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洗脑班的残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三十日】我九六年有幸得法,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是慈悲伟大师尊的时时呵护,在同修们的相互扶持中,一路走来,才使我在巨难中没有倒下,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下,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无怨无悔。

老科长:“就凭你的变化,我相信大法好”

我是一名破产企业的会计。修炼法轮大法前的我,身体、工作、婚姻都处于人生的最低谷,妇科病、气管炎折磨的我浑身无力,二十多岁的人脸色黯淡的如四十岁,微薄的收入基本都送到医院治病。后来单位破产。找的丈夫也不如意,前途看不到一点光明。单位的同事曾开玩笑说:“你这身体,生个娃都难。”

一九九六年元月,久卧病床十七年的母亲,一朝得法,炼法轮功仅仅一月,就离开病床,到处炼功洪法。看到母亲的变化,抱着减轻病痛的目地,我也走入大法修炼。但因受邪党“无神论”的影响,我理解师尊的《转法轮》有障碍,即使这样,慈悲的师父还是为我清理身体。

随着不断炼功,我有了健康的女儿,家庭也趋于和睦。有了健康的身体,我又找到新工作,真切的感受到大法带给我希望和光明。以前,因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科室里跟科长经常吵架;修炼后,以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

老科长见我就说:“就凭你的变化(身体、脾气),我相信大法好!”

信师信法,破除洗脑班残忍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父亲所在单位“六一零”伙同我户口所在地派出所,派人跟踪、盯梢我,在我打工单位楼下,盯着我的自行车,将下班后,准备骑车回家的我非法推入警车,直接拉到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洗脑班,我被夹持在两个紧张万分的警察中间,一路上我大声的告诉他们: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赶快“三退”自保。

一進洗脑班,我就被恶人日夜铐在地下室的高低床床头,不能坐、不能站,手臂钻心的疼。抱着善念,告诉陪员大法好,讲真相,陪员把自己的拖鞋让我换上,以减轻我的痛苦。半夜里,怕我冷,将自己的衣服披在我身上。我告诉她们,她们的善念会得到回报。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一拨一拨的来人守着“转化”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大法弟子。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我就是背师父讲的法、发正念。晚上睡觉梦到自己在飞,上到高高的楼台上,咬一下楼砖,都是甜的,洗脑班的恶人在楼台下小的什么都不是。白天来人就从各个方面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三退的重要性,做“转化”的警察对陪员说:好好跟着学!

母亲因过度担心我的安危而病倒,年迈的父亲天天跑派出所、“六一零”等处不停的向他们要人,明确正告抓我的人:你们就为了自己升官发财,抓我女儿的。他们理亏,陪我父亲来看我,指给我父亲下命令抓我的是谁。女儿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父亲迷上了麻将,孩子经常挨饿,九岁的孩子,和面给自己做饼子,烙出夹生的饼子充饥,常常一个人开着灯,和衣睡着,头发蓬乱,衣服没人洗。但爷爷带她去看我时,不怨妈妈,只是紧紧的抱着我流泪。

洗脑班恶首看无法达到“转化”我的目地,就以我不打扫卫生为由,将我戴上手铐拉到禁闭室,铐在冰冷的铁门上。禁闭室当时有两个男同修已被恶人惨无人性的白天黑夜的吊铐了七八十天,其中一个学员放下来吃饭时,一头栽在地上,头上的伤口缝了好几针,又被吊上去,真是惨无人道呀。时间不长,我的腿脚就肿的很粗,手腕、两臂钻心的疼,看守的陪员,躲过恶警、恶人的监视,小声的安慰,尽自己的能力,让大法学员有稍稍的缓解,背后伤心的流泪。

在无休止的剧痛中,长期缺乏睡眠的迷糊中,我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不停的背法、发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及世人的邪恶因素,决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心中向师尊求救,恍惚间清楚的感到自己坐在藤椅中,两手交叉在前,没有痛苦,真自在。

感恩师尊的慈悲呵护,十四天后,我被带离禁闭室,手脚、腿黑肿变形,手臂致残,无法抬起,明白真相的陪员抱着我哭,痛骂恶人没有人性,愿意听我讲大法真相,退出恶党组织,背着警察背法、炼功。

有一个农村来的十六岁少女,患有突然晕倒、不省人事的怪病,因此辍学,她听明白大法真相后,积极跟我学法炼功,暗中保护大法弟子。一次又晕倒后,被几个人抬回房间,一直不清醒,嘴里喊着“不喝!不喝……”手来回拨拉,就是醒不来,大法弟子一直在她耳边呼喊她的名字,让她念“法轮大法好!”慢慢的孩子醒过来了,无缘无故,脸上鼻青脸肿,象是被人打过,她告诉周围的人:在楼道里,看到两个长相狰狞的黑面人,将她带到阎王殿,她去世的奶奶端着迷魂汤,强行让她喝,因她不喝,被扇耳光。后来她看到大法弟子在天上飞,是漂亮的仙女形象,喊着她的名字,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阎王就说:再给你十年的寿。这样她就醒了。当时她的事对黑窝的恶人、陪员震撼很大,这孩子的怪病也好了,后来她一直保护大法弟子,对其他恶人的恐吓也不惧怕。不久也离开了那里。

一个星期后,我的手脚基本不肿了,一直坚持炼功。洗脑班的恶人通知我父亲所在单位的“六一零”将我接回。整整七个月,我才回到家中,回家后我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正常。

虽然洗脑班将我长期非法关押、吊铐致残,但邪党恶人仍不放过我,我父亲单位“六一零”人员三天两头到父亲家骚扰,逼我“转化”,后又强制停了弟弟的工作,胁迫我,无奈,我被迫又一次离开女儿,流离失所。

现在,女儿也在苦难中长大,我又找了一份合适的工作,前夫及其父母家人也明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对女儿也很关心。因为修炼大法,我的内心平静踏实,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大法真相,希望更多的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早日退出恶党组织,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