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百华自述在黑龙江前进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张百华在中共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大抓捕中被绑架,十二月被劫持到黑龙江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遭到的各种酷刑折磨,包括罚站、关小号、吊铐、电刑等。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早七点多,恶徒用电棍电张百华,之后将她从二楼抓起,扔下十个台阶,头、脚磕得全肿了,视物不清,肋骨疼不敢翻身,喘气也疼,并吐了两口血,导致她至今仍头晕、心跳。恶警还谎称是张百华踩空从楼梯自己摔下来的。

历经这一年半被折磨,张百华回到家中,以下是她对此段经历的自述。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多,我们同修都在梁燕家,开门要走的时候,冲进来一伙恶警,手里拿着药物往我们脸上喷,我们睁不开眼,所有同修被绑架到警车上。

我把身上仅有的四百八十六元钱放到梁燕家,也被他们翻走了,上车后给我们拉到双城行政科审讯,我说我们没有犯错、是做好人,恶警说:我说给你定罪就定个罪。我不报名,他们就给照相,都给编上号了。半夜送往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扒光衣服检查、强制照相。两个恶警拽着脖领骂着硬把我推进屋内,把我和另一个同修(方桂兰)关在一个房间,我们绝食八天,他们就强行给我们灌食迫害,以后把我们分开了。

在看守所关押四十七天提审五次,逼迫我签拘留证,我不签。还有一次逼我写“三书”就放人,我就不写。有一次单独带我到对面二楼,戴着手铐,手被背后铐着坐老虎凳,恶警两男一女问我是怎么进来的。我说:在街上唱歌和同修一起进来的,他们叫我唱歌给他听,我唱大法歌给他听,他说是挺感人的,女恶警看我笑。两个男恶警到我面前狠狠的折我的手臂,同时右脚哆嗦控制不住,另一个男恶警拽着头发,一小时后送看守所屋内。我和看门的狱警讲两男恶警迫害我的事,狱警说你找你的办案人,两男恶警说就再来一次迫害。

十二月二十日,我被送到前进劳教所。

一进去首先检查身体,然后就把我带到二楼洗漱间,四个女恶警把我衣服扒下来,用电棍电后背、用凉水泼,开着窗户冻着一个多小时,四个人轮番打我。后来又来一个男恶警让我报名,我不报后,又一普教是班长说出真名了,五个女恶警是:王敏、周力帆、刘畅、刘仙宇、张艳丽。到了晚上我倒在床上感觉整个身体难受,王敏把大夫找来了,大夫说怎么了,我说电棍电的,王敏就把我从床上硬把我捞到监控室倒在地上,用脚踩我脑袋,并且说我装的,就这样我在监控室里呆了一夜。

十一月二十二日早饭后,恶警把我叫到二楼监控室,恶警(王敏、周力帆、丛志秀、张艳丽)她们围着我站着,王敏拿着电棍,丛志秀捏我脖领,她们把我按倒在地用脚踩我的头,嘴唇硌破了,流了不少血,用电棍电我,把我手背后面强行按手印,班长王芳拿水让我喝,实际就是漱口,我吐了半天血。就是这样她们还不罢休,将我带到另一小屋内,把我吊在窗户横梁上,用电棍电,周力帆给我一个大耳光,普教赵宝香堵我的嘴,我咬着牙没堵上,一直到下午才放我下来。

二十三日,同样将我吊起,下午三点多,刘畅过来问我,张百华你怎么样了。我说你比我更清楚。说完她把手铐拿下了,看着我的手,手都紫了。

傍晚两个队长带人来劝说我:叫我写三书,说只是起表面作用,心里信就行。我没有理她。

二十四日,叫我坐小板凳,有个普教看着我,不让我闭眼睛、不许靠暖气,屋里非常冷,我受不了,我就背师父的经文《见真性》。让我坐了八天小板凳。以后让我坐大板凳,脸面对着墙。两天以后我开始呕吐,她们叫来大夫,大夫说心脏病复发,我说是你们电棍电的,我没有心脏病。她们想用药物迫害我,我不吃。大小板凳让我坐了十六天。后来我问她为什么这样对我,她说我不写“三书”,并且威胁我说过完大年让我天天写。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因为我不背监规,让我穿着衬衣、衬裤站一夜,第二天七点左右,恶警(王敏 、崔建梅)拿着电棍电我后背,把我从十台阶楼梯口扔下来,把我的头摔坏了、左侧肋骨摔折了,我不敢喘气。就是这样还恶狠狠地把我拉到车间去。我坐在那,同修看我冷给我个棉袄披上,恶警(王敏)给扔了。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不敢翻身,还吐了两次血,感觉难受。后来恶警(周力帆)找来大夫检查,大夫问我摔得重不重,我说很重。周力帆说你别胡说。我说:当时你没在现场,当然你不知道。下午我在车间趴着,徐春凤问我说:王敏要带你出所看病,给你三分钟考虑。我说不用了,我哭了。以后的日子时常头晕、头痛,冬天头不抗冻,总觉得头四处冒凉风。就这样她们还不罢休,有时不让我去洗漱、洗澡,如洗澡时最后一批用冷水洗。

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二月十七日,有一个普教(黄启山、王敏)看管我们,有的趴在桌子上 、有的看电视,黄启山指着我们骂大法,而且拿着扇子打人,谁也不出声,李珍骂师父,那天杨燕值班,王燕如骂我,本来我心里就很难受,我和别人说了骂人的事,被狱头崔恋恋打了两个耳光,当时恶警(杨燕、吴金花、谢秋香、张念荣)谁也没有阻拦,还说骂对了、活该。我把号服脱下,站队时我也不报数,被恶警杨燕叫到小屋去,问我为什么不报数,我说王燕如骂我,我告诉她骂人不好,有错吗?恶警急了打了我不知多少耳光,把我的下眼皮和眼角都打紫了,耳膜震坏了,罚我到二楼值班室站了半宿,最后杨燕说:你把事情扯大了,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让崔恋恋给你道歉。我说:道歉不是目的,不骂人就行了。

三月二十六日早饭后,李海山二组组长用报纸打同修徐英的头,接着班长崔恋恋把左仙凤同修按倒在地,用脚踢、手打,这次是恶警杨燕值班伙同干的,不许上厕所,同修脱掉号服抵制迫害。恶警大队长王敏从厕所把左仙凤同修捞出来用电棍电,拳脚交加,恶警王敏抓住我的头发,不穿号服站着,接着把棉衣给我扒下来,背铐老虎凳,用筷子掰开我的嘴给我灌药,说我有心脏病,然后开着门、窗户把我冻了四个小时多。

第二天早饭后恶警(张艳丽)狠狠的打了我两个耳光,恶警许微把棉衣给我扒下来,又冻了四个小时,并且扬言说我是穆桂英,阵阵落不下。

四月一日我要求无罪释放,恶警张艳丽、吴金花又打我耳光,满脸是泡火辣辣疼痛,又罚坐老虎凳三十个小时。

这一年半的时间,我认清了这些恶警比豺狼还狠,恶党的本质就是假、恶、斗、骗、邪。这是我能想起来的,还有更多的同修还在遭受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张百华自述在黑龙江前进劳教所遭受的迫害-277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