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玉溪市毕朝清被非法劳教、骚扰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今年七十二岁的毕朝清老大爷,家住云南省玉溪市通海县四街镇十街村委会五组,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小学读书四年后就一直在家务农。一九九六年幸遇法轮大法,从此踏上了修炼大法的返本归真之路。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毕大爷由于坚持信仰,多次遭到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的传唤、审讯,还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至今仍遭当地六一零等人员上门骚扰。

下面是毕朝清自述修炼和被迫害经历:

有缘走進大法修炼

我叫毕朝清,家住玉溪市通海县四街镇。一九九六年四月我的一个老朋友借了《转法轮》等三本法轮功著作给我看,我才看完一遍后就再也放不下了,李洪志师父在书中讲的句句是真理,我心中无比激动,我连续看了三遍这几本书,就自己照着《大圆满法》中的炼功动作图解自己炼起来了。

后来我自己请回了大法书籍,并张罗我村及周围村镇的乡亲们一块儿来修炼大法,因为我觉的法轮大法太好了,不修炼太可惜了。当时我们还没有炼功磁带,我就照着书中的图片教大家炼功动作,念着炼功口诀,大家一块儿炼。就这样,前前后后有几十人走進大法修炼,我们在村里的一间大庙堂里炼功。后来城里的法轮功学员到我们这里给我们送来了炼功磁带,我买了录音机,大家就跟着炼功音乐集体炼功。回想当年的情景,依然让人感慨怀念,如今多年回首,曾经的一幕幕仍历历在目。

多次遭非法传唤、审讯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我和张若龙、董丽珍夫妇以及通海县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到通海县体育场集体炼功,我们炼完功之后,通海县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专门成立的邪恶组织)的喻家国、艾明珠、丁梅以及国保大队的钱正忠、黄成顺、沐艳萍、刘祥等警察将我们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分别叫到公安局审讯,审讯了整整一天,问我们谁组织的,谁叫我们来炼功的,还对我们每个人拍照、签字。

之后我也多次遭到非法传唤、审讯。

屡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至四月六日,玉溪市市委在玉溪市红塔区邪党党校办邪恶的洗脑班,逼迫我参加,还强迫我交一百元伙食费。当时玉溪市六一零主任段树方、副主任董国伟、办事员龙建荣都在洗脑班,还有红塔区六一零的刘天贵、通海县六一零的可长坤、副主任李菊,峨山县六一零综合科科长合红星也参加组织这次邪恶洗脑班。在洗脑班上,玉溪市邪党副书记孟祖永、云南省社科院邪党理论研究中心主任向翔、云南师范大学邪党副书记周本贞都到洗脑班胡言乱语,散布邪恶理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至十四日,玉溪市通海县县委及六一零在通海县邪党党校开办邪恶洗脑班,通海县邪党副书记姚学松、玉溪市六一零主任段树方、通海县六一零主任喻家国及向翔都在洗脑班诬蔑诽谤大法,搬弄是非,并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及所谓的转化。这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前后共有近三十人。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九日,玉溪市六一零主任段树方、副主任董国伟、通海县政法委书记钱润光等人又在通海县的礼乐饭店办邪恶洗脑班并散布邪恶理论,同时还有云南大学法学院的刘艺乒、云南师范大学邪党副书记周本贞到洗脑班诽谤诬蔑大法,用尽各种欺骗手段骗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通海县六一零主任喻家国、艾明珠、李雄等人也参与开办洗脑班,对外谎称“玉溪市通海片区法制教育学习班”。

遭非法抄家及劳教两年六个月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七日我被通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传唤,说从我村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管成才家里搜到我写的修炼体悟的诗。我被非法关押在县公安局一夜。第二天,警察叫我写“认识”,我就写修炼法轮大法能强身健体,法轮功不是邪教,不允许修炼法轮功,这是不合理的,法轮大法学员是被迫害的。当天我就被送到了江川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五月二十九日,通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钱正忠、黄成顺、刘祥等人到我家非法抄家,他们抢走了我家里的法轮功经文、真相资料、VCD光盘、手写笔记本等(通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通公国收缴字(2004)1号收缴物品清单,承办人:黄成顺、刘祥)。

在江川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六天后,看守所不关我了,通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钱正忠等人又将我转到通海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六天,我就被送到云南省禄丰县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四大队。劳教字﹝2004﹞第66号劳教决定书上写着,非法劳教我两年六个月,以我坚持修炼法轮功,不放弃信仰,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二日到体育场集体炼功,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八日在县公安局写了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法轮功不是邪教等真实情况,以此诬陷我扰乱社会秩序,非法劳教我。

我被送到劳教所的四大队,在劳教所我坚决抵制迫害,与我一起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李文波(昆明晋宁县古城镇村民)和胡今朝(云南省精神病院医生)多次遭到劳教所警察及劳教犯人的殴打、折磨。

我在劳教所四大队,还逼迫我妻子郭顺珍签所谓的联合帮教协议书,要她“帮教”我,劳教所警察签名是李宏新,我和我妻子都没有签字。

二零零六年,劳教所召集全所的劳教犯人开批斗会,诬蔑法轮功,我当场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劳教所四大队队长刘光环、副队长张开顺、警戒科副科长石怀林等警察和包夹犯人就上来扭拽我的胳膊,压我的头,踹我的腰,不让我喊。之后我的腰就直不起来,整日整夜的疼痛,两条腿也肿起来了,路都走不了了,晚上睡觉都躺不下去,就这样,我在劳教所煎熬了半年多,已经全身浮肿、双肺感染,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我所外就医回家。回家后我不断学法、炼功,很快,身体就恢复正常了,直到现在仍很健康、硬朗。

回家后仍经常被骚扰

我从劳教所回家后,经常遭到县六一零喻家国、艾明珠、祁跃洪、丁梅等人以及公安局国保大队钱正忠、黄成顺、刘祥以及四街派出所警察的骚扰,逢年过节就到家里来,影响我家里的正常生活。

祁跃洪手机号:13987747799
丁梅手机号:1315052665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9/云南省玉溪市毕朝清被非法劳教、骚扰迫害-277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