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乡女子监狱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女子监狱,一般称“河南省新乡市女子监狱”或“新乡女子监狱”,以区别于二零零七年投入使用的郑州女子监狱。

新乡女子监狱,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表面花园亭阁,背地里却做着丧尽天良的坏事,迫害致死多位法轮功学员;狱警利用伪善、暴力、恐吓等高压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手段之卑鄙令人发指,不少法轮功学员在这种迫害下精神失常。

南阳市唐河县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杨祥珍女士,在新乡市女子监狱遭迫害不到一年,出现癌症症状,监狱强迫其家人接回,于二零一四年年初含冤离世。

信阳市光山县法轮功学员刘泽芝(四十九岁),是光山十里镇居民,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被光山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绑架到本县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一年;后被光山县法院伙同信阳市中院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被劫持到河南新乡女子监狱遭迫害,三年中饱尝监狱对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进行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

一、 利用伪善诱骗,有计划的实施迫害

在河南新乡女子监狱里,九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二零一一年五月份里面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近300人(不算其他监区的)。刚开始时,狱警和包夹假装以伪善的关心,在你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套出你的家庭情况和你的思想反应,后根据每个人的情况进行有计划、有步骤的实施迫害。他们明确规定,法轮功学员在没所谓的“转化”前,不准给家人打电话、写信联系,不准和任何人说话;利用被转化了的人和刑事犯对你进行包夹(名称又叫“帮教”,实际是“帮凶”)。当时他们对刘泽芝就用四个人分两组进行包夹(一个转化的和一个刑事犯是一组),严重时按三八制全天监控,不许睡觉、不让坐,饭、水都让包夹们负责,每天只许在一间房屋里不许出门,让她整天见不到阳光,透不到外面的空气,并限制上厕所,每次上厕所时要提前报告,待批准后由包夹人员跟着才准去,有时报告后得等一个多小时才能去,很多学员憋成尿频,甚至尿到裤子里。

因为整个监区犯人的厕所和洗漱间只有两个,所以每天洗澡得等到夜十一、二点。商城县68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柯芳华,二零一零年五月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半(第一次被非法判刑六年),因坚信大法始终不转化,一次她被迫害得便急难等,就在监室地上小便,狱警指使刑事犯尤玉美(五十多岁)把她的胸椎骨打断了一节,就这样监狱也不给她治疗,还是出狱后通过炼法轮功痊愈的。柯芳华刚到监狱时还是满头黑发,红光满面,可在她出狱时头发全白了,身体憔悴。

法轮功学员刘泽芝在九监区二进二出,二零一一年五月刚过去时,帮凶们对她软硬兼施见不能转化,就说:“你在这里玩的太舒服了,得让你去干点重活,吃点苦头!”于是在当年六月,把刘泽芝调到七监区干重活,每天早晨五点就起床,不到一小时就出工,中午吃完饭后不许休息,十二点半就接着干活,每天到夜晚十一、二点才能睡觉。

监狱的恶警恶人就是不让法轮功学员过上“一点舒服的日子”,采用各种卑鄙的手段达到让她们所谓认罪转化的目的。她们用重活见吓不倒刘泽芝,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又把她调回九监区。这回她们迫害的形式更邪恶了。五、六个包夹们对刘泽芝全天监控,轮番的灌输污蔑法轮功的话,放攻击法轮功的录像强迫看,不看就罚站一天不让睡觉。先后参加对刘泽芝包夹的有近二十人。她们还利用一些能说会道的刑事犯在没有转化的学员之间游说,欺骗诱惑她们所谓的转化。

二、采用亲情、谎言、欺骗的手法诱惑法轮功学员转化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省司法局来了六、七人到监狱检查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情况。九监区的大队长杨爱清把刘泽芝叫到办公室,一位司法官员说什么共产党如何的“伟光正”,为什么非要同共产党对抗呢,还说什么现在党的富民政策好,我们就想听你说说共产党有什么不好,你们法轮功好在哪儿?刘泽芝就跟她们讲真相,说:共产党执政几十年运动不断,害死同胞八千多万。我从小到大身受其害,我的生母子女多养不起,在我很小时送给刘家收养;刘家是地主成份,我的养父母备受虐待,一搞运动就被拉出去批斗,从我记事时起别人就叫我“地主羔子”,没办法只上两年就被迫辍学了;十一、二岁就在小队干农活,备受歧视。那时我一直认为我是刘家的养女,我不是地主。刘泽芝又给她们讲一九九九年春,正当她被丈夫家庭暴力折磨的活不下去时是法轮功救了她。其实当时她还没学会炼功,只看了两遍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就改变了轻生的念头……

刘泽芝还未说完,一位身着白服装的女干警就说:“啊!你连功还不会做,那就不能算是法轮功学员,你也不是地主。”那人又对她进行所谓的表扬,说什么你这人真诚实,我很相信你说的是真实的,你会写字吗?当时刘泽芝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杨爱清就递过笔和纸,让我写“我不是地主,我不是法轮功”。刘泽芝刚写完,一个狱警就用摄像机对她进行拍照,随着他的拍照,刘泽芝突然惊醒了,知道上当了。接着她们又骗刘泽芝写跟法轮功决裂,说如果写了,就让当地的“610”给减刑、安排工作等,这种卑鄙的伎俩被刘泽芝拒绝了。

二零一二年十月间,女狱警袁文娟和狱政科长(不知叫什么名)把刘泽芝叫到办公室,说:“我们准备到南方出差,正好路过你老家,若有机会我们去看看你老母亲,你说几句话我给你捎过去。”我怕又是骗局,开始不愿配合。可包夹赵学玲(被“转化”的学员)说:“你的心也太狠了吧!不管孩子,难道你也不认你妈了吗?” 刘泽芝想:本来邪恶就造谣说炼法轮功的人没有亲情什么的,所以她想不能让她们在这事上做文章。刘泽芝母亲就是因为她再次被绑架迫害快哭瞎了眼,在马路上被汽车撞断了左腿,当时仍躺在床上,刘泽芝多次要求见老母亲一面,可当地邪恶的“610”就是不肯。为了让养母放心、理解做女儿的心情,刘泽芝就对话筒说了两句:“妈,您不要担心我,您要养好自己的身体。”他们还让刘泽芝说“不炼功了”,我坚决的说:“我不会说的!”过了一段时间,她们把看到刘泽芝母亲的情况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还把骗她母亲坐在轮椅上的录像放给刘泽芝看,刘泽芝一看就知道她们是想利用亲情诱骗让她放弃炼功。她们在刘泽芝母亲和弟媳面前说她在里面“表现不好”,还说谁谁“表现的好”减刑多少年、多少月,欺骗、威逼刘泽芝的家人说什么“她再不听话可能就会加刑,”可怜的老母亲禁不住她们的恐吓,他们让说什么就说什么。其实刘泽芝在家时经常回家看望母亲,再困难每次也给母亲捎点东西,母亲经常在邻居面前夸她孝顺,从来也没怪她不该学炼法轮功。可是就在她们去刘泽芝娘家恐吓、威胁后,家人就拒绝当地法轮功学员去看望她的母亲,并说一些很不象样的话,同时还不让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刘泽芝出狱时一同来接她回家。刘泽芝出狱后一段时间,几个弟媳轮流“值班”,不让外出,后来才知道她们是被恶警们吓怕了。

那时当地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多次到刘泽芝家去看望她的母亲,安慰老人,每次都带去钱和营养品,而这些狱警们打着探望刘泽芝家人的招牌,利用公费游山玩水,并没为老人花一分钱。有的还欺骗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拿出当地的土特产给他们。不仅如此,她们还多次打电话诱骗刘泽芝还在上学的女儿劝她“转化”,女儿去监狱看刘泽芝时她们就当面吓唬她:“你不赶快做好你妈的工作,我们就给她加刑,以后对你上学和找工作也不会好的。”就这样在她们的威逼利诱下,刘泽芝的女儿害怕了,每次写信都是劝她配合他们的话。其实刘泽芝在家炼功时,女儿看见我身心发生巨变,她是非常支持妈妈炼法轮功的。可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小孩子在中共邪党的教化下也被弄成这样,邪党不就是这样要把好人变成坏人嘛!

三、“车轮战围攻”、“高压强迫”、“精神折磨”、“肉体摧残”的多种残酷手段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二零一一年之前,新乡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非常残酷的。同全国各地监狱一样用电棍电,背铐,睡伸压床,关小号,坐小凳,长期罚站等几十种酷刑,多人被致残、逼疯致死。后在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抗议下得到了联合国人权组织及自由社会政要的正义呼吁和支持,中共流氓政府对此不得不有所收敛。比如说:有一次监狱长张传生到监舍来察看时,刘泽芝对他讲法轮功是被冤枉的等真相,他当着全监舍人的面说:“你说这些话,要在前几年用电棍电你都是轻的。”他这句不打自招的大实话,足以证明中共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残酷和凶狠。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法轮功学员袁凤琴被狱警们注射不明药物后老念头痛头晕,不久后精神失常。在监狱里有蹲“小号”的说法(就是关禁闭),就是对那些所谓严重违反监规狱纪的犯人采取的一种手段,可是她们却对那些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关“小号”折磨。这种所谓的“小号”,就是四面水泥墙,很小很窄无窗户,独门一锁,里面白天、夜晚一样;夏天闷死人,加蚊虫咬;冬天里面冻死人。信阳市法轮功学员刘霞因不“转化”,不背诵他们的监规,坚持炼功被多次关“小号”,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为了迎合邪党的十八大召开,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前,监狱把没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九监区,分工到人,为了欺骗外界说他们达到了所谓的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就采取了多种高压强迫的“转化”手段。

〈1〉用所谓的“积分”减刑的手段诱骗“转化”

他们规定满80分得记功一次,40分得表扬一次,两个条件都达到的,可减刑六个月(此规定只限刑事犯,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减刑有另外苛刻的附加条件);狱中有句歌谣:“分、分、分是犯人的命根。”“转化”一人就记高分,刑事犯如能“转化”法轮功学员就能减刑,狱警就会立功升职获得奖金。狱警袁文娟就是利用亲情搞谎言欺骗“转化”法轮功学员有功升为分队长,冯雁由队长升为科长。而“转化”后的法轮功学员想减刑就很难。如:被“转化”的赵学玲拼命的配合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昧着良心说法轮功的坏话;狱警欺骗她,说给她减刑,可赵被判八年,现一天刑也未减。

〈2〉车轮战围攻、高压强迫“转化”

二零一二年六月,刘泽芝从七监区又被调回到九监区,对她包夹迫害升级,由原来的二人增到四人,后又增到六人,二十四小时搞三班倒,车轮战不让睡觉,最后把你熬的头晕脑胀。很多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逼得稀里糊涂时写了所谓的“三书”(认罪书、保证书、决裂书)。而这些所谓的“三书”也有是他们事先写好了的逼迫你签字按手印。

后来他们把刘泽芝一个人关在一间屋里,除上厕所外不让外出一步。六个包夹轮番围攻,念诬陷法轮功的邪文,放攻击法轮功的光盘,如打点盹儿就让站着,有时动手扇耳光;那些包夹们说我不签字就会扣他们的分,他们变换花样、口出恶言疯狂的威逼。在邪党十八大召开的前两天,说是全监区只剩下几个法轮功学员没签字了;此时刘泽芝已被熬了一周,整个人精神都崩溃了,眼睛也睁不开了,他们就是这样在她迷迷糊糊的状态下,把已写好的“转化”书放在她面前,又拿笔放在她的右手上,握着她的手写上了名字。当刘泽芝明白后就写了“严正声明”,却被他们撕了。

南阳法轮功学员杨祥珍被折磨的上吐下泻,她抱住自己的双手就是不按手印,结果被几个包夹趁她洗脚时把她的一只脚从水盆里拉出,强行的按上了“脚趾印”。

〈3〉用“减刑”的骗局诬蔑法轮功,侮辱法轮功学员

恶警们欺骗让你写所谓的“三书”,当你上当后就要你每个星期写一篇所谓的“思想汇报”(也就是诬蔑法轮功的话)。他们出题目让你写,开始他们让我写对《九评共产党》的认识,我就写《九评》揭露了邪党靠谎言欺骗民众、宣扬所谓的无神论和斗争哲学,破坏中华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和其暴政、腐败、反人类等邪恶本质…,之后他们就不敢让我写了。对所谓“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减刑都是由新乡市中院派人到监狱中召开所谓的“减刑揭批会”,逼着那些被“转化”想要减刑的人在大会上表态,要彻底与法轮功决裂,后才发你所谓的“减刑裁定书”。不仅如此,被减刑的人还要每月对邪党的党旗唱红歌宣誓一次,每次都让那些被“转化”中最“积极的人”带头念所谓的“宣誓词”(都是些诬陷法轮功和为邪党唱赞歌的内容),下面那些被“转化”的人就被迫举着右手跟着念。

四、虐待法轮功学员,用脏活重活对我们进行折磨,并掠夺其劳动成果

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非常苛刻,处处歧视虐待,脏活累活都让她们干,象环境卫生,打扫厕所等。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号刘泽芝又被派车间干活,先做汽车座垫,后熨烫衣服。全车间近五十人做衣,只有她和另外一人干熨烫,每天手拿十来斤重的熨斗干十多个小时,一天下来手都累肿了。

监狱做的衣服只有市场手工费的四分之一,而给每人的定额定量完成后可以提2%的“奖金”。六十多岁的登封市胡桂兰(她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十年,始终不“转化”)每月都超产一千三以上,可是却得辛苦费不到30元;年年被他们虚伪的评为“劳动标兵”,但一天刑却未给她减。因为法轮功学员就算干得再好(只要不“转化”),也不给减刑。而那些杀人放火、偷抢拐卖等刑事罪犯,只要他们敢于配合那些恶警迫害和整法轮功学员,就很快会得到减刑。刘泽芝由于劳动等各方面干得很好,被她们所谓的多次“记功”和“表扬”,可是她们却说没有“转化”,不减刑。而狱方掠夺服刑人员的劳动成果平均每人每月约五千元以上。

监狱本应发给新来的人新被褥、新衣服等,可是法轮功学员发的都是些破旧的,没一件是新的。牙膏、牙刷、卫生纸、盆、碗等一切物品,都得自己的亲属送钱在里面买,连夏天的蚊香都得自己买,要不然就等着喂蚊子。就是这样,当刘泽芝出狱时自己买的衣服、被褥和一些日用品(价值一千多元)却一件也不准带回,全部被她们扣留了。

以上只是河南新乡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部份事实,即使这样也只是冰山一角。对上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恶人的罪恶行径进行曝光;是想制止他们进一步犯罪,希望那些有正义良知的人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对中共当局这种罪恶行径给予谴责和制止。

附件一、所谓的“释放证明书”(复印件) 一份。

河南新乡女子监狱部份恶警、恶人名单:
姓名 性别 年龄 身份(职务)
张传生 男 50多岁 河南新乡女子监狱、监狱长
童主任(不知名字) 女 50多岁 狱中邪恶“610办公室”主任
杨爱清 女 四十多岁 九监区大队长
袁文娟 女 30多岁 原是九监区普通狱警后因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有功被提为分队长、
冯 雁 女 40多岁 九监区队长后升为科长
(不知啥名) 男 50多岁 狱政科科长
赵学玲 女 50岁 被所谓“转化”的原法轮功学员,被狱警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教(被判刑8年,现在仍未减刑)
徐连晓 女 40多岁 被判刑四年,“转化”后积极配合邪恶当“帮教”
陈真萍 女 60多岁 被所谓“转化”的原法轮功学员,几次公开在大会上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不久后痔疮发作,拉血不止。
王新丽 女 40多岁 是九监区三分队队长
桑配萍 女 53岁 原洛阳市某银行行长,因贪污被判刑15年。此人是伪善的“笑面虎”,甘当狱警的走狗,诱骗法轮功学员转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