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回顾十几年来的修炼路程,身体的改变,心灵的升华,思想上的提高和在各种魔难过关的过程中,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力量加持下,坚定着正念走过来的。

一、师父让我活得踏实了

我是一个为人很实在的人,没有常人的那些所谓的心眼儿。所以,时常被人捉弄,办傻事。常人都说我,“你太老实啦!”因我从小在暴力家庭中长大,胆小怕事。总怕别人不高兴,看人脸色做事。为此,我每天以梦为预兆,早起感觉做梦不好,就一天不敢说话,尽量不接触人,活得很苦,很累。我时常仰望天空发问:我怎样才能不傻呢?

学大法后,师父说:“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1]噢,我明白了。师父让我知道了怎样做一个好人,怎样做一个修炼的人。我心有底了,我找回了自信,师父让我活的踏实了。心里无比感谢师父。

在学法的不断深入,对法的理解,对法在认识上不断提高,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内心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邪党不对劲,它的宗旨背离宇宙特性“真、善、忍”。它搞“唯物论”、“斗争哲学”、“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的这一套。我想:既然我是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相信大法,我就得脱离这个不正的组织,不能听它的。正赶上单位有内退政策,我就把所谓的组织关系一并开出,正式脱离它,后来把它的所有书籍全部烧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有同修告诉我说:今晚大搜捕,注意一下(因为我们是在炼功场最后离开的,公安拍了照,录过像),正好那晚上我丈夫不在家,心想在屋里不开门,装作没人,修炼人没做到“真”,不行我就回娘家躲一晚。刚到家还没等坐下,我说明了来意,我爸一个箭步从里屋窜出来,拽着我肩膀上的衣服连孩子一起推出门外,说:“搜查,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躲什么躲!”嘭,就把门关上了。

当时我刚修炼,还有很多人心、人情。顿时,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了下来。边哭边走,心想:师父是让我断人情、人心啊!我修炼法轮功了,我有师父,师父会帮我!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我心已定。

回到家,翻开书中师父的法像,跪在师父面前,哭着坚定的对师父说:“师父,大法弟子某某某跟随师父坚修到底!生死交给师父了!”过后想来,也许通过这件事情让我从新摆放位置,检验我能不能坚定的修炼大法,对我是一个考验。师父讲:“人家也跟我说:你叫他们修的也太容易了。人就自己那点难,人与人之间就那点事呀,还有很多心还不能去呢!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有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会有干扰,有考验。”[1]谢谢师父帮我过了这一关。

二、师父救了我

零九年,心性没把握好,造成身体上的魔难。突然腰椎间盘脱出,一动不能动,做核磁共振,椎管狭窄,片子拿到北京,几个医院专家教授诊断,必须手术,没有任何办法,手术后有可能还会复发,家人很着急,怕瘫痪在床。我坚定的说:没事,我是修大法的,我有师父保护,什么也不怕!

说没事啊,可腰根本直不起来,像断了一样。腿也没劲,站不住,炼不了功啊!不动都疼痛难忍,满床打盘。这坐也坐不了,站也站不住,怎么炼功啊?不行,我把心一横,不能这样。师父在讲法中说过:“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2]我是大法弟子,我得证实法,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得站起来。

就这样,我靠着墙,求着师父,嘴里不停的背着《洪吟》,同修鼓励着我,我就每天汗水伴着泪水,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坚持炼。当时我们资料点正做《九评》,就我一个人会装订,我不能当常人病养着,耽误证实法的大事,邪魔已经钻我的空子了,我不能承认它,它干扰不了我做证实法的事。

就这样,每天猫着腰,扶着墙,拽着窗户,用护栏支撑着,去资料点做《九评》。在资料点,听着师父讲法坚定着自己正念,师父在法中说:“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最后,凭着对法的坚信,师父的加持,我终于站起来了!我非常激动,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把我从魔难中解救出来。

一天,有一个朋友给我找了一个部队大夫,说治腰椎盘很好(其实我已经好了),我想这正是我证实法的好机会,让他们见证大法的神奇。当时我照核磁共振片子和送北京专家诊断也是为了证实法,就拿着核磁共振片子,同她去了。医生看完片子后,不相信是我,说:“你没用别的方法治?”我说:“是的。我就炼法轮功好的。”他自言自语的说:“神奇!那你就好好的炼功吧。”又一次让常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

还有一次,在十字路口,我和老伴看绿灯亮了,就横穿马路,有辆轿车闯红灯,一下把我的脚压上了。当时我就趴在了车前盖上,他还往前开,我大声对司机喊:“快往后倒车!”司机才明白过来,倒车后我才把脚拽出来,正好在十字路口中间,我就一瘸一拐往路边走。

交警一看压着人了,把司机叫下来说:“领人家上医院。”又跟我说:“跟他上医院吧。”司机也说:“咱们上医院吧?”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会赖你的,你走吧,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是好人。”司机连连点头:“是、是,法轮功是好人,是好人……”回来仔细一看,鞋都碾坏了,脚没事,只是有点疼,师父又一次救了我!让一个众生明白了法轮大法好!

三、师父给我换了一颗心

旧势力和邪魔乱鬼从经济上干扰迫害我,造成生活上的拮据。儿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某大城市工作,但由于经济萧条收入不高。而他已是近三十岁的人了,在外面漂着,没有房子,没办法,把家里仅有的积蓄给他买房做了首付,结果造成了几十万的贷款,每月还月供。

满以为家中的收入还贷款后,生活还能维持。但这时家中母亲生病,不能自理,需要雇人照顾。这样我们姐妹各出一部份钱雇保姆照顾老人。而此时公公又病了,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后还得保养,不能自理还得雇人照顾,需要用钱,公婆又没有经济来源,生活费、保姆费、医药费都要子女承担,这样一来,我在经济上出现了很大很大的负担。

我想:修炼的路上出现任何问题,都不是偶然的,都是邪魔的干扰。这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绝不承认,连旧势力的存在我都不承认,一概否定。修大法了,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师父给我们是最好的。师父说:“我经常讲一句话就是,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有些学员学大法之后碰到很多魔难,如果你不修炼,那些魔难就会使你走向毁灭。正因为修了大法,这魔难提前来了虽然受到的压力很大,对心性的考验很难过,有时过的关也会很大,可是毕竟这些魔难都要过去,都要结账,都要买单。(众笑)这不是大好事吗?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我就听师父的,有师父在,有法在,一切事情都会迎刃而解,谁也干扰不了我,我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就在我构思准备写交流稿,想着修炼的往事,想着师父的法,怎样按照师父法的要求冲破各种魔难和干扰,坚定正念的过程时,想着想着……唰!瞬间,师父给我好像换了一颗心。这颗心好大好大,就象站在很高很高地方往下看,下面的事情那么渺小,很渺小很渺小,都是儿戏,不值得去看,就连我刚才想的那些过心性关的魔难,都觉得很渺小,不值得去想,微不足道,什么都不是,不愿再想了。再想,就感觉是在神圣的殿堂放垃圾一样。我的心一下变空了,什么都没有,好舒服,好轻松。我万分激动,是师父点化我:常人的那点事情不要在意,什么都不是。到现在都觉得那魔难不曾有的感觉。

感谢师父给我拿掉了这个不好的物质,给我换了一颗纯净的心。我们修炼的人都知道,在常人中的那些痛苦的魔难和那么多的不如意,在大法中修去之后,回头一看,它什么都不是。是师父从地狱中把我们捞起、洗净,给了我们一部上天的梯子。所以,我们要珍惜这万古机缘。珍惜自己修炼成神的路,珍惜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称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我还有很多执着心,我要从法中归正自己,认真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助师正法,让师父多一些欣慰。

以上是自己修炼的点滴,说的不对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