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智冤狱期满 家人悲喜交加接回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拜泉县法轮功学员徐智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冤狱到期释放回家。当地610却开车提前于二十八日晚到大庆监狱企图把徐智劫持走、继续迫害。由于徐智妻子和家人及时赶到,没能让610预谋得逞。据说徐智的家人在大庆监狱门口车里等了一宿。

亲人迎接徐智走出冤狱
亲人迎接徐智走出冤狱

法轮功学员徐智于二零零七年被绑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徐智的家原本是一个平安幸福的家,自从徐智被绑架、关押、判刑,这个家就破碎了,那时孩子刚刚三个月。现在孩子七岁了,妻子和亲人来大庆监狱接徐智,孩子虽小,也跟着来接爸爸,天气很冷,孩子穿着羽绒衣一大早一直在监狱门口站到九点三十分。

徐智因为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出来后一直遭到监视,乡派出所李颜鹏每逢敏感日都上家骚扰。徐智只好离家去外地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徐智和法轮功学员从哈市回拜泉家乡,下午一点左右到县里刚下车,这时从停在街上的警车里下来乡里和县里的警察,还有乡里的政法委书记。政法委书记伪善的和徐智说话,在场的其他警察就穷凶极恶地去抓徐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徐智同警察理论抗争。有一个警察打电话又叫来了一辆警车,警察共有二十名左右。当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个警察见势不妙,向围观的人说:“这人喝酒喝多了”,徐智听到无耻的警察在撒谎,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非常害怕,几个人把徐智和法轮功学员抬上了警车,绑架走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到了县刑警队,恶警狠毒的殴打徐智和法轮功学员,并把他们铐在铁椅子上。徐智因为抗争被绑架,右手四个指头被警车门刮破,当时鲜血直流。在被铐在铁椅子时,一恶警用小刷子刷徐智手的伤口处,并且把徐智一只手背后,另一只手从肩头上背后面用铐子铐上,中间用一个棍子狠劲的撬。恶警又拿来钢盔扣在徐智的头上,然后用棍子敲。恶警又把徐智的上衣脱掉,光着身子浇凉水,打开窗子,又搬来电风扇吹,不停的浇水,他们嫌麻烦,就把毛巾用冷水弄湿放在徐智的身上。晚上,恶警怕外面人看见,用报纸挡上窗户,恶警用手铐铐住徐智的一只手,然后吊起来。

拜泉警察抓到了徐智高兴得不得了,打电话把市里和省里610人员叫来,省里的610人员更狠毒,用芥末油往徐志的鼻子里灌。徐智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一天两夜后被送到哈尔滨道里看守所继续迫害。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狠毒的打徐智,头上打的大包很长时间都没下去。

二零零八年五月,哈市道里法院非法开庭,不让徐智说话,念完非法起诉书,就结束了开庭,非法判徐智七年,又把徐智送到了呼兰监狱集训队。在那警察让犯人逼迫徐智写“五书”。这些人不是死缓就是无期,他们为了减刑更是卖命,用各种手段逼迫。用小白塑料管子把徐智从头打到脚,徐智的头疼的睡觉不敢挨东西,腿脚痛的走路一瘸一拐的,手肿的象馒头,手指甲都打裂了;几个犯人还把徐智按在地上推,把胳膊狠劲的向头上搬,搬的徐智直吐,内脏疼痛难忍,晚上不能入睡;还让患肺结核的犯人挨着徐智睡觉。他们达不到目的不罢休,让人看着不让徐志睡觉,最后拿钳子掰徐智的脚趾甲,还拿辣椒籽往小便里塞。徐智他们被强迫劳动,早上四点多起床,五点出工干活,完不成任务就挨打、低头蹶着到晚上十一、二点。集训队还规定走路必须小跑,拐弯必须是直角,吃饭只能用三、五分钟。

二零零八年七月,徐智由呼兰集训队转到大庆监狱。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徐智不穿号服被关小号七天七夜,小号冰冷不让穿棉衣冻的浑身发抖。在二零一二年,头部被恶警张春生打起了包,手指手背被踢掉皮等等迫害手段。徐智妻子多次要求见,大庆监狱长期不让见人。

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被迫害,七年冤狱,妻子和家人承受了许多心酸和苦难。如此惨烈无情的迫害,不止是这一家人,而千千万万个这样的家庭在中国还不为世人所知,愿天下的百姓都能来关注法轮功学员,了解一下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徐智一家被迫害,还只是冰山一角,有千千万万个这样的家庭在煎熬迫害中。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已经十五个年头了,信仰无罪是普世人人皆知的常理,更何况是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您能伸出援手帮助那些还在承受着痛苦,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吗?您能有善良的想法,您能付诸自己的行为去做,无论事情大小,那就是您尚存的不灭的良知。烛光虽小,也能刺破黑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