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鸡泽县十四年迫害情况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鸡泽县是河北省邯郸市管辖的一个贫困县。自1999年7.20以来,鸡泽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洗脑、骚扰、抄家45以上人次;其中有2人在邪党的酷刑摧残和高压下被迫害致死;5人次被非法劳教。以下是我们搜集到的有关鸡泽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情况。

一、兄弟俩受中共迫害英年早逝

段新树,男,四十二岁,河北邯郸鸡泽县曹庄乡段庄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疯狂镇压迫害后,在当地六一零指使下,段新树受到乡、村不法人员的监视,不让出门。一九九九年八月,他为了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后押回本地,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家人被勒索交七百元才放人。

'段新树'
段新树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段新树又被鸡泽县政保股股长侯××、陈淑平、黄辰善和曹庄乡派出所的恶警们绑架到县公安局,强迫其放弃修炼。段新树不为所动,被不法人员关进看守所四个多月之久,又逼家人拿两百元保证金才放回来。公安政保股、派出所、乡政府不法人员随便到家里骚扰、恐吓,使段新树和家人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摧残。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五日,邯郸六一零邪恶之徒又指使县公安、派出所将在家的段新树绑架,强行送到邯郸市洗脑班。段新树在洗脑班又受到非人的折磨。由于长期的迫害,又不能正常炼功,使段新树精神和身体都支撑不下去了,极度虚弱中还被不法人员不断骚扰。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二日,屡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段新树含冤离世。身后留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生活艰难。年老的父亲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一病不起,不久便也去世了

段新月,男,生于一九六六年,河北省邯郸市鸡泽县人。他的哥哥段新树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也遭到中共迫害,于二零零四年皇历五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法轮大法弘传于世,段新月有幸得法。修炼法轮大法使段新月身心巨变,一改过去的恶习,变成了处处考虑别人的好人。

'段新月'
段新月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段新月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

二零零一年春,段新月被非法关押在鸡泽县看守所三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腊月,段新月骑自行车进京上访,三天骑了千里路程,一路上饥寒交迫,只想让政府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再次被中共关进鸡泽县看守所。此后,段新月数次被绑架,从公安局跑出来后,被迫流离失所。公安局、派出所恶警不断到他家里骚扰,有时半夜跳墙头闯到家里找他。段新月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条件和环境,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段新月被鸡泽县公安局绑架后,直接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遭狱警左涛在图书室电击。在邯郸市劳教所期间,狱警的高压迫害和繁重的奴役给段新月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胃部时常疼痛难忍,在以后的日子里日趋严重,后期多次吐血,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段新月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二、重点迫害案例

1、宋凤菊被恶警毒打、熬鹰、打火机烧胳膊、长铁钉子撬嘴灌食、内脏被插破

法轮功学员宋凤菊,2002年7月因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被中共抓到鸡泽县公安局,遭酷刑折磨,其中包括毒打,铐在暖气管子上不让睡觉,用打火机烧胳膊。宋凤菊被折磨得两个眼睛乌青,肿得只剩一条缝,身上多处呈黑紫色。对法轮功学员宋凤菊实施迫害的主要责任人:鸡泽县公安局政保股黄晨善、陈书萍。

2001年11月22日,宋凤菊因在鸡泽县看守所内炼功,被上背铐后,被看守所所长裴付海揪着头发打头打脸十几分钟,被打肿的脸数日不消。狱警孟凡红也曾两次毒打宋凤菊,用脸盆打头,脸盆被打坏;用扫把打头,扫把被打断,可见其下手之狠毒。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2002年2月,宋凤菊第三次绝食抗议,被多次粗暴插胃管灌食,内脏被插破,吐血不止;狱警在没有找到改锥的情况下,又用长铁钉子撬嘴灌食,带锈的钉子将牙龈划破半寸长的血口子。实施这一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鸡泽县看守所副所长陈××。法轮功学员宋凤菊在绝食半个月后,生命垂危,看守所惧怕承担罪责,才将宋凤菊放回。

2、李敬军被毒打、电击生殖器。恶警叫嚣:你如果喊我爹,我就不打你了

李敬军,男,鸡泽县曹庄乡南段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九月,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派出所从家中绑架,直接送入邯郸市劳教所。鸡泽恶警们为了钱非法劳教李敬军,还向其家人索要钱财,说给钱才能放人。李敬军入所后因不配合劳教所的非法迫害,被恶警曾义伟用电棍电击。恶警们还指使普教(劳教犯人)贾学东将其打的吐血。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狱警左涛在队长办公室电击李敬军。九月十三日,恶警王志明在队长办公室用橡胶棒毒打李敬军。九月十六日,恶警左涛用电棍电击李敬军的嘴、胸、两肋及肛门、小便等处。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下午4点40分,普教贾学东在储藏室殴打李敬军,任连山在门外把守。5点多吃饭点名时,正好大队长葛庆习值班,李敬军右手捂着胸部报数时都说不出话来,几个普教还大声吼叫“把手放下”,葛庆习心里清楚但视而不见、不闻不问。事后才知道因为普教不准李敬军上厕所,他憋不住了才遭毒打,以至后来还吐了血,之后他又被强迫训练队列,而且李敬军曾患癌肺结核转胃结核及一条腿残疾,走路不便。十月十六日,左涛又对其进行毒打,将其头用力向墙上碰,并说,你如果喊我爹,我就不打你了。

二零零九年四、五月,李敬军由于长期奴役劳动,营养不良,患白血病,面部脱像,四肢无力,每天上卫生队回来后还要粘花,最后保外就医。

3、安青海在邯郸劳教所经常被恐吓、打骂,长时间劳作导致安青海双眼几乎失明

安青海,男,三十多岁,邯郸鸡泽县法轮功学员,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当地恶警绑架到邯郸劳教所迫害。

2009年6月份到8月份以葛庆习、贾迎军为首的邯郸市劳教所恶警办强行“转化班”2个多月,恶警每天以胶皮棒殴打安青海这些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写“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邯郸劳教所恶警还利用劳教罪犯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把他们打得遍体鳞伤,致伤重不能走路,被从楼上抬下来,每天被强制劳动12小时以上,星期日早晨不供饭,恶警也不让休息,强迫劳动,强迫完成任务,对未达任务的,强制加班到夜间2点钟。安青海经常被劳教犯班长尚林恐吓、打骂。后来生产任务剧增,加上由于精神压力过大,原料反光刺眼,散发化学毒素,长时间的劳作导致安青海双眼看不清,几乎失明,然而队长只问情况不给治疗。

4、霍俊梅被恶警被猛打头部、粗暴灌食将她鼻腔、食道、胃全部插破

霍俊梅,女,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因揭露邪恶迫害被曲周县公安局抄家并绑架,后送鸡泽县看守所代押。霍俊梅曾多次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2001年11月22日,她在号内炼功,被狱警孟凡红用脸盆猛打头部,被所长裴付海毒打,鼻子被打伤,脸被打肿,戴背铐、前铐数十天。

'酷刑:固定灌食'
酷刑:固定灌食

2002年2月霍俊梅绝食抗议,被粗暴灌食。恶狱医贾涛将粗硬的塑料管子从鼻子插进去,抽出来,再插进去……直至将鼻腔、食道、胃全部插破,毫无人性。霍俊梅被邪恶迫害得吐血、便血,鸡泽县看守所惧怕承担罪责,急忙与曲周县公安局联系放人。在鸡泽县看守所,霍俊梅被非法关押了1年另7天。

5、鸡泽一法轮功学员自述被绑架迫害的经过

2004年皇历新年期间,人们都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中,大家走亲访友,其乐融融。谁想到,就在这节日期间,鸡泽县恶警却加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利用各种卑鄙手段,跟踪、盯梢、蹲坑,或半夜闯到家里秘密绑架等手段,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下面是在这次群体绑架事件中一位法轮功学员的自述:

2004年1月30号(星期六)。一位同修托我买点东西,上午十点我给送去。开开门觉得不对劲,就往外走。有两个人已经上来扭住了我的胳膊,这时我意识到同修已经被绑架。

恶警一联系,很快来了十来个人,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我坚决抵制。他们十来个人往外抬我,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并奋力挣扎。他们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从三楼把我抬下来,还要走一段胡同才能到街上的警车处。我一边挣扎,一边喊,招来了很多的人观看。到警车处,由于横着抬我,我就把腿使劲伸直,恶警怎么也把我塞不进去,使劲扳我的腿,我心里发着正念,嘴还不停地喊。围观了很多人。人们听到我喊大法好,知道绑架的是炼法轮功的,都议论纷纷。恶警们非常紧张。很长时间才把我塞进去。到车上为了不让我喊,一个恶警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往下摁,压得我气都喘不上来,几乎窒息。

'酷刑:把腿捆住,使劲往下按头'
酷刑:把腿捆住,使劲往下按头

车开到邯郸市丛东派出所,恶警把我拖下车。我又开始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很紧张,赶紧把我抬进派出所。抬到一间屋里,我继续喊。他们就拿来了胶带封住我的嘴,我不屈服,虽然咬字不清但还是喊。他们就又用胶带把我的头和嘴十字一圈圈地缠上。缠得太紧,我已喘不上气,脸都紫了,一头栽在地上,吓得他们赶紧给我拆开。喘上口气我又开始喊。他们又找来一个头盔给我戴上。就这样,我被上着背铐,戴着脚镣,头上戴着头盔,嘴上缠着胶带,一直戴了8天,并从第一天绑架我开始绝食。

在丛东派出所关押到我第二天,31号下午一两点钟,他们又把我抬出丛东派出所,我仍然喊着“法轮大法好!”被抬进警车。他们中有人对我说:“下车不要再喊了啊。”我不理。车开到了邯郸市陵西路上的国鑫饭店,他们抬我下车,我就是抵制,尽管我嘴上勒着胶带,头上戴着头盔,我还是尽力地使劲喊大法好。他们怕路人都听见,赶紧往里抬我。我被抬到四楼的一间屋子里,几个人轮流看着我。有两个人审问我,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审我的人说是丛台区刑警队的,一个丛台分局刑警三中队铁占景,另一个姓郭。他们想着法地让我说话,我除了喊大法好,就是讲真相。我告诉他们,你们别费那劲了,我什么都不会给你们说。姓铁的说:你不配合就把你送走,有地方收拾你。我说:邪恶说了不算。

他们领来了我的房东来认我,房东说:“这回你可给我带来麻烦了。”我才知道我们的复印点暴露了。复印机被抄走了,可不知道邪恶之徒是怎么查到的,我是在同修处被绑架的,恶人怎么查到点上了呢?两台复印机被抄走了,也不知道别的同修会不会去找我,我又无法通知他们,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心里感到很痛心。后来喊大法好时我都哭了。我不是为自己,是心疼我们的复印机,也为同修的安全担心。

恶警审问我两天一无所获。2004年2月2日中午,恶警又把我抬上了警车,送到邯郸市丛台区联纺东派出所。第二天开始给我灌食,几个人摁着我强行插管,灌两次后有的人都不忍心再灌了,说:你吃饭吧,你吃什么给你买什么。我说:“我做好人有什么错,把我绑架关押在这儿,还这么折磨我,我坚决不吃你们这儿的饭。”我在联防东派出所被关押5天,灌食四次。其间仍是铁某、郭某来审问我。我仍然什么也不说。他们说已经查到我是鸡泽县的,叫什么名字。我说:你知道还问我干什么?他说:得让你自己说,要做记录。我说:我什么都不会对邪恶说,你死了那条心吧。

2月7日半夜,鸡泽县公安局来人接我,这时才将背铐、脚镣打开,头盔才拿下来。我被带到鸡泽县公安局。第二天,鸡泽县公安局郝局长过来对我说:你好好在这儿呆几天,等邯郸的案子都结了,我们再考虑你回家的事。我就借机给他讲真相。县政保股的一个恶徒叫黄辰善(音),他来审问我,我不答话,他几次揪住我的头发要发作,我发正念,铲除背后指使他的邪恶因素,他也没那么大劲了。

当天半夜大概一点多钟,看着我的两个人一个在看电脑,一个在做别的。我借倒水的借口到了窗前,趁他们不注意打开窗户跳了出去。外面是胡同,跳过墙头又是家属院。连着跳了三个墙头才到了外面的庄稼地,我撒腿就跑。跳窗时没有穿鞋,棉袄也扔了。这时我已经十来天绝食没吃东西。凭着坚强的意志,和对大法的正念,一直跑了三十多里,天亮时找到了同修,终于从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

三、部份绑架、抄家、罚款案例

1、 2000年2月,鸡泽县法轮功学员李菊霞(女)进京上访,没到信访办就被鸡泽县公安抓回,非法关押近3个月,罚款5000元。

2001年皇历新年前,李菊霞正在家里做饭,被小寨乡派出所焦宏彬等人抓走送公安局,两天后送鸡泽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11个月,其在看守所因炼功被鸡泽县看守所所长裴付海上背铐、毒打,后绝食被放。

2、2002年11月12日,河北省曲周县法轮功学员贾春友、宋凤菊被鸡泽县公安局副局长郝永光、政保股长陈书萍从家里绑架关押在鸡泽县看守所迫害。

3、2003年1月14日,鸡泽县法轮功学员李菊霞、三婶子、小敏等9名法轮功学员,被鸡泽县小寨乡派出所所长焦红彬及鸡泽县公安局恶警从炼功点绑架。李菊霞、三婶子这是第三次被非法关押。9名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迫害,目前被关押在鸡泽县看守所。

4、2004年1月26日下午,鸡泽县小寨镇派出所恶警徐胜波等三人,受鸡泽县公安局、610的指使,到驸马寨村法轮功学员冯素斋家非法抄家,并把她和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强行带到小寨镇派出所。所长贾建国特别邪恶,把抄来的大法师父法像摔了个粉碎,嘴里还骂师父和大法。最后向法轮功学员家人勒索了4000元,才将他们放出。

1月27日早,贾建国和恶警徐胜波再次到冯素斋家欲将其带走,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他们没有得逞。随后他们又到法轮功学员张荣爱和符新荣家非法抄家,强行拿走张荣爱2000多元钱,想强行绑架符新荣,因符出现身体不适,才免被带走。

5、2004年10月2日,鸡泽县小寨镇副书记张洪学(音),和派出所所长贾建国,领着十来个人,开着两辆车,先后把鸡泽县陈庄村的陈金亮,和库庄村的安青海一同绑架到邯郸洗脑班。他们没干任何违法的事,只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被绑架,迫害一个多月。

6、2005年正月十五夜里,鸡泽县小寨槐桥村法轮功学员陈振宇夫妇二人和其几个儿子、儿媳妇,被邯郸市恶警抓捕,这次绑架几乎和曲周县黄运章同时进行的。

7、2007年2月2号和3号两天,鸡泽县法轮功学员荣花、李红英分别被当地恶警抓进鸡泽县看守所关押。

8、2008年7月12日,鸡泽县公安局恶警突然到段庄村法轮功学员家中翻箱倒柜,将大法书、师父法像和法轮功学员省吃俭用买来的两个录音机、两个mp3抢走。

9、王英,女,鸡泽县法轮功学员。2008年7月15日左右,王英在鸡泽家中被邯郸市恶警绑架并抄家。

10、陈金亮,男,鸡泽县小寨镇陈庄村人。2008年7月13日12点多,县公安局陈淑苹(政保股长、副局长)和另一人到陈金亮家,陈金亮没在家,其妻在屋里,来人口称是公安局的,奥运将近,来家看看不要出去。随后又进来四人(共六人)到处乱翻弄得乱七八糟,把床也抬了,翻出光盘经文资料。紧接着陈金亮从棉花地打药回来,湿衣服没换就给车拉走了,把手机、DVD也都掠走了。恶徒们穿的是便衣开的是黑色轿车,没出任何字据。他们用陈金亮手机里存有子女在外地打工手机号码分别打了电话。子女接到电话后痛哭。

11、2010年(具体时间不详)河北省永年县辛庄堡乡赵庄村法轮功学员郝仙梅、王聚芬被鸡泽县恶警非法劳教一年半。

12、2011年6月11日,邯郸曲周县法轮功学员宋现民在鸡泽县曹庄乡正言堡村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被曹庄派出所绑架到鸡泽县看守所关押。

13、2011年6月15日上午,鸡泽县法轮功学员魏献华在家门口被鸡泽县曹庄派出所人员强行绑架到鸡泽县国保大队。

14、2013年皇历8月初十上午10点左右,鸡泽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书萍带领曹庄派出所等恶警到中砚池村法轮功学员任保平家非法抄家,恶警从他家中非法抄走彩色打印机一台900元,黑白复印机一台1200元,光盘盒五件600元,A4纸五件750元,墨水五瓶100元,真相资料五包100元。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650元。因为任保平当时不在家,恶警逼迫他的家人到邯郸去找,结果还是没有得逞。

15、2013年9月20日左右,鸡泽县国保大队恶警大队长陈书萍带领恶警身着便衣,到鸡泽县小寨镇陈庄村法轮功学员陈金亮家,在敲门不开的情况下,竟然在光天化日下翻墙入院进屋搜查所谓的证据。

四、鸡泽恶人恶报案例

河北邯郸鸡泽县小寨镇派出所所长焦红宾,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带人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掠夺钱财。2004年2月,焦红宾因办案致死人命被抓获问罪,遭到了应有的报应。

贾更申,邯郸鸡泽县双塔镇双塔村人,是曹庄派出所民警。他曾带头抄法轮功学员的家,翻箱倒柜。抢走大法书,谩骂师父,作恶多端。很快他就身患绝症住进了医院。

李希印,现任鸡泽曹庄派出所所长。因迫害大法2002年底曾出车祸受伤。可他仍执迷不悟,还在参与迫害大法,难道真的不怕遭更大的报应吗?

河北鸡泽县曹庄乡一位女法轮功学员一天在地里干活,忽然当地的无赖段光校窜了过来,抓住她的手企图不轨。这位女弟子甩开他并严厉斥责,使他没能得逞。2003年4月初,这个无赖突发心脏病暴死。

原河北省鸡泽县看守所所长裴付海仇视真善忍大法,曾多次毒打大法学员,给大法学员戴背铐,特别邪恶。2003年4月,看守所里的犯人在号内将一名在押人员暴力打死,裴付海被免职。

五、鸡泽恶人榜

贾涛,男,年龄未知,鸡泽县看守所狱医。2002年2月法轮功学员霍俊梅绝食抗议,被粗暴灌食。狱医贾涛毫无人性,将粗硬的塑料管子从鼻子插进去,抽出来,再插进去……直至将鼻腔、食道、胃全部插破。造成霍俊梅吐血、便血。
陈淑平,男,年龄未知,鸡泽县政保股恶警。
黄辰善,男,年龄未知,鸡泽县公安局政保股恶警。
裴付海,男,年龄未知,鸡泽县看守所所长。
孟凡红,性别待查,年龄未知,鸡泽县看守所狱警。

结语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是惨无人道的,本文所综述的河北鸡泽县迫害事例只是无数法轮功学员被邪党迫害的一个缩影。多行不义必自毙。2013年薄熙来、王立军等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高官已经被入狱。原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也被公开拿下,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周永康即将恶报临头,大清算已经开始。

然而,神佛是慈悲的,还在给世人机会,但机会越来越少了。希望那些还在追随江泽民的各级参与迫害大法的“610”人员,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赎罪,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最后机会给自己赎回未来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