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头向善 遭冤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道)中国人有句老话:浪子回头金不换。一来是浪子愿意回头,很难;二来是因为能让浪子回头,从行为上真正的行善,更难。叫人不可思议的是,一个国家的政权竟然不允许回头的浪子向善做好人,甚至关押迫害致死。

近几天,吉林省桦甸市红石镇白晶志的家人得到确切消息:白晶志二零一四年五月末在公主岭监狱被迫害致死。

多年来,白晶志八十岁的老母亲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儿子以前不务正业、生活没着落、做坏人时没人管,现在修大法变好了,做好人过正常人的生活,怎么反而被警察抓、不让过好日子呢?

浪子回头向善

提起白晶志,桦甸市红石林业局没有几个不知道的,以前是当地有名的浪子,后来因为自己想挣大钱,把兄弟姐妹的钱都借去了,时间不长,赔的精光,最后有班也不上,游手好闲,脾气还很暴躁,欠人家钱不还,提都不行,一提就暴跳如雷,什么难听的都说、都骂。因这事,弟媳一气之下把他家的家具、玻璃窗等都砸了,搞的家庭矛盾激化、家庭成员关系紧张。白晶志对妻子也很刻薄,什么都自己说了算,否则动手打人是经常事,家里的经济也处于困境。

让人没想到的是,一九九七年,白晶志变了,不仅回去上班,而且工作兢兢业业,脏活、累活都抢在前头干;在家里对兄弟姐妹也不象以前了,也知道关心疼爱妻子了。有时想起自己欠的债,急的直掉泪。为了还债,供女儿上大学,他买断工龄还债,自己去学炸油条麻花,和妻子一起开了早餐店,自己半夜起来干活,却让妻子晚些起来,累活都自己干。

这一切的改变都因为他听说了法轮功,并真的开始修炼,开始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替别人着想。单位领导和同事看到他炼法轮功后前后判若两人;周围的人都说:白晶志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变化,用“浪子回头”来形容最为恰当。

法轮功修炼以真、善、忍为准则,凡真心修炼者,不论男女老幼,也不论来自哪个国家、民族,在身体素质和思想境界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可喜变化。法轮大法改变了修者的人生,让恶者变善、善者更善,道德回升,人心向善,修炼者认识到人生的真正意义,从内心里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在各自的岗位中无私无我,普遍带动社会风气向上。

被绑架、判刑八年

不幸的是,正当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的时候,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他被劳教迫害了三年,并曾被吉林市劳教所的警察毒打,以至右侧肋骨被打断。但这并没改变他的信仰。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二道甸子镇吴家店中共邪党村书记高颜国看见白晶志等法轮功学员向头道沟方向去,就给头道沟屯妇女主任仲凤英打电话,告诉她要“稳住”这些人,然后他给二道甸子镇派出所打电话诬告法轮功学员。

白晶志等法轮功学员被二道甸子镇综治办崔广颜伙同当时派出所所长孙义满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白晶志家里的生意被迫停止,断了收入来源,生活再次陷入了困境。白晶志八十岁的老母亲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什么世道啊?正邪不分!老人每天冒着严寒去桦甸市公安局、“610”(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等处要儿子,却遭到无端的恐吓和谩骂。

白晶志的家人为他聘请了律师,就在律师依据法律行使自己的职责的过程中受到了国保大队的无理阻碍——推脱、逃避、蛮横对待、最后对律师出言不逊,谩骂。桦甸市国保大队拒绝接见律师的情况下,又到头道沟作伪证,把大法资料放到门上,拍摄几天之后的假现场被村民发现。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在桦甸市六一零和吉林市六一零合谋授意下,桦甸市法院连续两天秘密开庭对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遭到中共警察的谩骂,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到法院询问情况被警察非法抓捕和抄家。在开庭之后也没有通知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和聘请的律师。

二十五日上午当白晶志的妹妹知道非法开庭后十分的不理解,没曾想法院开庭会不通知家属和律师(这是明显违法)。就在这样的费解 中她来到了法院想问个究竟,看到法院的外面各种车数十台,很多的公安局的人。也没办法打听到什么,因为她根本也进不去。有人跟她说不对外办公就撵她走,无 奈她没得到任何答复就回来了。

第二天(二十六日)白晶志的两个妹妹一起来到法院,面对法院外不法之徒的无理阻拦,她俩据理力争。当时和他们对 峙的有国保和六一零的一些人,之后这些人不但不能正面的解释这件事,还无理的找来二十几个警察强行把她俩抓进车送往明华派出所,随后这些不法之徒还非法到 这两位家属的家里抄家,抢走个人物品。直至深夜才把其中的一位放回,另一位被红石公安局的国保带回红石看守所非法拘留。

白晶志被非法判刑八年,强行送到监狱。在监狱拒收的情况下,仍不放人,被继续非法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

遭冤狱迫害致死

二零一零年末,白晶志被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入监队,每天坐小板凳“学习”,身体被折磨的无论白天黑夜都喘不上气来,恶警李巍怕承担责任,让白晶志住院,管事犯人陈君义暗中托医院管事犯人不许白晶志住院,当天赶回入监队。陈君义给李巍出主意尽快把白晶志分下去,以免发生意外。白晶志被分到康复监区继续遭受迫害。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公主岭监狱各监区从大队长教导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层层管包负责制,下排到各科室,最后由三到五名犯人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无论任何时间地点,几名犯人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还有犯人在暗中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真是森严恐怖。监狱针对被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专门成立教育科所谓的“攻坚办”,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严控、恐吓、威胁、包夹、打骂、罚站、电击、关押小号、上固定床等一系列迫害手段,残忍至极。

“攻坚班”设立在教育科办公楼一楼西边最里侧,走廊两边的墙上挂满了各种攻击大法的邪恶漫画。“攻坚班”的门和窗户用墨绿色的布封严,桌子被黑布围住三面,室内的墙上也挂满了攻击大法的邪恶漫画、黑板报和各种攻击大法的宣传品。地上放着一个个高不足二十厘米的小板凳,每天反复不断地播放攻击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光碟,强迫法轮功学员洗脑。对于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强迫学习洗脑。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二零一二年五月至八月,公主岭监狱搞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暴力“攻坚班”搞暴力转化,对白晶志、赵国星、付洪伟、陈连东等十六位拒绝在“五书”上签字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转化班”被设在教育科的二楼,狱警将法轮功学员捆绑吊起来,拳打脚踢,绑在“固定床”上用电棍电,不许睡觉,二十四小时跟随监视,封闭一切消息,威胁、恐吓、欺骗、打、拉结合等邪恶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使用一种酷刑是,用铁焊接的四平方米的笼子,铁笼子上的钢筋间距有半市尺宽,人坐在上面一会就硌得难以承受,法轮功学员被逼长时间坐在上面,还不许动,一动恶徒就拳打脚踢,电棍电,电棍的长度有五十多公分,直径有三、四公分,通常是五、六根电棍一起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转化班”主要打手是监狱长牛国生、改造监狱长刘向武、教育科长李万江、副科长沈雪斌、狱警吕传宝、李景阳、王某、余某(入监队狱警)以及五个犯人等。牛国生、刘向武以“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赏三千元,刺激狱警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近几天,白晶志的家人得到确切消息:白晶志二零一四年五月末在公主岭监狱被迫害致死,具体情况尚待核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2/浪子回头向善-遭冤狱迫害致死-298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