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学比修的老俩口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二日】我和老伴都年近八十岁了,都是九七年得法的。多年来我们先后去过北京、上海、山东、哈尔滨、佳木斯等地,帮所有亲属做了“三退”。还在集市上、火车上、出租车上劝退了很多有缘人。在救人过程中,总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相助,那就是师父在呵护。

后来我们送光盘、送台历和真相传单,贴不干胶、发放真相小册子,还用真相币等方式救人。看似简单,其实很惊人、很神奇。老伴专找显眼的位置、或者人多的地方贴不干胶。比如劳教所门口电线杆上,派出所门口显眼的位置,都贴上真相粘帖。而且不慌不忙,贴的很工整,也没人往下揭。经过风吹日晒,又被雨淋的字迹都看不清了,却仍然在那贴着。我跟她说:“那是劳教所,你知道不?”她说:“不知道。”我问:“那是派出所对门,你知道不?”她回答不知道。我说:“你救人应该注意安全”。可是下一次不在劳教所电线杆上贴了,她就到劳教所对面偏一点的墙上贴。

她这么做,我的心简直要从嗓子眼跳出来。可是为了配合救人,我不得不帮着发正念,让人看不见她。然而这样的事情反复出现好多次,她还是不顾我的感受,我生气了,就问她:“你什么意思?不行咱就单干!”可是矛盾再激烈也得救人哪。一次我俩往楼区门洞里贴不干胶,两栋楼十个大门都开着。我一看挺好,这些门平时总是关着、锁着的,今天都开了,就想到是师父帮我们。可是几个门口都有人,那怎么贴呢?我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却一个门栋没進去。回头看看老伴,她却出了这个门栋、又進另一门栋。可也怪,不到几分钟,外边的人齐齐刷刷的都進楼里了。

老伴做的更顺手了。当时我一愣,心想真不可思议,既不刮风又不下雨的,为什么人们齐刷刷的回家了呢?再一看,老伴的不干胶都贴出去了,而我却一个都没贴出去呢。回家的路上,有一段路行人很少,心想我就往一个电线杆上贴吧。可是刚要贴,前面约五十米的地方有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突然下来,站在那往这边看我。你说是贴、还是不贴呢?我当时心一横:不管他!并发一念让他看不见我,就贴上了。那人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贴完后他就骑车走了。

这些情景常在我头脑中涌现,我想修炼人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悟到这就是师父所讲的“相由心生”[1]。老伴心中想的就是救人,没有别的心,也就没有别的麻烦,一切都是顺畅的,会有神佛帮助。有一次我俩去市场,我在前面走,这时从对面过来一个中年男子。忽然,我发现此人一双眼睛一眨一眨的睁不开。我急忙回头,一看老伴正往墙上贴不干胶呢。顿时心中充满对师父的无限感恩:师父真是太慈悲了,时时刻刻在保护弟子。

有一次刚下完雪,天冷路滑不好走。我出去贴不干胶,心想这邪党太恶毒,我就专贴“天灭中共”的内容。贴之前环视一圈,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我就贴上一张。谁知突然窜出一个六十来岁的人。当我走开时,此人直接到不干胶跟前看一下,立马就跳起来,大声的喊:“国家怎么教育你的,反革命、反革命。”一直不停的喊,直到我走远了才听不到他喊了。

赶紧向内找,发现我有怨恨的心才招来了麻烦。因为我怨恨,就出现一个又跳又喊的人怨恨我。因为有怕心,才总有人盯着我。其实都是给我去执着心的。后来在实修中修掉了怕心,我们就找人多的地方贴不干胶。老伴站在电线杆前面,我从老伴和电线杆中间过去,瞬间就贴上了。在公安局、派出所、法院等附近也这样贴。后来我们就一边发正念、一边贴。

有时也遇到惊险的事。一次老伴在门栋里贴不干胶被一个老头看到了,于是走出门栋。谁知那人在后面追,老伴就发正念让他站住。可他却大喊着让前面的人把老伴截住。老伴发正念,并求师尊帮忙把他们定住,最终才化险为夷。

师父告诉我们做好“三件”事、什么都在其中了。我们老俩口坚持每天学法四个小时,发正念三、四个小时,炼功二小时。除了上明慧网和出去救人,我们每天的实修时间都在十小时以上。这就是我们的修炼概况,向师父汇报,请同修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