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县恶人恶警遭恶报 醒悟尚不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梅州市大法弟子遭到了残酷的迫害,而梅县又是梅州地区迫害法轮功比较严重的县之一。其中,扶大镇(现为梅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一部份)和梅县公安局、扶大派出所恶人恶警死心塌地紧跟江××邪恶集团参与迫害。十多年来,许多昧着良心参与迫害的恶人纷纷遭恶报,明慧网对此已有过相关的报道。下面是知情人提供的新近了解到的梅县恶人恶警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事例。

醒悟得并不迟的原扶大镇副镇长林标强

林标强,男,原梅县扶大镇副镇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三年任该镇副镇长期间,积极配合“六一零”参与迫害大法,对该镇大法弟子反复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及劳教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后其人被调到梅县最偏远的松源镇,生活条件差,半年难得回家一次,叫苦不迭。有大法弟子跟他讲真相后,林标强有所醒悟,不再参与迫害。后调回离家较近的地方上班,也算对他有所醒悟的一点善报吧。

造了孽的原扶大镇武装部长钟造发

钟造发,男,梅县南口人,年约五十多岁,原梅县扶大镇邪党武装部部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紧跟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而且非常卖力,对该镇大法弟子反复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及劳教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钟造发积极参与非法查抄法轮功学员的家,霸占法轮功学员的财物大约七千元以上。当时由于他积极配合实施中共恶党的迫害政策,被邪党内部内定拟提拔为副镇长。但中共恶党为了欺骗群众,让镇上一名普通工作人员参与陪选,搞假选举,没想到在镇里和村干部的串联下,钟造发落选了,反而选了别人做副镇长,成了扶大镇村民的大笑话,可见钟造发多不受欢迎。其实,明白人都知道这是他迫害修炼人遭的报应。

如今,钟造发病痛缠身,到广州治疗了两次,五十多岁就无法工作,不得不申请病退。这还不算,他的儿子还吸上了白粉,等于一个家都毁了。这真是“造孽”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原扶大镇林业站长丘坚

丘坚,男,原梅县扶大镇林业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紧跟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而且非常卖力,对该镇大法弟子反复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及劳教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大约二零零一年或二零零二年期间,在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抄家过程中,去了二十多人,但大部份人都不是真心想参与迫害,只是迫于压力不得不去,只有丘坚死心塌地相信邪党迫害大法是对的,非常积极搜法轮功学员的家,把学员非常巧妙藏好的大法书都搜出来了,还洋洋得意的对法轮功学员说:“只有我最聪明,才能想到,搜出大法书。”

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由于丘坚主动参与迫害大法,无知中对大法犯罪,不知悔改,遭了恶报。丘坚在调往梅县南口镇林业站上班后,大约在二零零五年某天值夜班时,猝死在值班室,年仅四十岁左右。

至亲死去方醒悟的原扶大派出所所长何学饶

何学饶,男,原梅县公安局扶大派出所所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紧跟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而且非常卖力,对该镇大法弟子反复被非法拘留、强制洗脑及劳教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他作恶,遭了恶报,使至亲的妻子和父亲相继病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四年期间,何学饶的妻子得了重病,后死去,死时才三十多岁。期间,何学饶的父亲也得病死去。面对几年间两个至亲相继病死,何学饶害怕了,总算有所醒悟,找到平时跟他讲过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问自己是否遭了恶报。大法弟子跟他讲明真相后,他调离了扶大派出所,不敢担任此职位了。

赎罪建禄尚不迟的原梅县公安局警察李建禄

李建禄,男,原梅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头目。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配合实施中共恶党的迫害政策,亲自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没收学员财物。

面对李建禄的恶行,有法轮功学员跟他讲真相,对他说:“这样做会遭恶报的。”李说:“以后不要再说我遭报了,我已遭过两次很严重的报了,脸上还有伤呢!”李建禄体会到了参与迫害修大法做好人的大法弟子确实会遭报应,便调离了该职位。我们真希望李建禄能彻底醒悟,想法为自己赎回罪过,建立自己的功禄!

发到网上这些事实,是为了警示世人,尤其是参与迫害者,也真心希望那些还心存侥幸的迫害参与者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想办法为自己赎罪,给自己选择一条光明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