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闯过“病业”关 感悟修炼的严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四十四周岁了,掐指算来得法已有十六个年头了,回忆起这十六年,真是往事不堪回首,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形容不为过。十六年哪,没有哪一年自己是真正的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

近几年经历的比较多,真是没有勇气面对师父和同修,今天把它写出来,意在警示同修,以此为戒,不要像我这样,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一定要认真对待。

第一次闯过“病业”关

那是在二零一零年,一天下午,干完活,我去妹妹家商量盖房子的事,晚上住在妹妹家,没回来。

大约晚上十点左右,一阵突如其来的“病业”折腾的我彻夜难眠,其症状,腰像要掉下来一样,早上起来,连拉带吐,疼的我苦不堪言,筋疲力尽。因妹妹家都是常人,怕影响不好,我就回家了。

大约二十几天,没有好好睡上一觉,简直是扒一层皮一样。向内找,发现我名、利、色,什么心都有。

我丈夫因病去世,丈夫的去世并没有给我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打击,虽然有一阶段有些消沉,但影响不大,因为丈夫活着的时候,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我唱主角。

由于我执着挣钱,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在工地干活,工资每天两百元,令人羡慕。一天十几个小时,回家洗漱完毕,想躺一会,再吃饭,等醒来时,已天亮了,早上起来,又继续干活,哪有精力去学法、炼功、发正念,更别提讲真相了,就是偶尔讲一个,也是掺杂人心,效果可想而知。

这期间,我介绍了一外地同修一起干活,因我欠他一份情,再加之他经济条件也不好,一个人供孩子上大学,在家一天只能挣几十元钱,甚至挣不到钱,我就介绍来干活,让他住在我家,期间产生好感。后来的几天,我心里有了负担,这叫别人看见,可怎么解释啊?一天到晚放不下这个事,很矛盾;让同修走吧,不是我的为人,再挺几天吧,反正要干完了,同修也看出来了我的心思,干完活,匆匆忙忙就走了,其实,这就是我的色欲之心。

我还有求名的心,别人家盖房,我也想盖,丈夫治病期间花掉一些医疗费,还剩一部份钱,我有低保,单亲家庭盖房政府补助一万五千元钱,加在一起,盖个房也不是大问题,再说还有亲戚帮忙,那颗沸腾的心就安静不下来了,一天到晚算计房子的格局。这要盖完,谁不佩服我啊,那女人多厉害,没有丈夫,整的热闹的,家像个家,孩子还有一份做出纳的工作,这回可不怕孩子找婆家瞧不起。因为那时不知向内找,不知问题出在哪里,也不会用法来对照,为什么招致如此的迫害。

后来同修来我家交流,我在认识上有了转变,由于自己肮脏的人心,名利色等等招来的迫害,旧势力不迫害你才怪呢?通过同修的交流,我有了正念,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

有一天晚上,我炼第五套功法,刚打坐不一会儿,一个声音告诉我:再忙也得学法呀!我顿时泪流满面,哭出声来了,如果不是孩子在,我真想大哭一场,我非常清楚,这是师父的点悟啊!我那么长时间没学法、炼功,师父还管我啊!我当时的心里那个感激啊,也更加的惭愧。

之后几天,我似睡非睡,我的头前站一个人,手抚摸着我的头说:这是“读金篇”的人。我知道是说读师父的法,更增加我修炼的信心。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我闯过了“病业”关。

第二次闯过“病业”关

转眼到了二零一二年五月份,工地又开始干活了,我还如往常一样,每天十几个小时干活,修炼又松懈了,身体又出现不适状态,但还是能坚持,终于有一天挺不住了,胃疼的我坐立不安,小肚子往下坠,尿道疼痛难忍,实在是挺不住了,就打针了,打完针,就不疼了,在心里纳闷,药真那么好使?

第二天,同一时间,又疼上了,又打针了。后来,家人知道了,就不让打针了,非要上医院检查,结果去医院一查,查出的结果是三个癌症:膀胱癌、卵巢癌、子宫癌,连上省城医院的机会都没有了。家人听到这个消息,乱作一团,想到孩子父亲刚刚去世,母亲又得了不治之症,家人和亲戚为我哭了好几天。

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反倒冷静了。癌症意味着什么,大家都知道,我反思自己修炼的路上有多少是按师父安排的路走,有多少是按旧势力安排的路走?答案当然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多于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明白了旧势力是来取命的,因为我在利益上用心,忽视了学法、炼功,旧势力就会见缝插针,用这种形式迫害我。我悟到这些后,没有被这些假相所带动,反而一身轻松,放下了很多东西。

接下来,就是家人安排我到省城医院检查,家人不由分说把我弄到省城大医院检查,但我的心里坚定一念,无论检查结果如何,我都要走修炼的路,我把心一横,把一切交给师父,心里对旧势力说,检查到此为止,不许你没完没了的迫害我,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有人心会在法中归正,你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认。七、八天,结果出来了,一切正常,家人悬着的心也落下来了。

没过几天,师父的《二十年讲法》发表了,师父说:“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怎么走他的路,遇到了不同的情况,怎么進、怎么退,然后出现了不该有的状态的时候怎么办,都安排的非常详细。不管怎么样,作为一个生命来讲,得自己说了算;你想修、你想要、你想做,你不想做、你不想要,那都是个人说了算,所以这就很难了。”[1]

师父还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以前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否则的话,带着各种执著、人心,那么在这条路上就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麻烦,麻烦挡着自己过不去。其实走不正路,一个是业力的原因,其中包括生命背后带着的麻烦,各种恩怨、誓愿,与各种生命的连带,等等;一个是自己人心的执著。特别是形成的观念、形成了思维的方式,那就使自己很难认识到那些不自觉的人心表现。认识不到它怎么放下?”[1]

反复学法我明白了,修炼中为什么出现问题,问题出现了怎么去选择,答案尽在法中。我和同修交流时问道:打针为什么好使?同修说你首先认为它是病了,给你产生一种错觉,让你觉得打针好使,旧势力就达到目地了,我恍然大悟。

第三次闯过“病业”关

二零一四年,由于我盖房欠下了外债,还得去干活,今年工资每天三百元,就想我先去干几个月,挣点钱,回来再学法,炼功也不迟。就这样,在利益心的驱使下,去了外地干活。不到两个月,突然有一天上午,正干活就来“病”了,好象感冒着凉,浑身各关节都疼,在工地休息两天,不见好转,就回家了。

回来后,学法、炼功、向内找,情况并没有好转,越来越严重,比上次癌症假相还严重,晚上睡不着觉,坐立不安,上卫生间站不起来,明显感到力不从心,给同修打电话,请同修帮忙发正念。

那天晚上,有四位同修住在我家,我咬牙挺着,心里不停的发正念。我审视自己,究竟差在哪里?正念我有,旧势力的小伎俩,我也看透了,为什么还这样迫害我呢?经过查找,我发现我差在正行上,没有从行为上否定,还配合了邪恶,任凭邪恶摆布。

认识到之后,我命令自己站起来,炼功,第二套功法,我就坚持不住了,象虚脱了一样,我躺了一会,第五套功法,我坚持了三十分钟,疼的浑身直哆嗦,从卫生间爬到师父法像前,给师父上了香,在师父面前忏悔:师父啊,弟子太差劲了,不能严肃的对待修炼,平时不检点,色欲心不去,执着名,不让人说,自以为是,懂一点技术,就了不起了,显示自己比别人强,有时表现的简直就是自心生魔。这次“病业”关,在同修帮我发正念的情况下,我闯了过来。就像同修写条子问师父:

“弟子:感觉他受到外来干扰,也只有帮他发正念。”[2]
“师父:有心结就是有执着。他自己有问题,不是你发正念能解决的问题。他自己正念很足,如果魔很多,他自己做不过来,你帮他发正念,管用。他自己的心不行,他自己不想动,肯定干扰就来,那个时候你发正念干扰很难清除,因为他自己得有正念才能动了、才能帮得了。”[2]

结语

我这些“病业”关都是修炼不严肃造成的,教训是深刻的。

最后,以师尊的两段讲法与大家共勉。师父说:“很多人自己的行为不检点,自己对自己本身修炼的不严肃,都会给你制造成麻烦、困难、甚至痛苦,更甚至于失去生命。有的大法弟子表面看什么大法活动都参加,挺好的,大家看着修炼还行,表面上看挺精進的,可是谁也不知道谁内心有什么执着过不去的心结甚至有多大,谁也不知道谁内心还有什么固执不放的东西,有多么难过,没有表露出来。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大法弟子是个严肃的修炼群体,旧势力会利用各种机会,给大法弟子制造麻烦,也会利用各种机会使一些大法弟子失去生命。”[2]

师父还说:“这些事情教训也都非常深刻了,但却不是在迫害中出现的,是对自己修炼不严肃造成的。”[2]

因层次有限,只悟到这一层,不对之处,敬请交流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