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平台帮助我在海外讲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六十六周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我从中国大陆来到美国圣荷塞儿子家。到美国后,我首先遇到语言不通,不会开车,到同修家学法、到炼功点炼功,都是同修和儿子接送。这让我这个“不愿给别人添麻烦的”人产生了不小的压力。一段时间下来,我觉得这不象修炼人了,真着急,在家中,魔炼心性的关也一个接一个。

二零一二年三月份一次大组学法后交流时,手动平台旧金山小组一协调人介绍了打手动电话的优势和意义。我一听,呀!真是个好消息。后来,我主动与这位协调人联系参加平台打电话救人。经过几位同修的帮助,五月下旬,我能上手动平台打电话了。

开始打状态还可以,几天打下来接听率不高,就感到没有什么动力了,不知不觉中又把打电话当作一个工作在做了,所以人心也就容易被带动。有人听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流露出喜滋滋的情绪,如一晚上没有人接听心中就有点不愉快。这种状态其实已不在法上了,可是自己并未察觉。

一次,我在学法中读到师尊说:“救众生的事情就得你们做,不但要做,大家一定要做好。不是给师父做。说是救度众生,也不全是为他们做,是为你们自己而做。”[1]师尊既然要我们必须得做好,那我就要做好。如何做好呢?我在思考这个问题。师尊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明确的告诉我们以修炼人在大法中修出的纯正的慈悲去救人。我们打电话的平台看似平常,也没有轰轰烈烈的事,但却是个救人之场,救人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我把这当作工作去做,当作任务去完成那就错了。

从法中归正自己后,我要求自己在美西时间下午五点,准时上线(有时受到干扰不能准时,也要求自己尽量早上)这个时间上平台,对我来说有些紧张,因为我把孙子从学校接到家,都到三点四十多了,还要给他弄吃的,督促孙子做功课、有时还要辅导他的中文作业,还要做晚饭,还有一些家务活等。每天我都赶忙做好饭菜后,抓紧时间上平台。所以自打电话以来,我几乎没有正常吃过晚饭,基本上打过电话、发完正念、学完法后,才从电脑桌下来,吃饭洗漱。或者中途儿子给我送点吃的、喝的。

在上平台前,我要求把自己从做常人事的状态中拉回到修炼人状态。打开电脑上平台,先检查一遍上网软件、录音播放软件、耳机及电源线等。然后,对着电话号码发一念:我能拿到你的号码也算有一份缘份,希望你们明白的一面精神起来,主宰自己生命,听电话、明真相,不与邪党为伍,给自己选择个美好未来。然后再拨号码。有时状态好时,效果还真不错,接听率较高,都会出现一晚上有几个人听到四分钟以上的,听十多分钟、二十多分钟、甚至三、四十多分钟的都有。

在平台上也存在有配合问题。去年夏天,有一些国内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的人的电话号码要我们打,我就参加了,并且主动把自己能打电话的时间告诉协调组同修,以便她好掌握各个同修的时间,利于统筹安排。

为了发挥录音真相的作用,我把几个录音带听了很多遍。我听后感觉得真好!从内容到播音员的语调、语气都充分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法的威严。我觉得只要对方能把一个真相录音认真听完,就能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了。所以,我在放录音时,我会非常关注对方从电话中发出的反映,什么样的态度?有几个人听?交谈些什么(说方言就听不懂了)?听录音的反映。比如:有次打医院专案,我开始放“针对参与活摘医院的”广播,对方一女子一听便说:怎么说我们医院呀?另一女子说:胡扯。“啪”一下就挂了。第二次打通后,我就没放“针对参与活摘医院的”广播,改放“针对迫害单位广播”,那个真相语调中缓:“你好,你知道吗?中共用活体摘取器官的方式屠杀法轮功学员贩卖他们的器官做移植。据核查至少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我听见对方那个女子声音:啊!这么多。放了一分多钟,我转放医院活摘真相,这两个女子都听完了。

有时领到的号码是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法院、检察院、政法委、市政府的电话,这样的号码接听率低,我原先的做法是放“针对迫害单位广播”可他们一听“你知道吗?中共用活体摘取器官的方式屠杀法轮功学员……”就“啪”一下就挂了,我一琢磨:这些单位基本上是直接参与迫害的。他们肯定知道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残酷性,有的可能还参与过活摘器官的事。他们害怕我们的电话,尤其是关于活摘的。那我就放“武警举报”或是“中介调查”,让他们知道中共邪党干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的事已经被全球曝光,人证物证都有,正在受到国际社会追查与谴责。哪怕他们不愿意听,就是一开口的那一、二句:“你好,听众朋友下面请听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追查国际报告的一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目击者证词的部份调查录音……”就足以让他们震惊了,有的是害怕不敢听,有的就听下去了。

遇到语音留言的就给他留真相。一次,晋州六一零负责人耿翠霞,她的电话设置了语音留言,电话留言每次四十多秒就自动挂停。我就连续打五次将新版针对公检法真相二分三十秒留言给她,直到再拨不通了为止。

还有,如政府里头的宣传部、组织部、政协、人大之类的电话号码,我琢磨这类虽然没有直接参与迫害,但是他们受中共毒害很深,多数都是既得利益者,对他人的痛苦是不闻不问的。尤其宣传部就是邪党利用谎言来欺骗民众的嘴,他们是深知中共最擅长的是谎言宣传。所以他们也不愿意听我们的电话。有次我领的接力案中,有市政府各部委的电话。打宣传部的时候,第一次,我放的是“针对迫害单位”的录音,那人一听“中共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屠杀法轮功学员”就挂。第二次一通,我还是放这个。就听见里面有人问谁的电话?接电话的说:法轮功的,他们说我们活摘器官。那问话人说:瞎说,是在做宣传,挂掉。我知道这时再接着拨他们的电话,会不接的,我就打别的号码,二十多分钟后再拨,电话一通,我就放“武警举报”他们听到“目击者证词的部份调查录音”时,里面有一人说:听听。就这样,听完“武警举报”录音,紧接着我放“中介调查”“最后忠告”。那天从电话里反映出的声音两男一女至少有三个人。女的说:这还是真的呀?只听两个男声低声说着什么。

派出所的电话相对接听率高一些。“两分钟真相”几乎都会听完。“基层警察”对他们播放也好,基本上只要能听到“真的有铁打的江山吗?据去年香港动向杂志引述消息来源披露……”后面的内容会听下去。因为中国大陆两极分化不公平的待遇他们也是有体会的,尤其中央上层人士的情况消息,他们比较关心。有次一个警察听了十多分钟,把“武警举报”、“基层警察”听完了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口气叹出了他心里的无奈。我马上开口与他说话,他听,就是不吱声,后来他轻轻的把电话挂了。在这件事上,让我看到了自己在口讲与预期达到的效果上还是存在着差距,我今后必须加强这方面的修炼与提高。

还有一次是打手机号码,接通后,里面有两人,一孩子喊:电话!一个女的声:叫他呀。过两秒我就开始放录音了,一男人接过电话一听说:耶,法轮功给我来电话啦!法轮功真伟大!听了两个真相录音,可能有事吧,说了句:再给我来呀。就挂了。我每次反馈时,都把我放什么录音、时间长短及所听到的一些真实反映。让口讲跟進的同修了解一点对方的心理,好对症下药,救度他们。

我在平台打电话,已有半年多了。在这段时间里,我越来越感到这个平台对我太重要了。他不仅帮助我在海外讲真相救人,同时还让我在做这件事情中修炼了自己、破除一些人的观念、得到了提高。

在平台上,我结识了一些同修,在与他们交流中,我常常受益。记得刚开始打十多天,接听率不高,人心也冒出来了“打电话不就是要人听吗?这电话打了没人听,救人管用吗?”甚至还有是否招人嫌的感觉。在一次平台打电话后,交流中一位同修讲:一次给云南某地一个派出所打电话,两天打下来,几乎没人接听,可是几天后,明慧网报道出:这个没接电话的所长把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给放了,还对他说:我再不放你,我们的电话就被海外法轮功打爆了。这个事例对我很触动,也使我认识到:对方即使不听,电话铃声也能解体另外空间操控常人的邪恶因素,照样起到了制止恶人继续行恶,救出同修的作用。也是在救度他们。我决定在手动平台坚守下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