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罗江平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致死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中国大陆报道)四川法轮功学员罗江平,二零一二年一月在云南省楚雄州南华县被绑架,遭非法判刑,在云南省第一监狱遭脚镣手铐、超强劳动、单独关小号等迫害,生命垂危,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保外就医放回家,仅五天,于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多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罗江平本人生前亲口说,他是因为被打毒针,而且将手上被打毒针的部位指给家人看,他说毒针部位都是乌黑的。罗江平出狱时骨瘦如柴,云南第一监狱称是肝硬化晚期,所以才保外就医,并且百般刁难家属。家属十二月十六日愤慨对狱方说:“过了今天,明天人还有没有都很难说,你们要把他拖死啊。”可狱方却称“这是手续问题”。

罗江平家住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从小父母离异,在他十几岁时双脚疼痛,饱受腿疼的折磨,由于家里穷,没钱医治,只有在疼痛中苦挨。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按照真善忍法理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通过修炼五套功法,身轻体健,腿疼病不翼而飞。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罗江平却由于坚持修炼使他受益的法轮功多次被米易县公安局、米易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政保科、米易县撒莲镇政府绑架、抓捕、抄家、勒索,二零零二年初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四川德阳监狱遭到多种酷刑折磨及超强度奴役迫害。

在云南被绑架、枉判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罗江平、张吉美(米易法轮功学员)在云南省楚雄州南华县龙川镇山上村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龙川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罗江平被非法关押在南华县看守所,张吉美被关押在楚雄州看守所。

一月十八日,罗江平七十七岁的母亲千里迢迢的赶到南华县,找到南华县国保,要求南华县国保放人。南华县国保大队长马晓云、办事人员纪云以做不了主推脱。因为严重晕车,一路呕吐到南华县的罗母感到来一场非常不容易,下午再找到马晓云、纪云,仅仅要求见罗江平一面(看守所称见人必须有国保的批条),但马晓云以下乡为由避而不见,纪云强制罗母出办公室后,关门扬长而去。罗母为儿子担忧,伤心的哭了,不停的喊着“我儿没有错啊?”,这样哭着、喊着,吐着一路回家,已是晚上十一点钟。

四月十一日下午两点四十分,南华县法院对罗江平、张吉美非法开庭,北京律师为他们做了修炼法轮功合法、宣传法轮功合法的无罪辩护。审判长、公诉人、书记员、审判员都没有挂出姓名。审判员张标恶意打断律师的辩护,阻止、不许罗江平、张吉美说 话。律师辩护要求恢复罗江平、张吉美人身自由。法庭当庭没有宣判,称择日宣判。非法庭审结束后,审判长、审判员和十几个警察围攻律师,威逼律师交出了所有材料才让他们离开法庭。此前四月十日,南六一零”、 政法委杨泽平和马晓云指派公安对律师进行骚扰和威胁。法院的刑庭李庭长、审判员张标直接进入律师住的原尚酒店二零六号房间,要将两律师带到法院,并将律师 合法查阅复印的案件证据“楚处办检发[2012]1号”文件拿走,搞坏律师的电脑,不准律师打印材料,对律师进行跟踪盯梢。

之后罗江平从南华打电话回家,告诉家人,他和张吉美被分别诬判三年半和四年半,他本人准备提起上诉。但直到四月二十三日,家属仍没得到任何电话通知或所谓的裁定书。之后罗江平被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张吉美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两位北京律师,直到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才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会见了罗江平。此前五月十五日,两位北京律师来到云南省第一监狱要求会见当事人——法轮功学员罗江平。进入监狱管理区后就有三个穿黑T恤的男子紧跟其后,还拿出录像机偷偷录像。律师发现后,当场质问这是干什么,三个男子才将录像机收起来。当律师来到监狱狱政科后,律师拿出罗江平母亲签的委托书给一位姓陈的科长,姓陈的科长故意刁难说这份委托书是针对法院的,要求律师从新开具一份针对监狱的委托书,而且要当地派出所出示证明,证明委托人和被委托人的母子关系,陈科长以此为借口不让律师会见当事法轮功学员罗江平。

被迫害命危 家属要人艰难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罗江平的母亲和亲属到云南第一监狱看望罗江平,罗江平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六中队,中队长姓董,打电话给董,董说罗江平在监狱中心医院,要求见罗江平的人都要有身份证。罗江平的家属听说罗江平是肝硬化晚期,急急忙忙赶来看他,在医院看病人没听说要身份证。

在说话的过程中,警察在录音录像。亲友质问警察:你们私自录像录音是侵犯我们的肖像权,是违法的,罗江平人都要被迫害死了,还刁难我们,你们是什么意思?家属说,罗江平的律师见到罗江平的时候,说罗江平身体蛮好的,怎么才三个月的时间,罗江平就肝硬化晚期。警察声称对他挺好的,还说不信你们进去后问他。家属说他超负荷劳动,每天干十多个小时,哪个受得了,你们受得了吗?

最后,三个有身份证的家属被允许去见罗江平。当看到罗江平被用三轮推出来,骨瘦如柴,只有一张皮包着脸,脚和手是肿的,罗江平的母亲说儿子我来看你,儿子说妈我要跟你回家。看到儿子的惨状,罗江平的母亲晕过去了。罗江平看到母亲晕过去,头一偏也晕过去,从三轮上往下滑,被推进去说是抢救。家属说,我们还以为你们把他送到好的医院治疗,你们这的医疗不如外面的好,我们要求弄到外面治疗,或者是保外就医,他们没有答复。

家属出来后,在二监门口等当时照相和带她们去见罗江平的警察出来之后,把他们的车拦下来,说罗江平的事怎么解决。警察下车来和家属谈,他们说你们要求保外就医,我们还要请示上面,要家属明天(十七日)上午到一监谈判。

第二天上午家属打电话给六中队队长董警察,他说到一监,家属到一监后,他们把家属接到里面,他们早已安排有两个摄像机,和录音在那等着家属。家属非常生气,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昨天才警告你们,你们今天还这样。有一个警察在肩膀的衣领边挂了一个很小的录音录像,被家属看见一把抓下来,质问你们这是干什么,他们说是监视器。其中一个警察的警号是5305798,其他警察全部穿着普通警服没有警号。家属说你们骗我们,既然你们没有诚意和我们谈,我们就走了。

罗江平的母亲边哭边说,我要我儿子,我要我儿子跟我回家,给家属说你们走,不要管我,我要和儿子一路。

家属说,我们家里的人目前是不同意接他回家的,只是罗江平有愿望要跟母亲回家,母亲也想带儿子回家,我们为了满足他的愿望才带回家,母亲八十多岁,昨天你们也看到,她见到儿子已经昏死过去,今天我们把母亲也交给你们,因为她要和她儿子一路,我们只好把母亲留在这里。说完,家属全部走了。

走出来,家里的人打电话来,家属赶紧返回去,让警察听电话,警察一个也不愿意听。家属把免提按上,家里人说,“不要管,你们全部回来,出了人命,我们请律师控告他们”。家属走的时候说,你们好好考虑,我母亲八十多岁,家里还有父亲重病在身,我们来的时候都是请人在照顾,罗江平和八十多岁的母亲两条人命在你们手中,如果出了人命,我们和家里人决不会放过你们,今天十二点以前必须答复。

下午家属再次到一监,一监答应给罗江平办保外就医,给家属照相,说是办手续需要,要求签字,并说还要到米易办手续,同时核实两个家属是不是罗江平的亲妹妹,然后才能行。家属表示,人(罗江平)都这样了,过了今天,明天还有人没人都很难说,你们要把他拖死啊。他们说这是手续问题。

云南省第一监狱

地 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东郊王大桥光明路1008号
邮 编: 650216
区 号: 0871
办公室电话:63834000
值班室电话:63834110
传 真: 63834333

职务 办公室电话 手机
杨国栋 监狱长 63837001 13987795189
15987195189
刘思源 政委 63834002 13808700986
李金昆 副监狱长、总经理 63834008 13888224175
马春宏 副监狱长 63834007 13888580777
周诏英 副监狱长 63834393 13888373258
和迎久 副监狱长 63834163 15808850003
丁永忠 副监狱长 63834003 13888590125
李 晔 副政委 63834770 13700627776
邓洪 纪委书记 63834005 15912513166
聂海燕 政治处主任 63834004 13708452027
段宏 工会主席 63834010 13888584139
胡云海 督查专员、副总经理 63834006 13888549636
普明辉 办公室副主任 63834133 13808739909
王慧敏 办公室副主任 63834112 1878717897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