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驱邪魔 坦荡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

苦难度日 神奇得法

我曾经在邪党的基层当过村委书记,在无神论的毒害下,一切向钱看,为了名利奋斗,结果得了一身的病,鼻炎、肠炎、肝炎,而且已经转成了肝硬化,我和家人四处求医,每换一家医院之前,都在心里抱着一丝希望;但每次的一线希望都变成绝望。想尽办法求来的各种偏方,也全无起色。生活于我而言,只是无边的痛苦、绝望;家里的老人在无望之中,偷偷商量着我的后事。

就在那些漫无边际的苦难中,奇迹却悄悄的降临了。有一天晚上,我看到家里的墙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近乎十四寸大小的荧光屏,屏幕上显现出了一个很大的佛,像弥勒佛。我静静的看了大约几秒钟后,屏幕自动消失了。我又惊又喜,又有点不敢相信:是不是佛度我来了?!

大约一个月左右的一天,一个小伙子叫我去他家看录像,内容是有关法轮功的。我问他法轮功是干什么的,他说是修佛修道的。我想我都病成这样了,还能修佛修道吗?带着疑问,也带着试试的想法,我懵懂而又幸运的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法轮常转 师父点悟

在我开始听法的第二天晚上,师父就为我清理身体。在听法的短短九天里,我经常看到法轮在旋转,吃东西时,看到法轮在食物上转,走路甚至坐车时,看到法轮在前面转动着,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和鼓励我。

那时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分,我要去炼功点炼功,有时候贪睡不想起床,就有人在耳边叫“起来炼功去”。有一天晚上,我准备早睡,耳边就有人说:“你修炼不吃苦。”有次碰到两个人吵架,我想为另一个人帮忙说几句话,一抬头却看见一个大法轮在旋转着。我立即意识到师父点化不让说。

随着不断的学法,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有一次梦见捡到一个金盒子,后面有三个人追来说是他们的,还准备打我。梦中我不慌不忙的说:是你的东西我不要。我想看一下盒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就打开了,原来里面坐着一个大佛正对着我微笑。梦醒,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我知道这是师父在考验我,鼓励弟子不是自己的东西一定不能要。

九八年春季的一天早晨,我家果园里几棵多年的枣树被人挖走了。妻子让我找派出所报案,我没有动心。过了两天又有人来说:你家的枣树被某某某挖去栽在他家的园子里了,赶快去要。我仍然未动心。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失与得”的关系,便耐心的劝解妻子。结果两个月后,被挖掉的枣树坑里,又长出了新的枣树苗。

有一次,我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学法,突然看见在桌子上供着师父的法像上升起了一个粉红色的圆球,然后变成一朵莲花,师父法身脚踩着莲花从房顶穿越而过。有时候学法会看见《转法轮》放射出五颜六色的金光;特别是有一天深夜学完法准备收拾睡觉,刚走出房门就看见在晴朗的夜空中师父身披袈裟,顺着我站的方向迎面而来,金色的袈裟在夜风中微微飘起。

就这样师父用各种形式一次次的点悟、一次次的鼓励,让我这个满脑子充斥着无神论流毒的人一步步丢弃谎言与欺骗,开始相信神佛,相信修炼并真正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反迫害 坚定维护法

九九年邪恶疯狂的破坏大法,诬陷师父,我这个曾经在邪党基层当过村书记的人,似乎很自然的成了本地区的重点。县纪委、乡上的副书记等人每天来劝我放弃修炼,把书交出来,我坚决不交。哥哥(同修)怕心较重,说:“不行少交点,应付一下。”我说:“唐僧取经途中遇妖魔,这经不取了吗?”

县纪委、乡上的副书记等多人一齐给我施加压力,他们问我:对中央的这个重大决定是如何看的?我坚定的说了六个字:“捏造、诽谤、陷害。”当时在场的人都很吃惊,说我胆子太大了,对中央的重大决定居然是这种态度。于是又让派出所所长给我施压,所长不让我说大法的好处,却只说电视里邪党的那一套。我反问所长:“假如一个大夫把你的病治好了,你能没良心说他不好吗?你是这种人吗?”他忙说:“不是不是,能说能说。”我又说:“别人问我你的病是怎么好的,我说是某某某大夫治好的,能说不能说?”他说:“能说能说。”由于我一次次的不配合,更成了全县的迫害重点,还点名我是公安局长的专包对像。

一次,公安局长和派出所所长来找我,问:“你再炼没有”。我笑呵呵的回答:“炼着呢!”局长气愤的说:“你们这些反革命分子,围攻中南海。”我很平静的说:“人说话是要负责的,电视上都出来了,说围攻,拿什么围的?拿什么攻的?”局长无话可说。

二零零零年七月,县里和乡上准备在麦子成熟时把我抓起来,然后逼我写悔过书。我得知消息后,于七月十三号再次進京护法。后来听说,全县开乡镇干部大会,会上县委书记说该乡工作做的好,某某(指我)有所“转化”。县委书记话音刚落,办公室主任就汇报北京打来电话说我又在北京上访呢。县委书记就象泄了气的皮球,只好无奈的说: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

“正念显神威”[1] 恶警仓皇逃

我两次進京护法,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成为恶警们的眼中钉。一次,一个恶警把我叫去审讯室,说让我写几个字。这几个字编排出来就是诬蔑大法的一句话。我识破了邪恶的诡计,坚决不予配合,同时两眼正视恶警,心想将这恶警背后的邪魔销毁掉。就这样一想,突然恶警从沙发上起来,慌忙跑了。此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师父加持的无限大、无限大,似乎是要飘起来了一样。那一刻我真正感觉师父就在我的身边,也更加体会到了大法的力量与神奇。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出狱回到了家中。劳教所在给地方公安局的表格上写了三个字:“不转化”。

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家被国保大队查抄,警察并扬言:一张传单,三年劳教。企图再次绑架我。在师父的呵护下,亲戚帮忙给我找了一份在外地煤窑做饭的工作。在那里我专心学法,逢人就讲真相,但那里人很少,有一次我盘坐着打着莲花手印,请师父把有缘人引来我给讲真相。结果第二天真的来了三个人背着行李找活干。晚上我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明白后第二天就走了。

提笔写真相 法轮笔尖转

由于我的出走,当地“610”和乡政府、公安一度非常紧张。四处打听我的行踪,找不到就通过省城过去和我有过来往的人与我联系,结果未成。后又哄骗亲戚,说不抓我,只见一下人。亲戚不知邪恶的阴险,把我叫回来,我向亲戚讲明了邪恶的用心,回到驻地后,就给国保大队长打电话,我问他:“找我干啥?”他说问个事。我说:“问什么就说。”他说:你外出怎么不给公安局打招呼?我说:“法律没有规定公民出去打工还要给警察打招呼的吧?”国保大队长无话可说。后来他叫我“五一”回来一下,我说如果忙就来不了。挂断电话后我想,我应该给他们写真相信讲真相。

当我定下这一念后,慈悲的师父就加持我,我以平和、纯净的心态,在信中给他们讲了大法祛病健身的超常与神奇,讲大法的美好,修炼者思想与道德的提升,讲中共对大法的构陷和我在劳教所亲眼目睹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以事实列举了一个曾经想戒毒却无法摆脱毒瘾的人,在修炼大法后变成了一个远离毒品、道德高尚的人,我告诉他们:这是任何政党、团体、任何一个科学家想做而做不到的。这样一部高德大法,你怎么能说是邪的呢?根据他们的疑惑,我还写了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发真相资料,并引用师父《洪吟二》〈如来〉的诗句:“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告诉他们,圣人下世,用人言这种形式讲真相、测人心,巧妙的衡量着每个人的人心与善念;从而决定着法正人间时好与坏、留与淘。希望他们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善良,顺应天意,否则,将面临的是很可怕、也很悲惨的结局。同时正告他们,违背宪法,知法犯法草菅人命,迫害人的基本人性与人权的严重后果;并一再启发他们的善念,告诉他们如果有一天天象大显或你明白了真相,你会为自己曾经参与了迫害而愧疚的无地自容……

在整个写信的过程中,每每笔尖所到之处,法轮就旋转到哪儿。可以说没有师父的加持,我根本就写不了那封信。就在信发出去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天女散花,大法轮在花中旋转着,非常美妙、殊胜,那种美好无法用人的语言来描述。

当地警察收到我的信后,纠集乡里、县、市委等部门的人员,疯了一样的四处搜捕我,当他们得知我的住址后,很快便驱车前来抓我,但在途中,天空骤降暴雨,迅猛的洪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而我在师父的呵护点化下,早已安全的离开了那里。

后来,我的一位亲戚遇到公安局的人,他说,我的那封信写的太好了。从亲戚的话中我知道看了那份信的人都明白了真相,而且后来的事实也都证实了这一点。

当面讲真相 正念灭邪恶

我的真相信引起了政法委、公安局的关注,邪党“十六”大前,我家来了三车人,乡里、县里、市里都有,我想也许他们都是有缘能得救度的人。一国保科长讲了一些邪党的规定,我静静的发着正念,及时打断他的邪说给予纠正。之后他们让我谈谈我的想法。我说:我的想法在几个月前的信中都谈了,大法洪传这是天意,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我问他们:“电视里说炼法轮功的人精神都不正常,你们今天来了,看看我哪儿不正常?”他们无人回答。一人问我:你都准备做些什么?我回答:“做我应该做的。”他们又问:“什么是你应该做的?”我回答:“我所做的都是我应该做的。”他们一部份人说:好、好。唯有那个科长说我话中有话。他们写了东西要让我签字,我没有签。他们临走时,那个科长握住我的手说“心里要放下,要坦然”,我立刻悟道今天我讲真相,心里没有做到坦坦然然,师父借这位科长的嘴在点醒我。

一年,我村被规划到另一个镇管辖。一天这个镇的派出所所长、司法所长、纪委书记到我家来,看到我家院内院外门上都贴着大法真相对联,气势汹汹让我撕下来。我心里边发着正念边问他们:“撕对联干什么?”他们说我宣传了法轮功。我说:“我贴到你们乡政府门上了吗?大法讲‘真、善、忍’,为什么不让宣传?”派出所所长又说:“你跑到北京干什么去了?”我说:“我本来相信政府,没想到这个党是个不让人学‘真善忍’,不叫人做好人,谁说真话就把谁抓去劳教。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人不得超越宪法之上,你一个国家公务员怎么能这么说话?”在我说话的时候,我的两眼始终正视着他并不停的发着正念。他看着我似乎有点怕,不由自主的说:“我在家门口也捡到了法轮功的碟片,说的是天安门事件。”一听这话,我知道讲真相的机会来了。我接过他的话头,很自然的就把“自焚”伪案的种种破绽讲了一遍,来的人都默默的听着,唯有县纪委书记还让我撕对联,我坚决不予配合,就是不撕。并且郑重告诉他:“你这样做对你不好!”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正念的强大威力面前,一群人最终无言而退。

第二天晚上,公安局长、派出所所长、纪委书记三人来我家,局长一见到我就双手合十,拉了些家常,并说有什么困难需要他帮忙的就说。我说没有。纪委书记又说要给两吨水泥,我答不要。我知道邪恶在不断的变化着花样,寻找着它认为可以下手的地方。但无论它怎么样变化,我始终心不慌、意不乱,静静的发正念。局长见利益没有打动我,就开始说现在的农业政策如何好,农民不纳农业税了,还给补钱。我说:“化肥、农药涨价的差价与交农业税的钱相差无几。”他们见无机可乘,便又开始东拉拉西扯扯,没有再提法轮功和对联的事。临走,所长写了东西让我签字,我还是不签。所长说你看一下,我看了一下便对他说:“这是你写的,是你的认识。我为什么要签字?”他们见无机可乘,就出了门。就在他们出门后,走在最后面的局长竟然回转身来微笑着再次对我双手合十。我意识到,这位局长是真正明白了真相的人啊。而没过几个月,县纪委书记得病死了。

讲真相 送神韵 劝三退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我家来了二男一女。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政法委的。我问政法委的人到我家里来干什么?他们说是来看看我的。我边发正念边把他们让進家里坐下,给他们倒上茶水。他们问我再炼着没有,我说:“炼着呢!”他们让我盘腿给他们看看,我就盘腿坐在床上,他们看我双盘很是吃惊,我就借机给他们讲起了天安门自焚真相是怎么回事,并给他们做了比较,大法修炼的盘腿是单盘、双盘,而自焚者王進东盘坐根本就与大法修炼的盘腿动作相去甚远,两手结印的姿势不一样,王進东被烧到身上都是灰,但放在两腿之间装了汽油的塑料瓶却烧不坏……我说:“这些连三岁的小孩都哄不过去,还能骗了真正修炼的大法弟子吗?这是江泽民、罗干一伙陷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你们千万不要相信。”

讲着讲着,看到一个男的脸色阴沉的一直看着我,我心里赶快求师父加持并清除他身后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我问他们:“看你们好像不是本县人吧?”他们说是市政法委的,并指着那个脸色阴沉的人说:这是政法委书记。我心想,平时想讲还不好找呢,好不容易来了,一定要给他们好好讲讲。于是我接着给他们讲了“藏字石”、预言、《九评共产党》、劝他们早日退出中共保平安。几个人只是默默的听,不说话,但从他们表情上,完全可以看出他们心里是认可我讲的是真实的。

最后他们提出要看看我的房子,我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一直不停的发着正念。当他们進入主房看到我供的师父的法像和敬香的香炉,便问:“你还给你师父敬香吗?”我笑着说:“我师父,我肯定是要敬香的。”临走,我抓紧时机又给他们讲了神韵的美好,并送了神韵光盘。这次虽然没能让他们退出邪党,但我知道,他们已经是完全听明白了我所讲的真相内容,带着明白了真相的喜悦、带着神韵光盘高兴的离开了。

二零一三年三月,亲戚给我找了一份在省城酒店做保安的工作,那里还有几节柜台给客人提供方便,卖烟、酒、饮料等,这给我讲真相、送神韵、劝三退提供了一个很便利的条件。这里客人南来北往,有匆匆过往的,也有休闲等人的。无论什么人,我都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情况,有送神韵的、有送真相光盘或翻墙软件的;有送中外预言的,也有直接劝退的,实在形色匆匆的,我也要找机会把真相币找给他们带上,为他们将来有机会得救打下基础。而对我身边工作的有缘人,我给他们看真相资料、《明慧画报》,他们看明白后劝三退时也很容易。有个员工看完明慧画报后要看《转法轮》,现在已经看了五、六遍了。

有个领导看了《明慧画报》后,我问他有什么感想,他说很震惊,怎么把人活着摘去器官来卖,害的那么惨。我借机给他讲了《九评共产党》,中共邪恶的本质,希望他及家人赶快退出邪党。尽管他还没有表态,但我相信只要我坚持不懈的做下去,每一次铺垫都站在救人的角度尽心去做,最后退出是一定的,也是必然。因为身在大陆的人对邪党的邪恶还是很了解的,只是摄于淫威而已。有个领导从不相信到相信、接受,现在也准备看《转法轮》了。

宾馆酒店,这个场所是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也是邪党官员吃喝嫖赌的场所。在这里我更加感受到师父度人的无量慈悲,也体会到十恶毒世救人的艰难与不易;更深感师父对弟子的时时呵护,此刻,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内心对师父的感恩;今天借此机会,特向伟大的师父说一声:师父,您辛苦了!

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没有师父的时时呵护、没有师父的事事点悟、没有师父的无量慈悲,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写不了;每个大法弟子走过的修炼路上,无一处不浸透着师父的辛苦付出!回想自己走过的十四年风雨历程,有过高兴与自豪,也有过无奈与失落;有很多做的不尽人意的地方;而今,正法進程已是推到了最后,我要加倍珍惜多学法,抓紧救人,走好自己的修炼路,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新年问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