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迁安市洗脑班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臭名昭著的河北迁安市洗脑班,是迁安邪党市委直属的“610”所办,从成立至今,已对几百人次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酷刑折磨及经济勒索。目前,仍被洗脑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杨乜村的杨开军,扣庄乡寺前村的周会廷,闫家店乡提岭寨村的宋耐文,和四位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

迁安市洗脑班罪恶历史

迁安洗脑班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开始成立时,地址是在刘季庄东。二零零五年前后,洗脑班搬迁,现在位于迁安市祺福大街(老北环路)西段,迁安市原广播电视局西院,迁安市光彩幼儿园西行100米,原种子公司院内的门市楼的三、四层。

院内很大,大楼的入口处在楼房的北面。一楼为对外门市、二层楼是农业执法大队的办公场所,上楼的楼道在东侧,在三楼楼道的入口处有一道用厚厚的铁皮焊的大铁门,长期上锁关着,写着“闲人免进”。三、四层楼的窗户全用粗实的钢筋焊的牢牢的。门口两侧原“迁安市种子公司”及“迁安市法制管理学习班”的牌子早已经摘掉了,换上了“迁安市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交易中心”、“迁安市农业综合执法大队”的牌子,在四楼的楼顶也竖起了“农业执法”的标志牌。

大楼三层是洗脑班办公室,四层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这个没有期限限制的洗脑班“黑监狱”内,条件很简陋。楼道东侧紧挨厕所有一间屋子,西侧蓝色玻璃幕内还有四间屋子都是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被迁安市国保大队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除了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在看守所和拘留所的之外,就被长期关在洗脑班四楼,在三楼到四楼的入口处还有一道上锁的铁栏门。

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人少时,每人一个房间,人多时,就多个人被锁在一个屋子里,上厕所也不让出去,有一个马桶,就在屋里大小便。窗户外安有栏杆结实而又密实的防盗窗,门上有锁,为了二十四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照明灯昼夜长明。炎热的夏天屋里不通风,又臭又热。冬天不见阳光,不管里面关多少人,天多冷,仅有的几件破旧不堪的被褥只能几个人挤在一起共用,长期不拆洗的被褥气味很难闻,有时,连这样破旧的被褥都没有。一年四季长期不供热水,喝水、洗涮全用凉水。早晚长期吃粥和咸菜条,有时吃面条汤。中午不管人多人少,就一碗熬的汤菜,有时碗里的粥就几个米粒,根本吃不饱。这样每天人均不足五元的伙食,可是,到法轮功学员被放回家时,却每人每天被勒索二十元至五十元的伙食费。如果不交高额伙食费,就不让回家。

洗脑班的邪恶头子名叫杨玉林,明慧网恶人榜上有其名。此人从一开始邪恶洗脑班成立,就向上级请调到洗脑班妄图以此加官晋爵。

洗脑班里有十多名人员,均从各单位抽调,分为三组,每组轮番上班。这些人的工资原单位照发,在洗脑班吃喝不掏钱,他们每人曾经每月可拿三百六十元的基础奖金,如“转化率”高奖金可翻番。他们负责开门、关门和“转化”法轮功学员。里面没人的时候他们可以回家呆着,照样领全勤工资。杨玉林曾直接唆使手下的人:对待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不放人,炼功就打,绝食就灌,为了“转化”可以不惜一切手段。

迁安市洗脑班迫害手段

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经常遭到长时间的电棍电击、皮带抽打、拳打、掌搧、脚踢、野蛮灌食,不让睡觉,经常吃不饱饭,还逼迫学鸡跳、学青蛙跳、蹲马步、站军姿、踢正腿、走鸭子步,两人互相背着,单腿、双腿蹦,在地上爬(“老汉推车”),冬天在外边冻、夏天在外晒、一个人被关在一间屋内,吃喝拉撒都在里面等等。很多学员被迫害得长一身疥疮。

室内都安装一个小喇叭,不停地播放诽谤法轮功的造谣言论,让法轮功学员看诬陷大法的材料,强迫写批判材料,洗脑班楼道的地上还摆了一大排图板,上面都是诬蔑大法、栽赃陷害大法弟子、颠倒黑白的事件。洗脑班的每个房间及楼道的墙上都贴了很多诽谤大法的标语。

洗脑班恶徒对绝食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灌食,食物里放入大量食盐,造成被灌食的人口渴难熬,有的胃里都被插出了血。

“610”和国保大队相互勾结,不仅用暴力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还把被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人质,用劳教、判刑等流氓手段,威胁、恐吓本人和家人,高额勒索其家人钱财,少则几千,多的几万元。而且不出任何手续,没有收据。被勒索的钱去向不明。有的直接让法轮功学员家属将钱存到浦永来的个人银行卡中。人名和账号洗脑班的人给家属提供。如果没有钱交,就送去劳教。有的被劳教后,家属被勒索钱财给彭明辉后,迁安市国保大队就把人从劳教所再接回迁安,通知家属再接回家。

大概的统计了一下,因为有的家属被勒索钱财后,被警告不准对任何人讲,不准上明慧网曝光,否则如何如何。十四年来,被非法罚款及被迫交的所谓“保证金”总计超过130 万元;被非法关押时的高额伙食费8万多元;因被迫害损失的工资约超过100多万多元;因被迫害家人送礼约20万多元;被绑架时个人物品损失折合人民币约10万多元;因被迫害造成的其它损失不计其数;累计被非法抄家的次数约400多次。仅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三年以来,法轮功家属至少就被勒索近四、五十万元,涉及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迫害部份案例

◇李凤珍,六十多岁,女,迁安市建昌营大郭庄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法轮功学员李凤珍被建昌营派出所警察赵某和建昌营镇副镇长金士强绑架,又受彭明辉指使,把李凤珍非法劫持到洗脑班,李凤珍抵制迫害,开始绝食抗议,被恶人们灌了四、五次,牙被撬掉一颗,插管时就插进了气管,李凤珍被恶人们害得鼻嘴往外呛血沫子,医生说一个星期内都不行,已经有内伤了,恶徒杨玉林却说明天还接着灌。

二零零三年阴历四月十五日迁安国保大队(原政保科)又把李凤珍从弟弟家抓到洗脑班折磨。洗脑班恶头目杨玉林带三个人轮番毒打,鼻子、嘴鲜血直流,用皮带抽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淋,头发揪掉一撮撮的,到后来头发全部脱光。头和脸青肿,几天残酷的折磨,身体状况直下,绝食绝水请愿无条件释放,她的头胀胀的,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恶人还对她野蛮灌食六次,牙齿撬掉两颗。

李凤珍每次被迫害性灌食半盆,肚子灌得鼓鼓的。最后一次灌食时,还没等拔灌食管,灌下去的东西全喷了出来。杨玉林、彭明辉等恶人又谋划把李凤珍送往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因劳教所不收,又把虚弱的李凤珍拉回了洗脑班。几天后,她血压突然升高、心脏衰竭、两眼失明、两耳失聪,这时大夫着急了,怕出人命,这才又把李凤珍送回家。李凤珍回家三个月没下炕,四十七天没解过大便,小便失禁。吃不下东西,勉强进点食,就恶心、吐,直到现在走路还头重脚轻、身体打晃,视力减退恢复不到从前那样,远一点就看不清,大小便失禁,还是恶心、吐,头经常没有知觉,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靠丈夫帮助。

◇张立芹,女,四十五岁,迁安市杨团堡中学一名英语教师。恶党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还在给学生们上课的张立芹被绑架了,然后他们又到张老师的住处拿走大法书籍,屋里只剩下张老师两周岁的儿子,被吓得大哭。学校好心的老师只好把孩子送到二十里外的她姐姐家。

张立芹被劫持到洗脑班后,受到非人的折磨。这还不算,最主要的一件事,张老师的丈夫从北京来到洗脑班看她,夫妻住在一起,一个月后,张立芹发现怀孕了,呕吐不止,只能喝点水。有一天,张立芹端起水刚要喝,邪恶的“六一零”头目杨玉林就叫她到楼上看电视,回来后,张立芹端起水杯将水一饮而尽,杨玉林奸笑着问张立芹:“水有什么别的味道没有?”张立芹说:“没有味。”杨玉林又恶狠狠地说:“你怀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吗?没门!你是斗不过我的。”说完大笑起来。第二天,张立芹肚子疼痛厉害,下身开始流血,连流数日。期间,恶人还强迫她抱一袋沙子在院子里跑,跑完后让她用凉水给他们洗衣服,最终导致她流产。

那一年快到年底了,恶毒的杨玉林企图逼迫张立芹放弃自己的信仰,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两人一班,一班两个小时,轮番看着张立芹,张立芹一打瞌睡就打她嘴巴,这样的迫害长达四年之久。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张立芹被诬判七年零六个月。

◇李青松,男,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晚十点多钟,李青松遭绑架被非法拘禁到洗脑班。

十月二日上午和下午,在洗脑班头目杨玉林指挥下,两名恶警同时用电棍电击李青松脊柱、后腰、臀部、脚趾头、腋窝、嘴,李青松的嘴唇马上就起了一串大泡。恶警卜永来将李青松裤子脱掉,电击大腿内侧及生殖器,手铐勒进肉里很深,流血。十月三日下午,在杨玉林的指挥下,恶警又电击了李青松一个多小时。十月九日,李青松开始绝食抗议,二十六日被放回家。

十月二十九日,恶警卜永来带了三个人,再次把身体虚弱的李青松绑架到洗脑班楼上。李青松绝食绝水四天里,杨玉林亲自动手对李青松揪头发打耳光,用皮鞋碾手,用脚踹膝盖骨。李青松被折磨得痛苦不堪。

◇梁秀兰,女,四十多岁,迁安市中医院护士,多次被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彭明辉指使浦永来带二个人,把梁秀兰关到洗脑班迫害场所,一个姓杨的扇了梁一阵耳光。浦永来对梁恶狠狠的说:“整死你算你自杀,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曝光我们更愿意,领导好知道我们干工作了。”说着把梁秀兰两个手一边一只铐在两把椅子上,浦永来和其中一人每人拿一根电棍,不分头脚电了她好长时间,另一个人不让她动按着她,她承受不住,头撞在地上,比拳头还大的包起来了,眼睛看不见了,浦永来拽着梁的头发继续电个不停,电累了,浦永来还睡一觉,梁秀兰的手腕被手铐勒进很深,鲜血直流,手腕马上肿了。

第二天下午,哈福龙又带二个人,把梁秀兰带到施刑地方,把梁秀兰双手用一个手铐铐在后面,背朝上,背上放一把椅子,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一个人摁着,剩下两个人一人拿一根电棍,一个人往梁秀兰的下身猛电,还往她的阴道电,还往她脚心等处电,另一个人电她脖子、乳房等处,把梁秀兰折磨得遍体鳞伤,胳膊上,大腿上青一块,紫一块,很长时间后,梁秀兰大腿里面还都黑着。折磨完梁后,哈福龙哈哈大笑,他们高高兴兴找饭店庆功去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前后,梁秀兰再遭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哈福龙、唐国强等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迫害。她为了抵制迫害,绝食抗议,遭受多次野蛮灌食,受到了没有人性的折磨。四十多天了,生命垂危,骨瘦如柴,面部已经完全脱了人像。看守所害怕出现人命,可是国保大队浦永来等恶警们,又把奄奄一息的梁秀兰从看守所转到迁安市种子公司院内的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国际护士节”这一天,把被迫害得不省人事的优秀护士梁秀兰,劫持到所谓的法庭,遭迁安市法院非法审判。在四个小时左右的非法庭审过程中,梁秀兰一动也不会动,生命垂危。后被直接接回家。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中午饭后,梁秀兰走到自家楼下,刚要开启摩托车上班,突然冲过来一辆车,从车上窜下来几个人,把梁秀兰包围、绑架。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梁秀兰被诬判八年。

◇刘玉华,女,五十八岁,迁安镇于庄村人,从二零零三年起刘玉华被洗脑班非法监禁两年,期间至少被毒打过五十多次。

徐连文打刘玉华十多次;任小青打刘玉华十多次;彭志东打刘玉华七、八次;张子群打刘玉华三、四次;王俊江打刘玉华三、四次(后王俊江遭恶报,无故被一精神病人连砍数刀,差点没命);马军打刘玉华两次;团委杨秀利打刘玉华两次;张余打刘玉华两次;其他人员差不多也都打过刘玉华。

一次在冰冷刺骨的寒冬腊月,张余、张子群逼刘玉华到屋外院子里冻着站立,从早晨七点开始,一冻就是四个小时,冻得刘玉华全身僵硬,当时都不会动了。

以上,只是举了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个实例,还有很多很多因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列举了。

再奉劝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已经十四年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的伤害也持续了十四年。虽然这样,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不会记恨你们。揭露邪恶、曝光这些罪恶是为了制止犯罪,希望所有参与者不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失去生命的永远。这是法轮功学员对你们的慈悲挽救,是真的为你们好。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谁也逃不出去。为贪图名利,一心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王立军、薄熙来,可谓获得了一时的功成名就,不管当时多么不 可一世,到头来人财两空,不但自己恶报临头,还殃及了家人和孩子,真是害人又害己。

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就等于善待自己。退出中共邪党不是搞政治,也不是在跟谁斗,是顺应天意,脱离灾难的自救办法。所有参与这场迫害的人,要立即停止作恶,解散洗脑班,尽力弥补你造下的罪业,退回勒索的钱财,一定要珍惜所剩不多的这最后的机会。不要以为你做的事谁也不知道。人在做,神在看,毫厘不差的一笔一笔的给你记着呢。如果错过机会,一旦江泽民血债帮被彻底清算的时候,你要承担和承受你造下的罪业。良言苦口,哪头轻哪头重,自己斟酌。

恶人信息:

迁安市洗脑班邪恶头目杨玉林个人情况:

杨玉林,男,五十多岁,1.75米左右,体重150斤左右。自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十四年了,一直在洗脑班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残忍,语言污秽。杨玉林真正的单位应该是,现任迁安市政法委防范办公室主任。原籍河北省迁安市杨店子镇张官营村人(或附近村人)。曾住在迁安市长青小区。妻子叫王悦荣,在迁安市购物中心三楼卖过服装,其妻子家住迁安市迁安镇建设村,丈人叫王帝,大舅哥王海丰,在迁安市建设银行上班,二舅哥王海江,在地税局上班。

杨玉林 办公室0315-7639612 手机13731562968
迁安市洗脑班的电话:0315-7696865
迁安市国保大队电话: 0315-7637451
现任迁安市公安局副局长主抓国保大队的万向阳 手机号 1883298088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