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马三家劳教所抻刑、奴役、洗脑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按:法轮功学员邱铁艳,女,沈阳市沈北新区人,现年五十四岁,出生于铁岭。自修炼法轮功后,从一个沾火就着、得理不饶人的悍妇,转变为能够严格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心向善、关爱他人的善良之士。然而,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大迫害后,邱铁艳曾先后三次被绑架、关押,并被非法劳教、洗脑迫害。以下是邱铁艳自述遭迫害经历。

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晚上八点多钟,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沈阳市沈北新区蒲河派出所巡防吕国清、杨某、马某强行绑架、拖入警车,衣服、鞋子被拖坏,我被恶警强行戴上手铐,绑架至蒲河派出所,强行搜身,拽我的头发往墙上撞,不许喝水、上厕所,十几个巡防轮番看管。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夜里十时左右,沈北新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刘某一行四人穿便衣非法审问。刘某说:又是你,落到这里就不怕你不开口。其中一人说:到了二科你就不能这样了,怎么样?配合我们从轻处理。他们轮番审问了一个多小时,因我不配合他们,就给我铐在铁凳子上。

当夜,国保大队的段庆祝、高大为及蒲河派出所的吴英伟、吕国清、老杨、老马等又非法闯入我家,抢走电脑,大法书籍,MP5,现金五百元和个人物品等,也没留收据。

第二天上午九点,我被劫持到沈北新区国保大队,关进一个大笼子里,手脚都分别铐上,半蹲着不能动。没有灯光,长达一天一夜。次日,国保大队长刘某又带一行人非法提审说:挺好吧?说是不说?呆服了吧?!当时我走路困难,手脚都肿了。刘某还讽刺地说:你昨天打坐不挺厉害的吗?现在怎么这个样了?

接着我又被劫持到沈阳张士劳教所洗脑班迫害十四天,恶警见没有结果,于六月二十日将我劫回沈北新区国保大队,其中一人下车时和其他人说,凑点材料送走算了。大队长刘某没让我下车,在车里单独审问我:如果你配合我们是有好处的,工作、收入随你选。他看我不配合,就暴跳如雷的喊道:看紧点,先送走再说吧。紧接着将我拉去医院体检,体检后于六月二十日夜将我铐上手铐劫持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造化乡)。期间,所谓办案人白福成、吴英伟非法提审我三次,没结果。白福成说:你看看你的提审记录,零口供,我们怎么结案?

第三十七天,又有便衣来非法提审,其中一人自称是沈北新区法治学校的,说我们头说了,将你劳教,你还有什么可说的?看谁厉害?他们要我签字,我拒签,我说:我没有违法,是你们执法犯法,你敢留下姓名吗?他说:这个你问一点用也没有,你们的事不都是这么处理的吗?想讲理到美国。我问他通知家属了吗?他说:不管你那闲事。就随便叫来一个巡防代签字。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以后,直到回家时,家人也不知道我被非法关押在哪里。

遭马三家劳教所抻刑、奴役、洗脑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我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三个半月后,恶警办案人白福成、吴英伟又来劳教所非法提审我,问怎么样?这里好吧?还是那个问题,这样吧,你就随便说出几个假姓名也可以,配合一下吧,我们好结案,你的劳教日期再从新更正一下,能提前两个多月呢!怎么样?看我没配合, 白福成喊道:给你判少了,再叫你多呆几年你就舒服了。说完就气哼哼的走了。

马三家劳教所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认罪,否则就酷刑折磨、非法加期等等。参与酷刑折磨的恶警有马吉山、三个男警和大队长张君、张环、教导员张卓慧、张磊、张秀荣等几个女恶警,二十四小时轮番进行。法轮功学员王坦、王雪梅、孙桂芳、徐桂华、郝秋晶、王英琴都被上过抻刑,上抻刑最长时间长达九个小时左右。我到马三家劳教所时,法轮功学员王雪梅已绝食两个多月,王坦一个多月。我被大队长张君、教导员张卓慧、张磊、队长张秀荣威逼、强迫“转化”,恐吓签字、按手印。事后我清醒了,声明作废。

法轮功学员白天在车间干活,晚上还被逼看谤师谤法的录相,还要被逼写体会(大笔记本两本),还给不知姓名的人写作业凑数,还考试,还有一个星期答两次谤师谤法的试卷。二零一一年一次,辽宁省劳教局来人监督答谤师谤法的试卷,逼迫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得写,还有体检本,写的是戒毒人员健康档案,而全劳教所,在押人员近四百人,其中只有四人是吸毒者。

在车间里干活每天超过六小时的工作量,干的活是做军大衣、森林迷彩大衣和消防灭火防护衣,由长春际华3504有限公司。车间外的活是装货、清理水沟杂物、开荒地等杂活, 还有警察王广云等人从家里带来的脏衣服(小孩被褥、鞋垫等)洗、做,干慢了还不行,还得保密。

一天,我在车间干完活,想用白布抄写经文,刚写了十多个字,就被狱警董彬一手抢走,说:等队长来再说,这事要它多大就有多大。次日早上,恶警王广云叫我去小库房谈话,我刚进屋,她就大打耳光、拳打脚踢,打累了就逼我写谤师谤法的两句话五十遍。我没写,第二天她到车间叫我面壁罚站,不准动, 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从早上七点到半夜十二点(吃饭除外),持续一个星期。我绝食抗议。恶警王广云见我还不写,就把我带到东岗——马三家劳教所女子劳教所专门迫害女法轮功学员上酷刑的地方,对警察张秀荣说:“又给你送来一个,她不听话。”又找来大队长张环、教导员张卓慧,张环拿着手铐边走边说:你看看你给队长气的,给我们找麻烦,有你的好吗?你以为都是你家亲戚呢?越熟越没用,收拾你没商量。来:抻刑。然后三个人上来就把我手脚分别用手铐固定在铁床上呈大字形,嘴用脏毛巾堵住,使劲用力抻,将我身体悬起来,大约三小时左右。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在监舍、教室、活动室、食堂、车间里,恶警叫犯人监视法轮功学员,每隔两分钟就推打几下。警察王广云逼迫每个人每天背监规、唱邪歌,还得大声唱。发现声音小就集体罚站到半夜,罚一个星期。还让喊军训口号,声音小就继续在操场上练,占用中午和晚上的休息时间练。

在我出劳教所前一个星期左右,省纪检人员来劳教所调查劳教人员情况,通知我时,警察王广云威胁我不许说出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

二零一二年立冬后,三大队陆续进来一批从南方来的劳教人员,缺少棉被棉衣等御寒用品,劳教所就让出狱的人不准带回私人生活用品,都得全部留下,包括棉衣,劳教所还要所有在押人员捐衣物,写信打电话向家属要衣服等生活物品,人人都得“捐”,每人只允许留两套衣服,剩余上交,叫“献爱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