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功获新生 昆明退休技师屡遭中共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昆明冶金研究院退休技师周吉昌,今年75岁,九七年十月修炼法轮功后,曾经罹患的几十种病不翼而飞。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老人经历了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强制洗脑的迫害。下面是他自述其经历。

一、修法轮大法获新生

我叫周吉昌,昆明冶金研究院退休技师,家住理工大一百二十二幢三单元二零六号。我是一名病退的转业军人。因在部队服务期间,干的太卖力,患上了风湿病、胃病、肾结核、肾结石、股颈炎、高血压、心脏等十几种疾病,走路都要摔跤的,大家都叫我半条命。由于不适应部队生活,我以三级病残,转业到昆明冶金研究院工作。

我退休后,由于高血压、心脏病的困扰,头晕目眩,心慌气喘,整天泡在医院里,吃药打针不计其数,但都不管用,主任医生也感到没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动员我做心脏手术,而且告诉我只能是试试看。

从医院回到家后,在生不如死的艰难中,九七年十月五日,亲戚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当我翻开这本书的时候,就被李洪志老师讲的法理吸引住了,里边的每句话就好像是针对我讲的,才看完三讲,眼泪情不自禁的流,这就是缘份吧?我明白这就是我生命中所追求的真理。第二天,我到了炼功点,刚炼完四套功法,我的头不昏了,心也不慌了,气也不喘了。

三天炼下来,无病一身轻,在医院吃了几万元的药治不好,才三天所有几十种病不翼而飞,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身体越来越好。

自身的变化告诉了我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法力无边,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真善忍要求,努力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从此家庭和睦,我生活得自在充实了,亲戚朋友,见证我的变化也为之惊奇和高兴。

但是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经历了非法抓捕、非法关押、非法洗脑的迫害。

二、在家被绑架,送看守所残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晚上十点,本单位保卫科长(明真相后态度改变,在此不再点名),敲开我家的门,说有事叫我到办公室去一趟。我走到办公室门口,一辆警车停在门口,当时盘龙区公安分局北门派出所警察李某某(无法回忆名字)叫我上车,说到派出所去一下,一会就回来,强行被迫上车拉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又是谈话,又是做笔录,折腾三、四个小时,最后要把我送看守所。我责问他们,我在家里什么也没做,我们犯了哪一条,要送看守所。李某某说法轮功被定为“邪教”,“江主席不让你炼法轮功,你们还要炼,你们是反对共产党,反对江主席。如果你说不炼了就回家,要炼就把你们关起来,看你们还敢不敢再炼。”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我就被强制送进了昆明市五华区看守所。

看守所当时的所长是郭强。看守所有许多残酷的迫害手段,完不成劳工,不背邪党监规,都把人往死里整。警察指使犯人说:“这个老反革命分子,完不成工作量,又不背监规。”

就在我被关进看守所第二天,我妻子所在单位昆明理工大学后勤处有关人员受外界的压力,对我们家进行威胁,如果我坚持修炼,要叫我老伴下岗。由于我妻子当时在承包学校食堂,儿媳妇、姑娘随妻子在学校食堂工作。妻子下岗,其他家属也要跟着一起下岗。由于全家坚决抵制态度比较坚决,在师父的保护下,邪恶的阴谋最终没有得逞。

三、‘六一零’人员带领警察,妄图操纵单位领导进行迫害

我从看守所回来不久,因传真相资料,又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昆明市六一零、五华区六一零、昆明市五华区国保大队对我反复骚扰。

二零零一年,他们了解到我在家,就派了二十多名公安,拿着开好的拘捕证,猛力砸门进来抄家抓人。我们全家人不配合,我妻子对着云大学生喊“公安到我们家来抓炼法轮功的好人啦!”他们怕曝光,退回到楼下对我们进行监视。僵持了四个小时后,晚上退离主任到我家叫我,说单位党委书记叫我去办公室。我到办公室门口,看到门口两边站了很多警察,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就进了办公室。书记说他们都掌握你的情况,你还是配合他们去一趟吧。我告诉他我没有杀人放火,没有干坏事,我又没有招谁惹谁,凭什么要配合他们呢?

我还讲在监狱里,他们是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那里不是我这种好人在的地方,你要配合你跟着他们去,我是不配合,也不会去的。”书记低着头,出了办公室,只有五华警察廖某在办公室。我就揭露在看守所我的经过,警察廖某没有说话。

过一会儿,市六一零头子做了让步,带着二十多名公安离开了冶金研究院,我也同时回了家。

四、在洗脑班遭迫害

由于我坚持信仰,曾两次被关入洗脑班洗脑。其中一次为二零零一年一月四日到一月十六日。他们强行将我拉到航天宾馆(位于滇池路滇池旅游度假区)进行洗脑迫害。当时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几十名。

迫害期间,单位派了一个专职人员二十四小时一刻不离监视。现场有政法委、六一零、国安人员名字已记不得),组织了一大帮所谓的“专家帮教团”,“专家组”负责人是蔡朝东,成员中有云南省社科院研究员的向翔,云南师范大学的书记周本贞(反“邪教”协会副会长)(反人类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等人,蔡朝东一伙颠倒正邪,吹鼓一些可笑的歪理邪说,恶毒诽谤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一群衣冠禽兽,满嘴胡言乱语,妄称“专家”,真象古人说的“仰面唾天”,太好笑了。

此后还有一次,已记不清日期了。

五、拐弯抹角的签字迫害

二零一二年中秋节前,接本单位退离办主任打来电话,说过节了,单位领导要来看我。我说欢迎你们来。第二天,党办、工会、退离办、保卫科来了四个人。退离休办主任说,院领导关心职工,在你卡上打了五百元过节费。我说:“感谢领导的关心。今天,你们来看我,我想是为我炼法轮功而来的。我就给你们讲讲什么是法轮功,江泽民,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当讲到江泽民怎样改家庭历史,怎么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时,保卫科长不愿听了。

他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第一条要求拥护宪法和法律,第二条拥护共产党,叫我签字。我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是维护宪法和法律的最好群体。但是请你们把指使你们的人叫来,叫他们来指点指点我,为什么要拥护共产党?我曾为共产党卖命,得了一身的病,没人来看我。我炼法轮功把病都炼好了,他们却来阻止我。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们要我“转化”成坏人。还要我拥护它?拥护它再来迫害我吗?他们说不出来话来。他们说你不签字也行,写个认识交上来。我就认认真真写了一份修炼体会,列举了我修炼以来身体改善,道德水准提高,家庭和睦的具体情况。材料交上去,他们不再说什么了。

六、几句劝善的话

在几次迫害中,直接参加绑架迫害我的有昆明冶金研究院保卫科负责人,五华公安分局局长李云峰,当时五华公安分局政委徐晓亚,警察杨成;原北门派出所警察李某某,五华区国保国保大队大队长张明。在看守所进行迫害的主要负责人是五华区看守所所长郭强。

我想告诉你们,我是修炼真善忍的,虽然你们伤害了我,但我不怨恨你们。我知道你们也是迫于压力才参与迫害的。但我真的希望你们别再迫害善良了,收手吧,给自己留条后路吧,世上没有后悔药,别再当中共的替罪羊了。真的为你们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