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的药物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一位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对家人透露:那些从监狱、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或身体不好,或半年后就莫明死去,是因为他们给法轮功学员下药。

北京女子劳教所90%非法关押的是法轮功学员,以减期和特殊待遇为诱饵、威逼恐吓为手段,利用“黄赌毒盗”人员为工具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单独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饭菜分配都在大厅由警察和小哨(所谓的值班员由“黄赌毒盗”人员组成)操作。北京人吸毒者杨美辉、姜秀杰就是投药者之一。

劳教所里劳动负荷重,心理压力大,各种身体和精神的迫害下,使得很多老年法轮功学员身体各项指标下降、身心极度疲惫,但都硬撑着。警察们冷眼窃笑,就等着你说身体不适,警察们就立即带你去就医,接下来就是长期的药物迫害有增无减,直至出所。你拒绝服药,就会包夹你,单独管理。时任七大队长的李守芬就曾公开叫嚣:肖尧她以为没吃药呢,我都让人掺和在每天的饭菜里了。

吸毒人员杨美辉包夹法轮功学员崔佩英时,就常常出手下药,年仅50多岁、以前身体非常健康的崔佩英出所不久就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离世了。

法轮功学员成钰静,在各种不明药物迫害下,30多岁研究生毕业的她,变得神经出了问题(从包夹口中得知),劳教所私下将她转走了,是原七大队姓武的警察送走的。

2010年12月上旬,63岁的法轮功学员闫林霞拿着警察大队长李守芬给的治血压高的药片,质疑再三告诉李守芬:这不是血压高的药,两年多了一直是白色的药片。李守芬连看也不看的怒斥:“我是队长你是队长?你那眼睛看得清什么,这就是你的药!”黄绿色的药片吃了两天后,闫林霞突然血压升高,出现心脏病症状,人虚脱,送去医务室观察。闫林霞的身体每况愈下,感觉心脏不适,要求诊断心脏,医务室、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却拒绝诊断治疗,只说血压高的问题。直至月底出所,闫林霞也不再吃任何药物,劳教所心里有鬼破天荒地没敢再强迫吃药,只逼迫闫林霞在每日的吃药单上签字就放过。不知闫林霞现今如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