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监狱拒郑祥星保外就医 再次对郑家人施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唐山法轮功学员郑祥星,二零一二年十月被保定监狱酷刑迫害致脑伤残。郑祥星的家人从二零一二年十月至今,苦苦守在保定,不断要求监狱给郑祥星办理保外就医,不但得不到结果,还一次又一次遭到狱方暴力相向。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郑祥星的妻子孙素云再次遭二十多个狱警殴打。

孙素云被恶警从楼梯推下,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郑祥星的母亲、妻子孙素云在保定监狱门口等候副监狱长范建立一整天了,直到下午五点左右,范建立才出来,他凶狠地对着婆媳俩吼道:“你们找我干啥?郑祥星的事情我们已经交给马建红全权负责了,我不管了。你们这个态度,你们越这么做,郑祥星还能保外就医?从我这就保不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郑祥星年近八旬的母亲踉踉跄跄地追过去,孙素云怕婆婆摔到,赶紧把婆婆扶到轮椅上。周姓副狱长和信访办的警察段红梅便出来哄骗郑祥星的母亲。孙素云从后门跟着范建立上了楼,刚刚到三楼门口,一狱警就将孙素云拦腰抱住,往楼下推,接着从楼下上来一男一女两狱警把孙素云按住,不一会就又跑上来二十多个狱警,把整个楼道站满了,有的拽孙素云头发,有的把孙素云的胳膊拧到后背,有一个警察一脚踹了孙素云的膝盖骨后面的腿窝,使孙素云从三楼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滚到二楼,头也不知道是撞到墙上还是撞到楼梯上,当时孙素云就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这时孙素云的儿子赶到。见他大声质问狱警:“你们这是想干什么?!你们想杀人吗?!早晨还是走着进来的,为什么到你们监狱这么短的时间就这样了?!你们给我们一个说法。”监狱再次使出以前惯用的伎俩,当时围攻孙素云的时候不录像,看到120急救站医生对孙素云救治时,狱警马上拿出摄像机对孙素云进行录像。

当时孙素云的情况急需到医院检查医治,监狱让孙素云的儿子将孙素云抬到医院,孙素云母子已经一年多没有收入,完全靠借债在保定维持着生活。孙素云的儿子说没钱治病,副狱长周某说:你们去医院,有监狱的人跟。于是四、五名警察将孙素云抬到救护车上,拉往保定第一中心医院。

到医院后,孙素云出现头疼恶心呕吐等症状,医生担心孙素云出现脑出血建议做CT,一起跟去的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见孙素云状况如此,没等做完CT就溜走了。

做完CT后,医生说没有发现脑出血症状,让孙素云休息一下,调整调整。孙素云担心婆婆公公,液体还没有输完,就让儿子把她带回住处。郑祥星的老母亲正在屋里焦急的等,听了孙素云母子叙述事件的过程,老人又被气得哭了整整一晚,不断说“这帮监狱的人真不是人”。

郑祥星遭迫害致残事件回放: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家住河北省唐山市唐海县十农场经营家电的法轮功学员郑祥星,被当地警察绑架,后被唐海公检法机构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被劫持至保定监狱。

头骨断裂 视觉、记忆、语言神经被切除

十月二十六日,郑祥星在被保定监狱暴力“转化”期间,左侧头骨断裂,吐血晕倒。保定监狱医院未做检查,以胃出血医治,耽误十五个小时才送至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当时郑祥星已经大小便失禁,瞳孔放大5.5,整个人处于濒死状态。保定第一中心医院于十月二十七日下午对郑祥星实施头骨左右两侧的开颅手术。据当时主刀医生说,打开郑祥星的颅骨后,看到脑浆与血绞在一起,在清理过程中将郑祥星的视觉、记忆、语言等神经切除。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保定监狱在不通知郑祥星守在保定的家人情况下,将郑祥星从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偷偷收监狱,收监狱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多次出现进食、呼吸困难,身体出现浮肿,臀部长褥疮等,郑祥星的妻子孙素云救治郑祥星的生命,关闭自家经营的家电门市,郑祥星的儿子也辞去事业单位工作,母子俩到保定不断要求监狱当局救治郑祥星,并依照有关规定,给郑祥星办理保外就医。

保定监狱一骗再骗

监狱当局不但不给郑祥星办理保外就医,对孙素云母子恐吓威胁,不惜调动监狱武警对母子俩动手。由于郑祥星妻子孙素云穿冤衣向社会诉说自己的冤情,令监狱感到恐慌,监狱狱政科长石志勇及副监狱长范建立,在光天化日之下,指使狱警围着郑祥星的儿子,强脱郑祥星妻子孙素云的上衣至胸部以下,郑祥星的儿子看到母亲在光天化日之下遭此羞辱,想保护母亲,却被狱警按着动不了,非常痛苦。

孙素云母子从二零一二年十月到保定监狱,苦苦守在保定不断要求给郑祥星按照有关规定办理保外就医,修补被切除的颅骨,监狱的副监狱长马建红对孙素云母子说:监狱宁愿买设备请专家到监狱来给郑祥星修补头骨,也不能为郑祥星办保外就医,原因就是郑祥星信仰法轮功,郑祥星的事情在国际上影响很大,死在监狱里,也不能出去。

因保定监狱对郑祥星头骨断裂一直没有给出合理解释,只是谎称郑祥星上厕所时跌倒造成的,但给家人提供的录像,郑祥星跌倒时,是臀部先着地,然后后脑枕部着地,要受伤也是后脑枕部。家属提出质疑,保定监狱却置之不理。对郑祥星在保定监狱监室内及保定监狱医院,延误救治及以胃出血耽误救治的相关责任人处理。同时在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对郑祥星第一次手术时,监狱指使医院,由于郑祥星左侧头骨被监狱迫害断裂,本应一侧开颅的手术,医院却对郑祥星两侧开颅,而且将郑祥星记忆、视觉等部份大脑切除,手术后郑祥星长时间出现浮肿、流口水,呼吸进食困难。郑祥星家人咨询医院,有专家认为是第一次手术失败。同时也有专家指出,郑祥星左侧头骨断裂,切左侧就可以,对保定医院切除右侧头骨提出质疑。保定第一中心医院与保定监狱存在着合作关系。基于上述原因,孙素云母子一直拒绝保定监狱对郑祥星再次手术。

由于郑祥星被监狱迫害的情况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监狱不敢公然对郑祥星再次手术。但为了使其手术合法化,保定副监狱长范建立、马建红多次背地里到唐海找郑祥星母亲及家人,要求郑祥星母亲及家人同意监狱给郑祥星再次手术。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保定副监狱长范建立、马建红及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再次到唐海,并将郑祥星的母亲、姐姐、侄子叫到宾馆谈了很晚,承诺:只要郑祥星母亲同意监狱对郑祥星做手术,手术后监狱就将郑祥星从医院直接送回家,同时还承诺做手术时,接郑祥星母亲到保定看望郑祥星。郑祥星母亲及家人把监狱范建立、马建红的承诺写了下来,要求范建立、马建红签字、摁手印。范建立、马建红看了后,称字写的太潦草,他们自己另写了一封,签了字并摁了红手印,郑祥星母亲及家人以为范建立、马建红照着原稿写的,就同意了监狱给郑祥星手术。

但是,保定监狱在给郑祥星做手术时,并没有接郑祥星母亲到保定来,手术后,不但没有将郑祥星送回家,而且是手术线未拆的情况下又拉回了监狱。郑祥星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吃惊,认为政府部门领导,怎么会说谎行骗呢。家人找出监狱两位副监狱长当时给郑祥星母亲家的承诺,吃惊的发现,书面的承诺与当时的口头承诺大相径庭。郑祥星母亲及家人对监狱的欺骗行为感到吃惊、愤怒。

二零一三年七月底,郑祥星被监狱秘密送至保定第一中心医院手术的同时,还在骗孙素云母子,让母子误以为郑祥星还在监狱。八月十六日,孙素云母子得知郑祥星已经被秘密转出监狱,去向不明,就挨个到保定的大小医院找,十八日晚上,找到郑祥星已经在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做了手术。孙素云要求探望,被医院保安殴打昏迷,送急救室抢救。八月二十日,郑祥星在被二次手术后,在头部手术线未拆的情况下,又被保定监狱偷偷从重症监护室劫持回监狱。

为了儿子的生命,九月十日郑祥星母亲拖着有病的身体,带着生活不能自理的郑祥星父亲来到保定监狱,要求保定监狱两位监狱长范建立和马建红兑现他们自己写的承诺。一路上由于郑祥星父母已经年近八旬,都身体不好,一路上走走停停,一般需要三个多小时的路程,走了五、六个小时才到。到监狱之后,监狱撕开自己欺骗的伎俩,对两位老人置之不理,郑祥星母亲要求监狱兑现承诺,监狱长马建红说:你不签字,我们监狱也照样做手术。

亲友气愤地说:既然家属不签字监狱照样能做手术,监狱为什么要多次跑到郑祥星家要求郑祥星母亲签字。可见监狱是怎么背着牛头不认账。郑祥星母亲气愤无奈,欲哭无泪,多次去监狱论理。十一月二十四日郑祥星母亲在找监狱当局的过程中,副监狱长马建红看着多名警察对郑祥星母亲在拉拽过程中,一个女狱警将老人拽倒在地,老人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四、五个小时,监狱无人过问,并且拒绝家人给老人送被子送衣物。

对孙素云母子暴力相向

郑祥星的家人从二零一二年十月至今,苦苦守在保定,不断要求监狱给郑祥星办理保外就医,不但得不到结果,还一次又一次遭到狱方暴力相向。

不仅监狱当局对郑祥星在保定的家属进行迫害,郑祥星所在的唐山、唐海国保、公安不断对郑祥星妻儿父母恐吓威胁。二零一三年六至八月份,唐海公安国保放出话要对郑祥星儿子实施抓捕,要求郑祥星妻子写所谓的三书。郑祥星的父母去保定要求保定监狱兑现承诺,送郑祥星回家。唐海当地公安却对郑祥星在唐海的姐姐、兄弟不断骚扰。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上午八点多,孙素云和婆婆到监狱门口,由于郑祥星的事情是副监狱长范建立主管。孙素云让在门卫值班的警察给副监狱长范建立打电话,转告孙素云婆媳要见他。

值班警察打电话后让孙素云和婆婆等会,孙素云和婆婆催了好几次还是等会。等到十点多还是不见范建立的面,狱警说电话打不通,让孙素云和婆婆回去,下午再来。郑祥星的母亲一听电话打不通就随着进出监狱大门的车得以进到监狱院里,去找范建立。监狱不许孙素云一家人进入院内,狱警将孙素云的婆婆连拖带拽,致使老人心脏病复发,坐在冰冷的楼梯台阶上闭着双眼,半天才醒过来。副监狱长马建红过来问干啥来了?老人说要见范建立。一月三日是范建立值班,马建红却撒谎说范建立不在,并要婆媳俩到监狱门外的门卫办公室去谈。

郑祥星的母亲说:我们就到你们办公大楼了,为什么要让我们去门卫?你们办公难道在门卫办公吗?你们办公大楼是干什么用的?我们来找他办公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办公室?最终,马建红也没有叫老人进办公室,就让婆媳俩在监狱办公大楼门口外面的台阶上等。在三九寒天中,婆媳俩一直在外面等着监狱官员出来。郑祥星的母亲慢慢的爬到了一楼的餐厅门口,靠着墙脚坐着。中午十二点左右,监狱狱警都到餐厅吃饭。马建红穿着棉衣出来了,和郑祥星的母亲打个招呼就到外面去打电话了。

郑祥星的母亲还身患糖尿病,每隔一两个小时就得吃点东西,她爬到餐厅对正在吃饭的警察:“我老太婆有糖尿病,已经半天没有吃饭了。你们哪位好心给我一点吃的,哪怕一个冷馒头,一口米饭都行。”一女狱警把郑祥星的母亲送到餐厅外面让老人等着。婆媳俩看到一个服务员端来一份饭要出食堂门口,却被一狱警给拦了回去,还把食堂的大门给锁上了。孙素云给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打电话说:能不能给老人买个馒头来。等了近一个小时,侯拥军空着手来了,让长期在保定监视孙素云母子的唐海政府的人去买。政府人员不愿意去买,监狱和唐海当地政府人员就这样来回扯皮,最后谁也没有给老人买来。孙素云想出去给老人买点吃的,刚到监狱大门口,门卫却说:领导下命令了不让你们出进。孙素云只好给在旅馆照顾爷爷的儿子打电话让他拿点吃的和药物。孙素云的儿子抱着棉被和吃的及药物想给送进来,门卫反而不让进去,孙素云只好隔着铁门将东西拿了进去。

保定监狱企图叫派出所抓婆媳俩

中午的时候,保定监狱狱政科科长石志勇将保定五四路派出所的警察叫了过来,要办婆媳俩,婆媳俩问:监狱以什么理由报的案?派出所警察答复:监狱声称你和婆婆到办公楼里来影响他们的工作。

婆媳俩说:我们到办公楼来就是为了解决郑祥星的事情来了,为什么不给我们解决?我们家的事情就不是事了吗?!孙素云把保定监狱副监狱长范建立、马建红给郑祥星的母亲写的把郑祥星送回家的保证递给五四路派出所警察。婆媳俩说:“我们在外面等了一上午,这么冷的天谁愿意坐在外面,我们想找到范建立办公室和他交涉郑祥星的事情,但是监狱不让我们进去。我们想找到狱长王建立反映情况,狱警将楼门给锁了起来不让我们进去,而且还把电梯给停了。”派出所警察和狱方谈了近一个小时左右,临走时和婆媳俩说:狱长一会见你们。

派出所警察和孙素云婆媳说话时,保定监狱派来摄像师对婆媳进行拍照录像。

这天下午五点钟左右,孙素云遭到二十多个狱警殴打致昏,被送医抢救。

郑祥星的妻儿及父母为了救治郑祥星,承受着巨大苦难,在滴水成冰的三九天,一家人挤在保定监狱附近旅馆一间房间内,两位老人睡床,孙素云母子睡地板。虽然郑祥星的妻儿及父母在保定举步维艰,仍然苦苦守在保定监狱外,一家四口不但承受着疾病、生活来源的困境带来的痛苦与压力,时时还承受着保定监狱的残害及唐山、唐海国保、公安的恐吓威胁。

年关将至,恳请外界人士关注郑祥星,请关注在保定还有这么不幸的一家,无辜的承受着肉体及精神的苦难。请伸出援手,匡扶正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