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声讨:共产党不让炼,这不是要人命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法轮功学员吕晓微,女,三十六岁,农安县烧锅镇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中,遭到数次绑架、拘留、劳教及跟踪、监视、勒索。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吕晓微在家中被农安县国保和烧锅镇派出所合谋绑架。在吕晓微浑身抽搐的情况下,国保大队吕明选亲自把吕晓微背到自己车上,直接劫持到长春奋进洗脑班。当时吕明选哄骗说:不能让吕晓微在那时间长了,三天、两天就回来了。

吕晓微一直被非法拘禁在长春奋进洗脑班直到九月十七日洗脑班解体。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又被劫持到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非法关押。

家人声讨:共产党不让炼,这不是要人命吗!

吕晓微家人曾五次去洗脑班探视,但前三次都无法面对面见到吕晓微,只能在监视器里见人,看到吕晓微非常虚弱。家人反复和洗脑班人员阐明观点,就是:家人非常支持吕晓微炼法轮功,要是没有法轮功,吕晓微早就没命了。共产党不让炼,这不是要人命吗!

第四次家人去见,洗脑班企图利用吕晓微父亲达到“转化”(实为转坏)吕晓微的目的,同意吕晓微父亲见了吕晓微。吕晓微表示:谁说的都不算,我就听师父的。第五次洗脑班拒绝再让吕晓微家人见吕晓微,称:上次吕晓微见到家人后反而起到了不好的效果(指吕晓微更加坚定了)。

一句发自肺腑的“炼”,三十七天非法拘禁后又遭非法拘留

九月十七日,在洗脑班只剩吕晓微一名大法弟子的情况下,洗脑班被迫解散。吕晓微的所谓陪护人员原齐新村妇女主任滕艳玲已回家。

洗脑班找来烧锅镇派出所姓张的副所长、吕晓微所在地齐新大队治保主任王洪刚,又把吕晓微劫持到农安县公安局。在公安局,当公安局人员威胁吕晓微还炼不炼时,吕晓微坚定地说:炼!我死那么多次了,都是法轮功救的我的命……公安局就要非法拘留吕晓微十五天。当地烧锅派出所张副所长说:别拘那么长时间了,都搁那里(指洗脑班)呆那么长时间了。这样吕晓微被劫持到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现人仍在拘留所。

吕晓微为什么那样坚持修炼法轮功

十七年前,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姐姐吕子微二十二岁,妹妹吕晓微十九岁。那一天是姐妹俩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吕子微的前夫在要求吕子微主动起诉离婚遭拒后,拎着两把剁排骨、剁鱼的菜刀向这姐妹俩下起了狠手:吕子微左手大拇指连着骨头被削掉半个,头被砍数刀,其中能看得见的刀口有七刀,约拇指宽的头皮被砍掉了;妹妹吕晓薇头部不知到底被砍了多少下,有九个刀口能看得清,拳头大小的头皮被砍烂……

后家人在当地烧锅镇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人员却以各种借口推脱,如什么“他妈(指吕子微前夫的母亲)岁数大了,怪可怜的,都吓吐了。”“所长没在家”、“今天没时间,哪天的吧”,至今不给立案。

姐妹俩被砍后,脸上、头上开始脱皮,这样持续了一、两个月,脸蜡黄的。只能在炕上躺着,上完厕所回来接着躺着……

这样的日子一直煎熬了一年多,直到一九九八年正月,姐妹俩遇到了法轮大法,生命从此开始转机。

姐姐吕子微从小记忆力差,被砍之后经常心口疼、头疼、头晕,学了法轮大法之后,慢慢的都好了。

妹妹吕晓微以前胃痉挛,来月经经常一个多月不走,被砍后导致经常心口疼、头疼、肩膀疼。学了法轮大法以后,其它的病很快就好了,可头疼和肩膀疼却是在七个月之后才好的,这中间有一个心性升华的过程:

法轮大法不治病,但是可以给真正修炼的人调整身体。吕晓微最初放不下对姐夫深深的怨恨,被砍的那么重,额头上留下了那么大的刀疤,自己还那么年轻,你想能放得下吗?!放不下。所以她的头疼和肩膀疼的病就好不了。但是法轮大法就是能够从生命深处改变一个人。经过七个月的时间,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化解了她心中的仇恨,她真的从内心深处把对自己造成那么大伤害的姐夫的恨放下了,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头疼和肩膀疼的病好了。

为什么在中国这样严酷的环境下,十四年中被迫害不下十次的情况下,姐妹俩还依然坚持修炼法轮功?是因为她们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用自己的经历亲身证实了:法轮大法,真的好!

然而,一个不昧自己良心的“炼”字,一句敢于在压力面前依然说“法轮大法好”的公道话,却换来一群披着公安外衣、肆意践踏人权法律的所谓公安人员的非法拘留。

相关责任人:
农安国保组长:吕明选
烧锅派出所所长:王兴友 副所长:张某 警察:孙德峰,吕某 协警或雇用人员:李跃国,其它村治保主任,电话:15904408405
小微所在地齐新大队治保主任:王洪刚
烧锅派出所电话:0431-83492010
陪同到洗脑班人员,原齐新村妇女主任:滕艳玲
长春洗脑班科长:沈泉宏:13578676989
主任:李某、何某(女)
610处长:张某
邪悟帮教人员延吉:宋秀芹,榆树:李晓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