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监狱长郝文帅的累累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据明慧网报道,最近,辽宁省大连市政法委所谓“帮教处”在大连市监狱对全市社区、街道书记举办所谓“帮教学习班”(以图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进行一周训练,现已开始第二期。

还有一些犹大参加。政法委将跟踪社区书记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情况。

大连市政法委所谓“帮教处”,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一直操控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强制“转化”迫害。自大连劳动教养院解体后,又在教养院院内办了多期洗脑班,“转化”了一批没有真正修炼的人,又利用这些犹大到看守所、拘留所、监狱“转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甚至闯到法轮功学员家,上门“转化”,并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

大连政法委帮教处处长李文宜 13332232105
大连监狱监狱长郝文帅 13500700718

画作:《身陷囹圄的大法弟子》
画作:《身陷囹圄的大法弟子》

所谓的“帮教班”就是黑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迫洗脑迫害,可以任意无期限非法关押,包括精神与肉体迫害、各种酷刑、刑讯逼供等,使用的所有手段都是违法的,见不得人的。

大连第一恶警:郝文帅

大连监狱是大连非法关押、强迫“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监狱长郝文帅,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一年初,一直在大连教养院任院长。大连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虐待、酷刑折磨令人发指,却被中共邪党评为全国“教育转化”的“先进集体”。郝文帅在大会小会上反复叫嚣“只要能转化,用什么办法都行”。在他的直接指挥下,大连法轮功学员王秋霞、刘永来、孙莲霞、于丽鑫、曲辉、李萍、陈家福等被迫害致死;宫学琴母女等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奴役和强制转化。

大连劳动教养院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王秋霞
王秋霞

王秋霞,女,四十八岁。警察为使她“转化”,唆使犯人威逼、恐吓她,长时间不许她睡觉。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十日左右那天,她被七、八个人拖到储藏室,扒光衣服,被二十多个劳教人员用鞋和装满水的可口可乐瓶子打,王秋霞奋力喊“救命”,而值班警察苑龄月就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这一群打手暴打王秋霞,直到王秋霞被活活打死……。

孙莲霞
孙莲霞

孙莲霞,女,终年五十岁,大连五建医生,凡是和她接触的人都说孙大夫真好,是一个大好人。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为抵制大连教养院的残酷迫害,孙莲霞在坚持绝食近一个月后,被强行多次野蛮灌食导致心脏病发作,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去世。去世前,身体瘦得只剩下一副骨架。

曲辉
曲辉

曲辉,大连海港理货员,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被关入了大连市教养院,期间遭受苦役、酷刑,被殴打致高位截瘫,颈椎骨折、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全身瘫痪、水肿、多处皮肤裂开、奄奄一息。此后在家中卧床,与伤痛痛苦抗争十三年,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曲辉被残酷迫害后致残的身体和脚
曲辉被残酷迫害后致残的身体和脚

刘永来
刘永来

刘永来,一九六五年出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他六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他因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中革派出所非法劳教三年。

大连教养院乔威等狱警把他衣服扒光,八根电棍同时电击嘴、耳、脚心等部位长达几个小时,两个嘴角被警绳勒撕裂达5CM,身上被电棍所伤没有一处好肉,上老虎凳酷刑。

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晚,他被吊铐六个小时,腿被恶警打断,后脑被打塌陷,被活活打死。为掩盖罪行,教养院谎称刘永来跳楼“自杀”。

于丽鑫
于丽鑫

于丽鑫,女 ,二零零一年时只有二十六岁,金州区人,大连轻工业学院九八届毕业生。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五日晚,大连教养院女队恶警对全体法轮功学员体罚,毒打。于丽鑫双手被绑在脑后,身体成九十度弯曲,被踢打和电击后脖项。二十日中午,于丽鑫和薛楠被带进位于五楼的一个房间,她们被强迫打扫房间。教养院所有房间都有铁栏杆,唯独这里的窗上没有栏杆,被带进房间不久,于丽鑫和薛楠从五楼的窗户“摔下”,于丽鑫当场死亡,薛楠被摔成重伤,断了二根肋骨,被送进医院。

郑巍
郑巍

郑巍,男 ,时年四十岁左右,高度驼背残疾。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郑巍、高峰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手铐连手铐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大圏。这里的每个法轮功学员因不妥协都被惨遭毒打,遍体鳞伤。警察知法犯法,迫害残疾人,侮辱取笑他,更用警棍、电棍、手铐、关小号等野蛮手段折磨,逼迫他放弃信仰。二零零一年四月,在他被释放不久便去世。

李萍
李萍

李萍,四十七岁。她说:“四月九号,用担架把我抬到大连教养院,四月十号,一个姓韩的干警和两个刑事犯,一个叫赵秀家,一个叫谢小莉,他们把我按在地上,用被子包住,按住我强行灌食,用木棒撬开我的嘴,把我的牙撬下去两颗,嘴里还有活动的牙,以后掉下去了,还折磨我的肉体,把我捆绑在纸盒箱里,长达一个月,拳打脚踢,踩手、踩脚、踩腿、踩肚子,用自来水冲我的脸,把我吊站在小号的栏杆上三次,昏过去两次,对我性骚扰,强行拽奶头、踩下身,做着一些不堪入目的动作,剪眼睫毛,把头发剃去,下身毛也被剪去,灌尿,放蚊虫叮咬,把虫子放在身体里咬。在大连教养院期间一直被关在铁笼子里,躺在地上长达四个半月。”

长期的迫害使她的身心受到严重损伤,卧床不起,身体骨瘦如柴。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离世。

这是2003年9月,她在大连市看守所和大连教养院被关押六个多月后拍下的照片,她的腋下和后部还留有长时间吊打和折磨的痕迹。
这是二零零三年九月,她在大连市看守所和大连教养院被关押六个多月后拍下的照片,她的腋下和后部还留有长时间吊打和折磨的痕迹。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公告,郝文帅是首批被“追查国际”发出追查通告的中共官员之一。

郝文帅任大连监狱监狱长以来,他与大连市政法委、六一零相互勾结,在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大连监狱典型迫害案例

(一)英语教师车洪飞被迫害失去记忆,骨瘦如柴

车洪飞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车洪飞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车洪飞,男,约一九七一年生,营口市鲅鱼圈区红旗镇人,原熊岳城高中英语教师。修炼法轮功后,胃肠病不药而愈,为人及教学成绩在当地有口皆碑。然而这样一名公认的好教师,却五次被非法绑架、关押;八次被迫失去工作。

二零零六年车洪飞被诬判七年。在大连监狱被迫害的失去记忆,生命垂危,大部份肌肉萎缩,心律紊乱,胃出血,骨瘦如柴,不能行走。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被送到父母家中。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大连监狱监狱长带人将车洪飞再次绑架迫害。

(二)凤城法官在大连监狱遭钢针扎手指酷刑

辽宁省凤城市法官、法轮功学员梁运成,二零一零年遭中共构陷、冤判,先后送大北监狱、本溪市监狱和大连市监狱迫害长达三年。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签扎手指

在大连市监狱,恶警大队长张伟、中队长隋永治公开告诉犯人刘传磊用脚踩梁的脚面,用鞋底打他的脸。张伟授意犯人刘传磊、杨绪霖、孙学立用钢针扎梁运成的手指头。

一次,张伟指使犯人范广财用拳头猛击梁运成的面部,导致他鼻子血流不止,上眼皮被打破。犯人用黑塑料袋把梁的头套住,打、掐梁的身体、阴部,还薅阴毛。然后,把塑料袋拿下来,用整盆凉水从头往下浇,足足折磨他两个小时。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二零一三年三月末,张伟与隋永治、包夹田清及犯人于有福等人把梁运成衣裳扒光,只留裤衩,脱去鞋,戴上背铐,在梁的裤衩里放上了许多辣椒面,窗户打开冻他。恶警张伟和隋永治直接打梁,隋用手打,张用胶皮棒打、用布鞋的鞋底打。张伟边打边把冰冷的自来水整盆整盆地从梁的头上往下泼,犯人于有福负责到洗手间接水,或把地上带有辣椒面的污水划拉到盆里再送给张伟,张伟再接着泼。辣椒面的作用是为了辣眼睛、阴部及受伤的创面。梁运成被折磨三个多小时,身体伤痕累累。

这就是中共的邪恶“转化术”,大连市政法委在大连监狱办“帮教班”,不知又要迫害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