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五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上访是公民维护个人权益的合法方式,是受法律保护的。自法轮功在九九年遭迫害后,法轮功学员纷纷去北京上访。因为各地法轮功学员遭受当地政法委与公安系统的迫害,在无人给解决的情况下去北京上访,合情合理,然而招来的却是中共邪党疯狂的迫害与酷刑折磨。凡是去过北京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被列为迫害的对象,遭到长期非法跟踪、监控、骚扰、反复抓捕、反复关押等等迫害,中共邪党公然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迫使无数法轮功学员北京上访。

抚顺东洲区法轮功学员上访被迫害案例如下:

一、段玉英遭迫害五个月

1、北京迫害——双手被铐 遭电棍电击

段玉英,女,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进京上访,第二天上午十点半左右,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恶警狠狠抓着段玉英的头发,把她拖上车,连同一起来的法轮功学员都带到了北京前门公安分局,关到了铁笼子里。

到了晚上,恶警把大家押送到北京门头沟公安局,强行扒衣服检查身体、抓头发照相、拳打脚踢,后又分流到门头沟派出所。段玉英和一个长春的学员分到了一起,恶警把段玉英的双手铐在了凳子上,不让吃饭喝水。第二天,一个姓段的恶警审讯段玉英,并用电棍电她的手。段玉英想:反电。结果恶警自己被电了,这才停下手。下半夜,给段玉英送到了室外篮球架,把她的双手铐在了架上,双脚呈悬空状,冻了二个多小时才把她带进屋里,又将二个大拇指,胳膊,斜着反铐起来,拿电棍连续电了段玉英的左腿九次,右腿六次。后又把段玉英送到了北京拘留所。

2、遭万新派出所迫害——拘留、罚款、送劳教所

第三天,段玉英被抚顺驻京办的人接走,把她身上仅有的三百多元钱全部搜刮,后被带到当地抚顺万新派出所,拘留了十五天,并罚款一千元,单位罚款一百元。

当时在拘留所里段玉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不给段玉英方便用的手纸,拘留结束后又把她送到了武家堡教养院(即:抚顺教养院)继续迫害。

3、武家堡教养院恶警耍流氓、法轮功学员集体反迫害

在武家堡教养院里法轮功学员只要一立掌发正念,恶警队长陈凌华就带着四、五个男恶警一窝蜂的涌进屋,实施拳打脚踢,电棍电法轮功学员,并且把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凳子全部扔到走廊上,让大家盘腿坐在地上。大家就反迫害齐声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恶警怕外人听到,便拿来录音机播放歌曲,把声音调到最大声。恶警陈凌华、张磊、孟岩等人对女法轮功学员耍流氓,把段玉英等人带到大会议室,强行扒光衣服搜身,还经常搜监室,翻得乱七八糟,不让上厕所更是常事,最后流氓耍到监室,在监室里放两个摄像头互相对着,监室的门口放一个桶,让段玉英他们在那里面撅着大小便。

一次早上起来法轮功学员炼功,一个瘦高姓王的恶警(专职打手),把法轮功学员拖到库里打,凳子都打飞了,怕别人听到,便把录音机调到了最大声。后又给段玉英等人调到了抚顺章党临时洗脑班,有一次,恶警不让段玉英洗漱,并且让她面对墙站了一下午。还有一天中午,恶警孟岩让段玉英等十七人坐着学习(洗脑),大家岂肯学那些歪理学说,就闭眼抵制。恶警孟岩恼羞成怒让大家全站起来,然后点名,又把人一个一个地摁下去蹲着,一直蹲到他下班。四个多月后段玉英走出黑窝劳教所。

二、韩春来遭拘留、罚款、劳教、迫害

韩春来,于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就被警察绑架,并遣回抚顺市龙凤派出所,于三月三日邪党人员给予非法定罪:因妨碍社会管理秩序,被抚顺市公安局露天区公安分局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间,韩春来由于发放和粘贴真相资料,又被新抚区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武家堡教养院。在非法劳教期间,恶警要求韩春来等法轮功学员写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不写就打,恶警指使劳教犯用细棍抽打、罚蹲、土飞机(长时间成开飞机姿势)以及睡觉立板(人与人之间没有缝隙)等手段折磨。后又将韩春来几人押送到将军十字楼看守所,在看守所体检中发现韩春来发烧,就没有收留。但是提出缴纳五千元钱取保候审,之后将韩春来判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后五千元钱保证金并没有如数返回,只返还四千元,剩下的一千元钱至今仍在新抚区派出所姓李的警察手里。

三、李艳芬遭三次绑架迫害

李艳芬,女,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六日去北京上访。到了北京十天后,去天安门打横幅:“法轮大法好”。被天安门恶警绑架,恶警问李艳芬姓名和家庭住址,李艳芬没有告诉她,恶警就把李艳芬几人送往北京门头沟看守所。李艳芬在看守所绝食五天后,在检查身体时不合格就将李艳芬释放。

李艳芬到家不到一个月又遭绑架。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抚顺市搭连派出所两个警察,到李艳芬家问她是否还炼法轮功?李艳芬说“炼”。之后就将李艳芬劫持到搭连派出所,而后送往抚顺教养院,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李艳芬到外面发真相资料,被街道华玉翔和一个姓高的女书记发现,又遭绑架并送往龙凤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夜,警察问李艳芬资料的来源,李艳芬没有回答。第二天将李艳芬押往新屯公安分局,之后又将李艳芬劫持至将军十字楼看守所,由于检查李艳芬的身体不合格,所以没有收留,但被勒索三百元钱后才允许回家。

四、杨秀兰遭电击、殴打 昏倒在地

杨秀兰,女,她深知法轮功没有错,是政府错了,于是不顾严冬的寒冷,于九九年十二月中旬毅然赴京讨公道。到了北京她把“法轮大法好”的粘贴,贴在了电线杆上。可没想到北京警察不维护正义、不尊重人权,把杨秀兰绑架,非法把她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关进派出所的铁笼子里,晚上睡在水泥地上,四天后才把两人释放。

回家后,杨秀兰心情低落沉思着:法轮大法能使人身心健康,本来就是好吗,为什么不让说呢?她很不明白,几天后杨秀兰又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结果又被绑架了。当时有两个外国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惊讶的好像问为什么?两个北京警察连忙上去掩盖。之后杨秀兰被北京一群男女恶警按倒在地,连拖带打,脚踩着她的头,然后硬把她拖到了警车上,劫持到北京看守所非法拘禁了三天后。她又去北京天安门那儿证实大法好,再次被北京天安门恶警绑架到海淀看守所,据说那里是罗干迫害大法弟子的重要地点。

在审讯室里,杨秀兰不配合恶人,不报姓名和住址,两名恶警拿着电棍同时电她的脖子,电得全是黑泡 ,电完之后,这两名恶警轮流用专门打人的三角尺子狠狠地打她的手心,脚心,打得全都黑了,把打手们累得浑身是汗。那时候的杨秀兰正来例假,警察毒打她后,用盆到外边撮了一盆雪,把杨秀兰的双脚按在了盆里,这时杨秀兰的身体已到了极限,昏倒在地上……

当杨秀兰醒过来时,听到警察不解恨地骂着杨秀兰和大法师父,当时杨秀兰就说:如果是你自己的姊妹或亲人,你能这么做吗?警察说:是上边让这么做的,打死算自杀。(可怜的警察不明真相,受中共邪党所骗,却不知恶运已伴随身边)。由于杨秀兰身子承受不住折磨了,报了姓名、住址。被抚顺两名警察给带到万新派出所,勒索七百元,之后就把杨秀兰送到了武家堡教养院,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

在劳教所里,恶警吴伟和曾秋燕指使一群犹大,酷刑折磨杨秀兰,让她半蹲(开飞机姿势),并且在她身上写下诋毁大法师父和大法的标语。不“转化”不让睡觉,天天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在关押期间杨秀兰经常绝食反迫害,身体虚弱,半年后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三年四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杨秀兰又被抚顺老虎台派出所绑架,把杨秀兰双手吊铐在暖气横管上,吊了一宿后,送到了将军看守所(即:抚顺看守所,现迁至南沟地区,也叫南沟看守所),并且把杨秀兰所有的大法书籍等物品全部搜走。看守所还想把杨秀兰送入马三家但没送成,就又被老虎台派出所劫持回来,在派出所里又被吊了一宿,并且让杨秀兰交一千元钱,杨秀兰不配合恶人的敲诈勒索。一个姓高的和几名恶警,又把杨秀兰劫持至马三家劳教所,体检不合格没送成,后把杨秀兰放回了家。

五、王艳遭四次绑架 绝食抗议迫害

第一次被绑架——北京上访:九九年七二零王艳进京上访被抚顺驻京办事处的人劫持,押往他们在北京的住所,戴上手铐,由抚顺福民派出所的人带回抚顺。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第二次被绑架——上当受骗:二零零零年二月,王艳在家被骗到福民派出所,说是核实些情况,结果被遣送到十字楼拘留十五天。后来被送武家堡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半。王艳进了教养院直接被送到严管班六班,队长是恶警陈凌华。王艳刚进去就被罚站,一直站到半夜。一次站四天四夜没让睡觉,有一次,恶警殴打法轮功学员,王艳心里不平就绝食抗议十天,恶警罚她到操场上走十圈,当时正是七、八月份最炎热的时候。

一天,恶警把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会议室里,听邪党人员给洗脑,王艳抗议歪理邪说,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此时吓坏了恶警们,急忙把王艳摁倒在地拳打脚踢。

第三次被绑架——再次进京:二零零一年元旦后,王艳和身边学员再次进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被警察抓到了朝阳看守所,被强行扒衣服,搜刮钱财三百多元钱。王艳不吃犯人吃的饭,第二天把王艳铐在暖气管上,恶警拿一个塑料拖鞋扇她的脸,把脸都打肿了,等到第四天给王艳戴上了手铐、脚铐,强行押她去了北京公安医院,医院地下室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恶警把王艳送到了一个小病房里,把她一手一脚扣在一起,插鼻管强行灌食,(在同病房里王艳看到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电棍电,殴打,把四肢抻成大字形)。几天后送王艳回朝阳看守所,后被释放。

到家的下午警察就上门骚扰,要王艳回答问题,否则还要带走。顿时王艳感到特别难受扶床躺下。他们怕担责任赶紧跑了。王艳为了回避骚扰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第四次被绑架——讲真相救人:二零零四年三月份,王艳在东洲区老虎台向世人讲真相时被人恶告,绑架至老虎台派出所,后送南沟看守所。王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四天被送到医院遭野蛮灌食,弄得满脸是血。第二天,被劫持至马三家劳教所,被劳教三年。到了马三家劳教所王艳绝食六个半月。那些不懂医术的邪悟人员按着她的脑袋,骑在肚子上,强行灌食。有一次把管插进气管里,差点窒息。灌的东西不知加一些什么药物,把王艳折磨得经常脑袋痛,严重时躺在地上,得半个小时后才能缓过来。

还有一次王艳被拖到一个严管室里,想要把她反铐在铁凳子上,王艳不配合,恶人便抓起她的头,往窗台上磕,当时头大包突起,眼冒金星。一年多以后,王艳再也承受不住这里的酷刑折磨和超负荷的劳役了,违心的“转化”才被释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