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四日】(接上文

第二部份 扭曲人性的精神摧残

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实际是对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精神迫害。所有酷刑就是妄想以肉体上超过承受极限的折磨,摧毁修炼人坚定的信念,放弃对“真、善、忍”真理的信仰,中共恶人的目的就是让你做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就是摧毁全民族的道德。下面就让我们看看在吉林监狱内,恶徒们采用了哪些方式摧残法轮功学员。

1、逼写“四书”

所谓的“四书”就是: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监狱恶人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四书”,说穿了,就是让法轮功学员们从心底铲除对“真、善、忍”的信仰,放弃做人的基本准则,抛弃良知善念,成为邪恶的一员。

多年来吉林监狱一直用这些恶毒的手段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在“转化”中,对刚被绑架到“教育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先是一顿电棍电击,来个下马威,问写不写“四书”,不写的就折磨;本系列文章第二大部份几乎所有被迫害致死、致残、致重病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是因为不写“四书”而遭到酷刑折磨。

2、强制洗脑

人的行为是由人的思想支配的,思想中想的都是正的善的,那人的行为必是正的善的。如果思想中装的都是邪恶,无善念、无道德,那行为是什么样可想而知了。法轮功学员信奉“真、善、忍”,要做一个好人,净化自己的内心,自觉的提高人的道德水准。那么邪恶的洗脑,顾名思义就是将学员脑中善良的信念清洗出去,装进邪恶者的谎言,用邪恶的思维来观察世事,指导言行,害人害己。

洗脑是有步骤的进行的,第一步是“谈话”,无休止到逐个轮流搞车轮战。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监狱教育科和省六一零办公室派人来直接找法轮功学员“谈话”,一段时间之后,“转化”效果不佳。在教育科李永生、王元春两个恶警的带领下,恶人们不分白天、深夜,随心所欲,无所顾忌,想什么时间找法轮功学员就什么时间找,想谈多长时间就谈多长时间,想用什么方式就用什么方式。这些小丑们在“谈话”中利用看到的点滴法轮功书中的话,断章取义,歪曲邪悟,恶意攻击法轮功法理;并用污言秽语、抠摸捏挠、讽刺谩骂法轮功学员。

被非法关押在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刘歌群被严管,在抻床上脚筋抻伤,仍强迫他陪着一拨又一拨学员“谈话”,时间长达三、四个月之久。

第二步是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自焚伪案、杀人伪案、诬蔑、诽谤、造谣惑众。

第三步是“帮教”、“转化”,采用“疲劳战”、“车轮战”,一般由所在监区提供谈话人员名单。帮教人员有时谈话到晚上十一点多,时间长者超过一个月,有的长达三个月。谈话内容全是歪曲事实,诋毁大法的内容。

第四步是继续迫害。设立举报箱,布置眼线。教育科还组织狱内批判大会,批判大会由监狱的领导参加,由各监区选派所谓“改造表现好”的犯人到会场观看,各监区犯人在室内观看现场录像。开会时,将违反监狱规定者,挂上牌子(牌子上标注姓名),戴上手铐,由犯人包夹押入会场。宣布批判原因,然后事先安排表现积极的犯人写稿发言,轮番批判。发言者言词激烈,如“文革”再现,对不屈服反抗者,继续押“严管”、“小号”,甚至上“抻床”,“死人床”。

据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一名法轮功学员说:精神轰炸一直没有停止,教育科的人来了,狱政科的人来了,该监区的闻(科长)、庞(科长)还有狱警轮番诱骗、说教、强迫看录相、坐板床、包夹犯人轮流监值,强迫“转化”。一个犯人说:“在这里你挺不过二月,你要能挺过来,我给你立牌位。”

3、包夹

就是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动都由犯人严密看管,一天二十四小时分白班、夜班,每班三至四人轮流值班,实施监控。吃饭、上厕所、洗漱和睡觉都有专人跟踪监视,不允许与别人说话,不允许随便活动。除吃饭、上厕所、洗漱和睡觉,其余时间都是“坐板”。有时晚上“坐板”到十点多或半夜,“坐板”期间看管的刑事犯人可随意打骂、体罚、侮辱法轮功学员。并且要求有法轮功学员的互包组组长交一份详细的关于法轮功学员的“思想汇报”,定期反映法轮功学员的日常生活及思想情况,包括日常去监狱超市购物、到医院检查身体、接见等,均有包夹陪同监视,而犯人不用。

学员无任何人身自由。狱内信件均由监区狱警检查,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接触、交谈,有时连眼神、点头都不行,赠送物品需经包夹检查。逢年过节及日常不定期检查搜身,如包夹或恶人举报,立即对法轮功学员搜查、翻身,检查衣物及生活用品,以查找经文及相关资料。而且互包组不定期调整,监区居住地不定期调整。这样的迫害在各监区比比皆是。

4、株连

狱警的工资,犯人的刑期都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挂钩,监狱规定定期完成“转化”任务,法轮功学员如写“四书”,就算任务完成,“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恶警得奖金一千元,犯人就可得到不同程度的加分奖励,有十分、五分、三分不等,组长六分,有三分就可以减刑四至五天。如不能定期完成“转化”任务,包夹组的成员都受到株连,一直会株连到分监区、监区。扣掉包夹人员及组长积分,并株连同一互包组非包夹人员积分,美其名曰“链条式”监管办法。其实质是唆使犯人行凶。他们对恶警极尽阿谀奉承,端茶打饭,捶腿敲背,拔罐子,倒洗脚水。帮凶们谈完话,深夜回到监号里还不敢休息,分析、研究明天对付法轮功学员的办法,给恶警出谋划策,助纣为虐。

为了多得奖金,狱警出卖了良心,出卖了人格;为了减期早日出狱,犯人越过了做人的道德底线。可怜这些刑事犯人,原本经过监狱的改造如能悔过自新,还有从新做人的机会,就是判了死刑,也还有下一世的轮回,可是在监狱的株连下,在恶警的纵容下,他们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参与了对人类信仰的摧毁,而且魔性大发,在邪恶的泥潭越陷越深,已再无回头的可能。在无知中与恶人为伍,葬送了自己的未来。

5、剥夺邮信,扣押申诉

吉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基本人权的践踏无处不在,邮信,申诉都要经过道道关卡,信的内容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不但邮不出去,还招来新一轮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武克立面对非法关押和各种迫害,向有关部门写了申诉书,教育科的李永生干事,每天手拿这个申诉书对武克立做强制改变认识的工作,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整整十三天。不但剥夺武克立依法申诉权,而且还对武克立实施各种精神折磨。

6.割裂亲情,剥夺接见权

监狱如同地狱,每一关都似鬼门关,哪一关都可成为剥夺人权、迫害正信的借口。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不放弃信仰就是“表现不好”,就可以不让家属接见。按规定,吉林监狱每月有两天接见日,每次二十分钟,刑事犯可以宽松些,还可以买饭票,坐那边吃边谈;但对法轮功学员就不行,只能隔着玻璃用电话对话,还有警察在旁监听、监控,稍微谈一点儿狱警认为不该谈的,马上就把电话切断,且每次会见都不到二十分钟。监狱里不让送衣物,只让存钱在狱里买,而监狱里的物品极贵。

恶警孙志刚为体现自己的特权,把他管辖的十一监区里当时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孙长军,张宏伟,叶松长,王晓光,王小虎)与家人的这种电话联系方式进行切断或控制,对于长期不能与家人见面的法轮功学员,这种至关重要的联系,却被他演变成了只有找他才能办的事情。

法轮功学员孙谦是二零零四年一月被劫持到吉林监狱的,除一次“特批”外,恶警没让家属接见一次。孙谦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颠簸几百里想见儿子一面,六岁的孩子想见爸爸一面都未能如愿。

法轮功学员李智泳的母亲袁文慧按监狱规定的接见日期,第二次去见儿子。到监狱接见室,窗口警察说:“李智泳停止接见,他抗改。”袁文慧说:“他非常忠厚、老实,长这么大都没骂过一次人”。窗口警察说:“认罪态度不好”。

法轮功学员陆树林,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家属接见时,发现他的身体已越来越不好。已很长时间不能出工了。十二月下旬,家属接到监狱通知让速送钱,给陆树林看病。家属带钱到监狱后,监狱只留钱,不让家属见陆树林。

法轮功学员张宏伟,停止接见三个月。家属询问会见室,会见室说是单位做的决定,不具体指哪个部门。家属往教育科、狱政科、监狱长办公室打电话均无人接听,打副监狱长刘长江办公室,刘说:“这事我不管。”

第三部份 厚颜无耻的经济盘剥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采用的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使那些具体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执法人员执法犯法。

1、依靠迫害法轮功学员,吉林监狱经济状况转瘫为盈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之前,吉林监狱财政经济状况已是步履艰难。然而,迫害开始后监狱却凭借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财政投入与对在押人员的大肆搜刮出现转机。恶警们侵吞法轮功学员的生活费、就医费、抬高物品价格,侵吞财物等,甚至把家属送来的救命钱中饱私囊。

监狱设立高价超市、对外却美其名曰是“便利服务”。为了最大限度榨取每个服刑人员的“最大价值”,吉林监狱规定:不许所有服刑人员的家属自带各种生活用品和食品,只能存钱在超市购买,但价格却高得惊人。多年前,在外面五角一斤的苹果,在这里却卖到三元一斤;在外面市场价十几元一套的线衣线裤在这里却卖到八十、九十元;一、两元钱的卫生纸在这里也卖到了八、九元一包……

一次狱警给辛延俊家里打电话要钱,说是领辛延俊去医院检查病情。家人带了几千块钱匆匆赶到吉林监狱。医院检查完后,狱警却不告诉家属检查结果,又将辛延俊拉回监狱不了了之。还有一次,狱警给家属打电话说要放辛延俊出狱。家人很高兴以为可以很快接到他,还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可是到监狱之后才发现根本不象电话中说的那样,而是想跟家属勒索钱财。

法轮功学员孙长德家人送的病检钱竟被恶警私吞。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狱警打电话给家里说:要给孙长德做病检,要家里给送钱。第二天孙长德的亲属来到监狱,亲人与孙长德讲了家里的情况,生活上都很难维持,没有给他做病检的钱。家人随身只有二百元钱,出来后与朋友商量,又给凑了二百元钱,共四百元整。孙长德的亲属又找到狱警,狱警说没有卡号存不上。这样其亲属又找办卡狱警,她给监区打电话找到卡号,时间是快要下班,过来二个女狱警,一个女狱警把钱接过去数了数,嘴里还念叨卡号。孙长德的亲属对她讲这是给孙长德做病检的钱,不是干别的用的。会见室门口男狱警说这就可以了。晚上回到家后,孙长德的家人又给朋友打电话叫她八日早再给送去四百元,八日早朋友八点左右又给送去四百元交给狱警。晚上孙长德的家人给监区打电话,才知道他们给部份人去做病检,并没给孙长德做病检。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又一次接见,孙长德的亲属来到会见室,狱警张勇问家人上次做病检有多少钱给什么样人。家人对他讲了那天经过,这才知道那天家人凑的四百元钱,女警没给存。主任又问了家人那天经过,叫家属认一下人,家属一下认出那个收款的女警,她竟然一概不承认有此事,就这样四百元的救命钱也被女警察私吞了。

2、超强度超时长的奴工劳役迫害为监狱创造“个人财富”

吉林监狱共有十一个监区,每个监区又分三个分监区。吉林监狱公然违反相关法律、法规,随意延长劳动时间,根本不把服刑人员当正常人看待,每天强迫他们超时劳动,为监狱创造“个人财富”。一、二、三监区为专门加工服装的;五监区为铆焊;六监区为汽车零配件加工;七、八监区为专门出外工;十监区为伙房;十一监区为老残监区。

为了晋升“部级监狱”,吉林监狱在各种设施、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开始想尽办法蒙骗上级,刻意营造所谓文明管理的假相,欺骗监狱上级管理部门和犯人家属。二零零四年吉林监狱又向社会作出了八条公开承诺,却无一兑现。

每天强迫超时劳动,为监狱创造“个人财富”。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出工,不出工者坐“学习班”;或者由监区狱警押送“严管”。有的法轮功学员就因不出工受到“严管”的迫害。由于长期遭受非人的折磨与迫害,许多学员身体伤痕累累,生活都难以自理,还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之下被强迫干奴工活。有的由于担心受到迫害而违心出工,慢了或许遭毒打、或者遭呵斥。而且出工人员的劳动强度大,劳动时间长,甚至加班加点。节假日都不休息,或者少休息,星期日更是正常出工。

结束语: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

由于吉林监狱地理位置偏僻,加上中共对迫害又极力掩盖,因此其很多罪行没有能在网上及时曝光。由于消息封锁,很多迫害还不能详知,经过艰难渠道我们掌握了一些迫害证据,仅从这冰山一角,我们可以看到迫害之残酷,镇压之血腥,为人神所不容。

面对空前残酷的迫害,亿万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守信仰,坚信普世的最高道德准则“真、善、忍”,他们用坚忍、理性承受着痛苦,甚至付出血和生命的代价传播真相,维护中国民众的知情权,希望唤醒更多中国人的良知,赢得美好的未来。

吉林监狱恶毒、凶残的迫害,其目的就是为了“转化”大批因修“真、善、忍”而道德高尚、身心纯净了的好人。试问:世界上哪一个国家政权会惧怕好人多呢?什么样的政府会如此没有理性与良知呢?只有实施暴政、专制、独裁、邪恶至极、人性泯灭、被恶魔附体的共产恶党及其豢养的暴徒恶棍才会下得了如此黑手残害善良人!其实,吉林监狱的残暴、凶狠行径,正是中共邪党篡政几十年来为祸中华大地、有意图、有系统的摧毁中华传统文化,破除仁、义、礼、智、信做人基本准则,断送中华民族前程的真实写照;是共产党邪恶本质实践的必然结果。

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违背天理,不得人心,在迫害法轮功中罪大恶极,终将逃脱不了法律、道德和正义的审判。在此我们也警告吉林监狱的打手们,不要为了被无辜者鲜血染红的“奖金”,丧失良知,助纣为虐,为了自己和家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作恶;追随中共江氏集团作恶只有地狱一条路。

(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4/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六)-279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