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审时精神异常 张海霞疑遭药物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哈尔滨市动力区法轮功学员张海霞与其丈夫文英洲被非法庭审时,张海霞神智恍惚,行为表现异常。前一天,律师接见时,张海霞竟然不认识律师,而且说:“有个张医生给我‘治疗’。”面对一个月内变化巨大的张海霞,家人怀疑她遭受药物迫害。

张海霞与丈夫文英洲和二十一岁的女儿,居住在哈尔滨市动力区。在日常生活中,张海霞性格刚强,记忆力好,尤其修炼法轮功后,一心为他人着想,是一个善良、能干的中年妇女。

今年六月十八日,张海霞、文英洲夫妇被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公安局伙同军民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张海霞一直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医生已下病危通知书,说已经钾离子紊乱,情况十分危急。

即使这样,八月二十日,不法人员仍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非法庭审了张海霞夫妇,期间,张海霞是被人背出来的。由于香坊法院法官袁越无理赶走两位辩护律师,当日非法庭审中断,于是十月十日,又对张海霞、文英洲再次非法开庭。

一、张海霞神情恍惚,不认识律师

10月9日上午,辩护律师在看守所会见了张海霞,没想到此前在省五院治疗、无法行动的张海霞却是自己走出来的。貌似健康的她,神智却不清醒,此前多次与律师交谈的她居然不再认识自己的辩护律师,问到:“你是谁啊?”律师很吃惊。而且张海霞也不知道第二天即十日就要再次开庭,按法律规定,开庭至少应该提前三天告诉当事人的。

会见中,张海霞总是重复说:“昨天凌晨一点才到哈尔滨”,并说她“去新疆了”。律师问:“怎么去的?”她不吭声。律师说:“去新疆要坐火车啊。”她就跟随着说:“是坐火车。”律师问:“在哪儿下的车啊?”她又是不吭声,律师问:“是哈站吗?”她马上又说:“是哈站。”张海霞还说:“有一个李法官说过会公正公平的给她审判,并且有个张医生给她治疗了。”

接近中午时,狱警要领张海霞回去吃饭,律师问狱警:“当事人为什么反复说去新疆了呢?”狱警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平静的说:“迷糊了吧。”随后就将张海霞领走了。

据家人和律师判断,“不认识律师”、“去新疆”、“坐火车”、“治疗”都是不可思议、不着边际的事情。

张海霞的女儿听说后,很不放心,下午到法院找到法官郭相喜,就妈妈的情况询问他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妈妈一个劲的说去了新疆?妈妈这么神智不清,怎么开庭啊?并说有个李法官见了妈妈。郭推说:不知道她见了谁,反正我没有见她。见孩子一再追问,郭就走到里屋,还不许孩子跟着。

张海霞女儿无助的哭了起来,后来法院又出来一男一女,把孩子骗到另一个屋里,这两个人面无表情。等孩子说完,男的说:“如果你妈真是迷糊不清,我们就不开庭。”孩子说:“上次妈妈都那样了,病危通知书都下了,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也有,你们不是照样在看守所(非法)开庭了吗?”他们不再说什么,就是说要下班了,让孩子走,明天就能见到了。

二、非法庭审中 张海霞行为异常

香坊法院原定十月十日上午八点半在第十一法庭对张海霞和文英洲非法庭审,并称所谓公开审理。当家属到了之后,法院却以设施不好用,催促家属上车换个地方开庭,还不告诉在哪里,最后车开到了香坊区的黎明法庭,其实恶人早已预谋在那里非法开庭。

只见张海霞自己走了进来,而且低着头,在法警的引领下,径直走了过去,没有看自己的亲友,也没有看自己的女儿。这与其性格和上次庭审大为不同,上次开庭张海霞虽然被人背着进来,她一直看着亲属和女儿,喊着女儿,看到亲人时,还激动的哭了起来。

但这次非法庭审中,张海霞几乎都是在他人的引导下说话,反应迟钝。当公诉人李小丹问张海霞“什么时候被抓的和被抓经过”时,张海霞说:“去年被抓的。”她已不记得是今年被绑架的了,怎么被抓的也不清楚了。公诉人说“是六月十八日被抓的吧”,她就说“是。”问到被抓时有多少人,她说有几个人吧。问穿制服了吗?她说“好象有一个人穿了吧。”问出示证件了吗?她说:“好象没有吧。”问为什么要炼功,她反复说:“法轮功祛病有奇效,我信仰合法。”

其实张海霞身体非常好,并不是因为有病才炼的法轮功。张海霞在回答其它问题时,似乎都不记得自己的过去了,而且其它的事,她什么也不会说了,也想不起来了,以前她自己所说的话,她都记不得了。

日常生活中的张海霞性格刚强,记忆力极好,而且律师多次会见时,都提及其是今年六月十八日被抓,就是在已经绝食神经模糊的情况下,她也能清晰的记得自己被抓的经过。当庭这种反常表现实在令人很困惑。

法庭退场的时候,张海霞女儿情绪激动的跑上前去,喊着妈妈,告诉妈妈要坚持,不能迷糊。张海霞只是保持一种微笑点着头,没有说话,没有喊女儿,没有任何其它表示。此前九月二十日,女儿去医院希望能见到妈妈,被警察阻挡在病房外,病床上的张海霞听到女儿的声音,还在费力的喊着女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张海霞的表现却让人感到陌生而机械,看上去似乎只是一种礼貌的点头示意而已。看到妈妈现在这样,女儿的心都碎了。

张海霞的丈夫文英洲,并未修炼法轮功,不法人员却对他按修炼人非法关押迫害。

三、正义律师无罪辩护 法官多次无理阻止

法庭上,三位辩护律师就公民拥有信仰自由权利和当事人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等方面,共同为正义发声。王宇律师要求法官郭相喜解除当事人张海霞、文英洲的戒具,因为张海霞、文英洲不构成犯罪,还是嫌疑人,而不是犯人,给他们戴戒具,是对他们人格的侮辱。

法官郭相喜说不能解除戒具。王宇律师说:“申请法官回避,因为你给没有犯罪的人带了戒具,所以你对当事人形成了利害关系。”

王宇律师辩护说:“张海霞,我的当事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民,怎么能破坏法律实施呢?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做事的准则,怎么破坏了法律实施呢?另外公民有信仰自由,我的当事人没有破坏任何法律实施,请公检法的人员不要做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人!”

董前勇律师辩护说:“法轮功修炼者遇事向内找,以真善忍为做事标准,不打架,不吸烟喝酒。在修炼过程中去掉嫉妒心、争斗心,修心向善,怎么能破坏法律实施? 翻墙软件,为什么翻墙?中国封锁国外网站才要翻墙,法轮功修炼者包括我的当事人,我没有看到任何破坏法律实施的迹象。希望公检法人员,给我的当事人一个公平公正的审判。”

期间一个法警拿进来一个字条,交给法官郭相喜,郭看后,并没有说明谁给的字条,也没有公示字条内容是什么。在四次左右的质证阶段,法官三次打断王宇律师的讲话,王宇律师提出三次法官回避,法官不予理睬,并让书记员记录在案。

四、中共不法人员到底对张海霞做了什么?

在张海霞、文英洲被迫害案件中,公、检、法、司相关人员草菅人命,不断加重迫害,并以“救治”之名,大行迫害之实。张海霞被抓当日,即因心脏病发作,被救护车送到省医院。随后军民派出所刘军、徐晓峰和省医院护士根本不和家属商量,强迫给张海霞打针。致使张海霞全身瘫痪,不能动弹,而且身下大流血,当时她捂着胸口说心脏难受的不得了,但警察对此竟不理不睬。

几个月来,生命垂危的张海霞一直在省五院救治,直至九月下旬,身体情况仍然不好,不能走路。可在庭审之前,外表身体却突然好转。更令人蹊跷的是,她不再坚持绝食,已经开始吃饭,神智完全与以往不同,不能主观判断和分析,只能按照别人的引导说话。这一切的“救治结果”,似乎都在配合不法人员,完全不是意志刚强的张海霞的所为。

这次庭审前后,张海霞家属与律师却发现,张海霞的神智表现极其异常,与亲人、律师相见不相识,记忆力部份丧失,言行表现与之前大相径庭。

那么,张海霞到底经历了什么?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中,药物迫害一直鬼影幢幢,所有的亲友都在质疑,张海霞反常的表现是不是被恶人施以药物,从而使邪恶迫害能够得逞。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政法委书记王小溪,哈尔滨市“610办公室”人员秦玺政;
二、抓捕阶段: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警察信息

局长 孙君亭:13351006767 办公室电话:0451-82110979宅电:0451-82386767
局长 云献凯:15945673399
国保大队:0451-87664846 国保二大队队长 钱露萍13796678267(办案人)
大队长 王殿彬:13936438610 (办案人)
国保 毛林昌:13845156823 (办案人)
国保 袁兆祥:13604885769
国保 王建宾:13624607107

军民派出所:

所长汤宪武13704816366
副所长徐晓峰13304507933
副所长刘军15104605128
张力13115505951
王湘年0451-88750033
王淼18745726261
王志男(片警)
香坊区检察院侦监二科科长郭玉红;涉案“公诉人”李小丹。
第一次庭审香坊法院:涉案法官袁越0451-87260177,书记员18646363907。
第二次庭审香坊区黎明法庭:涉案法官郭相喜、陪审员詹珊珊,正庭长刘鲁滨。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刘芳;
张海霞在哈尔滨省五院内二科201室,主治医生王普亮(音),副所邓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