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石首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位于湖北境内的石首市地处长江以南,洞庭之滨,丘陵与平原相间,可谓景色秀丽,人杰地灵。更能引以为豪的是,这里的世人于九五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得到法轮大法的护佑,到九九年已有众多人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家庭祥和。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石首市法轮功学员和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中共“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公、检、法等部门的残酷迫害。据不完全统计,遭冤判三人,累计刑期十年;遭非法劳教九人,累计非法教期十六年六个月;私设公堂、办洗脑班共三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包括劫持到武汉洗脑班和荆州洗脑班迫害的共二十五人次;非法关押三十二人次,共七百一十六天;遭罚款总金额 七万九千六百元。

石首市久合院中学老师李志长,男、三十多岁,为人忠厚老实,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上北京证实大法好被石首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绑架到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并多次被非法提审,还遭到同监室犯人毒打。二零零一年四月,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三大队迫害一年。在劳教所期间,为让他放弃信仰,狱警用电棍电他,殴打他,用长胶管子野蛮灌食,强迫他看诽谤法轮功的邪恶碟片和超强度劳动迫害。长期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导致李志长精神失常,回家后直到现在也无法正常工作,一年当中多半时间在石首市东方精神病院度过,就这样政法委,六一零还不放过他,每到敏感日,就派人到他学校和家里骚扰。

石首市中共恶徒们执法犯法,对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关押、拘留、非法劳教、枉判冤狱;多人遭殴打、抄家,罚款、跟踪、电话被监控;更有遭捆绑、戴手铐、挂牌示众、强制洗脑,野蛮灌食等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现将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综述如下。

一、毒打、细绳系砖勒脖子 公审陪杀侮辱

周晓君:女,四十多岁,家住横沟市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八月初,在北京证实法,要求还大法和师父清白,被横沟市派出所恶警杨枝,镇政府邪党办主任周某某(名字不详),劫持回横沟市派出所,被所长罗国光,用硬文件夹劈头盖脸将她毒打,斜背铐:一只手过肩下拉,另一只手从腰后向上拉铐两手铐在一起。随后又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两个多月,向家人勒索一万元才放回。

一九九九年底,周晓君被横沟市镇派出所杨枝等五名恶警到家中将她强行抬上警车,绑架到石首市看守所,再次遭到酷刑迫害。周晓君绝食反迫害,被所长周宝军和“六一零”带的六名打手对她进行强行灌食,将管子插进去、拉出来反复多次,导致她多次大口吐血。周某某与“六一零”恶人在旁观看,还说看她叫不叫,直到她奄奄一息,才说不行了,算了吧,如此高强度残酷反复迫害九天,直到她生命垂危,才把她送回家。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周晓君和几位大法弟子在横沟市镇农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诬告,又被横沟市派出所恶警强行绑架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在非法关押期间,横沟市镇开宣判大会枪毙犯人时,竟丧心病狂的强迫她陪杀,用纳鞋底的线,打活结锁住她喉管,从衣服里面接到后背吊一块砌墙的砖,强迫她跪下,她坚决不跪,恶徒们便对她拳打脚踢,使她痛彻心肺,她咬紧牙关忍受,三名恶警狠命拽住她头发,更狠地拳打脚踩。

台下民众不忍心看下去,众人起哄,喧哗骚动,导致多名学生被踩,这时三个高音喇叭戛然停止,靠近宣判台的一只喇叭突然大声指挥秩序,学生才没出现危险。随后把她非法关押在石首市看守所,关押迫害半年。于二零零一年六月,被石首政法委书记文艺,国保大队长邹卫平,周华香,横沟市派出所所长罗国光等人非法将周晓君非法劳教一年半,劫持到沙洋劳教所继续迫害到非法劳教期满才放回。

王香香:女,四十七岁。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晚上,王香香和法轮功学员谢婆、吕婆、刘锡兰、周晓军、匡美玉及公安县的江虹等七人,到横沟市镇农村去发真相资料,遭恶人诬告,她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当地横沟市派出所,恶警杨枝把她的双手上下反背到背后斜铐在大厅的扶手上,当时是晚上七点二十分。

大概晚上九点钟,恶警杨枝给她打开了手铐,把她推到一房门口,指着一法轮功学员问她认不认得,她说不认得,话音刚落,杨枝一脚就踹到她的大腿上,接着又问她到底认不认得,她说不认得,杨枝一巴掌狠狠打在她脸上,她被打的转了一个方向脸又被撞到门把手上。过了一会,杨枝把她推到了另一房间,这时又来了一名恶警所长叫罗国光。他拿出纸和笔开始非法审问,逼问她资料是哪来的,一共来了多少人。她不配合恶警,就说:我只把真相告诉老百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这时恶警杨枝阴险的来到她的背后,用拳头猛击她的后脑和后背,用脚踢她的后腿,直到他打累了才停下来。这时罗国光说“我来吧”,他起身走到王香香面前,掏出打火机并打燃了送到她的嘴上燃烧,一直燃到鼻子,王香香咬紧牙关,就是不说,他们折腾了大半夜也没有结果。一恶警说算了吧,天都快亮了,反正明天就把她们送走,杨枝把她带到了一个小黑屋,里面还有几个法轮功学员。

天亮了,大约八点半钟,王香香和同修被国保的恶警带到了石首市看守所,一路上同修们大声背师父的经文,只要同修能背出来的,就带头大声背,国保的恶警都被镇住了,到看守所后,同修说她的嘴和脸都肿的好大,嘴唇黑糊糊的。

王香香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有一次恶警清早把她和一个同修喊出来,得知横沟市要开所谓的枪毙人的“宣判会”,看守所来了好多武警,还带枪,有个武警走到她跟前,拿出一根细绳勒进她的脖子打了一个结,然后细绳的另一端从她的脖子后面延伸到她的后背内衣里面,往下拉,再系上一块砖,外面的衣服遮住了,行人是看不见的,她一开口说话,一武警就在她背后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拉砖。勒的她万般难受,几乎喘不过气来。就这样把她们拉到当地“宣判会”场去陪杀和游街侮辱。晚上回到看守所后,恶警威胁她不准说出去,就这样在看守所遭到了迫害七月之久。

二、遭枉判、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刘琼:女,五十岁,住石首市新厂镇。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时时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不堪。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身体充满了活力。当大法遭受迫害时,她就用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切身经历,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美好,叫世人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因此四次被中共非法抓捕,曾遭四年冤狱迫害。

二零零二年大约三月份左右,刘琼在新厂镇丁家院村贴真相贴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新厂派出所绑架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多月。二零零二年十月,刘琼在湖南华容县与另两名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时,三人一起被华容县公安局政保大队长陈良华,关押进华容看守所,施以酷刑,轮番审讯,面壁暴打,罚跪、野蛮灌食,不让睡觉等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后出现生命垂危,华容恶警怕承担责任,才把刘琼放回。当时参与迫害的是华容县政法委书记蒋南贵、公安局长胡治湘、政法委书记白维国。

二零零五年六月,新厂派出所,新厂镇政府,新厂居委会,共十多人,两辆警车,把刘琼强行绑架,抬到警车上,劫持到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夜,第二天劫持到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里由两个包夹长期跟着,强迫看诽谤大法的邪恶录像,邪悟者对她灌输邪理,对她进行车轮战式的迫害,洗脑迫害共三十天。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日刘琼在大垸镇黄木山村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而遭绑架。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七日,石首市法院对刘琼递交了所谓的判决书,上面写着判五年。同时对正义律师施压,阻挠律师为受压迫的法轮功学员辩护,制造伪证强加罪名,最后枉判四年,九月十一日又从石首看守所被劫至武汉女子监狱七监区二分监区非法关押。

家属几次上武汉看望刘琼,狱方诬赖说刘琼在监狱表现不好,传抄经文给其他法轮功学员看,不准接见。在家属强烈坚持下,二零零九年腊月二十五日,刘琼生日当天,才见了刘琼二分钟左右,没让通话。

直接责任人:审判长:刘荣涛; 审判员:王志宏、张守军;书记员:谢芳;法院院长:方兆新;检察院起诉科:曾兵;新厂镇“六一零” 头目:朱华平;新厂镇居委会主任:郑维鹏;新厂镇镇长:李友平新厂镇;书记: 吕向平;石首市公安局局长董元松,“六一零”头目:刘虎;大垸镇派出所所长:徐敏。

徐松英:女,六十四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在岳阳火车站就被拦截,石首六一零警察将她劫持回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多月。 期间被恶警拉到横沟市镇挂牌示众,并用细绳勒脖子,不让她讲真话,横沟市镇派出所副所长杨枝还怂恿武警用枪托打她。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中共匪徒将徐松英劫持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才放回。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徐松英在马家垸讲大法真相被恶人举报,高基庙恶警将她又劫持到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关押期间因绝食抗议而遭到野蛮灌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看守所怕闹出人命承担责任才通知她家人将她接回家。

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石首中共不法人员又去十几人,开四辆车,从六楼徐松英儿子家中强行将她绑架后关进看守所,两天后非法劫持到武汉汤逊湖洗脑班,强制洗脑四十五天。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徐松英在路家铺村一组路段讲大法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恶警周义清将她劫持到绣林派出所,用手铐将她铐在长条椅上两天一夜,周义清还狠狠打了她一耳光。第二天将她劫持到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多月。后又被冤判三年,缓刑四年。参与判刑的主要负责人有:荆州中级法院:书记员张心愿;审判长杨志兰;审判员陈静;代理审判员肖力博。石首市检察院起诉科科长曾兵;石首法院庭长刘荣涛;石首市公安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董元松;“六一零”主任刘虎。

尹素文:女,六十七岁,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上午九时许,在石首市市区讲真相,三个警察从面包车上下来,抢走了真相资料,尹素文劝他们善待大法弟子,当时警察没对她继续行恶。但接着两警察用电话汇报到石首市国保大队,公安局副局长兼国保大队长徐国下令抓人,于是两警察再次找到正在买菜的尹素文,将她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尹素文与大法弟子张银珍,陈志敏等三人早上在市区文昌小学附近讲大法真相,被蹲坑的桥南社区治保主任薛建设劫持到绣林派出所迫害,非法审讯关押一天一夜后,张银珍被放回。尹素文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五天后陈志敏被放回。尹素文被继续非法关押二个月后被冤判三年监外执行。

尹素文回家后邪党恶徒强行要她每月写思想汇报,并从二零一三年八月份开始扣除她的全部工资,直至刑期满。

参与判刑迫害尹素文的主要责任人:石首市政法委书记:聂祖美;石首市“六一零”主任:刘虎;石首市政法委副书记:高家顺;石首市公安局局长:黄林强;石首市绣林派出所:张胜平、张文;石首市桥南社区治保主任薛建设;石首市检察院起诉科科长曾兵。石首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徐国。

陈礼:男,三十五岁,大学生,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使他身心受益,他深知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一九九九年履行公民的合法权益,到北京上访,回家后遭石首市公安局一科邹卫平、周华香等恶警绑架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后被勒索生活费一千六百元才放回。二零零二年在武汉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武汉何湾劳教所遭迫害。详情待查。

刘勇:男,三十五岁,一九九六年步入修炼,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被抓,石首公安局一科恶警邹卫平将他劫持回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多月后,又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又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详情待查。

陈芳:女,四十五岁,住石首市高陵镇,一九九九年十月因进京上访被抓,在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抗议迫害,身体出现危险,才被释放。二零零零年八月,陈芳因在高陵镇发真相资料,被高陵镇派出所绑架,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被邹卫平,周华委,多次审讯逼供,还把她登石首报诬蔑,关押四十多天后被非法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一年。详情待查。

李伟:男,三十四岁,早在读初中时,就染上了喝酒、抽烟、打架、骂人等不良习惯,不能好好读书,父母、老师教育他,他根本听不进去,父母为他担心着急,怕他这样发展下去会走向犯罪。在一九九七年,李伟幸运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在很短时间里,他完全象变了一个人,改掉了一切恶习,对人也非常有礼貌了。长大后在工厂上班,工作兢兢业业,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好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开始迫害法轮功,李伟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要求还师父清白,被石首市政法委书记文艺、国保大队邹卫平、周华香等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石首市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四月又将李伟劫持到沙洋劳教所三大队迫害一年,在劳教迫害期间,强迫他放弃信仰,遭电棍电击,殴打、冬天穿着单衣在雪地里罚站,强迫他看诽谤大法的邪恶录像。劳教给他身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期满回家后,李伟在外地打工。徐家铺社区中共人员经常对他及他父母的骚扰。

王绍美:女,一九九六年修炼前有子宫肌瘤,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瘤子不翼而飞,她深感大法的神奇,感谢法轮大法拯救了她。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五个多月。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六日在东江波渡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告,高基庙恶警将她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她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五个多月后绝食抗议被放回。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在湖南华容县发资料时被绑架,在华容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于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她被连续迫害几次后,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导致她后些年不敢再认真学法炼功,身体多种病又复发,二零一一年五月因小脑萎缩,在医院抢救无效离世。

马谋堂:男,六十四岁,家住绣林镇。二零零二年七月的一天晚上,在市区发真相资料,被绣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六个月,还被罚了两千元现金。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在市区市委住宅院内发真相资料,被绣林派出所抓捕,被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沙洋劳教所,因体检时有高血压劳教所拒收,又劫持回石首看守所关押十多天才放回。

三、政法委私设监狱 绑架强制洗脑

石首市政法委、六一零(中共邪党专门为迫害法轮功非法成立的特务组织)、公安局等邪恶机构执法犯法,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允许的情况下,私设公堂,在石首市辖区内办过三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班。

第一次于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把法轮功学员马谋堂(男,五十二岁)、沈国杰(男,五十六岁)、曾凡新(男,三十多岁)、陈继安(男,五十四岁)、谢金龙(男,三十八岁)、王灵芝(女,四十三岁)、荣运秀(女,五十三岁)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石首金平平安汽车驾驶技术检测站洗脑班,原来的邪党党校。在那里为了达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洗脑班负责人鲁某某(名字不详),政法委书记文艺,六一零、高家顺、周华香等人对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的监控管制,软硬兼施,强迫他(她)们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第一次洗脑班十多天结束。

第二次于二零零三年大约五月份,把石首市物质宾馆二楼全包下,每个学员一间房由两个包夹或者四个包夹,轮番作邪悟洗脑,二十四小时对法轮功学员监控,还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邪恶光碟,软硬兼施逼迫法轮功学员在所谓的“三书”上签字、画押,如此洗脑迫害半个月左右。

办此次洗脑班的政法委书记张泽民、公安局局长唐先佑、“六一零”李林龙、周华香、沈石华等还有绣林办事处工作人员,总参与迫害者有二十多人,包括京山县和公安县两个地方的犹大。被劫持到物质宾馆洗脑班的有:吴文彩(男,五十六岁)、马谋堂(男,五十六岁)、刘秋兰(女,五十岁)、王灵芝(女,四十五岁),柯银安(女,六十一岁)、张青珍(女,六十二岁)等六名法轮功学员。

第三次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上午,湖北省“六一零”直接插手,指使荆州与石首两市“六一零”恶警将石首市辖区六名法轮功学员秘密绑架到石首市新厂镇国土宾馆洗脑班,逼迫这些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恶徒将宾馆的第三层楼全包下,以掩盖其罪行。恶警事先写好了所谓的“决裂书”,并威胁刘先芝的丈夫不签字就劳教,由一男一女两恶人加刘的丈夫三个人轮流抓住法轮功学员刘先芝的手在“决裂书”上按上手印。就这样,到十五日,洗脑班实现了他们所要的全部“转化”的目标后而宣告结束。

遭迫害的六名法轮功学员是:新厂中学陈官珍(女,六十八岁)、新厂中学的杨成珍(女,六十七多岁)、新厂镇龚方华(男,六十七岁)。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来自横沟市镇:熊莲香、谢金龙和刘先芝。陈官珍因不向邪恶妥协,“六一零”恶警就以劳教威逼恐吓她的老伴,逼她老伴在“决裂书”上替她签了她的名字。邪恶人员威逼、恐吓、强迫杨成珍和龚姓男学员写了所谓“决裂书”。 “六一零”人员竟无耻地逼村妇联主任在所谓的“决裂书”上替熊莲香签名;恶人威逼恐吓谢金龙他说不签“决裂书”就劳教;恶人抓住刘先芝的手强迫她在他们事先写好的“决裂书”上按手印,刘先芝坚定地说:“你们这样做不起作用!”

参与迫害的相关单位和人员有湖北省“六一零”,荆州地区“六一零”。尽管省和地区“六一零”恶徒始终没有敢露面,却每隔一个小时就暗中巡察一次,直接指挥迫害。

参与迫害的还有石首市政法委书记聂祖美,“六一零”头目刘虎、石首市“六一零”副主任顿艳呢、新厂镇“六一零”头目朱华平、新厂镇派出所、新厂镇居委会主任郑维鹏、新厂中学某老师(姓名不详)。新厂镇王清安,横沟市镇六一零办曾荣,街道办孙洪昌,横沟市镇综合办刘正良,武装部蒋志忠,司法所唐磊。

陈继安:男,六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因修炼法轮功被政法委、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到金平车辆检测中心强制洗脑十多天。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团山镇政法委书记潘顺东带领一伙人将他绑架到团山镇一宾馆房间里审讯一天,这次绑架的原因是看到他家大门上方贴有法轮图,政法委书记王家松要他将法轮图取下来,不然就要送到武汉去洗脑,并威胁他的儿子儿媳所有的费用全部要他们自己拿,最后还强迫他的儿子替他写了保证书。

刘先芝:女,六十二岁。二零零五年十月,横沟市镇副镇长于军、和横沟市镇派出所警察李鹏和另两名警察,在石首市“六一零”和横沟市镇的“六一零”指使下,突然闯进刘先芝住的三楼,没出示任何证件,强行的把她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夜,第二天劫持到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进行强行洗脑迫害。

汤逊湖洗脑班派两名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和洗脑,强迫看诽谤大法的邪恶录像,不准睡觉,看完后强迫写所谓的“心得体会”,强迫她们放弃对大法的信仰。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迫害了三十二天才放回。

在平时,横沟市镇派出所,镇政府伙同烟草部门,经常以查抄湖南烟为名,对刘先芝家经营的副食店进行非法骚扰和查抄。连她家的菜坛子,货架、仓库,房内,房顶等地方扫遍搜查,并以各种名目罚款,没收现金。长期将警车停在她家门前进行监视。监控电话等各种形式,非法骚扰,和非法现行迫害,按市场经济法则,查烟本身就是非法的,是地方的恶法和恶规。

沈国杰,男,六十八岁;老伴熊振兰, 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三点,石首笔架派出所副所长杨天凯领着四个恶警,将沈国杰绑架到派出所,下午将他劫持到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拘留十五天。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石首笔架派出所副所长黄某某(名字不详)带着几个警察强行将沈国杰、熊振兰绑架到石首看守所关押,当时他们家中还有一个二岁的孙女被吓的哇哇大哭,把俩位老人抓走后门大开着,孙女一人在家哇哇大哭,他们根本不管。不知这孩子哭了多久,才被楼下的好心邻居抱走,次日黄某又同市六一零李林龙将沈国杰,熊振兰劫持到荆州市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迫害约二十天。

刘锡兰:女,五十岁。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她在石首市横沟市镇农村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诬告,被横沟市派出所警察绑架毒打,非法关押一夜,第二天由国保周华香劫持到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邹卫平和周华香几次非法提审,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二零零三年九月,绣林派出所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姓王),闯到她家二楼,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把她强制绑架到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晚,第二天由六一零沈石华劫持到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迫害,强迫她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在洗脑班迫害三十天。

谢金龙:男,五十多岁,家住横沟市镇,修手机为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一点左右,横沟市镇派出所指导员罗国光、警察羿利军、司机毛德华等恶警,窜到他家打门敲窗大喊,将他从睡梦中惊醒绑架到派出所轮番审讯,敲诈、恐怖、威逼几个钟头,又逼他说出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到天亮又强逼他把所有学员的大法书都收交派出所,逼他交出师父法像等迫害。

并长期对他电话监控(包括家人亲友等的电话)。监视、跟踪等,恶警还不允许他到其父亲住的地方看望父亲,规定对法轮功学员们出门要到派出所请假,还定什么联络人(其实就是监视负责人),几天要见他一次面等,恶警张成等,镇长朱守德等带人多次非法抄家,连笔记本都要翻看,且经常到他家中骚扰(什么签字、按手印、问电话号码、QQ号等各种形式)

二零零零年约九月份,在横沟市镇政府三楼大会议室里,由横市镇镇长何祥等,派出所指导员罗国光、石首市“六一零”高家顺、邹卫平等,逼迫新厂、横市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邪恶录像、电视、谎言,欺骗,误导学员,强行洗脑迫害,他也被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横沟市镇派出所罗国光,镇长何祥将他绑架到石首路家铺洗脑班,强行诱骗,谎言欺骗,误导等多种形式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横市镇镇长余军等到他家将他绑架到石首市科技馆,原来的影剧院,逼迫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大屏幕投影电影和各种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各种图片等洗脑迫害。

陈启瑞:男,石首市地毯厂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上早班时被石首市内的恶警强行绑架到武汉地区某洗脑班强制洗脑,对他身心进行迫害。

四、遭迫害的良善老人

王安保:女,七十七岁,是一位老中医,擅长儿科。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她在市区内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六一零”、公安局一行七、八人来到她家,对王安保进行强行绑架,在绑架过程中,一警察用膝盖顶住她的肋部使她不能动弹,然后将她抬上警车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受到审讯逼供。看守所生活极差,饭里有砂石,萝卜菜吃了就呕,吃方便面警察让她用冷水泡。在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多天。回家后市六一零不断的指使卫生局人员经常到她家进行骚扰。

柯银安:女,七十一岁,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在金平荷伍村与世人讲大法真相时,被恶人诬告,高基庙两恶警将她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几天后绝食抗议才放人。详情待查。

谢思桂:女,七十五岁,一九九六年修炼前几乎全身是病,尤为严重的是眩晕症,折磨的她下不了床。那时的谢婆可以说是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自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一身的病好了,从此精神饱满,容光焕发,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恶徒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谢婆知道法轮功蒙冤了,于是便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在去北京的途中(岳阳火车站)被拦截,后被当地公安人员劫持回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月才放回。

陈志敏:71岁;张银珍:女,七十五岁。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两人在石首市文昌小学附近讲大法真相时被蹲坑的桥南社区治保主任薛建设堵截,并通知、配合绣林派出所警察将她们劫持到绣林派出所迫害,关押一天一夜后,张银珍被放回,陈志敏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了五天后放回。陈志敏在被关押期间,公安局副局长、国保大队长徐国,和绣林派出所警察张胜平,还有一个姓杨的警察三个非法抄了陈志敏和张银珍合租的住房,抢走了大法资料,还强迫张银珍在他们准备好了的“保证书”上签字。

颜永秀:女,六十八岁,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原来患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人感觉一身轻。为了让人明白大法的真相,不是象邪党电视诬蔑的那样,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日和大法弟子刘琼、龚方华、余传新结伴到石首大院镇黄木山村讲述大法真相,被恶人告发,被大院派出所所长徐敏、万显辉、颜海河等恶警绑架,将他(她)们四人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同时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非法抄了颜永秀的家,并威逼颜永秀说出资料的来源,被颜永秀拒绝,于三月十九日起颜永秀开始绝食抗议中共的迫害。于四月四日颜永秀才被放回家,还被看守所勒索了九百元生活费,非法关押四十三天才放回。

余传新,男,六十多岁,横沟市中学退休教师。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余传新和谢金龙结伴到邻近的江陵县秦市辖区讲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恶人告发,被江陵县秦市派出所所长王谱海,指导员樊昊,恶警肖国庆、阳树和秦市乡村书记阳某(拒听真相,诬告大法弟子的恶人)绑架到秦市派出所,第二天四月一日下午送江陵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在关押江陵看守所期间江陵县六一零办侯某唆使同号室刑事犯逼迫他们背监规,并对他俩拳打脚踢,恶警阳树等人强迫他们在空白的审讯表上签名,找谢金龙家属敲诈二点五万元,找余传新的儿子敲诈勒索一万元才把他们放回。

龚方华是养鸭个体户,六十八岁。他和余传新俩人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多次非法提审,强迫他们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强迫他们签字,他们俩人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于三月八日被放回。俩人各被勒索了七百五十元“生活费”。

王和香:女,六十多岁,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六日在石首市高基庙东江波渡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人陷害,高基庙恶警将她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五个月后经绝食抗议方式被放回。回家后,又几次遭到不法人员骚扰。

谢大幺、吕婆:都是六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她们在石首市横沟市镇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救人时被恶人诬告,横沟市派出所恶警打她们的耳光,逼迫她们下跪。后将她们非法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关押。期间逼问她们资料来源,一个多月后被逼罚款二千元钱才放人,后家人把钱要了回来。

刘秋兰:女,六十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因进京上访在湖南岳阳火车站被拦截,被石首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左右。详情待查。

沈国杏:女,六十五岁,住石首市绣林镇。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每天都是在病痛的折磨中度过。人瘦的皮包骨,别人看见都感觉害怕,医院也治不好,吃药也无效,离死亡也只差一步了。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一九九六年元月经人介绍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多种疾病不治而愈,精力充沛,人感觉一身轻,从来再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针,终于尝到了没病的滋味。

然而,就这样一个使人身心受益,提高人的道德水准的高德大法,却受到以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她也没能幸免。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一日,在石首市政法委书记文艺和石首国保大队长邹卫平、周华香的指使下,她在石首电子大楼下等车到珠海看儿子,突然来了石首绣林派出所六个警察,开着一辆警车,把她拦截,说不准走,随后被绣林派出所警察杨天凯劫持到绣林派出所,他们问她还在炼功没有,她说我炼功一身病都好了,在炼,然后把她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邹卫平、周华香非法提审她五次,地区来了两个人非法提审她一次,邹卫平、周华香和绣林派出所的段祥坤,他们三人非法抄了她的家,抄走了她的大法书和经文,在看守所里,吃连猪狗吃的都不如的饭菜,非法关押了四十八天后才放回。还被看守所勒索了一千二百元生活费。他们还安排了绣林派出所警察王茂新,对她跟踪、盯梢、监视、电话被监听。

在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十,市六一零、国保大队、绣林派出所再次准备抓捕她,她在大法师父的点化下,提前走脱,从此被逼的有家不能回。开始了居无定所、七年的流离失所的生活。吃尽了苦头。于二零零八年回家。她不在家的那段日子里,市六一零和派出所,还多次上门骚扰她没修炼的老伴,逼他到外面去找她。

吴文彩:男,六十六岁,住石首市绣林镇。二零零零年二月到北京,为大法讨回公道,在天安门广场被抓,被非法关押进天安门派出所,随后石首国保邹卫平和绣林派出所一警察到北京去接他时,在北京吃喝玩乐,一天来去路费都找吴文彩报销。后将吴文彩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最后找他儿子敲诈勒索八千元才放他回家。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吴文彩再次上北京上访,在湖南岳阳火车站被拦截,被劫持到火车站收容所非法关押迫害,他绝食、绝水六天后出现生命垂危,才把他放回,因为还有石首其他同修被抓,石首国保跑到岳阳火车站去调查,发现有吴文彩,又准备抓吴,他被逼的离家出走,因走的急,手无分文,因此在外面讨饭度日一年。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八日他和另两位大法弟子到石首金平荷伍村讲大法真相,被恶人告发,被石首高基庙派出所两个警察绑架,劫持到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陈姓管教唆使同号室里三个刑事犯用黑胶袋蒙住他的头,对他经常进行暴打,导致他全身发肿,四肢无力,身体虚弱的连站都站不起来,被迫害四十天才放回。

五、其他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王克勤:女,四十三岁,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那天正值中午时间,她老家(团山寺白家荡村)的治保主任王茂强,带领团山镇镇长夏翎翔一行六人到她弟弟家将她强行绑架,塞进警车劫持到石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多月。二零零三年八月邪恶大肆抓捕绑架大法弟子时想抓她未得逞。团山寺镇镇长徐云登便到南口采购站将她小孩诱骗到石首市城区四处找未能找到她。又将她六岁的小侄女押上寻找也未能找到,后听说她在武汉,团山派出所所长李开阳与王茂强又追到武汉,也没有得逞。

匡美玉:女,现已离世。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横沟市镇农村发真相资料遭绑架,遭横沟市派出所所长罗国光勒索现金一千元。

吴先军:男,三十三岁,大学生。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考入武汉公安大学读书。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学校开除回家。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公安县网吧讲真相被抓进公安县看守所,石首市六一零和国保恶人将他劫持回石首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百多天,又劫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遭受残酷迫害和强制洗脑,致使他邪悟又去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直到现在也没能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肖敏:女,四十多岁,石首国税局职工。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在上班时被国保大队邹卫平、周华香等恶警绑架到石首市看守所,为抗议迫害,肖敏绝食一个多月,期间,因不承认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号外走廊上走的时候,被看守所恶警万宏用膝盖将前胸骨顶的咯吱响,并手铐脚镣进行折磨,直到第二天她的家人前去看望为止。之后,看守所又以转化为名,车轮式的进行洗脑迫害未得逞,直到十二月七日才放人,共被非法关押四十八天。邹卫平遭恶报患胃萎缩,周华香被降职,万宏膝盖骨摔坏。

熊连香:女,五十四岁,住横沟市镇拦河坝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九日与周晓君结伴到邻县江陵县普济讲真相,被恶人诬告,遭江陵县普济派出所警察绑架,将她双手背铐,各种酷刑折磨,不许睡觉,非法审讯,又被吊铐一夜,第二天劫持到江陵郝穴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二十四天,找周晓君家属敲诈勒索一万四千元现金才放人。熊连香家属被勒索五千元才放人。参与迫害单位与个人:江陵县公安局;江陵县看守所;普济派出所所长:王家明;指导员:张治春;警察:冯涛、王凌志。

善恶有报是天理,真心希望各级公、检、法、司、六一零、街道办、政府人员,不要参与迫害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修炼人,回头是岸,了解真相才是得救的希望,真心希望众生都得到大法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