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四日】

引 言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邪党流氓集团发动了对信奉“真、善、忍”的民众的疯狂迫害,在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中,辽宁省成为了重灾区之一,锦州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程度在辽宁又排在前列。仅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一项,在锦州地区所发生的案例就令人触目惊心。由于中共当局严密封锁消息,所揭露出来的案例仅仅是这场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从一九九九年十月,锦州大法学员朱绍兰被迫害致死的第一例开始,噩耗不断传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胡秀英被锦州驻京办迫害致死;二零零二年五月至八月,杜宝兰、曹淑芳、刘智三人分别被市610、凌河区公安分局迫害,致坠楼身亡;二零零三年四月,张桂芝、石忠岩相继被马三家教养院、锦州教养院迫害致死;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李凌被辽宁大北监狱迫害身亡;二零零五年,闫利被赤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迫害致死;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张立田被锦州监狱恶警唆使犯人活活打死;二零一一年三月,黄成被盘锦监狱恶警施以十指穿针酷刑,最后迫害致死……

这一幕幕人间惨剧,这些大法学员的家属们承受的一次次生离死别,连年不断,至今还在持续发生着。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四日,十五年来,全国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通过民间渠道已证实至少3776人(这个数字仅仅是实际迫害致死数字的冰山一角,而且还不包括被中共秘密活体摘取器官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本文是十五年来辽宁省锦州地区发生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不完全统计。

一、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统计图

1、锦州市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

从全国已经被报道核实过的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3776人中,辽宁省被迫害致死441名法轮功学员,占全国被迫害致死人数的12%,而锦州市被迫害致死73名法轮功学员,占辽宁省被迫害致死人数的17%,占全国被迫害致死人数的2%。

其中,锦州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性别比例,男性:27人,占37%;女性:46人,占63%。

表 1 锦州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性别比例

性别女性男性总人数
人数(人)462773
比例63%37%

2、锦州市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按年度图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四年,锦州市被迫害致死的男性和女性法轮功学员按年度分布情况如下图:

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高峰期在2000年至2006年,每年5至11人。十五年来,锦州市平均每年被迫害致死约5位法轮功学员。

3、锦州市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按年龄情况分布图

可见,按年龄比例,正值中年的法轮功学员,本是上有老、下有小、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黄金年龄之时,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夺去生命。而事实也证明,中共对老年人也以恐吓、关押、冤狱、酷刑迫害,甚至92岁的老人也不放过。

7、锦州市7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地区分布图:

锦州市各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情况分布见下图:

其中,古塔区:8人;凌河区:11人;太和区:7人;开发区:2人;黑山县:13人;北宁市:3人;凌海市:8人;义县:9人;外地与地址不详的:12人。

二.锦州地区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典型案例及简况

(一)古塔区八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朱绍兰、张桂芬、李凌、张凤云、刘玉兰、王玉贤、胡凤奎、张西红。

1.朱绍兰,女,五十岁

一九九九年九月,朱绍兰被锦州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九月二十九日晚开始绝食,两天后,其身体虚弱,走路需人搀扶。第四天半夜,开始呕吐。锦州市古塔区饶阳派出所看情况不妙将其释放。十月五日,朱绍兰被送到医院,一九九九年十月七日早晨去世,这是锦州地区第一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2.李凌,女,五十一岁,曾任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供暖公司副经理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她与另外十四名大法弟子在北京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后由北京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李凌再次被锦州市古塔区政法委从家中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五大队遭受迫害,李凌遭受到比前一次更残忍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凌晨两点多钟,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目击者亲眼看到恶人张春娥将李凌面朝下,扣在床上,而后用一床大被子捂在李凌的头上,又在上面压上枕头,张春娥两手又死死摁住压在李凌头上的枕头,李凌就这样被窒息而死,时年五十一岁。约在凌晨三、四点钟,监狱安排三大队第六小队一个壮实女犯人(丹东人)将李凌遗体背出监舍。监狱欺骗李凌的家属说她死于“心脏病”。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遗体在沈阳市殡仪馆被火化。

3.胡凤奎,男,六十八岁,家住锦州铁建宿舍

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后,锦州市榴花街道、铁建居委会、榴花派出所的人经常到胡凤奎老人家骚扰。老人被非法抓三次,拘留三次,劳教两次,共四年之久。

因胡凤奎老人坚持修炼法轮功,在锦州教养院受尽折磨。恶警韩利华、冯子宾、张春风、李松涛、张加彬、杨庭伦、穆锦生等恶徒,把老人家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使他站不起来,蹲不下去。曾遭到高压电棍电击、被逼长时间蹲在一小块三十厘米见方的地砖上、不让睡觉等酷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二零零三年三月,恶警闫国升曾恶狠狠地对他说:“院长开会说了,只要打不死,打伤、打残没关系。”老人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导致旧病复发行走困难,靠同屋大法弟子搀扶,还得了奇痒的皮肤病。

二零零五年底,老人被解除劳教回家后,只能拄着棍子行走。由于中共的迫害,老人一直很压抑,整日担惊受怕,不幸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含冤离世,离世时双眼不闭,死不瞑目。

4.王玉贤,女,五十岁

王玉贤曾患何杰金氏淋巴瘤中晚期,修炼大法后身体完全康复。一九九九年十月,王玉贤再次进京,在北京的一家旅店被抓,押回锦州后被关进了看守所,说她是“头儿”,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玉贤坚持对大法的信仰,遭到毒打,她拒不“转化”,被转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一所,狱警让刑事犯包夹她,不让她炼功,让她高强度劳役,加工服装,每天工作十五~十六小时以上(最长达十八小时)。早上四点起床,晚上十点或十二点睡觉,王玉贤还经常遭受刑事犯和恶警打骂,在那样惨无人道的黑窝里,她被迫害的癌症复发,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王玉贤被释放。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王玉贤在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被凌南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一看守所近一个月,才被释放。后由于王玉贤多次遭迫害,身心压力使癌症复发,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六日含冤去世。

5. 张西红,女,四十二岁,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凌晨五点左右,锦州市610恶警欲对张西红女士非法抄家、绑架,张西红拒绝开门,警察就调用警力将其家所在楼围住。张西红在躲避恶警的过程中,不慎从五楼阳台坠下。经市中心医院九天抢救,张西红脱离了危险,却成了高位截瘫,当时年仅三十岁。

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晚四点多钟,锦州市古塔区敬业派出所六、七名恶警闯入张西红家中,将张西红家里做真相用的电脑和两万元现金野蛮抢走,看到她高位截瘫,恶警甩下她,悻悻而走。 一直到二零一二年,由于尾骨部位化脓,感染到大动脉,张西红女士历经十年的痛苦挣扎,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离世。

6,张桂芬,女,五十二岁,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四日被迫害含冤离世。
7.张凤云,女,六十五岁,二零零五年皇历腊月二十八,含冤离世
8.刘玉兰,女,五十三岁,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在层层高压迫害下,含冤离世。

(二)凌河区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杜宝兰、曹淑芳、刘智、石忠岩、李淑兰、杨继升、赵兴权、马德芝、许丹、陈淑芝、曲伟。

9. 石忠岩,男,四十五岁,安乐里,锦州市百货大楼职工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七日,石忠岩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到锦州市劳教所五大队,强迫苦役劳动,每天的劳动量达二十小时,节假日也经常不让休息。晚上回来,恶警们还要给大法弟子洗脑,恶警高阳多次殴打石忠岩,并将石忠岩一只耳朵的耳膜打穿孔,几乎失去了听力。

二零零零年十月,辽宁省司法厅常务副厅长凌秉志带着马三家的犹大来锦州迫害大法弟子。十六日,锦州劳教所院长张海平、政委金福利亲自上阵,命令警察刘铁林迫害大法弟子。从早六点到晚十点坐凳体罚,双手扶膝,两腿并拢,身体挺直,不许动,不许说话,整天播放诬蔑大法的录音,并规定每天只许上三次厕所。四防二十四小时轮班看着,石忠岩是其中被迫害的一个。十一月一日锦州劳教所成立洗脑队,石忠岩继续被严管,禁止与家属接见。二零零一年年初,石忠岩炼功被四防(诈骗犯)王殿武从床上拽到地上殴打。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早晨,锦州劳教所通知石忠岩的家属,谎称石忠岩突然患病,呼吸困难人事不省,送进解放军第205医院内科呼吸道病房抢救。据目击者说,大法弟子石忠岩被迫害瘦得皮包骨,脚趾青紫,一直昏迷不醒,而且穿的是湿透的破棉袄棉裤,里面没有内衣,估计是被恶警强行灌食、拖拽所致。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一点多钟,石忠岩睁着双眼离开了人世,死不瞑目。

10. 杜宝兰,女,四十八岁,营盘乡马家村人

二零零二年五月七日晚七时左右,杜宝兰到法轮功学员段君家,段君家的丈夫李某助纣为虐,打110报警,致使杜宝兰与段君被抓,杜宝兰于当晚被迫害致死,第二天警方通知家属,谎称是“跳楼自杀”,并且提出三条无理要求:一、不许声张;二、不许搭灵棚、办丧事;三、要求三天后火化尸体。

据围观群众称,被抓当晚,杜宝兰是被抬进警车内,并听到车内传出惨叫声。据看到尸体的人士说,尸体四肢骨折,下颌有一窟窿,而事发现场却无任何障碍物,死因可疑,警方严密封锁消息,其住宅楼内外都布满了便衣。

10.曹淑芳,女,六十一岁,康宁里,锦州锦麻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八月四日,在迫害中离世。
11.刘智,女,六十一岁,锦铁里,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在迫害中离世。
13.李淑兰,女,五十九岁,居住锦铁街道兴华里,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离开人世。
14.杨继升,男,五十四岁,居住榴花街道。二零零五年六月,被锦州市610,锦州市教养院恶警张加彬、李松涛、杨庭伦、闫国升、卫生所长史贞山、刑事犯郭铁山迫害致死。
15.赵兴权,男,五十二岁,居住菊园街花园里,长期身心受迫害,赵兴权身体虚弱,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16.马德芝,女,六十七岁,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被锦州拘留所、北京天安门广场警察迫害致死。
17.许丹,女,三十四岁,锦州榴花小学音乐教师,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许丹在工作单位被610恶警绑架。二零零六年,被锦州610等迫害致死。
18.陈淑芝,女,五十五岁,锦州矿山机械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19.曲伟,女,五十七岁,国家二级厨师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曲伟再次被锦州市局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入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在这个人间地狱里,曲伟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到家时人已瘦得皮包骨。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在锦州看守所关押期间,曲伟遭受了三天的吊铐酷刑,之后出现了糖尿病症状,十五天后,被放出时双脚已经溃烂,血糖指数为18.7。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曲伟因糖尿病综合症出现昏迷,住进了锦州市中心医院。二十六日凌晨,遭中共当局六次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曲伟,闭上了双眼,静静地走了,终年五十七岁。

(三)太和区七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仁树田、张桂芝、王文君、王彦军、李宝清、闫利、黄成。

20. 张桂芝,女,四十七岁,新民乡刘家窝铺村人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张桂芝家属接到马三家劳教所、当地派出所、村委会的联合通知,说张桂芝“病重被抢救”。当家人赶到马三家时,张桂芝的遗体早已被停在马三家医院的太平房中。在张桂芝的家人和劳教所的交涉中,劳教所的头目一直没露面,下属队长不准给死者照相。张桂芝遗体身上有伤,鼻子和嘴里有血迹,并且身上有紫斑(局部皮肤成紫黑色)。恶警说是张桂芝“洗澡时摔的,造成的心梗导致死亡”。据了解,张桂芝离世的那天,不是洗澡的日子,况且心梗也不会口鼻出血,显然,张桂芝是被暴力酷刑导致死亡。

21. 王文君,女,三十八岁,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职工

二零零一年六月,王文君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马三家劳教所,关押在女二所一大队三分队。恶警和犹大经常对王文君洗脑,并强迫王文君参加超体力劳动,致使王文君的身体每况愈下。从二零零二年五月开始,王文君开始肚子疼,下身流血,恶警们不管不问,继续强迫她和其他人一样干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马三家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暴力洗脑。王文君被盘上双腿,用绳子把腿绑上达五个小时,长时间强迫坐小板凳。这时王文君的身体已经不行了,肚子疼得厉害,晚上疼得睡不着觉。后来经过马三家医院检查,确诊为子宫癌晚期。王文君的身体日益消瘦,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王文君被已经离婚的丈夫接回,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王文君在家中离世。

22.闫利,男,四十岁,曾担任锦州女儿河纺织厂生产处总调度、处长助理、生产部部长助理等职

一九九九年十月,闫利被非法教养二年,关押在锦州市教养院。被非法教养期间因一直坚持信仰,拒绝转化,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连续几个月关小号。两年期满后又被加期九个月。闫利经常绝食而遭受被野蛮灌食,直到最后吃不下东西、奄奄一息时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闫利在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哈达街银行胡同一住宅楼内,被赤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布仁及红山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后非法关押在红山区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十二月七日之间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九日,闫利的遗体被恶人强行火化。

23. 黄成,男,五十六岁,原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黄成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看守所、戒毒所、洗脑班、太和公安分局、教养院、监狱,累计达十五次之多。锦州公安局太和公安分局恶警刑讯逼供,黄成被迫坐在铁椅子上连续遭电击十多个小时后双手全部骨折了,左脚大筋裸露出来。

于二零零八年八月,黄成被非法判刑六年,同年十二月十六日,黄成被劫持到盘锦监狱时已经是伤势严重。二零零九年三月末,盘锦监狱开始强行“转化”,管教科的杨冠军、管教科科长胡小东、李峰(科长)、于×(中队长)、犯人孟祥林、王硕(毒犯)等几人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黄成,把他的浑身上下电得没有好地方。大队长管风春又把黄成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一会一电,并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就从针头流出,有的针扎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直到黄成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

黄成被迫害的出现脑血栓症状,浑身浮肿,半身不遂、偏瘫、生活不能自理。为了推卸责任,盘锦监狱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以所谓“保外就医”的名义,将处于生命垂危的黄成放回家。但女儿河派出所片警张忠信、黄波、街道冷杰等还多次到他家骚扰。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黄成在极度痛苦中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24. 王彦军,女,四十七岁,新民乡人,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八日被迫害离世。
25.仁树田,男,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七月末,在迫害中离世。
26. 李宝清,男,三十四岁,锦州华光电子公司职工,二零零五年七月三日,被锦州劳动教养院、市华光电子公司迫害致死。

(四)开发区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于国钜、才志刚。

27.于国钜,男,六十五岁,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被锦州劳教所、邪党村书记齐宝海和片警李刚迫害致死。
28.才志刚,男,四十多岁,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含冤离开人世。

(五)黑山县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高伯芝、金树春、贾书秋、王凤茹、张海燕、李常如、吴春兰、杨素坤、刘倩倩、罗学民、梁素兰、李应华、杨凤茹。

29. 张海燕,女,三十三岁,胡家镇东兴村(原西尤村)王家屯人

二零零一年九月中旬,张海去北京上访,遭抓捕后,由胡家镇派出所和当地村干部将她带回当地,被派出所所长张栋殴打, 将其送入黑山看守所关押,两个多月后,被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遭到毒打、吊铐、绳子捆绑等酷刑折磨,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精神到了几乎崩溃的边缘。二零零三年二月份,家人去看张海燕时,见她头被包扎着,手肿得很厉害,而且两眼呆滞,不知和家人说话。一个月后,劳教所通知家属接人,张海燕已经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回到家后发现她的头顶部有三处筷子宽、大约十几公分长而且很深的伤痕。回来后的十个月的时间里,她经受了极度痛苦与恐慌的煎熬,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八日(腊月二十七)含冤离世,留下了9岁的儿子,乳名叫小胖。小胖悲痛万分,哭喊着要妈妈,“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30.刘倩倩,女,三十岁,姜屯镇郭油房村彭家人,后嫁到黑龙江省尚志市尚志镇

二零零二年六月又被迫害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哈尔滨新建女子监狱。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被迫害“病情严重”。几经周折,当家人见到刘冬梅时,她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直到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九日到期,她的娘家人才把她接回家。经检查,医生表示身体状况太糟,各脏器功能衰竭,人已无法救治,刘冬梅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

31.金树春,女,四十多,镇安乡营盘村人,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被迫害离世。
32.贾书秋,女,三十一岁,四间房赵家村人,由于迫害造成的经济、身体、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于二零零二年七月离开人世。
33.王凤茹,女,六十三岁,镇安乡大岭村人,曾任三十八年的村会计,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34.李常如,男,五十二岁,太和镇包屯村人,多年来,身心受到严重损伤,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离世。
35. 吴春兰,女,六十岁,八道壕乡后红村人,二零零四年中秋前一天,被绑架到县看守所迫害达半个月之久,于二零零五年一月离世。
36.杨素坤,女,六十二岁,黑山县人,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份含冤离世。
37.高伯芝,女,八十三岁,二零零零年一月份,被黑山县公安局迫害致死。
38.罗学民,男,五十岁,新立屯镇荒地村人,在恶党长期迫害下,使他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导致旧病复发,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含冤离世。
39,梁素兰,女,五十七岁,黑山县大虎山镇人,一直受到大虎山镇公安分局不法警察的骚扰,又因儿子被迫害成精神病,以及多方面的压力,于二零零五年皇历新年患脑出血,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去世。

40. 李应华,女,黑山县黑山镇人

一九九九年冬天,李应华進京上访,遭到北京不法警察非法抓捕,后被黑山公安局接回非法关押,数月后,被放回。二零零一年春天,李应华再次遭到绑架,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又被勒索六千元后放回。由于多次被绑架给家人造成极大压力,二零零五年年末,查出肠癌,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含冤离世。

41.杨凤茹,女,六十八岁,黑山县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杨凤茹与老伴進京上访。在他们不在家的情况下,黑山县城东派出所非法抄家,回来后,被骚扰并被监视居住。二零零三年,杨凤茹老伴遭黑山县国保大队肖忠影等人的绑架,非法关押十天,被勒索三千元后放回。二零零五年,杨凤茹老伴再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十天,被勒索一万元后放回。老伴回来后,公安局扬言要绑架杨凤茹,老夫妻俩不得不流离失所。杨凤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九年六月末含冤离世。

(六)北宁市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胡秀英、齐素春、么红霞。

胡秀英
胡秀英

42.胡秀英,女,四十八岁,沟帮子镇张家村,沟帮子二运五队的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43.齐素春,女,三十八岁,赵屯镇金家村人,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夜里,据称齐素春从镇政府四楼坠落,含冤去世。由于恶人封锁消息,现仍无法查明坠楼的具体情况。
44,么红霞,女,七十六岁,北宁市人,于二零零五年二月六日,含冤离世。

(七)凌海市八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姜树林、肖玉珍、姚庆丰、王忠民、费慕珍、冯桂琴、张淑彬、尹桂芝。

45.姜树林,男,四十四岁,凌海市人,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被凌海市610迫害致死。
46.肖玉珍,女,五十七岁,凌海市人,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被凌海市拘留所迫害致死。
47.姚庆丰,男,六十七岁,凌海市人,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日,被凌海市娘娘宫派出所迫害致死。
48.王忠民,男,五十四岁,凌海市人,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凌海市610敬洪刚等五名恶警,看守所、双羊派出所朱志杰、王彦利迫害致死。
49.费慕珍,女,五十一岁,凌海市人,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四日,被凌海市收容所、公安局、恶警迫害致死。
50.冯桂琴,女,六十五岁,凌海市人,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被凌海市拘留所、板石沟派出所迫害致死。
51.张淑彬,女,四十二岁,凌海市人,二零零七年的七月十二日,被马三家劳教所、锦州拘留所迫害致死。
52.尹桂芝,女,六十二岁,凌海市大业乡人,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尹桂芝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尹桂芝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遭各种酷刑折磨及强行注射药物,致生命垂危,于二零一零年七月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尹桂芝身体稍有恢复,但教养院警察又接连打电话进行骚扰。尹桂芝最终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三十日晚上八点被迫害致死。

(八)义县九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魏寇氏、魏广兴、肖鹏、项树凡、左中右、史长林、肖玉彬、魏书文、吴凤艳。

53.魏寇氏,女,八十七岁,义县人,修大法后身体变得非常健康,白发开始变黑,头上长了几十年的骨刺经过几次手术都没有得到根治,学大法后一个月不治痊愈,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神话传说”。然而,二零零一年九月其唯一的女儿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定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其外孙也因同样的原因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加上恶警的骚扰,老人遭受打击,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含冤离世,临终前未见到一直思念的女儿和外孙。

54.魏广兴,男,四十八岁,义县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其女进京证实法被非法判处劳教三年,被关押在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魏广兴精神受到严重摧残,病情恶化,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含冤去世。

55.肖鹏,男,三十岁,九道岭镇农民、兽医

一九九九年九月下旬,肖鹏与三妹又进京上访,在唐山火车站被绑架后,接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他遭到看守所所长王岩、狱警卞志利和刑事犯杨国涛多次毒打,致使双腿肿胀,不能弯曲,下蹲;身体上还受尽了浇凉水、灌盐水、戴十八斤重脚镣的残酷折磨。十月二十九日,肖鹏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送进锦州市劳教所继续迫害。在此期间,肖鹏多次受到严重的酷刑,身体到处是伤。后来被转移到锦州市精神病院,强行注射摧残神经的药物,打那以后他精神恍惚、后来致疯,身体逐渐消瘦,呈骨瘦如柴、走路艰难、不能自理的病态,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劳教所不得不把他放回家。回家后,仅一年多,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肖鹏在痛苦中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

56.左中右,男,三十五岁,大于卜中学青年教师

一九九九年十月,左中右被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他从教养院走脱,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送回锦州市劳教所,左中右被关了七天小号,被恶警刘怀忠、徐广权等人踢打,皮肤被电肿。白天干活被强制戴手铐出工,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警察报复他给他多分任务,还不时地恶狠狠地骂他。

左中右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们和恶四防对他灌食迫害,玉米糊里加大量的盐,同时不让睡觉,强迫其连续坐四十四小时地板凳。恶警陈大夫在对左强制灌食时,用开口器撬,牙都被撬坏了,不张嘴就用拳头钻腮帮子。左中右绝食抗议一个月后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低得吓人,80/50,70/50,小腿浮肿。左中右在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获得释放。

二零零一年十月,左中右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锦州劳教所受尽了酷刑折磨:曾有三个犯人一起毒打他,四根电棍同时电击,长期关小号、坐铁板凳,长期不让睡觉。左中右一个体重150斤的小伙子,被折磨得只剩九十斤,几乎奄奄一息。劳教所一看其身体太虚弱,怕担死亡责任,二零零三年九月把他送回家中。

左中右被放的前几天,每天都呕吐,咳嗽得厉害。被放出来时,亲人朋友见到他几乎认不出来了。回家后,还经常受到劳教所恶警打电话骚扰;身体还未恢复,学校领导一行十人来家里逼迫写三书,被迫去亲友家。左中右心肺肾功能已衰竭,经常咳嗽气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难,无法正常上班,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含冤去世。

57. 肖玉彬(肖鹏的父亲),男,六十一岁,义县九道岭农民,兽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肖玉彬和妻子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十月,都被非法教养三年。十一月,肖玉彬被非法送进锦州劳教所与儿子肖鹏关在一起,儿子多次受到严重的酷刑,被强迫送进精神病院,注射精神崩溃的药物,致疯后,教养院将他的儿子放回家,并将非法关押已达四个多月的肖玉彬放出,陪儿子回家保外就医。此时,家里已空无一人。他的妻子和女儿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所迫害。

儿子含冤离世后,使他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从那以后,变的不爱说话了,一天也听不到他说一句话。从零二年至零八年,义县公安局、义县国保大队、九道岭镇政府、九道岭镇派出所对他的骚扰,累计至少也得十二、三次。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肖玉彬含冤离开了人世。就在他离开了人世后的第十一天,九道岭镇派出所的恶警还往他家里打电话找他,进行骚扰,让人死后都不得安宁。

58.魏书文,女,六十五岁,义县关帝庙村人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在北京天河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半,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二日,在马三家劳教所关押八个月,受到恶警的残酷的迫害,除包夹围攻、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外,强迫老人做一种殡葬用的工艺品,在加工中必须用一种挥发性强的、气味刺鼻的、熏眼睛的有毒胶,老人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症,生命垂危,被送回家。但义县公安局的警察,并未因老人身体病重而停止迫害,多次闯入家中骚扰,直到魏书文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59. 项树凡,男,七十四岁,义县人,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九日,被义县610迫害致死。
60.史长林,男,三十五岁,义县人,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被锦州教养院、义县610、国保大队迫害致死。
61.吴凤艳,女,五十一岁,义县城关乡五里屯村人,由于受邪党长期的绑架、骚扰、非法关押的邪恶迫害,在身体上受到折磨,精神上受到摧残,经济上被多次巨额勒索,二零零八年,吴凤艳出现了脑血栓病状,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她突发脑出血、不省人事,四天后离世。

(九)外地与地址不详的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张桂华、潘淑先、李凤君、姚汉章、李桂莲、李凤芝、臧金录、刘凤柱、崔志林、辛敏铎、张立田、曲成业。其中潘淑先、李凤君、李桂莲、臧金录、刘凤柱这五人为锦州人,但尚不清楚属锦州哪一区。

62. 崔志林,男,四十三岁,阜新市市北小区(原住址阜新市韩家店)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崔志林在资料点遭邪恶之徒非法抓捕,一年后,被非法判十一年,关押到锦州南山监狱进行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四日,被锦州监狱恶警李秀平、潘志勇、刘建东迫害致死。家属发现,死者身体被打得惨不忍睹,死时已瘦得皮包骨,双耳、鼻、口均被堵着棉花团,脑后有一个窟窿,口腔内有一块牙龈已腐烂,整个后背大面积青紫,两腋下、软肋、两胯外、大腿内侧、整个膝盖以下,尤其踝骨部份有明显长期电击痕迹,肘部一块肉已脱落,睾丸肿大青紫,身体明显被药水(或清水)浸泡并清洗过。狱方对家属威逼恐吓,千方百计阻挠家属拍照,后给七千八百元安葬费,草草了事。

63. 辛敏铎,男,三十三岁,盘锦市,辽河油田物探公司技术员,业务技术骨干

二零零一年辛敏铎被辽河公安局关押于盘锦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八月三日,辛敏铎又被盘锦公安分局许皓、黄海欧等恶警绑架,盘锦兴隆台区恶党法院非法判辛敏铎十三年刑,关入锦州南山监狱迫害。二零零六年六月中旬,锦州南山监狱突然来了四个人到辛敏铎父亲家中,告诉说“辛敏铎正在绝食,如果这样下去就要给他转到沈阳或是加期等。”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辛敏铎被迫害致死,并于九月三日早六点左右被锦州南山监狱强行火化。

这是辛敏铎从劳教所出来第三天的照片,他刚回家时站不起来,用后脑勺顶着墙才能勉强站住。
这是辛敏铎从劳教所出来第三天的照片,他刚回家时站不起来,用后脑勺顶着墙才能勉强站住。

64.张立田,男,三十六岁,烟台市,原籍山东省莱州市,曾在朝阳市精密带钢厂工作,二零零八年八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十月份被劫持到锦州监狱二十监区迫害,被监狱的犯人多次殴打,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为了抵制迫害,张立田开始绝食。第二天,副监区长张宝志授意四名犯人暴打张立田致死,许多犯人可以作证。之后狱方拒绝家属的验尸要求,称家属聘请“第三方律师”要求尸检为“非法”。

65.曲成业,男,五十八岁,烟台莱州市。

在二零零八年,曲成业在锦州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锦州监狱期间,身体多次出现严重危险症状,脑梗塞,血压高达二百四十,家人几次探视,要求回家休养,锦州监狱都无理拒绝。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曲成业的身体被迫害的已很严重,会见亲人时被人搀扶着出来,脑梗塞两腿连走动都已无力,嘴歪斜。家人强烈要求接回家,锦州监狱六大队大队长李、狱警邱国华口口声声绝对保证曲成业生命安全,拒绝家人合法要求。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一天之内,监狱二次通知家属,第一次称“病危”,第二次称“抢救无效”死亡。家属无奈火化了遗体,捧着骨灰回来。

66,李桂莲,女,九十二岁,锦州人,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被恶警勒索、罚款、恐吓,老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八日去世。
67,李凤芝,女,六十九岁,二零零一年底,被锦州610、马三家教养院迫害致死。
68,臧金录,女,三十七岁,锦州人,迫害中,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含冤离世。
69,刘凤柱,男,五十八岁,锦州人,于二零零四年二月,被锦州610迫害致死。
70,张桂华,女,七十四岁,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底,被锦州610、马三家教养院迫害致死。
71,潘淑先,女,六十五岁,锦州人,于二零零零年春,由于中共迫害,脑病复发,不幸去世。
72,李凤君,女,五十二岁,锦州人,二零零零年五月,被锦州610、辽宁锦铁建筑工程二段迫害致死。
73,姚汉章,男,七十四岁,不详,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被锦州610、马三家教养院迫害致死。

这一桩桩命案,一件件惨绝人寰的悲剧,竟然是在高喊“我党一贯正确”、“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堂而皇之的由执法机关、执法人员利用国家机器光天化日之下所为,而且这样的迫害至今还在发生着。这不能不让人凝重思考。

法轮功学员只是为了说一句真话,做一个好人,坚守自己的信仰,维护宪法赋予公民的最基本权利,就需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个国家怎么了?这个社会怎么了?这个民族向何方?大纪元所发表《九评共产党》一书对此给出了精准的答案。

然而,人命关天,这是古今共识,迫害善良,滥杀无辜,天理难容。人间正道,法网恢恢。锦州地区发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多个案例已被“追查国际”立案 追查。

三、锦州地区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责任单位、责任人

这部分以表格的形式,按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区、凌河区、太和区、黑山县、北宁市、凌海市、义县、外省市十个部分,将迫害致死的责任单位、责任人与迫害事实及追查情况如实反映。统计的数据中,责任单位为117 个,责任人为345 人 ,每个责任人后面是参与迫害与被追查的概况。下面是列表与具体内容(由于格式所限,请下载阅览)。
下载“锦州地区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责任单位、责任人”(652KB)


附:部分迫害责任人的照片

闻世震
闻世震   薄熙来   陈政高   夏德仁  薛 恒   李文喜

李
李 峰   苏宏章   常 明   刘 和   张家成   张 凡

张超英
张超英   苏境   王乃民   李明玉   张 君   黄海燕

张秀荣
张秀荣   赵国荣   张 磊   张 环   马吉山   刘 勇

杨
杨 莉   张鹤前   宋万忠   布 仁   王 学   王占所

程
程 军    阎 飞    王国栋    张宝志

杨玖瑛
杨玖瑛   李印学   王立军   陈荣山   陆 昊   李嵋珊

孙治安
孙治安   单学志   戴 勇   张久义   肖忠影   毕诗君

结语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的责任单位与责任人追查的首恶份子是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周永康等元凶,他们的罪行使他们面临的是最可怕的下场。

本文是对辽宁锦州地区所发生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的部分综述及部分责任追查,还有更多的案例与迫害的事实,尚需进一步确认与核实。同时欢迎知情者(包括曾参与迫害者)提供相关迫害证据与信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