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宜昌市葛洲坝樵湖派出所程锐恶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身为一个女人,湖北省宜昌市葛洲坝樵湖派出所女警程锐,十三年来,被中共谎言与“荣誉”所裹挟、毒害,泯灭了良知,一直跟踪、监视、绑架、“转化”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造成其管辖内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家庭离散。

尤其是二零零四年,程锐步已遭恶报的女恶警徐红、任长霞等的后尘,成为宜昌市中共六一零迫害葛洲坝法轮功学员的 “女干将”。

程锐曾长期监控迫害西坝电厂法轮功学员张延龄、王汉有、龚揽月、姜木香、赵凤菊、刘丹蕊、何冲萍、杜菊英、刘丹涛、王光之,迫害基础公司郑德军及父母、王文玲、张玉唤、陈志安等。多人被抄家,劫持到洗脑班,劳教,判刑,有的已被折磨得病业离世,家破人亡。

认识程锐家的法轮功学员劝她、劝她家老人,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要善待法轮功学员,然而,她仍不知悔改,被中共的名利迷了心窍,不分是非善恶,继续为中共卖命。她曾对法轮功学员叫嚣:“你们是反革命分子。”她家老人也以“这是她的工作”为由搪塞,还经常为程锐当上副所长感到骄傲,却不知道她对法轮功学员做了些什么。据知情人讲,她的弟弟也仗着程锐副所长的地位无法无天。

程锐作恶,殃及丈夫,其丈夫二零零八年患鼻咽癌,受尽煎熬。程锐曾对同事说:这日子过得真难受,不如死了算了。

程锐,女,一九六六年生,四十八岁,家住宜昌市西坝,后结婚搬至大江电厂,又叫右岸电厂。祖籍湖北省丹江口均县人,程锐有一个女儿上大学,丈夫叫刘明君,葛洲坝电厂职工。

程锐小时候是个被亲戚收留的养女,养父程家金,是家族亲戚,她叫姨父,是葛洲坝三百三十老拌合厂开砂石料车的,已去世。养母叫李仁莲,她叫姨妈,住宜昌市上西坝建设路拌合厂九号楼建设路二十-2-204。养父亲生大儿子得了脑瘫死了,就把她这个侄女从老家湖北均县(丹江)接到宜昌葛洲坝,对外声称是亲生女儿。养父小儿子,她的弟弟在老三百三十大修配厂上班,就是现在的葛洲坝机械船舶公司。

一九八七年,程锐二十一岁,从警校毕业,分配在葛洲坝公安局刑警大队当刑警,十三年后,二零零零年,通过竞争上岗到上西坝大桥派出所当副所长,主管户籍。二零零四年,上西坝大桥派出所与下西坝宜昌市派出所合并成“葛洲坝派出所”,程锐又当上西坝“葛洲坝”派出所副所长,这次程锐这个副所长主管国保、维稳,是宜昌市公安局六一零迫害葛洲坝法轮功学员的岗位。

二零零四年,原葛洲坝平湖分局国保大队长女恶警徐红遭报得癌症后,程锐接替徐红,成为宜昌市中共六一零迫害葛洲坝法轮功学员的继任“女干将”。

二零零四年之后,程锐一直亲自带队,卖力配合宜昌市公安局、市国家安全局、市国保赵平、平湖分局国保周向东等,凶狠地迫害葛洲坝西坝(包括电厂)所有中共记录在册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还不断地给程锐各种头衔,要她向“任长霞”(已遭恶报死亡)学习。二零一零年,她被受为“荆楚十大爱民警察”,后来还有什么“宜昌市党代表”,“宜昌市十大女杰”,“宜昌市妇女杰出代表”等,更迷住了程锐的双眼,罩住了她的良心。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份,程锐被宜昌市公安局调离西坝,调任葛洲坝樵湖路派出所副所长,至二零一四年元月,已有一年了。

程锐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二零零零~二零零四年期间,程锐、曹孝平(西坝派出所恶警之一)参与了对西坝基础公司法轮功学员郑德军的迫害。二零零三年春,他们殴打郑德军,造成郑德军休克,后被送医院紧急抢救;二零零三年四月份,郑德军被西坝派出所非法劳教三年,连同一九九九年底的三年劳教,共被非法劳教六年。二零零五年七月下旬,程锐等警察,伙同电厂保卫处迫害西坝电厂法轮功学员张延龄,抄家,打伤张延龄两个女儿,恐吓小孙子,抢走张延龄的私人书籍、电动自行车、mp3、钥匙、手表等值钱物品。程锐还经常指使电厂公安处、退休办迫害张延龄,扣发她退休工资,逼她写“不炼功、不宣传法轮功”的保证书。在长期的压力下,张延龄的丈夫被迫与她离婚了。张延龄为了躲避惊扰,只好不住西坝,到处搬家,最后,原本健康的张延龄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不幸去世。

二零零五年七月的一天晚上,程锐、何婴(葛洲坝基础公司居委会主任)伙同基础公司保卫处余猛等,窜到法轮功学员王正秀家门外猛烈敲门,王正秀拒绝开门,程锐等人拿来专门撬门的撬棍、千斤顶等工具,强行将王正秀的防盗门撬开(防盗门扭曲变形)。警察们非法抄了王正秀的家,并绑架了王正秀的丈夫——七十五岁的陈志安老人。

王正秀老人一生遵纪守法、为人善良,见中共党徒们如土匪般的不法行径,再加上亲人遭绑架迫害,精神上遭受很大刺激。之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差,虽然家人精心照料,但是,最终在二零零六年腊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葛洲坝八公司大法学员何从萍,被其单位领导以开会为名骗到单位,然后被程锐等国保警察强行绑架到武汉洗脑班迫害。何从萍家住西坝,户籍归西坝派出所管,丈夫是电厂职工,因中共迫害,被逼与其离婚,她独自一人生活困难,还要照顾老母。她被绑架,年迈老母,无人照顾。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深夜二点多钟,程锐等警察闯入西坝谭医生家中,将她绑架,并声称要关进洗脑班迫害。谭医生不配合,当时就高喊:“你们要把我送洗脑班,我不去!”连续高喊几遍,周围邻居都被惊醒了,恶警害怕百姓责骂,就用东西堵住了谭医生的嘴,并强行把她拖上车,绑架至武汉洗脑班。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早七点多钟,恶警迫害住铁路分局的法轮功学员龙小林。程锐开始一个人上三楼,拼命地拍龙小林公婆家的窗户和防盗门,骗她出来,说到派出所有事。遭拒绝后,程锐下楼又喊了几个肖家岗派出所身强体壮的男警察上来,不停地拍防盗门,不修炼的龙小林公爹配合恶警开了防盗门。龙小林还没起床,对着卧室木门,几个男恶警同时“砰”的用脚踹烂,门被踢开了,程锐等恶警站床一圈,男警察耍流氓,直接掀开龙小林的被子,一看穿着棉衣、棉裤,两警察扯着龙小林的两胳膊,两警察拖两大腿,头向上,背朝地,大冷天从三楼拖到一楼,拖得龙小林满身是灰。程锐其实早把去洗脑班的面包车停在龙小林家楼下。在车上,龙小林讲真相,程锐说:“你们是反革命分子。”后龙小林在武汉洗脑班被迫害,受尽侮辱和身心摧残。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程锐、伍家区国保警察闯入西坝电厂法轮功学员刘丹涛家中,将他和母亲绑架,刘丹涛家里的贵重物品被洗劫一空。恶警抢走了刘家中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同时西坝法轮功学员赵莲玉家也被程锐洗劫。刘丹涛在宜昌市一看被非法关押了九个月。

二零零九年,刘丹涛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九年以后,电厂单位停发刘丹涛的上班工资三年,三年过后,刘丹涛向单位要工资,程锐及电厂公安六一零恶徒就逼迫刘丹涛写所谓“保证书”、“决裂书”等,要他骂大法,诬蔑大法,并威胁:“你们单位发不发工资,还要看我们派出所的态度。”程锐说:你只要写“决裂书”,就发工资,写假的都行。

二零一零年,程锐等警察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赵莲玉,并洗劫了赵莲玉家,在宜昌西坝派出所里,曹孝平肆意侮辱赵莲玉人格。赵莲玉,六、七十岁,与程锐父辈们一个单位拌合厂的,看着程锐上学、长大,程锐与赵莲玉的儿子是老葛洲坝五中同学。程锐从来不尊重老人。在得知赵莲玉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像发现了新大陆,可找到发挥副所长抓小辫子显威力的机会了。她只要一看见赵莲玉,立刻连呼带喊大叫:“赵莲玉。”上门抄赵莲玉的家时,土匪一样,恶霸之气十足,大声训斥。在同学的面前,把同学和他妈妈赵莲玉一起羞辱。真应了“文化大革命”时的批斗会:“同学反目”,“母子反目”,“师生反目”。从此,赵莲玉一家人再不随便给陌生人开门。

二零零四至二零一零年期间,西坝电厂法轮功学员王汉有老人及家人受原西坝派出所程锐和电厂公安处,六一零长期迫害,高压恐吓骚扰。最后,王汉有老人身心俱伤,被家人强迫送医院,病业离世。

二零一一年十月,电厂退休职工杜菊英到宜昌市夷陵区雾都河镇遭举报,被关在小溪塔夷陵区看守所十五天。后被原西坝程锐及电厂六一零知道了,电厂六一零、公安处指使退休办扣发杜菊英退休工资一千元(全工资三千元),迫害老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杜菊英被单位迫害,丈夫怕受牵连离婚。家中大儿子屈志强被电厂威胁下岗,看管、打骂亲生母亲,不准母亲出门,还配合电厂六一零恶徒把身体健康的母亲,劫持到东山开发区优抚精神病医迫害。杜菊英一度出现过面目呆滞、人心发慌、动作异常(不停抿嘴)行为。从此“母子反目”,大儿子二零零七年遭恶报癌症去世,老婆离了婚。丧子之痛,令人悲伤。不明真相的小儿子屈志鹏也将杜菊英老人当成病人,又送精神病院。真是人伦悲剧。这一点程锐这位“荆楚十大爱民警察”是非常清楚的,杜菊英的座机电话都是被她监听的。

二零一二年五月,西坝郑金花老人在三江桥柱子上贴不干胶,被程锐等恶警发现,他们把老人带到派出所,审问资料是哪来的。程锐还呵斥老人,“你吃着共产党的饭,还反对共产党!”随后,程锐带老人回家,到老人家非法抄家,把大法书、资料等全抄光。老人座机电话也被他们监听。六、七十岁的老人由于惊吓害怕,后出现中风状态,口齿不清,半边手失去知觉,两脚走不了路。儿女只好花钱请保姆,照顾她的日常生活。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晚五点,一女法轮功学员回西坝为父亲过生日,程锐跑到她家,又要绑架她到洗脑班,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向亲人和周围邻居大声揭露他们的恶行,程锐又骗法轮功学员写诬蔑大法的“决裂书”,说写了就不去洗脑班,遭严词拒绝后,灰溜溜的跑了。

二零一二年,十八大前后,西坝谭医生也再次被程锐绑架送到武汉洗脑班,后正念闯出。程锐不停地屡次迫害相同的几个西坝学员,屡次不听劝告。

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三年四月期间,程锐多次骚扰电厂刘丹涛,阻止水电公司给他发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三年四年工资。电厂不给刘丹涛工资,刘丹涛没有了经济收入,老婆、女儿、父母一家人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四年不发工资期间,程锐又以“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三番五次引诱威胁刘丹涛表态,电厂公安处也逼刘丹涛到武汉洗脑班“学习”,最后被刘丹涛严词拒绝。程锐欺人太甚,为了“炼”与“不炼”一句话,竟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生存权,打压迫害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超越警察管辖范围,干涉在职公民享受工资报酬的权利。

二零一二年底,程锐调任樵湖派出所任副所长后,仍不知悔悟,继续执行迫害政策。二零一三年冬,她又到樵湖路机船公司法轮功学员樊昌华家中,上门谈话认人,为以后伺机监控迫害做准备。

正告程锐

在中国大陆,中共党委、六一零、公检法系统,对法轮功学员从没讲过什么法律,有的公务员执法犯法,知法犯法,以权代法,警匪一家。在群众面前扮演的是“爱民模范”警察,在法轮功学员面前,却扭脸变成了政治运动中仇深似海的恶人,什么手段都敢干,什么阴招都敢出,让人看到是流氓土匪一面。

法轮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迫害佛法,迫害修炼人,打击善良,天理不容。如今迫害法轮功的各级人员不断遭报,如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前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长周永康、全国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前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他们的双手沾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犯下反人类的罪行。

此外,前湖北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长吴永文、前宜昌市市长、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等鼓动地方政府迫害法轮功,腐败贪赃枉法,他们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将受到正义审判。


程锐

程锐警号:059498 手机:18972592565
程锐丈夫刘明君 电话:0717-695697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