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回了和睦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修炼大法前我性格暴躁、小气、霸道、要强而且疑心重。我和丈夫结婚几十年吵闹不断。

随着世风败坏,后来他竟然在外面寻花问柳,并给我传染上性病。我心想和他离婚吧,那时孩子都工作了,都在本地,而且单位还比较体面。又想,我们一旦离婚,孩子的脸往哪儿搁?而且我和丈夫在我们这地方都是小有名气的,一旦婚姻变故,在我们这个地方会轰动的。所以暂时没有离婚,但我内心是十分痛苦的,那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八年四月三十日吃过晚饭,我去看望一个朋友的母亲,这位朋友给我一本《法轮功》,我先翻了一下,觉得挺好,于是把这本书带回去,还带了本《大圆满法》。当天晚上我把《大圆满法》看完了,就决定修炼法轮功。

我在机关上班,是单位的中层干部,但我已五十岁了,正好在我修炼那年安排我们几位老同事在一个办公室里,说是搞咨询,其实是让我们让位、休息。我把《转法轮》带到办公室,其他人闲聊吹牛,我就看书,静不下来,我就读出声,后来我就抄。我越学越爱学,越看越爱看,并严格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单位里、在家里都力求做个好人。所以我刚修炼几个月,单位的人当面或背后都说我变了个人。特别是在家里,过去出现矛盾,总是埋怨丈夫,甚至骂他。修炼以后开始按师父的要求向内找,看到:象我这样的女人,只会上班,饭都不会做,下班就玩,不如意了还骂人,哪个男人受得了啊,能和我苦苦的熬这几十年已经不错了。他虽然表现出对我不忠,也有我逼他的因素在。从此以后我一边学法,一边用大法的法理改变自己。我开始学做饭、收拾屋子,遇事不再和他争,总是让着他。过去我在外面玩,他做家务,炼功后我做家务,他出去玩。我们家属楼和办公楼在一个院内,有时我做好饭他还在玩,我就把饭给他送去,和他一起玩的人都夸他有福气,他心里也乐滋滋的。

随着我炼功,他的不好习惯也没有了。我骂他几十年都没戒掉的烟,不知什么时候也不抽了。从此我们家里乐融融的。

公公、婆婆在老家,我们每月给他们寄去一千元生活费(那时我和丈夫的工资总和才三千多元),小姑在家里照顾他们,逢年过节或生日我都打电话问候,还要买东西和寄钱给他们,两个老人逢人就夸我。二零零二年我公爹七十九岁时,发现得了肺癌,医院判定是晚期,劝他回家疗养(实际是等死),已十六天没進食了。我丈夫回去看他,临走时我叫丈夫告诉公爹念“法轮大法好”,丈夫叫他念,当时他已不能说话,头都不能点了,只是闭一下眼表示点头,三天以后出现奇迹,要吃东西,那以后慢慢恢复了,又活了八年,到二零一零年八十七岁时才离世。

二零零四年我回老家,给两位老人每人一个护身符,两位老人象得了宝贝似的,天天带在身上,天天念“法轮大法好”,我婆婆活到二零零八年九十岁了才无病离世。

当然不是说每件事都是顺顺当当的,有时也会有矛盾,只要用法归正自己,问题就解决了。比如我妹(小姑子)原在乡下住,她想進城买房,就叫公公跟丈夫说他想到城里住,为了老人,我丈夫答应妹在城里买房,可一点都没给我透露。等房子钥匙拿到要装修了才告诉我,并要从我家借钱装修,我当时也不知是丈夫出的钱买的,我想妹买房子已经把钱整空了,我们干脆送给她三万元算了,因为我算了一下,当时在我们那个小县城,简单装修三万足够了。结果丈夫根本不经我同意,直接打了五万过去。我说他,他还和我吵。

站在常人角度看,我算是大方而又通情达理了,丈夫为啥还吵呢?我静下心来学法内找,发现自己利益之心没有放下,同时没有从业力轮报这个角度看问题。丈夫是给妹拿的太多了,他为什么会给她呢?是不是他哪生哪世欠她的,今世通过这种方式还了呀?我若阻止他,使他还不了债怎么行呢?这不是造业吗?自己明白后主动找丈夫交流、沟通,化解了这一矛盾,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也没再过问丈夫给妹拿了多少钱。只是妹打电话说她欠我们太多了,下世变牛变马还我们,我立刻阻止她:不要这样说,我们今生是姊妹,我们有你就该有,不存在还的问题。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希望本世假如有亏欠,不希望让她带到下世去,免得对她不好,我是修炼人,我希望她生命永远好。

二零一一年清明节,我和丈夫回老家安葬公公、婆婆的骨灰,丈夫的嫂子比我们先回去了,因为我们老家还有房子没有处理。开始丈夫和妹商量,老家房子卖了的钱用来做安葬两位老人的费用。丈夫告诉我,我说不行,老家房子卖的钱一定要把大部份交给你嫂子,再给你妹一点,我们一分都不要,而且丧葬费全部由我们出。丈夫听我说出这意见很吃惊,因为嫂子原来在我们困难时对我们很不好,他没想到我会这样对她。我说:炼功人不记过往之过,你哥死得早,嫂子住在儿女那儿,不照顾好她们孤儿寡母,我于心不忍。再加上我们条件好,理应我们出安葬费。丈夫同意了。

嫂子一直和妹有隔阂,她先回去都没和妹打照面。直到我们清明上坟前和她联系,她还不打算和我们一道去。她说已经上过坟了,叫我们自己去。我们告诉她要处理房子她才来了。因为时间仓促,房子只卖了三千二百元,由买方直接给嫂子二千元,给妹一千二百元。安葬费一万多全部由我们出,另外我们还送给嫂子和妹各一千元。她们都很感动,尤其是嫂子,她说:父母在时的所有费用都是你们一家人出,家业你们一分不沾,还倒给我们拿钱,我这辈子欠你们太多了,咋还得起呀!我说:别这样说,我们条件好些,应该这样,如果你们条件比我们好,也会这样做的。

通过和我接触,嫂子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知道是法轮功师父把我教得这么宽容,这么为别人着想。她表示要和我学功。丧事办完后嫂子回到东北她儿女家,我们接到她到家后叫女儿打来的电话,丈夫感慨的说:她女儿都十多年没给我们打电话了,嫂子内心真的是被你感化了!

上个月,丈夫的老情人一行六人到我们这儿玩,我和丈夫热情接待她们,她们都夸我身体好、人好。从我身上她们看到了大法美好,我在陪她们的过程中给她们讲了真相,六个人中五个人都是党员,我帮她们一一办了三退,并送给每人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她们千里迢迢到我们这儿玩,明白了大法真相,认清了恶党,因此得救,是缘份,同时也是她们的福份。丈夫和我把她们送走后,丈夫很高兴,对我说:辛苦你了!我说,无论是什么缘份,只要能变成善缘,我就很欣慰,再忙再累都值!

我修炼大法十几年了,我身心的巨变丈夫最清楚,因此他认同大法,支持我修炼,我当年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都是提前告诉丈夫的;我家里供着师父的法像,一天三次给师父供香,只要我不在,他自己就会给师父供香;有时贴真相,他会陪我去;他也给他的好朋友讲三退,讲法轮大法是佛法。

我修炼十几年,他身体也很健康。熟悉我们的人看到我们这对奔七十的人这么和睦、健康,都羡慕不已!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