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身边的有缘人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父亲、姐姐、妹妹都是中共邪党党员。父亲是因为出身问题,为掩盖出身,在别人的劝说下,年轻时入了邪党。姐姐、妹妹是为了提干,入了邪党。几年前,他们都做了三退。

姐姐、妹妹是看了《九评》后,惊呼中共的邪恶,太坏了,赶快的就退了。父亲拒绝看《九评》。父亲年近八十,小时候,“分田地,打土豪”,家被抄,大人挨批斗,父亲被赶出了学校,被迫上街乞讨,这些都深深的印在父亲心里。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回来后,警察经常到家中骚扰,他们种种的恶劣行为,激起了父亲的极大反感,加上小时候的遭遇,父亲主动起了小名,退了邪党。虽然退了,父亲也仅停留在邪党坏的认识上,具体怎么回事,还是不清楚。

父亲每天的生活习惯是看央视的新闻联播,央视是邪党洗脑的工具。那里是粉饰太平的宣传、装腔作势的欺骗。“一个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1]。一到父亲看,我就给他调个台,他气的瞪眼睛骂我,说看看又能怎么样?因为自己比较急躁,带着邪党文化争斗的语气,每次劝说,效果都不好。

二零一二年,同修送来了神传文化小故事、《九评》、《漫谈党文化》的录音。父亲抵触听《九评》。师父讲过:“你得顺着他们的执著去解释,为了救他们别给他们思想中造成任何障碍。”[2]我选了没有提到法轮功,也没有提到邪党的小故事先给他听,我坐在父亲一边一起听,主持人与嘉宾平和的语气,有理有据的分析,使父亲听的入神。

父亲信神,相信神的存在,一些善恶有报、神灵护佑的故事,父亲特别爱听,听后很兴奋。在大陆听不到这些,父亲说电台怎么不播这些呀,这多好呀。我说邪党就是让人变坏,怎么可能让你学好的东西呢,它讲无神论,能让听有神的东西吗。父亲这回没再瞪眼睛,而是自己接着继续听。

一天一大早,父亲见到我说:“马列毛”没一个好东西。我一愣,父亲说,听广播讲到这段,原来父亲拨到《九评》,自己先听了。看到父亲认同,我和父亲一起听了《漫谈党文化》,其间父亲有听不明白的,我用自己能认识到的讲给他听,什么“一分为二”、什么“稳定压倒一切”、什么“中国特色”,父亲终于认清了邪党的本质。以后一到新闻联播,他自己就换台了。

师父说:“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众生。”[3]他们是我的亲人,应该是与大法很有缘份的。只三退了,那不是还有很大的遗憾吗?众生来到世上,就是为大法而来的。家里有修大法的,而他们就因我们没有進一步向他们弘法,使他们失去了得法的机缘,那是多大的遗憾。恰逢大法弘传之时,能成为一家人,那不仅有亲情的缘份,更应该是大法之缘。

父亲已看了三遍《转法轮》,虽然还有不少自己的观念,对法有些部份不理解,即使这样,师父都在看护着父亲。一次父亲被行驶的汽车撞倒在地,近八十的人一点事儿没有。

姐姐是个思维简单,不善于思考且受无神论影响较深的人。我九九年得法,随后送了一本《转法轮》给她。姐姐看完书后,就放下了,再没有看过。一天,她去了一个很干净的宾馆吃饭,回来就拉肚子。我知道师父给她清理身体了,姐姐悟不到。

《九评》发表后,她看后,催我赶紧给她退了,她说没想到它们这么坏,快退了。但一提到看大法书,她就是一脸迷信瞧不起的样子,这是邪党灌输的迷信思想所致。姐姐虽然没有再看大法,但师父也一直在看护着姐姐,让她渐渐的认识了善恶有报的道理。

一次,姐姐骑车撞倒了一位八十二岁的老人,老人有严重的心脏病,身上带着起搏器,姐姐没有象社会上有些人那样逃避,而是立即将老人送到医院检查。姐姐心里也犯嘀咕,这要多少钱呀。姐姐生活条件不好,当时一家三口靠姐姐一人上班生活,平时省吃俭用。没想到老人到医院检查,一点事儿也没有,只花了挂号费和检查费。老人不但没讹钱,还说:闺女,有什么困难你说话。真是善恶一念间。通过这件事,姐姐说,这回我可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了。

还有一次,姐姐出门,跌断了一根肋骨,在没人陪同的情况下,自己去了医院,拿药回去,在家躺了几天,就好了。去医院检查,医生都觉的不可思议,怎么这么快就好了。我说,这都是因为你退了邪党,师父保护你呢。经历了这些事情,姐姐渐渐的清醒了。二零一二年夏天,姐姐也开始学大法了,是师父一点一点的引导着姐姐接触到了大法。

妹妹同姐姐一样,九九年看过大法书,也炼过功,当时还在办公室教同事炼。有位岁数大的同事炼了一个月后来了例假。妹妹由于生理原因一直没有孩子。学法不到两个月,师父帮她清理身体,体内排出象水垢一样的东西,原来暗黄的皮肤变的雪白,样子年轻了十几岁,不久怀孕了。她一直说是大法让她有了这个孩子。那时也能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后来形势的变化,社会名利的诱惑,妹妹远离了大法。

这期间,还入了邪党。入了之后,惊呼上当。不断的开会,不停的灌输洗脑,让她感到厌恶。《九评》发表后,妹妹做了三退。但还是拿不起大法书来看。一提学法,就是一副不屑的神情。通过看“神韵”光盘,《解体党文化》,妹妹又从新看大法书了。有次坐船旅行,妹妹晕的大吐,吃了药更晕,师父借同行的孩子点化她:你是学大法的。她想起来了,是呀,就这一念,立即止住了吐,也不晕船了。离开法的那段时间,妹妹身体变的不好,做了手术,在家养病一年多,从新学法后现在身体又是无病一身轻。

师父说:“得个人体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3]

父亲、姐姐、妹妹虽然现在对法还是感性认识的多,但毕竟他们学法了。比起那些没有看到法的人,他们不是太幸运了吗?!

有次一位同修说,去找她的朋友,朋友已经三退了,还跟他讲什么呀?三退不是目地,我们揭露邪党,是为了让人冲破邪党对人的思想禁锢,认清它,从而能认同大法,为自己的未来奠定基础。退出了邪党组织,人已做出了选择。如果是我们的亲人、同事或是朋友,接触的时间较多,在三退的基础上,我们有条件引导他们学法,让有缘人有机会得法,使他们不枉来世的目地。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