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精神病院、熏毒气、九年冤狱……

——山东泰安女教师侯庆元遭受的种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泰安法轮功学员侯庆元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遭受中共邪党恶徒的种种迫害,先后被非法拘留、关精神病院、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九年,在狱中遭受各种酷刑:熏毒气、上大镣、暴力灌食、奴工迫害……侯庆元于二零一二年一月出狱时,已是身心备受摧残,家庭破散,孑然一身,没有住房,没有工作,靠着九十多岁的老父亲过活。

侯庆元,女,今年五十岁,原泰安机械电子学校教师。她从前身体不好,经常感冒、闹肚子、月经失调,吃过很多中药,都没调理好。一九九六年底,侯庆元幸遇法轮大法,从此走上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她的身体迅速得到净化,思想观念有了根本性的升华,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每天沐浴在大法中,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舒畅。

一、被非法劳教 家庭破散 开除公职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侯庆元作为一个法轮大法的身心受益者,面对邪党对法轮功的诬蔑,很自然的就去向当局、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侯庆元带着还小的女儿去省政府上访,在接近省府的地方被警方安排的出租车拉到一学校操场,当时已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拘在那里。后被警察和单位接回当地。

二零零零年初,侯庆元再去北京为大法讨公道,被泰安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关押,身上带的钱被办事处的警察掠去。岱宗坊派出所警察把侯庆元押回到泰安后,直接将她关进泰山区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侯庆元从拘留所出来,其父母由于受到邪党江氏流氓集团制造的邪恶恐怖,非常害怕女儿再被加重迫害,就与侯庆元的单位人员一起,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侯庆元在里面被折磨达四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元月,侯庆元再次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真善忍”条幅。岱宗坊派出所的恶警把她带回泰安后,直接关押到市看守所迫害。侯庆元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劫持到济南山东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侯庆元被强逼洗脑,并被迫做奴工。在这期间,她的丈夫承受不了邪党的压力,与她离婚,带走了女儿。

侯庆元从劳教所出狱后,单位又以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为由,将她非法开除公职。侯庆元从此失去工作。当时泰安机械电子技校的邪党书记林涛(已死亡)。

二、遭熏毒气迫害 昏沉失忆四十多天

二零零四年七月,侯庆元与赵卫东、宋富荣、吕霞、瞿晓彤、瞿贝贝、宋其爱因印制大法资料,先后被泰安市公安局和泰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跟踪绑架。资料点的设备、钱物及大法资料被恶警尽数掠去。在租住处被绑架时,侯庆元为让四邻知道恶警在绑架好人,冲到窗口大喊:“法轮大法好”,被一年轻恶警连击两拳,戴上手铐。

恶警把被同时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关押。侯庆元被非法关押在南关派出所,并被非法审讯。她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恶警叫嚣:“你还想弄个零口供?没门!”侯庆元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只是善意的给他们讲真相。恶警见问不出什么东西,就把她两臂拉开,一手一个铐子成一字形,使她只能坐在连椅上,不能挪动一步。

侯庆元不吃饭也不喝水。恶警为了便于逼供,一开始,假意拿一矿泉水瓶装了掺有药物(类似味精)的水哄她喝。她不喝,几个人轮番劝诱她也不喝,他们便气急败坏的硬往她嘴里灌。灌也没灌进去,他们就恶狠狠的都倒在她脸上、身上。即使如此,侯庆元还是不停的向来往于派出所窗外的常人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因此而被一恶警用一指厚的书本扇脸,说一次扇一次,最后恶警扇累了,就随她说去了。

傍晚,恶警把那类似味精的毒品撒在窗台上,又把浸满毒水的窗帘挂在临街的窗子上散发毒气,还把一块浸满毒水的抹布和一件短袖警服放在电扇下面吹,最后又燃上一支毒香,这时没有一个恶警敢呆在屋里。就这样熏了一夜。

直到次日中午,恶警们见没达到预期的目的,便使出了下三滥的招术。指使两个小流氓对侯庆元施暴,但两流氓进屋后,不到两分钟就被屋内的毒气熏的受不了。侯庆元在极其难受的情况下,还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和怎样做好人的道理。两流氓没敢动手。恶警不死心,把他俩叫出去威逼引诱了一番,又唆使其中一个进屋干坏事。此时,侯庆元被毒气熏的吐了一身咖啡色的黏液,而且粘得头发上都是(恶警为羞辱她,抓散了她的扎头绳,使她披头散发)。双重气味让小流氓更受不了,不顾一切蹿了出去,恶警只好叫他俩走了。被唆使来的第三个小流氓坐在门口,没敢进屋,一看那情况就推脱走了。

当时恶警桌子上一直放着一个伪装成电话机的监控器对着侯庆元,企图摄取侮辱、诬蔑法轮功学员的视频资料,但是他们最终没有得逞。

这时恶警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又点燃了一种毒香。整个屋里烟气腾腾、臭气哄哄,侯庆元被熏的头脑发胀,眼球象有无数根小针在扎一样刺疼,泪水直流睁不开眼。丧尽天良的恶警把毒香熏了一支又一支。直到第三天上午十点多钟,在被连续毒熏四十多个小时后,侯庆元感到视觉模糊,神志恍惚,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在这种情况下,南关派出所的恶警及其指使者又把她绑架到了肥城看守所。

由于遭受毒品毒熏,伤及中枢神经,侯庆元神智不清、昏昏沉沉的躺了一天两夜,滴水未进,迷蒙失忆达四十多天。她总是觉得空气和饭中有毒,而且出现幻觉。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

在肥城看守所里,侯庆元因绝食抗议迫害,多次遭野蛮灌食。恶警狱医与几名男犯按住她的胳膊和腿,扳住头,用一端稍薄的二指宽的木板硬撬开她的嘴灌食,把她结实的牙齿撬的后来脱落了好几颗。

侯庆元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在肥城看守所被两次上大镣。

三、冤狱九年 遭受身心摧残 奴工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三日,泰安市邪党泰山区法院对侯庆元、赵卫东、宋富荣、吕霞、瞿晓彤、瞿贝贝、宋其爱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侯庆元被非法判刑九年,他们集体上诉后,又被邪党泰安市中级法院非法裁定“维持原判”。

时隔不久,侯庆元被劫持到济南山东省女子监狱(现已迁至济南高新区孙村办事处)。在女子监狱臭名昭著的集训队,侯庆元再次遭到肉体和精神上的残酷迫害。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集训队是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之地。监狱恶警专门利用人渣恶犯打骂摧残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其邪恶程度直追恶名远播海内外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白天,法轮功学员被罚坐小板凳,身子坐直,两手平放两膝上;上厕所要喊报告,经允许后才能去,否则,憋着也不能去;不准买食品,不准打电话;不准有纸笔;对不服从管理的随意打骂、扇耳光,揪住头发往墙上撞;为强迫学员“转化”,几根电棍同时电一个人;几个犹大抱住、摁住学员的手强逼写“三书”,将学员的手用笔戳得流血;对拒穿囚服的学员,扒光衣服让其站在一楼阳台上(阳台上虽有玻璃,但透明,来往的狱警和犯人都能看到),以此来羞辱学员,反而诬蔑法轮功学员不要脸。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侯庆元因不配合清身,被恶犯徐某和李迁(音)扇耳光,抓住头发猛往墙上撞,撞得头起大包、头疼头昏,并且头发被一绺一绺的拽下来。

后来侯庆元被分到四车间,被强制超长时间劳动,做奴工。一年到头没有星期天、节假日。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 七点进车间,晚上十点收工算早的,经常加班到深夜十二点。有时竟然连续四个通宵、八个通宵的加班,把学员折磨得几乎身心崩溃。后来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星期天拒绝出工,狱警就叫身强力壮的犯人又拉又拖、连拽带抬,把学员强弄到车间去。在法轮功学员长期反迫害,抵制延时劳动的坚持下,加上出去的学员不断在明慧网上曝光女监奴工迫害的事实,以及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里面法轮功学员的环境才稍微有了好转。

二零一二年一月,历经九年冤狱,身心受到很大伤害的侯庆元从监狱回来,已是孑然一身,没有家庭,没有住房,生活无着。只好照顾着九十多岁的老父亲,靠着老父亲过活。

泰山区公安分局迫害有关责任人:
局长亓子海、原政委李寿荣、原纪委书记郑杰
原副局长:王绪明、于岱平、赵培明、赵其均、封元军
南关派出所:所长翟瑞勇、指导员凌俊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