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弟子:在生活中实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

一、在帮助同修过关中的体悟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很多人在骂我,忽然有个最明显的声音说:“你太自我了”,惊醒后,我反复思索,最近在三件事上一样都没落下,甚至还加大容量做其他真相工作,怎么会有这种梦呢?

我想起最近这段时间里,每当同修有考验过不去时,我会将自己正念闯关的心得分享给他,鼓励对方;但私底下,自己在魔难来时,却有一种不公平的心,认为自己过去吃的苦太多了,那些侮辱、嫁祸都不是我这个年纪该承受的,其实都是没有本质上认识修炼的理——没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

有一次,我们单位的长官要参加某个宴会,他自己到现场时,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因为我和另一个同事共同负责这个案子,主管就着急找我问话,是不是我把时间搞错了,我当下觉得很委屈,因为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不是我在联系的;事后想想,就是嫉妒心在做祟,因为我羡慕那个同事能力强、长得漂亮、善于言词,甚至还心想对方终于出纰漏了。

由于刚到单位,不理解常人变异的“拜码头文化”,再加上自己做事情不够先他后我,因此常常有同事去跟主管讲我的不是,就这样,常常加班到很晚,事情也老是做不完、做不好,又常被指责,长期下来,无可奈何的面对自己的修炼状态,没有理解吃苦就是提高心性和消除业力的法理,虽然三件事都在做,但是助长了新的执着,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隐藏的很狡猾,防卫心让我怀疑他人说话的可信度,更加的维护旧宇宙的假我却不自知。

正因为如此,所以,每当看到同修过关时,总是怕同修正念不足和我一样吃那么多的苦,其实这是无意中把自己修炼过程套用在同修身上,都是用常人的观念看待自己和别人的修炼状态,因为同修的修炼道路是师父安排的,我怎么看得清他该修掉的执着。仔细想想这是多么大的漏啊!

由于自己修炼时间不算长,只要遇到魔难过不去时,就养成了个习惯,想要找修炼时间长的、自己心里觉得修得好的同修交流。有一次,有个刚炼功不到一周的新学员A出现了发烧的消业状态,我一直觉得修得很好的同修B就跟他说:“你要撑过去,我们有个同修没修炼前有糖尿病,后来消业时排出血尿,他还是坚持相信师父,最后人家没事了;有一种人是最危险的,就是一只手抓着人,一只手抓着大法,你千万要相信师父啊。”

这句话乍听之下,好象很有正念,但是最后就没看到这位新学员A去炼功点了。该学员不来可能有方方面面的因素,但是一直以来,我都不敢跟这位同修B说我觉得他交流有不对劲的部份,因为只要我一说,他就会把他看到的法理和认识一直往我这边说,他有时还会说我修炼时间不长,要多学法,要正念强才行,不然可能是下一批弟子什么的。我心想,不要和同修有矛盾,但是要说还是不说呢?这次我鼓足了勇气跟他说:“从法理上,我们都知道师父会根据每个学员的心性安排他过得去的关,你说你怕那个学员过不去,你是不是先把怕送给了他呢?更何况每个人消业状态也不一样,这个新学员A有糖尿病,他就一定会血尿吗?是不是先入为主的认为对方会如何呢?”同修B听了,就不吱声了。

明慧网有篇交流文章中提及某位同修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后来该地学法组向内找到整体的漏,这位同修也就消除了病业假相,他们悟到可能是旧势力利用同修的病业假相,看其他人是否能向内找、查找自己的执着所造成的干扰。

我反思自己,修炼过程中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如果一味的听同修建议去做,就是叫别人帮自己修了,向内找的法理我是不是没记在心里,是应该好好对照自己的不足,比学比修才对啊!而且觉得哪个同修悟得好,是不是因为对方有什么观念和体悟是比较符合自己的关系呢?这位同修B的确在做真相的工作中勤勤恳恳又坚持,法也是学了不少,但可能因为我们长期赞扬他,心想他做得好,也要和他做一样的真相等等心态,反而让他看不到自己的不足。

二、时时应该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

最近,有一个不是很熟识的离职同事,三番两次的来工作的地点要找我出去碰面,一开始我以为他是要拉保险或是借钱,后来发现他什么都不要,只要跟我确认一件事情:他说,在两年前,我曾经跟他说过什么,他要找当时在场的人证明,还说他生病了,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但是记得有跟我说过什么。

我压根想不起来我跟他说过什么,谁会记起闲话家常的话呢?修炼这几年来,我几乎没有因为常人说什么感到害怕过,但是这一次和他通话,我感到我心跳得很快,紧张、恐惧、猜测、防卫心,常人的神经质现象都翻出来,后来他来找我,支支吾吾什么也没说,着急要离开,我失去修炼人的样子,我跟他说,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又不熟,我可以告你骚扰我,最后我还对他吼叫。

后来,我都很害怕电话声响,想说他又要打来了吗?这颗心被磨了十几天,后来被逼无奈,就找同修交流,同修说,你的空间是不是有败物需要清理啊,多发正念。还有他是不是来听你讲大法真相的呢?我一听震了一下。“大家知道我们是修炼。既然是修炼,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1]

我终于明白了,因为在常人中遭受的伤害,形成了我不自觉要保护自己的枷锁,变得容易猜疑和害怕,是旧宇宙为私的本性,不就是不真吗?没有站在对方思考他的状态,还把他往外推,不就是不善吗?无法承受事情的模糊性,不就是不忍吗?再加上我又很少跟周遭的常人讲大法的美好,不是没担负起证实法的责任吗?

过不久,我主动邀请这位同事来找我,我跟他说:“你知道吗?我已经修炼法轮功很多年了,这是佛家高德修炼大法,现在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学炼,要求炼功人提高自己的心性,才能达到祛病健身的作用。你说你生病了,如果你想炼也可以来炼,全台各地都有炼功点。你一直为某些事情纠结着想不清楚,就不要着急,让自己平静下来好好的照顾身体,渐渐的病情好转,你一定想得起来……”他听完深受感动,跟我说,他以为法轮功是不好的,当初电视媒体也有说啊,现在听了我说他才了解。我紧接着跟他说“天安门自焚”假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及大陆中央政法系统的情势,他很是吃惊,最后我说:“修炼法轮功的人要求自己以真、善、忍为标准,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我也希望你早日康复,有任何问题需要我帮忙你可以说出来。”

最后他说没事了,拿着大法真相资料离开前,还说他从离这里约180公里的城市搭火车来的。几天后,刚连上网路到全球RTC平台学法房间,同修就说轮到我学法了,在第几页第几段,我念道:“这个问题作为老学员都知道,有时做噩梦,碰到一些个稀奇古怪的事情啊,其实都是因为要走出常人了、要了结恩恩怨怨的表现。”“可是师父都会保护你,有惊无险。无论怎样,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应该正念足一点,象一个修炼人对待这些事情。”[2]念着念着我心里触动得不能平静,最后又听到普度这首大法音乐,眼泪忽然止不住地一直滑落。

长久以来,我总是怕周遭的常人不理解大法,而不敢讲真相,就是遗忘了今天世人都是为法而来的,因为自己的常人心没有让更多人了解真相,今天借此交流机会,曝光自己的不足与同修共勉,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

以上个人所悟,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