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次遭绑架 四川西昌市方征平冤死狱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西昌市法轮功学员方征平,对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在云南绥江县被中共绑架,后又被绥江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报道,方征平已经被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致死,年仅六十岁。

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中,方征平有近三分之二的日子被中共关在狱中。他最终没能活着走出黑狱,期间所遭受的折磨,是外界难以想象的。据悉,当方征平的噩耗传来,他那早已哭干双眼的八旬老母亲,无声的趴在了桌子上……

坎坷人生路

一九五三年,在四川省乐山市马边县民主乡一户方姓农民家,一个男孩呱呱坠地。当时,中华大地,赤祸连连,即使在这个小凉山脚下边远山村也无法幸免,“土地改革”、“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刚刚过去,当时又要搞“农村合作社”。父母给这个“征”字辈的孩子起名 “方征平”,希望他一生平安。

没多久,大跃进来了,方征平命大,没被饿死。可是当两个弟弟接连降生以后,父亲突然撒手人寰,留下孤儿寡母。为了活下去,母亲改嫁了。方征平又多了三个弟弟。在那文化大革命年代,父母无力抚养六个孩子,方征平被送给别家收养。但是,收养他的那家人不久也无力再抚养他,方征平又被送回老家。老家本来就无力养他,他只能靠自己维生。由于那时候即使想靠体力劳动养活自己,也没有地方去做工,所以方征平只能在家乡附近的绥江、屏山、马边一带流浪,饥一顿,饱一顿,风餐露宿,在死亡线上挣扎。

修炼大法获新生

四十多岁的时候,方征平依然孤身一人,四处漂泊,打工维生。他在西昌市养蜂时遇到了程冬兰。当时程冬兰则刚失去丈夫,带着儿子度日。两个苦命人同病相怜,结为夫妻。

一九九七年,经朋友介绍,程冬兰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的时间,原本风尘满面、体弱多病的她,一下好象脱胎换骨了,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性情开朗的阳光妇女。

看到程冬兰的变化,方征平很吃惊。对于一个没读过几天书的农民来说,能够有一个好的身体,有一个充满笑声的小家庭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方征平从妻子身上看到了这种希望,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随着不断学习《转法轮》法轮大法向他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远超出自己的预期,早年人生的种种不幸,一直是他内心最大的阴影。这种阴影使他对社会、对他人充满敌意,只要一点小事,就可能与人发生大的冲突。《转法轮》对人生的诠释方征平从来没有听说过,却感心服口服、茅塞顿开。他明白了自己早年的不幸,是因为自己生生世世做过不好的事造成的,痛苦是在还业债,是好事情,不能怨恨对自己不好的人。他还明白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问题找自己的原因,善待别人,不仅能够与人很好的相处,还能给自己的未来带来无限的美好。
方征平变了。通过学法炼功,原有的肝炎等顽疾不治而愈,性情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善。无论遇到多大的委屈都不再发脾气,吃多大的亏都不再与人争斗。那时候,方征平整天乐呵呵的。方征平夫妻俩住在西昌四一零厂生活区内,院坝里的下水道积满垃圾,没有人过问,臭气熏天。走入大法修炼后,方征平、程冬兰夫妇,常年坚持清掏下水道,周围居民都称赞他们,都说炼法轮功的人真好。

方征平夫妇对老人也很孝敬。他们虽然经济不宽裕,但只要回家一趟,总要给父母带点东西,现在方征平的母亲身上还穿着程冬兰买的衣服。

七遭绑架 死于黑狱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方征平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先后七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期间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重刑七年。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到方征平家串门,被守门人举报到住区长宁办居委会。第二天长安派出所警察把方征平抓到派出所,然后被西昌国安警察带到西昌市看守所关押。在押犯人受唆使对方征平拳打脚踢,致使其全身伤肿,回来后一个月都没有恢复。看守所还要求方征平交关押期间的伙食费。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八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长宁办居委会派人将方征平强行劫持到长安派出所,由派出所转送马坪坝洗脑班强行“转化”,关押了五个月。因拒绝“转化”,一些国市安警察将方征平用手铐铐上之后,抛起来摔在地上,然后把他放到烈日下暴晒,一天持续几个小时。后经其妻签字保证“帮教”后才被放出。出来后还被迫交了1000元生活费。这是方征平第二次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三日,方征平因在西宁镇给一个养蜂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人举报。市国安警察在搜身、抄家之后,将其转送马坪坝戒毒所,关了三十天。因为方征平拒绝放弃修炼,看守所警察周某就掏出一张空白的拘留证,就擅自填上再关押二十天。在那里,方征平受尽了折磨。后经其妻签字保证“帮教”,让方征平放弃修炼后才被放出。这是方征平第三次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凌晨,方征平外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西宁镇派出所警察抓捕,当时的值勤警察全部上来打了他一顿。其中一个四十多岁、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瘦,瓜子脸的警察,专打方征平的胸口,将他打倒在地之后,再绑在电线杆上继续打。此后方征平被西昌市国保大队带去抄家、刑讯逼供,再转送凉山州看守所。看守所的人都说,人都打成这样了不敢收。最后,方征平被转送西昌市看守所,直至九月二十七日放出。身上的伤,到了十一月份都没有痊愈。这是方征平第四次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方征平到西昌市国保大队去要回自行车(上次被他们非法扣留的),结果被警察王某某、罗某等四人铐上手铐劫持到拓荒戒毒所。由于铐得太紧,路上连喊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四月八日,方征平被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这是方征平第五次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方征平因讲法轮功真相被西昌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八个月,在西昌马坪坝戒毒所遭受非人迫害,狱警纵容吸毒人员殴打他,方征平几乎每天都吃不饱饭,亲人送去的钱,方征平根本用不到,连洗衣服的机会几乎都没有。这是方征平第六次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方征平回老家办身份证,因在老家附近地区讲法轮功真相,被绥江县国保大队抓捕,十二月十三日被绥江县法院判刑七年,被劫持到云南第一监狱非法关押。途经曲靖,在曲靖监狱停留一天,他被曲靖监狱警察殴打,四十五天后才能勉强活动。这是方征平第七次被绑架关押,这一次,方征平没能活着出来。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四月止的165个月中,方征平有106个月的时光是在牢狱中度过的,最后他悲惨的死在监狱中。

远在小凉山脚下的年迈老母亲,再也迎不回她那朴实善良的儿子了。而他的妻子程冬兰,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被中共重判十年,至今仍在四川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