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先凤回家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彻底解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左先凤走出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大门,这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在罪恶中彻底的解散了。前进劳教所这个人间魔窟将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前进劳教所的前身是万家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四年中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至少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尤其是二零零一年发生的“六二零万家惨案”,让万家劳教所的恶名震惊了全世界。十多年以来,这二个劳教所迫害致伤、致残、致疯、致死法轮功学员无数,制造出一个又一个血淋淋的、前所未有的、骇人听闻的人间悲剧。

依兰县三道岗镇中学英语教师左先凤女士,为人正直诚恳、宽厚善良,工作兢兢业业,教学能力强、效果好,曾被评为市级优秀班主任、县级骨干教师,她的课曾在县级公开课中获奖,受到老师和学生的好评,得到教育界领导的赏识。可是这样一个好老师却不断遭受到共产邪党人员的迫害。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依兰县“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徐海波知道左先凤还在教课,再次命令教育局停了她的课;随后七月三十日,依兰县公安局副局长李百河,国保大队队长张英铎又绑架、非法拘留、毒打左先凤,张英铎狂叫:“劳教所迫害你,我比劳教所更狠,今天我迫害死你。” 同年十一月四日被绑架,十九日被恶警张英铎送到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三年八月中旬,左先凤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亲属多次去省劳教管理局、司法局、前进劳教所等相关部门要人,前进劳教所不得不通知依兰县“六一零”,把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最后一个法轮功学员左先凤接回去。左先凤的家属到依兰县六一零去办手续后,“六一零”决定八月二十九日让左先凤的单位三道岗镇中学出车,去前进劳教所接人。

“六一零”头目徐海波指派副头目徐艳带着三道岗派出所长李玉文,三道岗镇中学副校长、工会主席、和依兰县教育局的人去前进劳教所,但是不让左先凤的母亲一同去并让她在家等着。在左母的强烈要求下,徐艳伪善的哄骗左母,允许左先凤的两个舅舅一同去接,让左母在家安心等待。但是,二十九日清晨两点多他们就偷偷走了,根本就没通知左先凤的舅舅们一同去。

二十九日上午,左先凤六十多岁的母亲在亲属的陪同下去前进劳教所接女儿,依兰县“六一零”的徐艳也带着四、五个人赶到了劳教所,这时左先凤的母亲和亲属也进到劳教所里,徐艳和李玉文看到左的亲属就上前不怀好意地挨个盘问亲属都是左先凤的什么人,还对亲属说: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劳教所的张波喊着左先凤单位的领导办手续,单位领导办手续时,左先凤的母亲和亲属也紧跟了过去。在劳教所里等着办手续时,徐艳又要求左先凤的母亲说:你就回三道岗等着去吧,车里装不下没你坐的地方。办完手续后,左先凤在母亲和亲属的陪同下,刚走出劳教所的大门,事先停在外面的黄色单位的车,在依兰县“六一零”的指使下冲向左先凤,停在劳教所的大门前,正好挡住左先凤和母亲的去路,这伙人让左先凤一人上黄色单位的车,不许上别的车,还不让她母亲一同上单位的车。左先凤的母亲看到这种情况,就使劲的、拼命的、紧紧的拽住,想念、牵挂、担心已久的女儿不放,并大哭。

左先凤的母亲悲痛伤心过度,这时左母好像是已经要不行了,看上去非常吓人。一位亲属见状就大声喊道:都要出人命了!你们能担当起咋地?你们能负起责任吗?这时,左先凤只好背着母亲,两位亲属在两边一人抬着左母的一条腿,左先凤想和母亲一起上母亲事先租好的出租车。

六一零的徐艳指挥三道岗派出所所长李玉文说:把出租车司机的证件要下来,把车钥匙拔下来。李玉文就快速的奔向出租车并野蛮的把出租车的车钥匙抢到手里,还把司机的身份证拿走不给。李玉文还质问司机:你是不是炼法轮功功的?你为什么拉她们来?司机理直气壮的说:我是开车的、我开车我还能问人家是干啥的?李玉文张口结舌,过一会儿觉得理亏,十分尴尬的主动把身份证还给司机,但是车钥匙不给。这时徐艳还对着带来的人说:不能让她(左先凤)上那个车(租的出租车)。之后依兰县三道岗派出所所长的李玉文,上前一边和左先凤往车上抬左母,一边试图把左母扔到出租车里,再把左先凤拽上单位的车。这时左先凤母女二人已经坐进出租车里。

徐艳带着的五、六个人立即把左先凤母女俩坐的出租车团团围住。这时左的妹妹也赶到了现场,李玉文威胁并无理质问其妹妹说:你是她什么人?左的妹妹说:这是我二姐,怎么地啦!你们这是在违法!左的妹妹边说边拽车门子想和受尽折磨的二姐说话并看望左母的身体状况。李玉文威胁的说:你把车门子拽坏了你赔,左的妹妹说:我拽坏车门子我赔钱!和你有什么关系?李玉文威胁恐吓司机和家属说:我已打110了,110车马上就到。在这期间徐艳和李玉文不断的打电话向上级请示。这时亲属说:打120车让左先凤陪母亲去医院救治,李玉文说:让她妈去医院行,不能让左先凤去医院,还对亲属说:你不是亲属吗?那你陪着左母上医院就行了。亲属说:她女儿在这儿,为什么不让她女儿去呀?我上医院能代她女儿签字吗?李玉文不顾亲属的劝说,依然坚持要把左先凤留下坐他们的车走,不管左母的身体状况如何。

然后徐艳等人发现自己的车胎没气了,司机一人把车开到修理部去修理。李玉文再次打110报警时,亲属对李玉文说:你们帮忙办手续,接左先凤回来你们是做好事,你们不是想把左先凤接回家吗?现在她母亲就在这,你就把她交给她母亲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让左先凤单独坐你们的车?你如果不放心,你可以坐在出租车里和他们一起回家去。李玉文说:不行不行就不行。家属劝说李玉文让左先凤和母亲一起坐出租车回家,徐艳、李玉文等人说什么也不同意,非得让左先凤一人和母亲分开上单位的车。

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后来左先凤和他们交涉后,他们才同意左先凤和母亲一起坐他们的车回依兰三道岗的家。

从接左先凤的前后过程中,十分明显的看出依兰县“六一零”、三道岗镇派出所事先是有预谋的、根本就没想把左先凤直接送回家中。“六一零”和三道岗派出所费尽心机、哄骗家属始终不让家属跟随单位的车去接回左先凤。依兰县“六一零”、三道岗镇派出所的人在前进劳教所看到家属也来了,就继续哄骗、要求左母,不让左先凤和母亲一起回家,还不顾左母的身体状况非要把母女俩分开,让左母一人回家,是何用心啊?其险恶用心暴露无遗。


前进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8/左先凤回家-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彻底解散-279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