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接上文

四、二零一三年,北京各区县洗脑班罪恶突变猖獗

劳教所解体后,中共妄图用洗脑班、黑监狱等形式延续、替代劳教迫害,解体前,劳教所的恶警们曾威胁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我们外面见,洗脑班见。

1、二零一三年北京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人数

二零一三年,由明慧网报道出来的至少有二十四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这还不包括六至八月劳教所解体后从北京两个劳教所(北京新安劳教所、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被直接劫持到各区洗脑班的人数。

表5: 二零一三年北京各地区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人数

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人数 
东城区 4人 
西城区 2人 
朝阳区 4人 
海淀区 1人 
丰台区 5人 
石景山区 2人 
房山区 2人 
大兴区 2人 
昌平区 1人 
平谷区 1人 

2、二零一三年北京各区县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被曝光出九个

表6:北京九个被曝光洗脑班

序号 名称 地点描述 
1丰台区洗脑班冬天在丰台区京丰宾馆,夏天在丰台区的青龙湖公园小别墅,几座别墅只有洗脑班有个大铁门,牌子挂在铁门里边写着法制培训教育 基地 
2西城区洗脑班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百善镇上东郭村(位于沙河和小汤山附近因非典所建的平房内)
3昌平区洗脑班位于南口镇陈庄村附近,非常隐蔽,周围都是树林
4昌平区虎峪村洗脑班中共邪党中央政府机关工委在北京昌平虎峪办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5朝阳区洗脑班位于东四环王四营
6大兴区洗脑班
7海淀区洗脑班位于海淀温泉驾校附近的聂各庄
8东城区洗脑班位于十三陵明皇度假村洗脑班
9房山区洗脑班位于良乡安庄
此外,密云县、怀柔区610密谋成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北京各区县邪党“610”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各类区级、县级洗脑班九个。其中有丰台区(1个)、昌平区(3个)、朝阳区(1个)、东城区(1个)、房山区(1个)、大兴区(1个)、海淀区(1个)。

五、北京两劳教所迫害疯狂,解体后魔爪伸出所外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三年七月,明慧网报道了25411个劳教迫害案例,其中北京为842个,占全国总案例的3.31%。二零一三年,在中共劳教制度面临彻底解体之际,全国仍有301个被劳教案例,其中六个案例发生在北京。

中共的劳教制度始于五十年代对所谓的“右派”知识分子的迫害,此后也被中共用来迫害因各种冤屈而坚持上访的无辜民众。一九九九年后,劳教制度成为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得心应手的暴力工具。二零一三年,面临解体的北京两劳教所迫害尤为疯狂。

1、北京两劳教所迫害疯狂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北京朝阳区四十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赵迎冬女士,二零一三年一月被非法关押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被恶警打断小腿,导致小腿萎缩,不能行走,去厕所都得爬行。四大队的大队长杜敬彬,以迫害法轮功为资本往上爬,先后被提拔为副大队长,攻坚队大队长。在杜敬彬的授意下,每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关押,吸毒包夹人员利用各种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女子劳教所把各大队不写“五书”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医务室南边楼的三层。从一、二、三大队、戒毒队、护卫队调过去警察、包夹,四个包夹看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全天二十四小时不离身,就连上厕所也紧贴着,睡觉翻个身也向警察汇报。劳教所恶人用各种折磨人的方式加重迫害,强制法轮功学员长期坐一个塑料的儿童小椅子,从早上五点左右坐到晚上十二点,有时候坐的时间会更长。睡眠时间很远低于正常生理需求。

北京女子劳教所还与图牧吉劳教勾结,疯狂迫害北京法轮功学员卢琳。卢琳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恶警恶人的命令指使,多次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嘴被电肿,脸部、下巴多处被电出水泡,还被恶警恶人打耳光,拳脚相加,几次被恶人用屁股坐于胸部,用手掐脖子,差点死过去,肋骨被压断,头部被恶人用金属器砸出一道深深的口子。最后恶警还给卢琳穿束缚衣,即将一双手裹在衣袖里,把衣袖一对拉将两手牢牢绑在胸前成交叉形状,将腿用手铐铐在床头,冬季身体躺在冰冷的光板木床上,(没有床垫和被子)从早到晚,卢琳多次尿在裤裆里,也不能换洗,就这样一次一次用自身的体温将裤烘干。恶警迎桂娟甚至还用拖地的拖布往卢琳的嘴上抹,指使恶人用针扎卢琳,干的事情邪恶至极,完全没有人性。卢琳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被关押在北京市女子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每隔半年就被强行抽血及做胸透检查。整个关押期间,被强行抽血次数高达八至十次之多。这种大量的、频繁的静脉采血及胸透,任何一个具备常识的人都会明白是极为反常的。据劳教所警察讲,他们所用的汽车式移动胸透设备,是中共当局花巨资购买的。在抽血过程中,参与人员完全不按正规操作程序进行,不但伤口不进行消毒处理,且每次抽血量高达一针管。而抽血和胸透的结果,从来不告知本人。人们不禁要问:这到底是“关怀”还是另有图谋?劳教所是否也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链条上的一个可疑环节?

北京市新安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北京团河劳教所解体后,北京市新安劳教所成为迫害北京市男性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在新安劳教所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下蹲、强迫站军姿、走队列,强迫歇斯底里唱赞歌喊口号、打饭前要强迫背诵司法部所谓“二十三号令”,按照播音速度需要十分钟。就餐时,被强迫下蹲喊“队长好,谢谢队长”才能打到饭,每人如此,餐餐如此。同样,上厕所洗漱等日常一切活动都要强迫立定大家集体喊“队长好,谢谢队长”才能进行,一年四季走路要始终靠墙角,进门要大声喊报告,而且要走直角,不能径直走。恶警把这种精神折磨和人格侮辱叫做“规范养成”。

在新安劳教所里,新入的法轮功学员和拒绝洗脑“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要进行所谓的封闭式隔离严管,每天被盗窃、寻衅滋事等劳教人员看管,强迫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宣传片,强迫整天坐儿童椅体罚折磨,腰要挺直,双腿并拢,大小腿之间弯曲成九十度,两手平放在腿上,屁股只能坐小椅子的三分之二,不分年龄大小和身体状况,不允许动一点,不能说话,限制喝水、限制大小便、限制睡眠,万事要打报告。而所谓的看护人员则可以翘着二郎腿、训斥法轮功学员、随意聊黄色段子、交流犯罪经验,每个屋子都有监听和监视设备,队长们却根本不管,在同一监室,真正的违法犯罪者却成了“二队长”了。

法轮功学员韩宇(音)被鼻饲灌食长达一年多,常年被关集训队。法轮功学员王雨、李伟、崔雪蕾、金盛华、徐化全长期被单独包夹关押。法轮功学员高建明、戎伟、曹志诚长期被恶警作为重点骚扰对象。法轮功学员李跃进被北京新安劳教所和公安医院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李增启被关小号,二零一三年二月被迫害出现严重高血压。法轮功学员胡传林被迫害得精神恍惚。

2、解体后魔爪伸出所外

随着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的反迫害以及社会各界的谴责,中共的劳教迫害已经走入穷途末路。七月五日,北京女子劳教所大部份被迫害人员已经走空,八月八日,北京新安劳教所最后一个法轮功学员徐化全被释放。

北京劳教所把被释放回家的法轮功学员分成几大类:提前解教的;保外就医的;所外执行的等等。“所外执行”的往往是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强制他们出所后每周都要给劳教所打一个电话,报告自己的行踪、在干什么;如果离京去外地,还要提前通知劳教所和当地派出所。

在规定打电话的那天,劳教所专门安排警察值班,守在电话机旁接听电话。而且每次总要强调几句,什么“别跟外边人接触”、“就在家老实呆着”云云。如果你没打电话,警察就会当日立即把电话追过来,问为什么没打电话,干什么呢?甚至会跑到你的家里来,进行“回访”,实际是恐吓。

劳教所还想出了一种连坐法,就是让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和亲属与劳教所签订所谓的三方《帮教协议书》,逼迫他们在协议书上签字,确保打电话等非法的监控制度得到落实。一旦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劳教所就给其亲属施加压力,用“签过字”相威胁。

北京怀柔区六十七岁的老太太卢秀珍,二零一三年4月,由于劳教所解体回到家中,但怀柔区“610”、政法委的王伟、徐晓龙、李凤霞等人继续迫害,卢秀珍生活费和其它收入均被剥夺。北京法轮功学员张凤英出所后仍被不法人员骚扰、监控。女子劳教所解体后,朝阳区法轮功学员里丽二零一三年五月份左右被绑架至北京朝阳区王四营的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郭小芳女士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从劳教所出来时,被亚运村街道(户口所在地)及“610”绑架至朝阳区王四营的洗脑班所谓“转化”。

北京大兴区法轮功学员高建明已于七月八日被家人接回,但当地街道和610与劳教所勾结多次对其进行骚扰。而西城法轮功学员刘永平由北京西城“610”和阜内街道综治办从劳教所接出后直接送入位于沙河和小汤山附近的北京西城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金盛华二零一三年七月由二队转集训队,后被释放。法轮功学员崔雪蕾所外执行,人虽被释放,但对其迫害未有放松。

六、北京女子监狱十四年来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逾三百余人

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报道,目前仍然在北京市女子监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约七十多名,多数都是在五十五岁至七十岁左右。自二零零零年以来,被劫持到该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大都是中老年人。其中十二人只有19~20岁。她们被关入监狱后,首先遭暴力、酷刑强制洗脑迫害,不但要限制人身自由,还被迫从事繁重甚至是带有严重污染的奴工劳动。

报道指出:据不完全统计,这十四年来,北京市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至少312人,其中六十至七十岁的大约占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总人数的20%左右;五十多岁的占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数的22%左右;四十多岁的占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数的31%左右;四十岁以下的法轮功学员,占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数的22%。

北京女子监狱现在有四区和八区为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区。四区现任监区长张海娜十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骨干。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陈凤仙,六十多岁,俄语翻译,她一条腿有残疾,经常被拉到没有监控的卫生间里殴打虐待,限制睡眠,坐小凳。长期限制上厕所,有一次竟被逼迫在自己的饭盒里小便。瘫痪的法轮功学员温玉红被抬进女子监狱迫害四年,身有残疾的法轮功学员孙敬平、王丽云被迫做奴工。

孟秀华,五十多岁,因在讲真相中被人恶意举报,被恶党枉判三年半的刑期。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已有两年多。二零一三年,人被迫害得很严重,身体皮肤大面积出现流黄水的疮,黄水流到哪,哪里就溃烂,感染的皮肤碰到衣服后会很疼。监狱的消毒措施就是把她的衣服拿到外边让太阳晒一晒。由于长时间的迫害,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身体出现不正常状态,语言表达也明显不正常,词不达意。即使这样女子监狱仍剥夺她一年的探视权,看到她问题严重了才让家属探视,但仍表示不准保外就医。

七、北京国安绑架、胁迫归国探亲法轮功学员做特务,遭全球曝光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在美国留学的法轮功学员李玥和未婚夫回中国大陆探亲,准备办理结婚手续。一下飞机,二人就被北京国安绑架。国安对他们进行非法审讯和恐吓,套取海外法轮功活动的情报,并威逼他们回美国后给中共做特务。

李玥被国安男女警察戴上眼罩,胁迫到一个离机场半小时开车路程的秘密居民区工作地点。头三天,她被胁迫坐在铁椅子上,后被强迫看洗脑光盘和写“三书”,被胁迫提供所谓海外法轮功情报。

未婚夫冯普下飞机后被一戴眼镜的胖警察打了十个耳光,然后被转送到河北廊坊洗脑班强制洗脑。

在欧美等国家,中共派遣大量特务等在海外骚扰、监视法轮功学员,在自由社会公开煽动仇恨,破坏民主国家的人权、自由、公平、法制等原则,据澳大利亚前外交官陈用林揭露,仅澳洲一地,就有中共特务一千多名。同时中共以国际关系、商贸往来和巨大经济利益向国外政府施压,称“什么人权问题都可以谈,但不能谈法轮功”。

回到美国的李玥不愿意被中共胁迫而为虎作伥,公开揭露了中共的流氓伎俩与卑鄙阴谋。李玥在明慧网上公开揭露了北京国安的可耻行径,中共动用一切国家机器疯狂迫害法轮功的丑恶行为再一次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注:资料来源及参考文献:

“法轮大法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法轮大法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至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迫害真相文章

(全文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