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上北京的法轮功学员是否有被活摘器官的呢?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二日】看到不断曝光的中共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使我不由得想起了一件事情,也引起了我的思考:那些学员是否也有被活摘器官而销声匿迹的呢?

那是二零零零年的十二月中旬,我第三次去北京为法轮功被邪党无理的打压迫害上访,因正常的上访渠道都被堵死,去信访局等部门只能是自投罗网,等待的是被抓、被关、被遣返,我们只好去了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以此表达我们的心声。那天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法轮功学员特别多,广场上大小不等的证实法的各种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惊天动地,那激动人心的场面让我终生难忘。后从警察的谈话中,我得知那天从七点半到十一点钟,在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里,警察就在广场上绑架了三千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感到不可思议,无法理解这些修炼人的所为。

那天,我也去了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可我刚打出了横幅,只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扑上来的几个警察摁倒在地抢走了横幅,两人又把我拖到了警车上,过了一会儿,就把抓满几车的学员拉到了天安门附近的一个派出所,当时那里已劫持了不少的人。到了下午,所有被关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分流到了北京多个派出所关押,我和很多的学员被拉到了北京朝阳派出所非法关押。

因我们都不报真实的姓名和住址,到了那里都被编了号,我们这一批已编到了四千多号。当天晚上,同监室里一个刑事犯当知道我是因为法轮功上访而被抓时,靠近我小声对我说:你还是幸运的,如果早一天来的话,说不定会被带到哪里去呢!我听出了她的话中有话,就小声问她:难道还有被带到别处去的吗?她悄悄地告诉我:今天早晨天还没有亮,就有二百一十六个炼法轮功的人,因不报姓名和家庭住址被偷偷地拉走了,他们都是被绳子捆绑着手连在一起被几辆汽车拉到了外省,听说是东北省,也不知道他们会把这些人怎样。听了这些话,我的心很沉很酸,为我的那些同修们的生命而担心。

二十多天后我回到了家,得知我们本地的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同修,比我晚一天去了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时也被恶警绑架,因她不报姓名地址,被抓第二天就和许多同修被秘密的拉到了辽宁盘锦的一个派出所非法关押,幸亏家人及时的找寻,一连两天把北京的所有派出所几乎找遍未见人影,后通过公安系统的一个熟人得知人已被拉到东北,家人不顾劳累和路途遥远,急忙乘车去盘锦将人救回了家。

听同修讲将她们拉到那里后,对她们也进行了抽血等所谓的体检。据说那里关押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

在北京朝阳派出所里,因我们都不报姓名,每天最少一次的提审,警察对我们刑讯逼供,有的被打耳光、有的被扒光衣服,只穿一个内裤和胸罩,让赤脚站在冰冷的地上长时间的罚站。有一个湖南的年轻漂亮的学员,被一个叫葛涛的警察用弹弓把整个脸绷的一片青紫肿胀,面目皆非让人惨不忍睹。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年学员提审时因拒绝报姓名,被拉到另一个派出所折磨,一个恶警拿起一个玻璃水杯狠命的砸在了老人头上,顿时血流如注,包扎后又拉回了朝阳派出所继续关押。有的因绝食抗议,被警察绑在十字架上,恶警轮流用手、高跟鞋的鞋底狠命的打头脸和全身。那里的警察个个面目狰狞,都象失去理智似的发疯发狂,整日里狂叫谩骂声不断,那阴森森的监室,恐怖得象地狱一样。

同监室有一个我们山东的学员,因她一直不报姓名,一次提审时,警察打了她一耳光和踢了她一脚,又恶狠狠地对她说:对你们这些不报名字的炼法轮功的人,我们有的是法子整你,如再不配合我们,不报姓名住址,给你一颗子弹,然后把你们的尸体拉到沙漠里扒个坑埋掉,让你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人会发现,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头上。上面有令,打死你们算自杀,对你们法轮功是不讲法律的,没有人给你们撑腰的。

那时,我们只是当作警察随便说的一句话,也没有往心里去,现在我才认识到那决不是简单的一句平平常常的话,试想一下:他们连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都做到了,那么还有什么事他们做不到呢?那些被秘密拉到东北省的不报姓名的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们,她们的处境到底如何呢?她们当中有没有也被邪党为牟取暴利、活体摘取焚尸匿迹的呢?目前还是无法得知的。

老天有眼,善恶有报是永恒的天理,不久的将来,所有的真相都会大白于天下的!做恶者一定要偿还它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所有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们,他们的冤情一定会昭告天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