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五年冤狱迫害 黑龙江善良农妇再次面临诬判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克山县农妇戚凤敏,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五年。谁知她出狱后仅十个月,又被中共警察绑架,并且再次面临非法判刑。

现年四十五岁的戚凤敏女士,家住西城镇胜发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一位善良朴实的农妇,现被非法关押在通榆县看守所。日前警察要戚凤敏的两个女儿给存钱,说戚凤敏有病需要钱检查身体。两个女儿正上学,没有收入,听说母亲被迫害出病,大哭不已。

被诬判五年 遭奴工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奥运前夕,黑龙江省克山县东北街派出所所长刘瑞锋、警察李晓峰、聂凤志、克山县公安局、“610”等恶警闯进戚凤敏家中,当时戚凤敏正在家里看书,恶警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象土匪一样,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等,价值大约15000多元私人物品。戚凤敏被绑架到派出所,随后被非法关押在克山县看守所,四个月后被转到齐齐哈尔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二月在看守所的接见室,克山县法院王玉民等人,对戚凤敏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戚凤敏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在遭九个月的酷刑、洗脑折磨后,戚凤敏被转到车间做奴工,长期超负荷做工,包装牙签、棉签、糊纸袋、包装盒等多种手工活,有时干到半夜或通宵。

二零一零年,戚凤敏的婆母因身心受害而去世,她的丈夫也因害怕邪党迫害,与她离婚,两个面临高考的孩子无人照看。她的小女儿,因母亲多次遭恶警迫害,被迫离家转学到异乡白城市。二零一二年七月,戚凤敏出狱,女儿们终于和母亲团聚了。然而她们做梦都想不到,厄运并没有就此结束。

再次面临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刚刚走出冤狱十个月的戚凤敏,因向路边修理自行车人赠送一盒神韵晚会光盘,被此人构陷,又遭白城市光明派出所副所长吕继洲、教导员于鸿利、警察郝艳辉的绑架、抄家。得知母亲再次遭绑架的消息,正在上学的女儿仿如晴天霹雳,痛哭不止。

光明派出所副所长吕继洲先将戚凤敏劫持到白城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四月十五日,戚凤敏转到白城市通榆县看守所。四月十六日,戚凤敏的家属去派出所询问究竟,派出所副所长吕继洲扬言:戚凤敏在里面非常顽固(指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不配合他们,得判她刑。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戚凤敏被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非法批捕。光明派出所警察通知戚凤敏的家属,戚凤敏的亲属直接告诉吕继洲:请律师为亲人做无罪辩护。戚凤敏的亲属和女儿去白城市洮北区国保大队找到国保大队队长田晓平,她的女儿哭着苦苦哀求放了她妈妈。田晓平却摆出一幅假惺惺的面孔,说太晚了。

戚凤敏的家属不断的到公检法司部门为亲人申诉冤屈,要求无条件释放戚凤敏回家。洮北区检察院、公安局国保大队、光明派出所的警察都互相推诿,伪善的欺骗家属。然而实际上他们却在幕后一刻都没有停止对戚凤敏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之前,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检察院起诉科科长张楠楠已非法起诉戚凤敏,并将案卷移送到白城市洮北区法院。受理此案人员是张恩友,涉案其他人员还有白城市洮北区法院院长刘学军,副院长付强,副书记胡忠宝、楚贤武、陶丽娟等。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洮北区法院对戚凤敏进行非法庭审,家属请了北京律师为戚凤敏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要求无条件立即释放戚凤敏,法庭人员虽然无言以对,却拒不放人。

警察称戚凤敏有病  女儿哭说妈妈原来很健康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日,白城市通榆县看守所电话通知戚凤敏的女儿,说戚凤敏有病,需要钱检查身体,让她两个女儿给存钱。女儿听到妈妈被迫害的有病了,痛哭着喊着:我们要妈妈,妈妈身体是健康的,怎么会有病呢?她两个女儿都是学生,没有收入,不能给她妈存钱,为了给母亲看病,只好找到亲属帮助。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亲属到白城市通榆县看守所看望戚凤敏,看守所警察孙刚、孟某某及狱医都不让接见戚凤敏,说只把钱存上就行了。后来,警察押着戚凤敏到通榆县县医院检查身体,但不让亲属接近戚凤敏。

女儿和家里的亲人们都很担心戚凤敏的身体状况,到看守所要人,看守所的人说:我们不管,我们只管看着,你们去找白城市洮北区“610办公室”。亲属们找到“610”头目司马,他说这个案子已经移送到法院了,我们不管。亲属们又找到白城市洮北区法院主要办案人张恩友,张恩友拒不接见。就这样推来推去,一个多月过去了,仍没有消息。

戚凤敏现仍然被非法关押在通榆县看守所迫害。她的女儿仍苦苦盼望着母亲能够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6/遭五年冤狱迫害-黑龙江善良农妇再次面临诬判-279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