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9月30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

  • 北京怀柔曹仲全被非法劳教一年的遭遇

  • 吉林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恶行

  • 山东莱阳市妇女曲淑民遭受的迫害

  • 黑龙江省桦川县董秀凤遭受的迫害

  • 河北秦皇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 揭露河北省太行女子监狱的迫害

  • 北京怀柔曹仲全被非法劳教一年的遭遇

    (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曹仲全因向世人讲真相,挂法轮大法好的条幅,遭绑架,被恶警殴打,六颗牙松动、掉落,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北京新安劳教所。

    北京市怀柔区法轮功学员曹仲全,现年五十七岁,在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对原来执著不放的东西,有了一个全新的看法,按照法轮大法师父讲的那样,首先做一个好人,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所以他的家庭和睦,邻里祥和。

    可是,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伙同中共恶党全面开始迫害法轮功,开始了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残酷的迫害,并诬蔑大法师父,利用全国的媒体造谣、栽赃、抹黑法轮功,使很多世人仇恨法轮功。为了叫世人明白大法真相,二零零零年的正月初一,曹仲全到怀柔区炼功,被怀柔区的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回来后,曹仲全继续向世人讲着法轮功真相的事,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曹仲全因挂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和粘标语,被恶人举报,再次被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刘某对曹仲全拳脚相加,猛击他的右脸,致使他六颗牙松动、掉落,右眼青紫。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五天后,因曹仲全不写“保证书”,被判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北京调遣处。

    在北京调遣处期间,曹仲全被迫要做十几个小时的奴工,还要体罚,强迫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 两个月以后,曹仲全被转押到了北京大兴新安劳教所。到了劳教所,恶警就开始“转化”迫害曹仲全,每天有两个“包夹”随时跟着他,不“转化”,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就连吃饭也要受到非人的待遇,他们(“犹大”恶人)把所有的剩饭菜都放在一起,推到曹仲全身边,让他吃。它们的行为更让曹仲全认清了“转化”是错误的,连人性都泯灭了。

    劳教期满的前一天,新安劳教所的所长找曹仲全谈话,问他对法轮大法的认识,曹仲全说:“法轮大法没有错,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所长气急败坏的对曹仲全吼道:“那你就再炼,不要出去了。”

    在曹仲全回家后不久,怀柔区“610”和公安、国保多次到家中非法抄家,妄图绑架曹仲全夫妻二人,因他们没有抄到想要的资料,就假仁假义的和曹仲全套近乎,说:“你的牙怎么不安上哪?” 曹仲全说:“这个不能安,这是你们迫害我的证据。”他们见无话可说,起身就走了。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来过。


    吉林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恶行

    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以后,先抽血,然后分大队,分到大队以后,先看诬蔑大法的光碟,从早上到晚上不停的给洗脑,不转化就给你关到小屋,二至三人看着你,面壁罚站从早上5点站到半夜,再不转化就拳脚、电棍、死人床,直到你写“五书”为止,还让你不断写诬蔑文章,写检查,写认识,从精神上和肉体上折磨你。遭上抻床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有刘明兰、朴太淑、蔡国贤、费桂玲,遭电棍打的有王金凤、张玉兰、吴俊霞,被拳脚打的有解丽娟、韩凤华、费桂玲。

    恶警达到目的后,再逼人下车间干活,从早上6点多到晚上6点多,有时还加班加点,每个人都有生产任务,完不成就挨骂,每天挨损、挨骂都成了家常便饭,不管老人和身体不好的,都得参加干活,主要是叠纸袋其中有(酒袋、衣袋、月饼袋,打火机袋、米袋、汇源果汁包装、金三顺盒、日历等,每个人的手都不同程度累出了筋包和手关节炎,高血压和心脏病。每天晚上7点强制看新闻联播,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让随便说话,每天晚上生产完临睡觉前翻兜,几天就把你所住的床铺、放衣服的柜、食品箱、洗漱盆给翻一遍,怕你藏经文。上厕所要三人以上,不管白天和晚上睡觉都得遵守,进管教室或进车间见到管教要喊报告,不但这样,车间、寝室、厕所都安上了监控器,随时监控你的一举一动,让你没有一丝尊严。

    每个被劳教者从进劳教所后到出劳教所每个人抽血三到四次,不知它们是何目地。有一次,一个劳教人员心脏不舒服,劳教所里的卫生所给她吃了一粒丸药,吃完后说,嗓子发紧,非常不舒服,她怀疑药里有问题。

    自从2012年九月份劳教所不收人以后,各个劳教所陆续放人解体,但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垂死挣扎,说吉林省国家有批文,要在全国建试点,不可能解体,不到期不可能放人。但是自从2013年中下旬,劳教所每个星期以减期为诱饵,搞各种形式的活动,逼迫被劳教者参加,给它们自己找台阶下。

    每个劳教人员解除劳教之前,都被搜身,从里到外,怕带出被迫害的证据。

    吉林看守所,强制被关押女性人员叠死人烧纸用的元宝(给每人定任务),男的给缠线圈。


    山东莱阳市妇女曲淑民遭受的迫害

    山东莱阳市曲淑民女士就因为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关押劳教迫害,孩子上学没人照顾,婆婆因为她被绑架得病住进了医院;妈妈受不了打击,害怕,为她担心,晚上睡不着觉,在她从劳教所回家一年后去世。

    2006年莱阳610恶徒对曲淑民女士蹲坑监视,长期跟踪,在9月17日,610恶警尉海波带着5个便衣闯进一位法轮功学员家把曲淑民绑架。当时尉海波问曲淑民叫什么名,曲淑民说,问我叫什么名干什么?他说你跟我们走,曲淑民说,你都不知道我是谁就叫我跟你们走?其中一个便衣拿出个逮捕证,在曲淑民眼前一晃(其实不是他的照片和姓名)说抓的就是你。曲淑民问,我犯了什么法?他说学法轮功就得抓。不分青红皂白,上来5个人把曲淑民按倒。

    当时曲淑民胳膊被扭伤,被迫戴上手铐,和同修一起被劫持到邪党党校。在路上,曲淑民给他们讲真相,但其中一人打他两个耳光,然后拿件衣服蒙在他的头上,到了后,把他带到一个屋里(此时和同修已经分开),孙洪进进来,诬蔑说:“你们这些学法轮功的,你看中医医院那个都到精神病院里,照旺庄一个也精神病了,从这里回家下车时被汽车撞死了。” 曲淑民说:“都是你们迫害的,如果你们不抓,她会这样吗!法轮功是好的,教人向善,祛病健身,是共产党迫害。”尉海波说:“你夹着吧。”他不让曲淑民说话,还骂人,又说:“听这么多年来,进来一个就这么说。”

    恶警尉海波不让曲淑民穿鞋,抓着曲淑民的头发把他按倒在地,把椅子两个腿压在曲淑民两脚趾上,恶警坐在椅子上,把两手两脚按着,踩着椅子往下压,逼问你都干了些什么?曲淑民说,祛病健身做好人没有错;是你们迫害,这才是违法的。恶警气的又找来一根带叉的棍子专打曲淑民脚踝,脚面和小腿。当时腿,脚就肿起来了,有成片的瘀血。曲淑民跟他讲,这样做会有报应的,恶警气急败坏的抓着曲淑民的头发,向脸上打,一边打,一边喊:“你们不是说我是恶警吗?我告诉你,我就是恶警,我就是尉海波。”

    非法关了三天,曲淑民又被劫持到莱阳看守所。里面的警察总是对法轮功学员喝来喝去,每天安排一些手工活,和其他犯人一起必须干完。强制背监规,不背就罚站。

    一个月后曲淑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往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劳教所对刚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进行洗脑,软硬兼施,强制听看宣传邪党的片子,诋毁师父和大法,要求写心得。时间长了,除了写以外,每天还要起早贪黑的做奴役,增加他们的非法收入。

    这几年的迫害给曲淑民的家人和双方老人在精神上、物质上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和损失。


    黑龙江省桦川县董秀凤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桦川县董秀凤女士,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遭到中共不法人员迫害,被关押勒索、单位家人被株连迫害。

    下面是董秀凤女士自述其经历:

    我叫董秀凤,女,今年五十一岁,家住黑龙江省桦川县悦来镇,一九九六年八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身患胃溃疡、风湿病、颈椎4、5、6节骨质增生,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常年吃药,四处求医无效,整天精神恍惚,两手麻木抽筋,婆媳关系不合。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婆媳关系融洽,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工作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2004年退还银行多付伍万元现金,深得单位领导和同事的认可。

    上访中途遭非法拦截、关押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我和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上访。中途被不明真相的司机构陷,被佳木斯市公安局4—5名警察劫持到佳市公安局,一个黑瘦五十多岁的警察恶狠狠的冲着我们叫喊:“要象对待反革命一样收拾你们”。当晚被绑架到桦川县公安局。

    当时公安局局长张云泽、国保大队王忠武、魏占文、郝长华、刘继宏等七、八个人连夜非法提审我,威逼我说出谁是头,谁是组织策划者,还去不去北京?直至第二天凌晨两点多钟,又把我非法关押到桦川县收容所,八、九个人关在一间屋里,白天继续非法提审,利用单位领导、家人施压、强迫看攻击、诬蔑法轮功和我师父的电视,利用单位领导、同事、亲人逼迫我放弃信仰法轮功,此次非法关押迫害我三天。

    为了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虽然知道当时上访面临被非法劳教、判刑、失去工作、失去家庭、失去亲人的痛苦折磨,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我和同修来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当时国家信访局过道上各地截访人员黑压压一片,我们冲过各地信访人员的拦截,来到国家信访值班室,向值班的接待人员反映了我们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情况,和当时被非法关押在我县看守所的同修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绝食、被警察强行灌盐水遭受迫害的事实。

    当时邪党迫害非常恐怖,家里亲人知道了我们去北京上访,全家人十分焦急和担心,老人着急上火病情加重,丈夫与大姐夫乘飞机去北京寻找我们(当时大姐同修已先去北京),大哥、二姐打车去北京追找,二姐夫和一同事也赶到北京,弟弟和一同事乘火车追赶(弟弟在公安局工作,因我们上访遭到县里领导和单位领导批评和施加的强大压力,苦不堪言),去天安门寻找我们。我们从国家信访局被带出来的中途,被寻找我们的大哥发现,当时大哥身患糖尿病着急上火,加之一路奔波身体非常疲惫,一眼见到我时、他眼睛都红了,上前一把把我从他们那里拽过来,我一愣神、立即拉着同修就跑。佳木斯信访局在京值班人员追至桦川县,威逼单位领导,勒索了我单位2000元钱。

    学法交流被公安局非法关押

    2006年6月18日,我和姐姐在同修家一起学法交流时,被同修家对门的警察陈福(音)蹲坑监视举报,遭到时任县公安局局长张云泽、国保大队魏占文、城北派出所所长吴占奎、邵春明等人绑架关押到桦川县收容所。此次迫害是蓄谋已久的,参与迫害构陷的有:当时宣传部部长兼“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非法组织)头目陈冼、陈凤春(临时借调的),公安局局长张云泽、国保大队魏占文、城北派出所所长吴占奎、城北派出所陈福(音)。

    非法关押期间,桦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忠武、魏占文、郝长华、杨培增、牛广泽、刘继宏等人多次对我非法提审,威胁逼迫,如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开除工职、劳教判刑。桦川县监察局派翁玉春、张淑贤二人多次找我谈话逼迫、施压,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

    全家老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全家老少度日如年,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我丈夫工作单位,桦川县自来水公司经理王凯,由于受邪党毒害,对我丈夫威逼施压,扬言如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开除我丈夫公职,劝我丈夫和我离婚!诱骗我丈夫到“610”签字,我丈夫到“610”质问他们凭什么关押我妻子?凭什么开除她工作?他们遭到我丈夫一顿痛骂后,谁也不敢承认、他们互相推诿,不了了之。丈夫一边工作,一边又要照顾孩子,精神上又承受极大压力,曾几次晕倒在地。

    当时,年迈多病的老爸爸整天以泪洗面,时常对苍天长叹!病情加重(老爸爸退休前是公安局领导),迫害前曾和老母亲修炼大法,身心受益、深知大法好,文革期间都曾受过邪党的迫害,深知两个女儿的处境,并为之担忧。老母亲更是苦不堪言,精神濒临崩溃。

    公公婆婆着急上火,婆婆放下卖鞋摊床上县里要人,质问他们为什么关押好人?要求放人!当时孩子正在读初中,由于思念妈妈、无心上学,和同修家孩子一起去县里找人要妈妈,遭拒绝后上火生病,无人照顾;学习受到极大影响。

    桦川县监察局非法下文迫害

    2000年7月18日,桦川县监察局以桦监发[2000]6号文件下文,以拒不执行中央和国家各部委的通告、通知精神,违反行政纪律为由,强迫单位将我调离原工作岗位,降一级工资的处分。桦川县电视台派记者对我非法威逼采访,县“610” 办公室陈凤春等人找我谈话,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同时对单位施压,威逼、恐吓家人。非法关押期间,我工作单位领导多次找县里主管领导、公安局等部门要人,遭到县里给予诫勉谈话的处分迫害;明白真相的同事帮助我承担工作,顶住压力使我出来后,工作没受到任何影响。

    收容所所长赵杰唆使管教大邹、许云飞、邵文江等人多次对我和同修强行搜身,公安局魏占文用竹条抽打女同修赵志荣,打的全身青紫,对60岁的女同修姚树琴左右扇耳光,打的她头晕目眩、呕吐、站立不稳。三伏天,六、七天不让倒马桶,利用杀人犯监视、举报,深更半夜,把卖淫犯投入非法关押我们的监室,从精神上侮辱我们。逼迫我们和刑事犯一样照像、按手印,公安局国保大队魏占文用流氓语气多次辱骂同修,威胁叫嚣要把我们打死后挂在窗框上,打死白死算自杀!这是上边(指江泽民)旨意,扬言说:我就是捏造罪名,花钱疏通,也要把你们送去劳教判刑。逼迫我写保证书,不准家人接见、不让送生活用品,逼迫家人写保证,此次迫害我五十三天。

    善恶有报是天理!自古以来,迫害修炼佛法的人,定要遭天谴!奉劝还在被中共邪党利用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赶快醒悟,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在天灭中共之际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河北秦皇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一、赵宝华,女,50多岁,家住秦皇岛海港区。2000年11月,秦皇岛公安一处恶警徐英斌、李忠在没有任何执法手续的情况下,突然闯入她家绑架并抄家洗劫,当时抢走金项链、金首饰、现金、存折等等私人财物约3万元。虽然留有凭证,但是,事后索要这3万元财物几次,恶警都没归还。恶警把她绑架到公安局后,进行酷刑折磨,打得她遍体鳞伤,还上“杀绳”酷刑,很细的尼龙绳都勒进肉里…回来又把她非法关进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2个月。2001年5月,秦皇岛公安一处恶警徐英斌、李忠一伙恶警在没有任何执法手续的情况下,又一次突然闯入她家,绑架她丈夫齐宪民,在公安局进行酷刑折磨,把他的臀部都打烂了,又往他溃烂的臀部上撒盐,迫害的不能坐着,后又绑架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迫害三年,身体出现脑血栓症状,回家后生活一直不能自理,直至离世。

    二、孙淑琴,女,秦皇岛海港区人,秦皇岛市耀华玻璃总公司下属北方玻璃集团公司员工,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身心受益。2000年3月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2000年6月至8月左右被非法软禁在单位(秦皇岛市耀华玻璃公司下属原秦皇岛制镜厂)。2001年7月5日至2002年1月9日被绑架关押至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2001年12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因身体出现不适劳教所拒收。2002年4月2日和2002年7月20日两次在家附近的菜市场被绑架并直接送至河北女子劳教所(原唐山开平劳教所)。2002年4月至2003年4月被非法停止发放工资一年。

    三、孙章柱,男,秦皇岛海港区人,秦皇岛市耀华玻璃总公司下属北方玻璃集团公司员工,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2000年12月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2001年7月15日至2001年12月20日被绑架关押至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2001年12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因身体出现不适劳教所拒收。2002年7月20日在家被绑架至山海关小湾转化班,2002年8月至2003年11月被关押至唐山荷花坑劳教所。2002年4月至2004年12月被非法停止发放工资。其女儿因修炼法轮功考上大学也没让上,并且在2002年7月20日也同父亲一起被绑架至山海关小湾转化班迫害。

    四、李艳香,今年49岁,家住秦皇岛市,1997年初经人介绍认识了法轮功。法轮功叫人向善,要求修炼者从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提升自己的道德标准,她修炼不到一个月,患有风湿性关节炎腿疼病,脑神经和胃病等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修炼法轮功不但祛病健身,还使她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心情说不出的喜悦。

    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下面是李艳香自述坚持修炼,她所遭受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电台媒体报纸连续播出了攻击法轮大法和李师父的谣言诽谤,对这么好的功法和无私无我的李洪志师父的迫害,当年8月我便去北京信访局合理上访,把我这几年来修炼大法的神奇体会讲给政府听听,还师父和大法清白。刚走进天安门就被便衣警察强行拉上了车,车上的警察很恶,不由分说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把我们拉进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院,所谓一个一个的提审,也就是一个一个迫害,有四五个恶警把我毒打将近一个小时,当时我的鼻子、嘴都流了许多血,脑袋轰轰直响,双眼冒金星。并通知当地政府部门领回关进了拘留所。在秦皇岛第二看守所里,有刑事犯轮番的给我们“过堂”,泼凉水,光脚丫子在冰里罚站,一动不让动,并且拳脚相加,用扫帚和脸盆打脑袋和脸,打坏了无数把扫帚和无数个脸盆,只要我们不学不炼就行。

    因为关押我没有罪名,以“扰乱社会秩序”关押,一关就是一个半月。回到单位,因我学习法轮功,单位不让我上班,天天有人看管,所谓的转化。我一一回绝,说我顽固不化给单位添麻烦,受处分,怕免职,邪党实行株连政策,我单位纤维厂(劳服公司)书记和经理李赞不给我开工资并开除了我的公职(以后单位解体,分文不给我)。街道居委会和单位不断地骚扰,我再一次去北京信访局上访,2000年10月份被非法劳教三年。

    自从2001年1月23日中央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用来栽赃法轮功,挑动民众仇恨法轮功,借机展开了对法轮功的全方位的打压,我在唐山开平劳教所三年劳教期间更是雪上加霜,恶警闫红丽、王玉英还有姓耿的姓葛的等用竹板打脸,扒光衣服用皮带抽打,电棍电的肉皮发黑,吊到树上用两脚尖着地,全身肿痛。寒冬腊月晚上无人的时候,把大衣脱下在雪地里冻着一直到天亮,天亮后再把我们放回来,身体冻僵了,手脚冻肿了,连路都走不了。我们为了抗议非法劳教,曾经多次写过起诉书,都不见音讯。

    劳教所逼我们背监规,军事训练,不服从,就酷刑罚站,“坐飞机”。我们绝食抗议,非医务人员用塑料管强灌食,三四个服刑人员强行把我的门牙用铁棍撬的咯咯直响,灌的盐水和玉米糊,一灌就两三盆,塑料管在胃里上下活动,造成我的胃粘膜脱落,我的肚子胀得像怀孕七八月的样子,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不能坐卧,非常难受,长达半年之久,在这期间还让本来全身无力的我出操训练,不去就罚站,不许讲理,只要一说话就打嘴巴子,嘴里还叫嚣着“死一个两个无关系,上级有令,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还不断的攻击师父与大法。

    我们二十多人住在又潮又湿的一间屋子里,还有两个刑事犯看管着,窗户门紧闭,不让说话,连上厕所都不让去,屋子里放一个塑料桶,大小便都在一个桶里用,气味非常难闻,大部分人身上都长满疥疮,疥疮痒起来非常难受,严重的时候流脓水,血水粘在衣服上都脱不下来。看守所和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

    五、蒋士英,女,65岁,海港区,2000年,在参加心得交流会(26人)时被邪恶北京到第一看守所,被邪恶罚款3000元,被非法拘留1周。

    六、罗卫,女,64岁,海港区,1997年得法修炼。迫害十几年来,遭受地点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4次迫害。2004年夏天,和同修们一个建筑工地讲真相、发资料,这里人人都要,但是被一个家属是公安的人偷偷的用手机诬告,被绑架到白塔岭派出所,并遭洗劫抄家,抢走了师父法像和书,几个小时后把送到看守所,在身体检查时不合格,送回家。2008年罗卫用手机发信息讲真相,被新疆邪恶政法委头头诬告,手机被邪恶监控。4月17日上午,被秦皇岛国保大队吕平带领10多人,骗开了房门,遭绑架洗劫,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塑封机、复印件、手机2部等私人财物,总价值一万多元。后被绑架到秦皇岛第一看守所10多天,每次非法问话,罗卫都给他们讲真相。中共恶徒非法劳教罗卫2年未遂,当天就回家了。2011年9月,罗卫和同修贴大法真相,遭白塔岭派出所绑架,几个小时后回家。2012年冬,罗卫到一同修家学法,再次遭白塔岭派出所绑架,一个小时内回家。

    七、张文华,海港区,一九九六年六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被绑架迫害三次。九九年八月份在单位上班期间,单位领导还有保卫处的工作人员逼迫他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他没配合,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二零零二年七月份向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15天。二零一一年十月,在街上发放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关押15天。

    八、蒋士铁,女、61岁,海港区,1999年10月28日进京上访被西港路派出所绑架到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2000年正月初六同修在一起交流时被公安二处绑架到第一看守所关押一个月,26位法轮功学员在公安二处被周连国迫害,强制跪在地上,一只手从肩头往后,另一只手从后背铐上,用墩布把挑,手铐铐到肉里去,还向家属勒索500元。2000年8月8日进京上访被公安二处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2003年4月发真相资料时,被建设大街派出所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关押10天。他们抄家时偷走我家500元钱。2013年8月2日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人举报,被玉峰里派出所和西港路派出所非法关押7个小时。

    九、黄素荣,女、70多岁,海港区,1999年12月去北京证实法被北京公安人员关到前门公安局铁笼子后被秦皇岛市公安二处绑架到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2000年12月去北京打横幅“真、善、忍好”,被秦皇岛市公安二处绑架到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北京和第二看守所两次被扒光衣服搜身。大概2002年秋天去贴真相标语,被不明真相人诬告到西港路派出所,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星期。

    十、王书文,女、70岁,海港区,2000年12月7日去北京证实法,打横幅“真、善、忍好”,被北京公安人员抓到前门,关到铁笼子里后被送回本市,被秦皇岛市公安二处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21天。在北京和秦皇岛市第二看守所两次被扒光衣服搜身。

    十一、王占和,现年55岁, 1999年7月22日,因进京上访,中途被劫回到抚宁县公安局,后被镇头头带回本镇,通过一番所谓“教育”,中午放回家,将近傍晚,四名恶警闯入他家强行将他塞在警车的后备箱中,就这样将他绑架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审讯、笔录,第二天中午才让回家。这么多年,县“610”、镇“综治办”,本系统的人经常找他所谓“谈话”、施压,并成立了五人监控小组看着,2010年后略有放松。

    十二、陶晓平,男、61岁,海港区,1999年10月28日,进京上访被西港路派出所绑架到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2000年农历正月初六,26位同修在一起交流时被公安二处绑架到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还向家属勒索500元。2000年8月8日进京上访被公安二处被周连国迫害,非法劳教一年,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公安二处受酷刑迫害,跪在地上,一只手从肩头往后,另一只手从后背铐上,用墩布棒挑,手铐铐到肉里去,用皮鞋后跟踩腿肚子,整个小腿都是黑的,一个月走路都疼,还向家属勒索500元。2002年10月31日,被市国资委、610赵平和公安局牛明福、市五交化公司联合绑架到昌黎洗脑班11个月。

    十三、陈士军,青龙县土门子乡法轮功学员,在2001年上学期间暑假去秦皇岛北戴河在公交汽车海滨终点站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青龙看守所10余天,被非法罚款2000元,没有发票。

    十四、李淑双,抚宁,1999年7月22日和同修一起进京上访,中途被劫回抚宁县,从县又被转到镇,在镇宣读了恶党中央文件后才让回家,24日下午几名恶警闯入她家将她和四岁的女儿一起绑架到镇里不知是什么单位的会议室关押了七天。后来派出所恶警多次来她家骚扰。

    十五、昌黎县法轮功学员张英二零一三年七月中旬,到十里铺乡讲真相,被邪党政府部门人员用欺骗的手段,谎说自己的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套取张英的一些信息,之后却说:“等的就是你,就等着抓你呢!”随后张英被十里铺乡派出所绑架,一范姓所长对张英骂骂咧咧还用脚踢了她一下。张英告诉他自己原来身体有病,后来通过炼功身体全好了。恶警却说你死了才好呢,然后又叫来昌黎邪党国保大队的队长陈永刚,以及指导员刘悦军等人,妄图对张英行恶。派出所一年轻警察还从张英的手上抽血,并说是留下DNA以存档,下次再抓到直接送拘留所等,还强行让她在写有“扰乱社会治安”的表格上按手印,并勒索了五百元钱。当天中午张英被家人接回家。

    另外,之前法轮功学员郎淑英,高桂英被恶警绑架时,也被抽血存档。


    揭露河北省太行女子监狱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河北省太行女子监狱位于保定满城,从九九年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急先锋,很多修炼者被迫害致残、致疯。在二零零五年左右将所有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入河北省女子监狱。现将自己所知道的二零零二年至零四年期间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一些残酷事实曝光如下:

    戴丽丽,女,二十八岁,保定人,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看守所时,被迫害的浑身长满疥疮。因监狱恶警和包夹给其造成巨大的身心迫害,使她精神失常,总是大喊大叫,为了所谓的不影响其他人,让她睡在走廊里。

    张立军,女,四十岁左右,河北定州市人。二零零二年八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刚一到监狱,就被十五、六个犹大团团围住,灌输邪恶理论,在恶警默许下,包夹晚上不准她睡觉,半夜里画地为牢,罚她站在四周盛满水的脸盆中间,稍微打个盹就栽到脸盆里,白天有时也被罚站,还不准去厕所,整整半个月左右,期间还经常挨打。

    在二零零三年、零四年期间,河北省太行监狱不知什么原因,对所有在押人员其中有七、八十个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两次体检,胸透、做心电图。

    太行监狱的警察对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讽刺、挖苦、极尽羞辱的语言对她们进行人身攻击。

    2003年4月16日,承德的陈燕宇因绝食抗议半年被关到了太行监狱,犹大在恶警的指使下前去给她强制洗脑,用不让陈燕宇睡觉,用侮辱、打骂等卑鄙手段逼迫陈燕宇吃饭。恶徒们把陈燕宇的四肢绑在床上输液,下鼻饲和输尿管。由于天气炎热,陈燕宇的鼻子、嗓子、下身都发炎了。犹大并扬言要给陈燕宇拍裸体照,还说来拍照的不一定是男是女。他们还邪恶地在一小块黑板上写恶毒的语言来辱骂大法师父,折磨陈燕宇,用圆珠笔在陈燕宇的身上、脸上、衣服上写满了骂人、侮辱人的话,陈燕宇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恶警还邪恶的指使包夹对坚定的修炼者扒光衣服,只剩胸罩和内裤的情况下,还强迫在地下的光木板上睡觉。据我了解,还曾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用脏抹布堵嘴。

    监狱最邪恶、伪善的就是逼迫修炼者没完没了的看诬陷法轮功的光盘、佛教书籍、灌输邪党的一套套歪理,不停的给她们“上课”(洗脑),而且看完后还必须交所谓的“心得体会“,给她们心灵深处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痛。

    至今,从太行监狱调到河北省女子监狱的警察葛曙光、杜丽静、刘玉霞仍在沿袭着上述的所有邪恶伎俩,使许多不明真相的人被她们的伪善欺骗。在此呼吁所有在太行监狱、河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过的法轮功修炼者,拿起你的笔,赶紧曝光你所知道的黑窝里的邪恶迫害,让邪恶没有丝毫的藏身之地。同时,也请海内外所有善良的人关注这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迫害,伸出援手共同制止。

    太行监狱警察:

    葛曙光(女)、刘玉霞(女)、杜丽静(女)、谭姓男警察、刘姓男警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30/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9月30日发表)-280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