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妹妹高蓉蓉(1)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日】“那天,辽宁省检察院的一行专家到医大时,他们一进病房先看见了蓉蓉的脚脖和手背上的电击留下的白点,就非常生气,再看蓉蓉已经被电烂了的脸和脖子,一位主要的专家,气愤的冲到病房外的走廊,大声斥责当时在场值班的龙山恶警:‘你们就是法西斯,文化大革命时害过人,现在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害人!’”

在沈阳市龙山劳动教养院恶警七个小时的电击下,高蓉蓉的脸、耳朵、脖子、后背、脚踝等处皮肉被烧焦得隆起大泡、焦糊,脸肿得高出一拳,眼睛仅剩一条缝,豆大的黄水不断从脸上渗出……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含冤离世,年仅37岁。

在高蓉蓉被迫害致死之后,她父母、姐姐到多个政府部门上访始终没有结果,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曾在寒风中从辽宁省检察院的正门走到角门,又从角门走到正门,不仅伸冤无门,而且持续遭中共610、公安及国安特务的骚扰、迫害,就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期间,老人在北京居住的家门口也被监视的人员蹲坑把守。2010年7月16日,近八旬的老母亲张素坤,在痛失爱女5年后凄然离世。

加拿大律师伯格曼在一次法庭陈词中说:“如果一定要用监禁和酷刑折磨才能改变他们,那么说明,他们的信仰一定是坚不可摧的,他们的信念一定是威力强大的,使得他们面对暴力时不折不弯、圆容不破。不管法轮功是不是信仰,我们所有人都会去选择。从他们(法轮功学员)的证词中,我们肯定可以这样说,法轮大法是如此伟大的信仰,能够驱动每一个修炼者去探寻他的美好。”

高蓉蓉,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工作,在家孝敬父母,在单位工作肯干,与同事和睦相处。高蓉蓉资助的两名偏远地区因贫困而失学的儿童,写信谢谢蓉蓉阿姨,邀请她到他们的家乡做客,蓉蓉回信写到是因为自己修炼了法轮大法,懂得了为别人着想,希望孩子们有机会能了解法轮功。高蓉蓉的母亲张素坤老人,二十多年前不幸身患直肠癌,术后几年病情加重,就在卧床数月、奄奄一息时,1996年5月在家人的搀扶下老人每天去家附近的法轮功炼功点炼功,仅仅一周的时间,老人的身体完全康复。张素坤老人所在单位沈阳市机电学院(原沈阳五十五中学)的领导高兴的逢年过节就到家中看望老人,说:您这大病号一好啊,给我们学校可省了医药费了。面对母亲身上发生的奇迹,三个女儿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都得到升华。

高蓉蓉和家人:左起高蓉蓉和她的父母及姐姐们
高蓉蓉和家人:左起高蓉蓉和她的父母及姐姐们

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国际社会的众目睽睽之下将高蓉蓉虐杀,足见中共对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残忍程度,足见中共滥杀无辜到了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程度。对于国际曝光案例的受害人尚且如此,那些尚不为人所知的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境遇就更可想而知了。

下面是流亡海外的高蓉蓉的姐姐高薇薇和高莉莉诉述高蓉蓉被电击毁容后她们所经历、所了解的部份情况。

十年伸冤无门

我们是高蓉蓉的姐姐高薇薇和高莉莉。妹妹高蓉蓉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也已经9年多了,她遭电击毁容的冤案也已经整整10年没有得到伸冤。

高蓉蓉
高蓉蓉

我们和妹妹高蓉蓉都是1996年喜得法轮大法的,我们至今都还记得我们得法之时的喜悦,我们万分感激师父把宇宙特性“真、善、忍”教给了我们,让我们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真正的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从1996年5月到妹妹被迫害致死的2005年6月,在妹妹短暂9年的修行路上,有6年时间是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中度过的:她经受了很多次的被绑架、非法关押、单独遭禁闭、被强制灌食、非法劳教、做劳工、被剥夺睡眠、体罚、殴打、电棍电击等等等等……到2004年5月7日,蓉蓉在遭非法关押的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被恶警唐玉宝和姜兆华用手铐铐在龙山教养院办公室的暖气上,用多根电棍电击,妹妹这次遭电棍电击的时间长达7-8个小时,直至被毁容。2005年6月16日,被法轮功学员救出的妹妹高蓉蓉再遭绑架后,在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授意下,在周永康的亲临沈阳督导下,高蓉蓉被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死,参与营救她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判重刑。

被电击毁容后的高蓉蓉
被电击毁容后的高蓉蓉

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学员的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镇压政策,在我们妹妹这样柔弱的女子身上,都血淋淋的实施了。

高蓉蓉的姐姐高薇薇在中领馆前抗议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对妹妹高蓉蓉的虐杀(图中右一)
高蓉蓉的姐姐高薇薇(图中右一)在中领馆前抗议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对妹妹高蓉蓉的虐杀

一、蓉蓉诉述电击毁容

2004年5月14日,是沈阳龙山劳教所的接见日。我们又一次去蓉蓉遭非法关押的沈阳龙山教养院,要求见蓉蓉。龙山教养院大铁门的柱子上贴了一张A4纸,上面打印了几行字,大意是:教养院的会见餐厅要重新装修,取消一切接见,何时准许另行通知。我们太清楚为江泽民卖命迫害法轮功的这些教养院、监狱、610的鬼招数了,它们不会有真话的。这个通知里面肯定另有内情。

我们那些天刚刚知道了遭非法关押在龙山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王秀媛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所以非常担心蓉蓉的安危。蓉蓉从2003年6月被非法劳教后,在龙山教养院一直遭受集训队强制转化、洗脑、强体力劳工、剥夺睡眠、殴打和电棍电击等各式各样的酷刑及折磨。

我们晃动和拍打铁门。一年老门卫警察跑出来说:“你们是谁的家属?”我们说:“是高蓉蓉的。”他说:“我给你们联系一下。”很快他返身出来说:“你们进来吧。”

他带我们往教养院院里面走,这次连登记都没有,就直接让进来了?并且,不是去右面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楼,而是把我们带到直接对着大门的办公楼里。我们很疑惑,但当时也绝想象不到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

到楼里大厅时,又有另外一个男警察和女警察出来接我们,把我们带到一楼的一间办公室。女警察个子很高,满脸的苦相,她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二大队的队长,姓王。我们知道她就是蓉蓉遭非法关押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二大队的恶警队长王静慧了。我们急切的追问她:“让我们到这里来,是我们妹妹出什么事了吗?让我们见妹妹。”她镇定了一下说:没事、没事。我们问:真没事?她顿了一下说:高蓉蓉干活时受了点伤。

这时那个男警察接话说:高蓉蓉从楼梯上摔下去了。这时高莉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站起来追问男警察:“是我妹妹又被殴打了吧?是你又打她了吧?你是不是就是唐玉宝?”那男警把头低着往外侧了侧,我们看到他头顶心的一圈白头发,他鼓出的双眼球也往下掉着,那个邪恶愚蠢的形象真如大法弟子“真、善、忍”画展中的作品《灌食》中画面左侧的恶警形象一模一样。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真、善、忍”画展中的作品《灌食》

男警嘴里小声反驳着,高莉莉又大声的追问他:“你就是唐玉宝吧,你又打我妹妹了?电击她了?”高莉莉说这些是因为妹妹被非法关押进龙山教养院后,唐玉宝就多次殴打和电击她,逼迫蓉蓉放弃信仰、参加奴工劳动、参加诬蔑法轮功的大会,蓉蓉拒绝这些邪恶的迫害,以唐玉宝为首的龙山恶警就多次对蓉蓉动刑。

高莉莉不断的追问他是不是唐玉宝?他突然很心虚的回答:“是。” 高莉莉说:“你就是恶警,你肯定又打我妹妹了。”我们一起追问:“她没被打、被电,怎么会受伤?”唐玉宝最后只承认他3月份电击和殴打高蓉蓉了。之后唐玉宝又神经兮兮的说:我就是恶警,但这次我没有打高蓉蓉,是她自己从楼上跳下去了。我们说:这不可能,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间窗子上都封上了铁条,她怎么跳下去?唐玉宝说:她是从二楼办公室的窗户跳下去的,那里没有铁条,高蓉蓉想逃跑。王静慧也说:高蓉蓉想逃跑,腿摔了。我们说:高蓉蓉想逃跑,那她怎么进得了办公室呢?……一定是你们又殴打她了。

他们威胁我们马上在手术单上签字,否则就是我们家拿全部医药费,并且不会告诉我们蓉蓉在哪家医院住院。我们不断的追问王静慧和唐玉宝:“我们的妹妹在哪里?”他们一会儿说在医院,一会儿说高蓉蓉挺好。我们根本不相信他们的鬼话,高莉莉开始放声大哭。唐玉宝溜了出去。

我们要求见高蓉蓉,如果见不到妹妹我们就要告他们,王静慧说她去请示一下。王静慧走后,高莉莉继续大声的哭着,要让这个楼里的人都听到,几个干活的男犯人推开门往办公室里看,这时一个黑黑的矮胖男人走进办公室,一下子坐在我们左侧办公桌的座位上,他愣愣的看着高莉莉,过了一会才反过神似的问高莉莉:“你在这里哭什么?”高莉莉站起身抓着他胸前的警服,看见他左胸前戴着的胸牌,上面写的是:龙山教养院院长方金凯。高莉莉更大声的哭着对他喊:“你是院长啊?你应该知道我妹妹高蓉蓉是怎么回事吧?是谁害她了?”方金凯一听,马上弹簧一样跳起来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高莉莉追问:“你是院长,你是院长肯定会知道。”他慌张的逃跑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恶警唐玉宝和姜兆华灭绝人性的对高蓉蓉长时间电击时,当天值班的院长就是方金凯,当时方金凯看到我们妹妹已经被电击的面目皆非,他当场没有阻止。

过了很长时间,王静慧回来了,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管理科科长王学涛,王静慧说带我们去见妹妹,我们问她妹妹在哪?她说在医院。我们问在哪个医院,伤的怎么样?她都不正面回答我们。这样我们同王静慧一起出了办公楼,楼前停了一辆面包车,王静慧、王学涛还有我们都坐进去之后,又坐上了几个男警察,看那架势是押送我们的。

车往前开了一点,就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教养院大楼了,王静慧让车停下来,隔着铁栏杆指着院中院的楼转角处说:高蓉蓉就是从这地方摔下来的,上面是办公室。我们望着那个楼角,心里痛苦茫然的都象没有了思绪,我们不知道妹妹到底怎么样了?他们要带我们去哪里?我们都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现在首要的是要见到妹妹,不能让狡猾的王静慧找到什么借口不带我们见妹妹,妹妹是生是死我们都不知道。

车开了一段山路进了市区。左转右转的开了很长时间,停在了一个大门前,我们下车一看,牌子上写的是“沈阳公安医院”。

我们被带到公安医院的楼上,在病房区走廊的尽头,推开病房门,正对病房门的病床上,蓉蓉缓慢的转过头来,那一霎那间,我们看到蓉蓉的脸焦黑、变形,我们放声大哭,蓉蓉也艰难的流下眼泪。她瘦弱憔悴的已经没有哭的力气了。

我们冲到病床前,问蓉蓉:“你怎么了,怎么了?他们对你怎么了?”病房里站满了警察,跟我们来的警察也挤进房间。蓉蓉声音微弱的告诉我们:5月7日从下午到晚上,在二大队办公室,她被唐玉宝和姜兆华用多根电棍轮番充电电击,脸上、手上、脚和腿上都是被电击的伤。在被电击了7~8个小时后,有一名犯人犯心脏病了,唐玉宝不得不停下电棍,离开时还威胁蓉蓉:“一会回来接着电。”

为了逃命,蓉蓉带着满身的电击重伤,从二大队办公室的二层楼上跳下去, 造成左腿股骨头骨折,骨盆两处断裂,右脚跟骨裂。

蓉蓉断断续续的述说着,病房里静极了,包括王静慧在内的恶警们都在听。当蓉蓉简短的述说了大概情况后,以王春梅为主的恶警们开始威胁我们,我们斥责王春梅让她离开病房,我们都在痛哭,王静慧一边狡辩电击蓉蓉的事实,一面见我们在哭就嘲笑说:“没见过你们这样炼法轮功的。”我们斥问王静慧为什么过了一周的时间了都不通知我们家属,王静慧诬陷说:你们会不让她治病的。真是一派胡言,江泽民豢养的这些恶警,都继承了恶主子的造谣嘴脸。我们的母亲是教师,身患癌症提前病退,96年修炼法轮功后一周就完全康复了,那年过中国年时,母亲学校的校长亲自带人拎着水果上我们家拜年,说谢谢母亲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不再报销一分钱的医药费,给他们学校可省大钱了,不然母亲在学校总是医药费报销金额最多的教师。从96年到99年,学校领导每年过年都带上水果给母亲拜年,每次都说谢谢节省了医药费。而我们的妹妹年轻、美丽、健康,却因为修炼“真、善、忍”而被绑架和非法关押。

在龙山劳教所,妹妹早已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到2004年初更是感到恶心、干呕、肝疼、胃痛,跑跳几下心脏都承受不住,浑身无力,人瘦得皮包骨。蓉蓉要求做身体检查,王静慧骂蓉蓉是思想有问题,但她也看出了蓉蓉身体差到极点,最后唐玉宝带蓉蓉去医院做完检查,检查结果却一直不给蓉蓉和我们家属。如果检查结果没有问题,他们怎么会扣押呢?2004年3月,在又一次迫害蓉蓉的时候,唐玉宝用胳膊肘猛击蓉蓉的后背,当时凿得蓉蓉五脏六腑剧烈疼痛。从那以后,蓉蓉后背和腰走路就直不起来了,越走越慢,后来到沈阳“医大一院”拍X光片,脊柱已经弯曲变形。这就是中共的邪恶谎言,把我们健康、美丽的妹妹摧残致面貌严重毁容、腿摔断,还说我们不治病。请问天下有这样的逻辑吗?健康人不需要治病被诬蔑为迷信,好人被摧残、坏人逞嚣张。古今中外,只有在中共统治下,才会有如此是非颠倒的乱象恶象。

王静慧和王学涛逼迫我们在蓉蓉的手术单上签字,我们不答应,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妹妹,要求追查法办凶手。王静慧说释放的事以后再说,先治病。我们要求转院治疗,公安医院的医疗条件太差了。王静慧说自己说了不算,就匆忙离开病房走了。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