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女子监狱酷刑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以来,长春女子监狱各届监狱长和恶警采取酷刑洗脑,每个被关进长春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有些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非死即伤残。

每个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入长春女子监狱时,就被分配到“教育监区”,现在叫八监区。首先恶党狱警就派两个包夹(刑事犯,都是些心狠手辣的邪恶之徒)看管法轮功学员,外派两个帮教(犹大)。

“坐板”洗脑

刚入监舍,帮教配合包夹叫法轮功学员“反省”。反省过程中,叫法轮功学员背监规。从早上四点五十分钟起床,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外,屁股不许离开小板凳。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十二点。有的学员屁股都坐得没有皮了。帮教强迫法轮功学员反复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和诽谤大法、诬蔑师父的盘片。如果法轮功学员说那是假的,帮教和包夹一起大声骂、训她,这时,包夹就对法轮功学员百般刁难,不许说话,不许睡觉。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坐着,必须把两条腿并拢,手放在膝盖上。有的人长时间勾勾腿,受不了,把腿伸一下,就遭到包夹的打骂。什么叫“画地为牢”?小凳就是法轮功学员的牢。法轮功学员吃饭、上厕所,必须经过包夹同意,不然不许离开小凳一步。有时十二点,才允许上床休息。最后,还要威逼写“五书”。

包夹和帮教实施酷刑“转化”

监狱把法轮功学员分四个小队,有大队长狱警倪某,每个小队还有专管的狱警。如果每个小队有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扣狱警的奖金三千元。狱警就交由包夹和帮教实施“转化”迫害,并与她们的得分和减刑联系起来。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任意打骂、蹲小号、上绳,都是经过恶警批准。

“课堂”洗脑

对被迫“转化”的学员在四楼“上课”,每天帮教讲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拿这些东西跟大法师父的法对比,进行诬蔑大法。每天八、九堂课,每一堂课有一个帮教讲。每天布置很多作业,上课有恶警派班长监督。

班长叫钟熙梅,对法轮功很仇视,是恶警的帮凶。她以前是舍长,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很残忍,后来遭了恶报,得了子宫瘤,手术拿出瘤子,不能生育。就这样还不悔改,出院后,恶警命她当班长,她对法轮功学员很凶,哪个没完成作业,就上狱警处汇报,狱警就把没“转化”的学员送三楼进行严管迫害。

监狱长贾某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

监狱长贾某在位时,为人很邪恶,他对法轮功学员非常残忍。在这期间打死、打残法轮功学员时有发生。如法轮功学员陈桂琴绝食抗议酷刑折磨,二零一一年去世,于翠兰、刘霞两人遭受过各种酷刑,最后,于翠兰被打成残废,心脏、肾脏严重受损,每天小便都困难。

法轮功学员刘霞被包夹姜凤英、李雪娜迫害得骨瘦如柴,头发被拽得一绺一绺的,被迫害得大便都便在裤里,上绳时,邪恶之徒还上去压,一人打一阵。大冬天,把她衣服扒光,门窗打开,包夹都穿的棉衣,把刘霞按在窗台边冻。寒风刺骨,刘霞差一点昏过去。到现在,刘霞一年四季都穿棉衣,走路很吃力。

监狱长贾某非常残忍,监狱伙食不但不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紧跟江氏流氓那一套,打死算白死,将很多学员打残、折磨出病。贾某最后因贪污受贿被双规,其实在中共政治斗争中失势,也是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

监狱长武某继续迫害 手段毒辣

贾监狱长被抓起来以后,后来有一个监狱长武某,她是恶党的忠实走狗,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很毒辣。二零一一年,队长倪某转到别的监区,换张姓队长和孙姓队长管教育监区,她们也按照恶党的迫害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延吉法轮功学员朱喜玉因不“转化”,关小号几个月,受尽了包夹打骂,不得已绝食反迫害。刑事犯天天给灌食,最后得了肺结核病。

二零一一年底,有个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岁,入监不几天,就被迫害死了。送医院抢救时,人早就死了。据医院的人说,死时脸发紫,好象憋死的。

德惠有个法轮功学员孙秀霞,后搬到长春。据说,她从二零零零年~二零一二年多次被绑架、劳教,只在家过了四个年。最后这次被枉判十年刑,丈夫被枉判三年。她修炼很坚定,坚决不“转化”,在老监狱五楼被关小号,平躺上绳三天,最后狱警命人将她吊起来七天,后来,孙秀霞心脏严重受损,昏死过去,监狱怕担责任急忙用担架抬到医院抢救。

孙秀霞年轻时的照片
孙秀霞年轻时的照片

回来后,将孙秀霞送到四楼,以后多次出现送医院抢救。就这样,恶警也不放过她,又送到三楼进行严管,派两个心狠手辣的包夹,一个叫田桂平,一个叫韩丽丽对她进行迫害。坐着让她双手举过头顶,本来心脏就不好,受不了,也不许放下。有一次,孙秀霞洗衣服没有经过包夹批准,被刑事犯田桂平、韩丽丽殴打,孙秀霞心脏病犯了,就这样,也不让她住院,每天两个包夹架着去医院打针,没几天,孙秀霞就被迫害致死。孙秀霞家属来监狱追究责任,恶警把心电图拿出来,说她是死于心脏病,与她们没有关系。恶警掩盖实质,其实是把人折磨出心脏病导致死亡。

孙秀霞被迫害致死时的照片
孙秀霞被迫害致死时的照片

恶党监狱给法轮功学员上课时,经常听到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大声哭喊、惊叫。这时,包夹和犹大就赶快关门不让我们听。监狱长武某把队长孙某调走,又调来恶警队长倪某,她对法轮功学员更狠毒。

二大队有个长春大法弟子叫郭文帅,入监两年多也不“转化”。长期住院绝食反迫害,最后回到监舍,每天恶警派恶徒刑事犯韩丽丽和一个包夹架着去医院灌食,腰都直不起来。要不是有两个人架着她,那就真趴在地上走不了。就这样,每次走在走廊时,大家都听她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恶徒韩丽丽就用帽子堵她的嘴。

三小队有个法轮功学员姓高,因不“转化”经常被包夹打的大哭,后来被关了十五天小号,出来时,人瘦了很多。究竟被包夹折磨的怎样?可想而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