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4/2014)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

  • 辽宁女子监狱近期罪恶曝光

  • 河南第三劳教所(许昌)恶行:每晚逼迫集体宣毒誓

  • 黑龙江农垦公安局长徐连斌的犯罪事实

  • 天津市西青公安分局警察刘志成恶行

  • 辽宁女子监狱近期罪恶曝光

    辽宁女子监狱位于沈阳最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附近,在辽宁省内被判刑的女子都关在此监狱,大约有十分之一是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被投入监狱后,普通犯人在入监队培训一个月左右分到各个监区,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直接分到各监区,由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区长接到本监区,直接分到各个小队,派两个犯人作为“包夹”,逼迫“转化”。与小队的所有犯人隔离,小队的犯人狱头每天打探消息向小队长汇报。

    恶警通常对包夹们说:不管用什么办法,“转化”就行。所以包夹的犯人可以任意打骂法轮功学员,他们采用的方法是:罚站、罚蹲、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捆绑、吊铐、屎尿直接拉在被子里不让换洗,强迫“转化”。被非法关押迫害在八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王金凤就遭受了这样的折磨。犯人号头为了完成恶警交给的任务减刑,时常对王金凤大打出手,揪头发往墙上撞。犯人们打人时,把王金凤的眼睛蒙上,然后,几个人大打出手,之后,谁也不承认是它打的,警察小队长假装不知道,还装“好人”,一边对法轮功学员残忍的迫害,还不让家属接见。迫害王金凤的犯人号头叫王晓红,沈阳人(贩毒罪犯)。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管理”是该说的说,该做的做,该骂的骂,任何罪犯都可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迫“转化”出工后,警察小队长下令,不许和法轮功学员说话,包夹的罪犯严加看管,在邪党的统治下,这些犯人都在出卖良心,参与迫害(也有少数犯人不参与)。监狱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王金凤出工后由于不配合邪恶的指使,在今年2013年5月的一天,被罪犯王冬佳大打出手,踢打之后,揪王金凤的头发往地上撞,王金凤当时被撞昏迷,王冬佳等几个犯人则拽着她的腿就往外拖,头在地上拖着走,被送医院住了几天,还没好就被送回车间逼迫干活。

    当时的监区长代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监区长崔杰,小队长李靖。王冬佳这个抢劫犯以打人,骂人为乐,以整人为荣,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能。

    听说有个叫陈尚的法轮功学员,好几年了,始终不“转化”,受尽了折磨迫害,具体情况不详,因为不转化的学员不让出工,永远隔离,由犯人看管,消息传不出来,这是八监区行为。


    河南第三劳教所(许昌)恶行:每晚逼迫集体宣毒誓

    河南第三劳教所迫害其非法关押的人员,除了从早到晚强制超体力劳动、剥夺人身自由等各种邪恶手段之外,还逼迫在押人员每晚睡觉前必须在当班警察的监督下集体宣誓,也可以说是许昌劳教所每天活活折磨在押人员的最后一道鬼门关,宣誓内容早已由劳教所制定好,用油漆写在类似学校教室的大方板上,全是讨好邪党、诬蔑大法等的邪恶言词。如有一人抵制,整个监舍的人员都别想睡觉。

    普通在押人员一般没人抵制,管你让念什么,只要能睡觉就行;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重复那些邪恶谎言。一旦有谁抵制,班长(由劳教所故意挑选、培植的在押犯人,一般都是二进宫,甚至多进宫的严重社会流氓、抢劫犯或者更严重的犯罪如李刚、聂勇等,他们都是惯犯,心狠手辣,自知在社会上没有栖身之地,不好混,就把劳教所当成了“家”,马上大骂,大打出手、拳脚相加,接着再把你送到没人的暗室使用更残忍的整治手段。如法轮功学员王超有,有一天晚上班长整治他时,用胳膊粗的木棍都被打断,他所遭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班长之所以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为了换取特权和减期。之后,再由恶警来进行惩罚,借口是所谓的违规违纪,先用劳教所的邪恶规定来扣上大帽子,接下来就野蛮的动刑:烟头烫、电棍电、麻绳捆或其它邪招。烟头烫要烫人的脸,电棍电要脱光衣服,麻绳捆也要脱去衣服。麻绳捆时搭在脖子上,然后分别绕到双臂至手腕,再把双手反背捆绑,再把绳头从背后穿过提起,绳紧至两手腕与肩平或超过脖子,不能再紧为止,然后再烟头烫脸,电棍电前胸心窝、两肋等处,再用脚踏双脚尖或者用拳头大的橡胶疙瘩打脚面等处。

    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整人恶招,许昌劳教所的恶警都能想出用上。恶警许水旺与许阻圣整人之狠毒,可谓许昌劳教所的“酷刑发明大王”邪恶至极,毫无人性,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酷刑的反复使用,直到把人的身体致残、意志整垮,邪警这时就达到目的,再逼你写三书,讨好上司转教办(610驻劳教所特务机构),邀功领赏。

    邪恶的许昌劳教所,为什么要逼人宣誓,认可自己是一名劳教人员呢?实质是劳教所明知自己违法,为了使自己整人合法化,就给在押人员强扣罪名,不许争辩。这是邪党对人权、人格最严重的侵犯与剥夺,他们草菅人命,毫无人性的诬蔑大法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劳教所不法警察才是真正的违法犯罪分子。


    黑龙江农垦公安局长徐连斌的犯罪事实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徐连斌积极参与迫害,得到了中共当局的认可并得到提升与重用。据悉,徐连斌二零一三年由宝泉岭农垦分局公安局长,上任农垦总局公安局长,经常给各个管理局开电视、电话会议,预谋迫害农垦系统的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徐连斌二零零八年在任红兴隆农垦分局公安副局长时,借“奥运”之名对非法关押在红兴隆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徐连斌让狱警给陈健砸上手铐、脚镣,狱警和武警给陈健上背铐,一直从五月二十五日背铐到六月三十日。在这三十七天的酷刑折磨中,陈健吃饭需要别人喂,上厕所需要别人帮忙,晚上睡觉也不给打开,背铐着睡,只是在被非法提审时背铐变成前铐。徐连斌对陈健说:“对你们法轮功不讲人权。”陈健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次徐连斌来“巡号”,把法轮功学员李宪忠叫到管教办公室,问北兴机关等单位还有谁炼法轮功。李宪忠说不知道。他就说:看你戴小镣子戴的挺舒服。就把六十斤重的脚镣子给他戴上了。李宪忠被强制戴了七天,后来因为戴了脚镣子磨破皮了,出了血才拿下来。

    二零零八年六月,徐连斌给法轮功学员于有戴六十斤脚镣背铐三十天,并说不交代就戴一年,让他把牢底坐穿。徐有一次巡廊,对法轮功学员说:“对你们法轮功不讲什么法律,就是无限期羁押。”同年七月,徐用鞋底打法轮功女学员的脸,并说这回不喊‘法轮大法好’了吧,还是鞋底管用。

    二零零八年九月,法轮功学员齐双元在红兴隆农垦看守所被强行戴上手铐、脚镣,一段时间被迫害的出现抽搐,齐妻拿着齐的病历(齐以前得过脑出血,有桦川县人民医院病历)给副局长徐连斌看。徐连斌无赖地指着齐妻让她滚出去,威胁她:看守所不是没死过人。

    徐连斌自红兴隆公安副局长调任宝泉岭管局公安局任局长后指使警察抓捕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在宝泉岭农场公安局局长张树鹏的带领下,土匪似的翻墙闯入法轮功学员李桂云家中,打人、抄家、抢劫,并绑架了李桂云、赵洪玉、戚秀梅、刘洪斌、刘贵、吕成英、王凤玉、胡冬灵等八名法轮功学员。

    善恶必报。请被徐连斌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将迫害经过上明慧网曝光,并请提供徐连斌的个人详细资料如:电话、住址、年龄、身份证号码、警号,及亲属朋友的相关详细信息。希望徐连斌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及家人积点阴德、留条后路。


    天津市西青公安分局警察刘志成恶行

    法轮功学员袁守春,河北省黄骅市人,二零零四年在天津轻工职业技术学院读大三。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多,袁守春在天津市西青区第三中学自行车棚内粘贴法轮功不干胶传单时,被某教师恶告。西青公安分局警察刘志军将袁守春绑架到分局,并与另外两警察对袁守春非法审讯一夜。第二天早上四点多,将袁守春关进西青看守所。在看守所两个月期间,袁守春被逼天天干活,被打骂,刘志成等人对他非法提审十几次。

    袁守春被迫害的消息及时被明慧网曝光后,得到海内外同修的声援,刘志成等人接到真相电话,非但没有停止对袁守春的迫害,反而变本加厉,以袁守春粘贴法轮功真相传单、给同学讲真相为由,将袁守春非法劳教一年半,劫持到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迫害。

    在袁守春被非法劳教迫害期间,刘志成等人仍不死心,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刘志成和另一恶警赶到劳教所,对袁守春进行所谓调查,诱骗袁守春说:“我们也可以帮你,你也得表示点诚意。”袁守春不配合邪恶,什么也没说。袁守春被迫害,给他的家人及同学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