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榆树市张春茹女士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市榆树市张春茹女士,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法理要求努力做一个好人。可是,几年来几次遭绑架迫害,被非法拘留、劳教,劫持在洗脑班强迫放弃修炼,见证了中共邪党及其组织的残忍与邪恶。

下面是张春茹女士几年来遭受迫害的情况。

一、在榆树拘留所遭受的迫害

1999年9月28日,张春茹被培英派出所绑架,送到公安局政保科,然后非法关押拘留所两个多月,给她的父母和丈夫、孩子及亲属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当时拘留所非法关押很多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被强制坐板,背监规,吃的是发霉的苞米面窝窝头,喝的是有泥、有时还有死苍蝇的白菜汤,家里来人不交伙食费不让接见,不让送衣服,家里人必须得买拘留所小卖店的东西,才让进来,拘留所的东西比外面要贵很多,有时都是外面东西的二倍还多。

在拘留所里,不法人员从身体上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背土、平地,把这些人拉到恩育水库修养鱼池,还拿枪对着,还强迫跑步、做操,不做就打骂。同时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赵淑霞、杨福珍不配合,被恶警王飞等打得脸都肿了,戴上脚镣、手铐铐在一起直不起腰来还得在院子里走,最后还把她们俩绑到铁管子上。拘留所警察经常毒打法轮功学员,其中打人最狠的有:王飞、高勇、孙景付、徐久飞(已遭恶报死亡)。恶警打人用白色的塑料管子,俗称小白龙,打人特别疼,一次因为学员炼功,他们四个警察把法轮功学员衣服扒光,只留内衣内裤,狠命毒打二个多小时,打的都起不来,周身黑紫色,打完又扔到外面冻,在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里,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当时就昏过去了。那个徐久飞还说,死三个、四个没问题,每年都有打死的指标。

一次,高勇拽张春茹的头发往外拖,连鞋都没穿上,还有一次,高勇拿着小树枝子抽打刘金凤的手,刘金凤那时只是17、18岁的小姑娘,把刘金凤扒光外衣扔到雪地里冻,双手冻得又红又肿,可是高勇却专打刘金凤的手,直到刘金凤手肿、冻的像胡萝卜似的,嘴唇发青,浑身哆嗦才让刘金凤进屋。还有一次,几个法轮功学员背大法经文,姓焦的女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趴在地上,双手背后边,然后往地上倒水,叫“鸭子浮水”,在寒冷的东北早春,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弄得浑身湿透,水浇、饿、冻真是苦不堪言。

二、在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2000年2月和2001年9月,张春茹两次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为大法鸣冤,先后被送黑嘴子劳教所两次,共被劳教所四大队迫害两年。在那里见证了中共流氓狱警的邪恶。

刚一进去,就被搜身,翻包,检查是否带大法书、经文等,如果带了就被搜走,还会挨打。搜完后分到各小队,由大队长、狱警谈话,威胁到这里不许炼功。

演示图:电棍电击

最常见的迫害手段就是电棍电、开飞机、蹲小号、绑死人床,不让睡觉,再不“转化”就加期,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利用犹大诬蔑师父、诬蔑大法。高压威逼、造谣欺骗用尽一切邪恶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

劳教所的活多、累,打纸页子,做工艺品小鱼,小鸟,做日本的陪葬侍女,折盒子,还到塑料厂扛料,每袋都有50斤以上,一袋一袋的扛,干活时间每天都有13、14个小时,超负荷劳动,每天睡很少的觉,还强迫写思想汇报,强迫背所规所纪,必须认罪认错,否则就给加期。信仰无罪,有几天她们几个同修集体起来炼功,被犯人看到打小报告,狱警知道了,把她们叫到管教室,先是打嘴巴子,拳打脚踢,然后用电棍电,直到那个狱警打够了。有一次,邪恶狱警张雪松把张春茹叫到管教室,把上衣脱掉,开始电张春茹,一边电一边问还炼不炼?张说“炼”,就电张春茹的脖子,脖子、手、头电了很长时间,都电出泡了。邪恶狱警还指使刑事犯人迫害她们,一次一个叫董辉的犯人因为张春茹她们炼功,给她们拽到走廊,把窗户全部打开,让她们站那里把线裤、裤头拽到底下冻,羞辱这些法轮功学员,然后就把她们用绳子绑在床上不让起来炼功。后来劳教所派人去马三家劳教所学经验迫害法轮功学员,回来后迫害更加严重,暴力强行“转化”。由于炼功,劳教所给张春茹加期120天。

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权利都被剥夺,一次,张春茹她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写行政复议书,不给递上去,最后她们集体绝食抗议,遭到强迫灌食、打针、用电棍电。有一次,狱警刘志伟用电棍电张春茹,把嘴都电破了,吃饭都困难,一个叫张淑华的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张东艳叫到管教室,用电棍电,脸和脖子都电起了大泡,狱警把王敏丽叫到后院一个屋子里拉上窗帘毒打她,还有李淑影(已被迫害致死)绝食,邪恶给她灌食时,把她弄到医务室,几个狱警拽她头发往墙上撞,用铁器撬牙,把牙齿都撬掉了。这些邪恶最怕法轮功学员学法,所以它们经常翻号。如果发现有经文,就狠毒的打学员。

劳教所对外讲春风化雨,怎么对人好,可是背地里干的都是比毒蛇猛兽都阴险毒辣的事,正常人想不到的事它都干的出来。

三、被榆树六一零、国保大队、吉林省六一零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一日,张春茹在上班的路上被榆树培英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到榆树经委招待所,榆树六一零在那里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榆树国保大队恶警伙同派出所不法警察到张春茹家里把大法书全部拿走。

当时洗脑班关押了7、8个学员,邪党恶徒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分开,由花钱雇来的人看着,一人一个屋,洗漱、上厕所都跟着,形影不离,不许法轮功学员相互说话,每天到固定时间集中到一个屋里强迫看诬蔑大法师父、诬蔑大法的光碟,强行洗脑“转化”。洗脑班从外地找来犹大帮凶刘淑荣,伙同六一零邪恶人员一起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丧心病狂的逼迫学员踩师父法像,不配合的就送长春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十一月十一日下午,天下着大雪,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头子李奉林叫来特警车,有六一零的人、还有国保大队的石海林,还有一个不知名的警察带着常人包夹把张春茹等几个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的学员强行拉到长春省洗脑班,这里邪党人员利用犹大协助洗脑“转化”,每天放那些破坏大法的光碟和一些所谓佛教出家人讲话的光碟,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心得体会,用谎言、歪理邪说诬蔑大法师父和大法,用高压威逼欺骗不让睡觉的手段,迫使张春茹放弃修炼。

但是,一个真正觉醒的生命是任何谎言、迫害也无法改变信仰的,现在她已经醒悟,从新走在师尊指引的路上。

这只是张春茹在榆树当地、黑嘴子劳教所、吉林省洗脑班遭邪党迫害所经历的事实,只是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冰山一角,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真相都会曝光出来。人们会真正认识到邪党的本来面目,远离它、唾弃它,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