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修讲真相日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把和同修一块讲真相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一、五月五日(三月二十六)

我们约好集会日去救人,在转盘路处见面,我比平常提前点,从人多的街道去,到见面地点就劝退了二十个人。同修在东南角等我,我们俩人从国道右边人行道往前走,退了几个,同修记上了。

我们转到中间道的右边上,一群司机站在我们前边,是结婚用的车。我问他们入过团吗?有个说是党员,给他退后,那几个说没入过啥。我告诉他们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在今后保平安。有个人翻我车篮里的兜,拿我的真相护身符,我说你是有缘人,拿个吧,挂车上去,念着“法轮大法好”!他一把手抓六个,分给几个司机后,随即上车里就挂上了。

从会场处到南边的集镇上,退有七、八个,送有五个真相护身符。这段还是国道,一辆大客车正在上、下人,我们又退了几个人。我们入了往西去的乡村公路,路上行人和车辆不是太多。在小十字口修车处有几个老先生,我们一讲真相,有个就说:法轮功呗?我们叫他们对村里人说:灾难来时都念“法轮大法好”!

到某村东头,又碰到那个中年病人,以前讲过了。同修给他个真相护身卡,两份真相资料。路北蒜地几个女子一排七人在干着活,我问她们小时候入过队员吗?都不说话。我说现在到处是灾难,退出中共的团员、队员才能保平安哪。她们说都没入过。我让她们回村里叫大家都念“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都能留下来。

中午了,一个退休模样的老先生来到跟前,一问是邪党党员,我说给你退掉党员,开始他不敢谈这事儿。我说你今天碰到我们是缘份,退掉党员身体健康,家庭平安。他说那中。

返回的路上,同修走右边,我走左边,虽是中午,也不时的碰到个人就讲,不时的退个。在路西的村里出来辆三轮电车,老俩口要去县里,我给他们个真相护身符,他们到路东,门面房里出来个年轻人,伸手接住了他妈给他的真相护身符,同修又给他讲了真相。

这次我自己劝退四十七人,同修退三十六人,送真相护身符十八个。

二、五月十日(四月初一)

我八点出去,在东西街到南北街往南不远,就一路顺利的发完了。劝七人退出中共邪党组织,送出两个护身符。到南头转盘处,又退七人,送护身符四个。

同修在东北角处等我,我们切磋几句,顺国道左边里沿往东,开始碰到人就讲真相。我们讲着有时中间路边上有人就过去,有时也到南沿讲。我和同修相互配合,大部份是我讲她记。过了南关十字口东北街角,我们对等车的路人和开三轮的讲了。

我继续往前走,一转脸没看到同修,等了一会,同修推着车急急忙忙的往这边来,她说车轮被塑料布裊住了。同修出来救人,旧势力就是干扰啊。我们讲到会场南边时一商量,就往北入会场了,因为会上人多,我们俩人也隔开了。我顺其自然的,碰到对面过来的、等人的,或摊位的货主,有机会就讲,从南头到北头,三退了十一个。

到西头吃凉皮时,讲了几个小桌边的人,同修讲了卖凉皮的女子。去路西买饮料时,退了店里的老俩口。我们回去时走完南关南段,又讲了店门口的老板,又入了国道,这时国道上人也少了,在南沿也退了几个,我们又转到北沿。到西头时,我们站在路牌子阴凉下切磋了一会,同修记的是三十五人。

我还有段路要走,在过了转盘路往西那段国道上,停着三辆外地大货车,我停在中间车司机的面前,用化名给他退了党员,他又把东边车上的司机叫来,也给他退了党员,西边那位也过来了,也给他退掉了党员,他说是在部队时入的。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安排好的呀,现在中午已过,天气也比较热,这里一没食堂、二没超市,这么大的车,三个人下地下转悠啥啦?我说你们来在这里,也是该在这里得救,你们时时念着“法轮大法好”,回到家乡时,叫家乡人都念,度过这场大劫难,留下的人都是有福的。他们说:谢谢啊!

回家一数数,劝退五十四人,送真相护身符十三个。

三、五月十五日(四月初六)

劳保所叫退休人员去照像,我给同修打了电话,叫她也把这个事办了。早上连着发两次正念,背一页法,我和师父说:师父,我今天不能白跑一趟啊,我要先去救人。

还走东西路,很快发完了真相资料,到南北街的路东讲了个卖青菜的农村妇女,还撵着问了几个问题。南边坐个要饭的,麻胶袋里装的纸盒、瓶子之类的;我给他个真相护身符,叫他天天念着“法轮大法好”!我说你可是个有福的人,一般的人还得不到他。往南走路东停辆三轮车,给车上老头退了队员,给车上妇女个护身符。我这样讲着、退着,到了转盘处,同修没在那。我从东北角、东南角,往南讲到小南关老年公寓就回来了。

路东坐着几个老年人,我先讲俩个搬着凳子回西边的人,又讲还在路边坐的俩个老人,第一个老人不接受护身符。第二个老人要了,我一教他们念“法轮大法好”他就念两遍,我说你比他有福,他竟然举着胳膊、歪着身子大声连着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也不笑,很认真的样子。那个不要符的马上过来了,他把符递给他,我又给他个。他刚一喊的时候,嘴喊的不清楚,好象得过脑血栓,后几声喊的非常清楚。我笑着说他:看你喊的变清楚了。东边小卖部前坐的几个老人院的老人都站起来了,还有部里的几个人也都出来了,都笑着看着他。我感到很神圣,心里非常高兴。

我到照像的地方时,同修也在那里。家人给工作人员打了招呼,我办好出来后,看到两个保安在院子里人群处,我坐在大门外,退了个来照像的和我年龄相仿的妇女。同修过来了,我们一同往东走去,要是我自己可能往西走回去的路。我们迎着过来的人随其自然的讲着。在海河西边路北停着一辆小灰车,车上挂个毛魔头像,上面坐着三个人,我说别挂了,我刚要讲,同修拉我一下,我还是给他们讲明白了:我说毛××死快四十年了,它活着时不断的搞运动,整人,中国人过的饭都吃不饱,可别再挂了。他们也说了不能再挂了。同修说有个是她亲娘家侄子,在教育局工作,她说有机会再给他退了党员。刚才在小南关有个开三轮的前面也挂个小毛头像,我给他讲后也说你说的对,不能再挂了。

我和同修从县委前,十字口,中山街南段,退有十来个。我们又入了国道。路北修车处有几个人,退了俩个,有个没入过啥,另俩个不吭声,我们对他们说:叫家里人都念着“法轮大法好”!他们都点了头。南沿路边有个人,我推车去了南沿,陆陆续续的该得救的人都出现了:挖下水道的好几个人都听到了真相,退了俩人;往前走,车边站几个人,有俩个是党员的,一讲都顺利的退掉了。有个保安人员是个老头,我以前认为保安人员不好讲,这次给他讲接受的非常顺利,我们往西给另几个人讲时他又撵过去说“记住‘法轮大法好’吧,有好处”。

在回家的路上我又退几人。我自己记的退掉党、团、队员五十三人,同修记的退二十四人,送出护身符十三个。这次同修出来也带动了我,我们不觉得时间长,其实都是坚持四、五个小时。一个集会上才出来一次,既出来了尽量多坚持些时间。

四、五月二十五日(四月十六)

这几天都是走的东西大街,入南北大道,几盒神韵都发给了有影碟机的有缘人。到转盘时也达到了我的理想:退有二十二个人了。今天七点二十分出来,到转盘时才八点多一点,我想着同修还来不到,先到国道上转一会,回来再和同修去西南道上讲。我抬头一看,同修在前面有十来步的地方站着,我俩上国道,有时一人路北,一人路南;有时都在中间路沿,顺其自然的往前讲着。

在快到南关外十字路南沿,小修理部门口,有个要饭的老头脖子上挂个兜在要钱,两胳膊耷拉着不会动,我给他两张真相币,叫他念着“法轮大法好”!我一看小屋里的两个正说话的人,都是黄瘦黄瘦的,招手把他们叫出来,一人给个真相护身符,叫他们没事就念“法轮大法好”!他们都是满脸笑容的答应着。千万年的等待就在这一刻!

同修问往哪走?我说往南再往西,又到第一次走的乡村水泥道。我们往南走,路西边是掘蒜的农民,同修在地头边退了几个人,我给来路上的青年人退了队员,给他个护身符,叫他们村庄的人都念“法轮大法好”!往南往西的拐弯处地头边,三个人在掘蒜,同修给他们讲了真相,我给那个腿有残疾的人护身符,叫他们让村里的人都念“法轮大法好”!他们笑着答应了。我们沿路西行,同修在南沿,我在北沿。有过路的,有在路边上说话的,有在收拾路边种的蔬菜的,有机会就讲。路两边的田地里,都是一家一家掘蒜的人。

神圣的事刚过去,紧接着就来了一大关。杨庙东头有辆正装蒜的大货车,我从车北边过去,讲了车上装蒜的三个人,退了俩个。当我从车南边到车西边,给坐在小凳子上的人讲三退的事,同修拉我一下。这个三十多岁的长胖脸的人抓住我的电车后轱辘说:别走了,我给派出所打电话。上次碰到你,我的摩托车也丢啦!我说我干啥坏事了?打人了?贪污了?偷东西了?回忆上次有几年了,也是有辆大车,我给他讲真相,他根本不听,听他说话邪恶,就走啦。我说你别打电话了,派出所所长也不管这事,给自己积点福德,别连累了家人。他说我就是叫所长来,我就是跟着共产党管这事。我说这个党是从外国引来的,中国五千年文明,哪有这个西方来的党?我说现在迫害法轮功十四年了,老百姓也都知道法轮功是救人的,外国一百多个国家都有人炼法轮功。我又给他讲了文革结束后,迫害老干部的公安局长自杀的事。 讲啥都不听,他一味的坚持打着电话。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是不是我没做到善,我想叫这人和他家人同化大法,得到救度。就这一念,师父给我做了主。他得到了教训,也救了他。

我对同修说坐下发正念。不一会,警车真的来了,从车里下来了三个小警察。我对着三个小警察、还有举报我的人发出正念:清除这几个人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叫这几个人都同化大法,善待大法弟子。那人开始说我不在家里干活,上次弄走他的摩托。我说谁能相信我能偷你一辆摩托?一个警察问:资料呢?我说:没资料!一个小警察翻我的车篮,抓起护身符放下了,抓起三退名单放下了,又抓一次又放下了。刚才问资料的年轻警察拽下钥匙,开开小车斗,一把抓住了同修给我的《庆祝第十四届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刊》。小册子封面是大法弟子家属篆刻的“真善忍好”,后面是篆刻的“法轮大法好”!里面五篇大法弟子的文章:有九十多岁的老母帮修炼的女儿给世人三退的事;有大法弟子和家人病重平安度过难关的事;有几十年病重治不好准备寻死,大法弟子给她讲真相、送书、教功的事。也有近几年走進来的,三件事做的非常好的事。我连看了两遍。

年轻警察拿着特刊,把车调到西边路北,上车去看能受益的文章去了。同修趁机会回去了。打电话的人说:走了一个,开车撵去吧。没人理他。一会又说两次,都没人答他的腔。这些警察这几年接触大法弟子次数多了,都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明真相的都不去再犯罪了。一个小警察又问:哪里的?我说就这一片的,他说:得有个名啊?我用手一指:就这一片!打电话的人又开始说我的事:我就看不惯这事,胡跑的啥呀?我说我们是在救人,你要想管去管大贪污犯去。那个小警察说:你走吧!我说:谢谢!我站起来,推好电车,对着打电话的人,对着村民,对着警察说:大灾难真的快来了,回去好好看看吧,好人都能留下来!我走了!

我沿路往西继续讲真相,正给一个用三轮车往家拉蒜的人讲着,这时四面的喜鹊都飞来了,东南树上有喜鹊叫,南边有喜鹊叫,西北也有喜鹊叫,我前边的斜路上的树上也有两只喜鹊往这边叫着。前几年有次来到这里讲真相救人也出现了众多喜鹊这样在地上、房上、树上欢快嬉闹鸣唱的场景!

今天共劝退四十七人,送出护身符十五个。回到家,我给同修打手机,同修说她正和其他同修给我发正念呢!

从五月五日到五月三十日我俩出来六次,共退三百九十六人,比我自己时多退一百人。从这次我们一块去救人,也触动了其他同修,在街上碰到一位同修也说要走出来救人。正好同修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连看二十多遍,师父讲:“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大法弟子的圆满绝对不是个人的圆满,一定在救度众生中,带领无数的众生圆满。每个人都是!”[1]师父还讲:“真的心里不装着害怕,坦坦荡荡,做着该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没有害怕。”

同修们,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出来救人吧,师父都铺好了路,我们应该出来多救人,众生都在等着呢!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