大连市,一九九四年底李先生在大连市做了在中国的最后一次报告,之后开始海外传法,海外的第一站就是瑞典的哥德堡。当时法轮功在大连可谓是家喻户晓,有上万人学炼,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也推动了当时道德的提升。《大连日报》曾载文《无名老者默默奉献》,报导古稀老者因修炼法轮功为村民义务修路1100多米的事迹;《大连晚报》还报导过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法轮功学员从大连自由河冰下三米救出一名落水儿童的事迹。

一九九八年二月,6478名法轮功学员参与了《大连修炼法轮功健康调查报告》的调查,调查结果表明修炼前后身体健康变化的幅度十分显著,疾病症状消失率90.12%,修炼法轮大法人群思想健康、心理稳定。 6327人每年节省医疗费用达1524.47万元,医疗费节省数额显著。

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例子数不清,例如:徐宗英,修炼前腰曾断过七次,以致她常年几乎呈90度走路,非常痛苦。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困扰她多年的伤腰,终于直起来了,老邻居都说:原来你这么高啊。黄兵,修炼前患有白血病,修炼后身体得到康复……

这些西方法轮功学员走后的那一年夏天(一九九九年),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出于妒嫉突然开始铺天盖地地污蔑法轮功,因为法轮功太受欢迎了,当时在中国有一亿人在学,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迫害发生了,从那以后的十四年,我们不再被允许去公园炼功,即便在家悄悄地炼习也会面临被告密抓起来的危险,但是我们一直为再次拥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而努力。为了获得这种信仰的自由,当年的炼功的人有的被抓到监狱、劳教所、有的被酷刑折磨而死。仅据民间渠道证实,如今大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一百多人。

你们的友好城市并不友好

说起六月二十一日发生在大连市的非法庭审案例,还要从二零一二年的“7.6”事件说起。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前后,大连警察集中绑架了近八十位市民。他们都是法轮功学员,在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的过程中,他们普遍得到道德的升华和身体的健康,甚至是身患绝症或疑难杂症的,也得到了神奇的康复。

在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潘秀清,五十八岁,曾患严重心脏病、癌症;汪春霞,三十九岁,曾患肾病综合症(尿毒症);马瑞田,年近七十,曾因车祸,双腿残疾,瘫痪在床;王守臣,以前肾炎四个加号,乙肝小三阳,血小板四万(正常十一万),只能看到一尺以内的东西,医生诊断也不知原因…在修炼法轮功后,他(她)们的身体都得到了神奇的康复。法轮功带给他(她)们生活的希望,也带给他(她)们家人及亲朋好友希望。

这样一群好人,大连警察为什么要绑架他们呢?因为他们帮助大连市民安装能够收看海外新唐人电视台的卫星电视接收器(俗称“安锅”)。新唐人电视台是由海外华人联合创办的国际性、独立、非营利性质的华语电视台,倡导正义、自由、民主、人权,为华人提供客观准确的资讯,丰富华人的见闻和生活,在全世界被广泛收看和传播。

既然新唐人电视台在全世界被广泛收看和传播,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安装收看新唐人的卫星电视接收器,会被警察绑架呢? 这是因为,中国政府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公开镇压法轮功以来,利用整部国家宣传机器造谣抹黑法轮功,欺骗世人,以挑起广大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并在中国大陆逼迫人人表态。在没有任何正常渠道可以澄清法轮功真相的情况下,中国大陆众多法轮功学员采取各种方式,讲述真相。比如:面对面口述、打电话、电视及广播插播、粘贴不干胶、发放真相传单、寄信等等,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是各种讲述真相方式中的一种。因为新唐人电视台是唯一一家可以报道真实中国人权状况的电视台,包括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种种迫害,他的真实敢言受到了普通民众的欢迎,却成为中共的眼中钉。

法轮功学员协助民众安装新唐人电视,是为了让民众了解事实真相,维护民众知情权。但是这种合法行为,却遭到以江泽民为首的利益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迫害。因为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与中共倡导的“假恶暴”是截然对立的。

在名利的诱惑下,中共大连当局各级不法人员,不顾良知与道义,积极参与迫害,集中绑架法轮功学员,炮制大案、要案,作为邀功请赏、加官晋爵的政治资本。据悉,“7.6”集中绑架事件,与前政法委头目周永康的授意有直接关系。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在“7.6”事件中,大连警察是如何对付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的。

暴力绑架、大肆抢劫

在“7.6”事件中,大连警察采取欺骗、破门等手段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暴力绑架法轮功学员。警察还动用消防车,以备架消防云梯从窗户闯入。

法轮功学员李芳被绑架时,只因她向围观的民众讲述警察的违法行为,一个警察狠命地扇她耳光,另一个警察强行给她戴头套,并把李芳强行塞到警察的面包车的座位下,反铐住她的双手。围观的民众见此情景,有的含着泪说:太残忍了,大热天,(警察)不是想把人活活闷死吗!

七月六日大清早,马爱兵夫妇还没有起床,有人敲门说她家的车挡道。丈夫韩学明准备下楼,一开门就被一人一脚踢倒在地;马爱兵刚到阳台看车如何挡道,就被几人连拉带拖,手把的阳台栏杆也被拽弯了。

刘清涛八十三岁的老母亲拒绝警察搜查她的卧室,被警察扭着胳膊摁在一边,使老人受到严重惊吓。

警察绑架叶树辉的过程中,将他的腿打瘸,并将他的双手打上背铐,强行带走。

大连警察除了暴力绑架法轮功学员,还大肆抢劫他们的现金、银行卡、银行存折、电脑、打印机、摩托车等私人财物,中饱私囊。马瑞田家中十七万现金, 韩新艳家中准备给工人开工资的五万现金,佘钺身上及私家车中的二万现金(包括公款),汪春娥身上还未替学生上交的二万学费,叶树辉家中一万多元现金被抢走;王建、佘钺、刘清涛、王守臣、韩新艳的私家车被扣押。

酷刑折磨

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各个看守所及拘留所。在大连市看守所,张桂莲因被折磨出现脑出血症状,十七天后回到家中,八月五日含冤离世。

曲滨被摧残性灌食、关禁闭双手双脚铐在地环上折磨致瞳孔扩散、生命垂危;

张国立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折磨致生命垂危;

侯春黎腿被打断、肾被打坏;

车中山被戴手铐脚镣并被铐在地环上两个月,有时整晚被绑在老虎凳上,每天被灌巴豆水、香油,使得车中山身体严重受损;

刘清涛、李圣杰等被迫害致严重心脏病……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一个多月后,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转押至教养院继续迫害,据悉,罗金玉已被迫害致左眼失明,王林凯被迫害致严重心脏病,住院治疗。

罗织罪名、制造冤假错案

二十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目前,迫害其中十三人的案卷已经在中山区法院,十三位的在开发区法院,一位在沙河口区法院。

近日被海外媒体报道的就是案卷在中山区法院的十三位法轮功学员,他(她)们是:车忠山(男),朱成乾(男),王守臣(男),汪涛(男),佘钺(男),史占顺(男),裴振波(男),潘秀清(女),林丽红(女),白如玉(女),李圣杰(女),郭松(男),于波(男)。

据悉,大连市中山区检察院曾两次将卷宗退回中山区公安分局,正常情况下,两次退案应释放所有当事人,而中山区公安分局却将案卷重新编号,作为新案再次递交中山区检察院。

由此可见,在中国,法律只是用于欺骗世人的幌子,大连政府各级不法官员,也已沦为执行中共统治的工具。而象“7.6”这样的集中绑架案,从二零零七年至今,几乎每年都会有一次。而每一次,都给无数的家庭带来无法遗忘的痛楚。因为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有自己的妻子儿女、父母兄妹和亲朋好友。

越来越多的律师敢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所幸的是,在法轮功学员始终坚持和平、理性反迫害的十四年中,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不再参与迫害,并采取各种方式保护、支持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的律师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中共当局不允许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对于敢于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则施以恐吓、人身伤害等各种压力)。

案卷在中山区法院的十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了维护家人的合法权益,聘请五位律师司法介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中山区法院准备非法庭审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可是,四月十一日晚,法院突然通知律师取消开庭。十二日上午,大批警察在法院门外疯狂绑架参加庭审的家属及法轮功学员;两位辩护律师也一度被绑架,其中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这就是被海外媒体报道的大连“4.12”事件。

六十多岁的程海律师事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描述他当时被绑架上大巴车的情景:“一个中年警察,他指挥三个小伙子抢我的手机,我不给。这时他们就掐我的脖子,控制我的手,终于抢走了手机。看我反抗,就打我。警号202297的警察拼命拧我的左手臂,另外一个一米八的小伙子,照着我的右脸颊就给我两拳。这样打了有二十分钟。”程海律师后去医院验伤,诊断是肩膀软组织挫伤。

然而,令中共没有想到的是,律师没有被大连政府的红色恐怖吓倒,为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却由五位增加到十二位。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十二位律师齐聚大连。庭审从上午八点半开始,到晚上八点半,由于几位法轮功学员健康状况极差:佘钺是被从210医院直接抬到法庭的;汪涛在开庭中身体过度虚弱被抬出法庭;车中山由于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在法庭不断呕吐、打嗝;林丽红特别虚弱、精神恍惚,需要人搀扶,在律师们的强烈抗议下,法院宣布休庭,择日另行开庭。据悉,在庭审过程中,律师团的律师配合默契,有理有据的发问,让法官、公诉人无言以对,不得已频频休庭。

对于此次开庭,大连政府如临大敌,在庭审当日,绑架了帮助家属接送律师的法轮功学员刘新颖和董选,董选至今还被关在大连市看守所。

感谢不来梅市民对大连市十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声援,虽然你们的声音远在八千里之外,但点滴之水,汇而成河,每一个声援,都是在汇集正义的力量;同时,我们也呼吁更多国际社会人士,关注这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关注董选,关注所有被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关注发生在中国的这场已经持续了十四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亲爱的不来梅市民,你们对正义的声援让我们也想到了经久不衰的罗兰圣骑士的故事,不管这个世界变得怎么污浊不堪,都需要有人去维护世人赖以生存的普世价值,这样的社会才会向健康的、良性的、积极的、有希望的方向发展;否则,每一个人的正当权利都得不到保障,每一个人都会是受害者。

再次感谢善良的不来梅市民!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合十
2013年7月4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